覆雨翻云(第11卷)
第八章 雨暴风狂

    风行烈往前踏出一步,每一步也给人稳如泰山的感觉。
    甚至在当他踏足地面时,生出了整个府堂摇晃了一下的感觉。
    这当然是一幻觉。
    摇的并不是府堂.而是观者的心。
    扛着玄铁重剑的年怜丹敛起轻蔑的笑意,代之而起是凝重的神色,双目奇光并射,
直望进风行烈眼内。
    他的“花魂仙法”是近乎魔宗蒙赤行一脉的精神奇功,专摄人之魂。
    风行烈立时露出惘然之色。脚步一滞。
    年怜丹心中狂喜,一声大喝,玄铁重剑由肩上扬起,变成平指前方,身往前倾,炮
弹般射出,人剑合一,往风行烈刺去。
    比倩莲等眼力较次的人,看得脸色发白,连叫也叫不出来。
    狂大的劲气随着年怜丹向风行烈直迫而去。
    风行烈迷惘的眼神忽地回复锐利.一声狂啸,丈二红枪化作一条怒龙,绞击而上。
    这一枪不属燎原枪法内的任何一式.纯属因时制宜.随手拈来。但又含蕴着燎原枪
法的一招奇招。
    年怜丹见他忽然回复清明,心中一凛。
    最使他震惊的是对方根本不受他的“花魂仙法”影响,刚才的迷惘只是假装出来,
引他主动出手。
    “霍霍!”枪剑绞。
    两人各往后追了半步,接着枪影大盛。
    年怜丹一声断喝.一剑劈出。
    在仅只数尺的短距离内,重数百斤的玄铁重剑,竟生出数种极不同的变化,忽然重
若万斤巨铁,忽又轻若随风起的鸿毛,教人完全摸不到重剑力道的变化。
    双方的人无不勒容,想不到年怜丹剑术高明至如此出人意表的地步,“锵锵锵!”
玄铁重剑以疾逾闪电的速度。三次劈上丈二红枪的枪头。
    丈二红枪三次想展开攻势,都给年怜丹精妙绝伦的剑法完全封死。
    包难受者,是对方剑上传来忽轻忽重的内劲,教人难受得差点吐血,有种有力无处
发挥的无奈感觉。
    枪影散去。
    年怜丹一声长笑,由正方抢入.重剑连环击出。
    包骇人的事出现了。
    在场的每一个人,无论功力高低,竟都能清楚地感到年怜丹要攻击的都分,每一个
企图,那感觉鲜明之极,且偏有一种明知如此,也难以抵挡的感觉。
    风行烈脸容肃穆,施尽浑身解擞,连档对方七剑,也退足七步,完全失去了还击的
能力.起始时的一点优势,完全失去。
    双修府那面的人固是看得一颗心提到了咽喉.但年怜丹的震骇却一点不下于他们。
    近二十年来,在西域能挡他一招半式的人寥寥无几,所以今次应邀前来中原,除了
要除去双修府这祸根外,亦有不甘寂寞之意,想立威天下.成不朽功业.岂知遇上这第
一个年青对手,竟能挡害他全力的猛攻,怎不教他震骇莫名,也更增他杀意。
    劲气以两人为中心,旋卷着府堂整个庞大的空间,挂着的灯笼吊饰狂风扫落叶般甩
脱绞碎,在两人头上狂舞着.声势吓人。
    比倩莲看得差点哭了起来,往浪翻云看去,只见他仍是好整以暇:挨在一边壁上,
兴趣盎然地看着.这才安心了一点。
    比姿仙这时退到烈震北旁:眼中情泪流满俏脸也不自觉,没有人比她更消楚知道年
怜丹的厉害.但仍想不到他强横至此。
    秦梦瑶张开俏目.平静无波地观看着场上的血战。
    烈震北伸出颤震的手,握上谷姿仙的纤手,淡然道:“不用怕:他不会那么易输的。”
    “锵!”一下自开战以来最清脆的激响震慑全场。
    原来当年怜丹想劈出第八剑时,丈二红枪竟不见了。
    “无枪势!”年怜丹劈出第十剑后,刚提剑要劈,丈二红枪由右腰眼退到风行烈背
后。
    年怜丹心中冷笑.暗忖小子想找死,手中玄铁剑凝聚六十多年的精修,一剑劈下。
    丈二红枪由风行烈的腰眼吐出来。
    无枪势实是不世之雄厉若海呕心沥血创出来的绝代奇招。
    就是藉背后左右手的交换,将整个人的情气神凝在一枪之内。
    当日连庞斑也要受伤。
    年怜丹虽是一代武学宗师臣匠,仍难以与庞斑相提并论,他能挡得了吗?
    枪尖击中剑尖。
    年怜丹本想变招化解,但在这念头刚起时,枪尖已烈射在剑尖处。
    震撼全场的爆响就发生在此时。
    两人同时全身剧震。
    年怜丹断线风争般往后飞追,落地后连续两个踉跄,才飘然立定,双目神光闪闪回
头望来。
    风行烈只向后追了三步,便稳立如山,但脸上血色退个剩尽:苍白若死人,好一会
才恢复了少许血色。
    爱堂上空的碎屑雨点般下,落到两人身上和地上。
    两人目光交锁,毫不退让。
    浪翻云长笑响起道:“这一战就此作罢。”
    年怜丹皱眉道:“浪翻云你不觉得有点专横吗|”浪翻云并不理他.走到风行烈旁
.向拥过来的三女道:“行烈你立即到后堂去,让姿仙以双修大法把处子元阴度进你体
内。”
    风行烈微一点头,任由急得一脸热的谷姿仙拉着往内堂走去。
    比白两女当然追着去了。
    浪翻云这才往年怜丹望去.淡淡道:“年兄莫再说废话,你若要躲到一角盘膝打坐,
没有人会怪你,否则莫恕不能活着离去。”
    年怜丹眼中厉芒亮起,旋又敛去。点头道:“好:浪兄如此关心年某,年某自当听
从,不过我定要看看浪兄待会如何杀我。”拂袖走到一角,真的盘膝坐下,调息运气。
两名花妃分立两旁他护法。
    两人对答时,全场寂然无声,气氖沉凝之极。
    浪翻云双目亮起前所未有的精芒,暴喝道:“石中天:动手。”
    石中天蓦然发觉稂翻云整个人变得像剑般锋利,心中一惊,硬苦头皮拔出他的“石
中剑”,冷冷道:“浪兄请指教!”话刚落,浪翻云名慑天下的覆雨剑离鞘而出。
    这边的人除开口跌坐的年怜丹外,以里赤媚眼力最是高明。一看下暗叫不好,知道
石中天未动手心神巳为浪翻云所慑,动手下去实有死无生。
    不过一切都迟了。
    不知何时,浪翻云已迫至石中天身前十步许处,怀中爆起一天闪烁无定,眩人眼目
的光点,鲜花般盛放着。
    石中天一声山崩地裂的狂喝,石中剑挥出。剑未及人,无坚不的剑气破空响起。
    众人都生出想掩耳不听的冲动,只是这似拙实巧的一剑,似已可看出石中天确有挑
战浪翻云的资格。
    扩散的光点倏地内收,变成一团光球。
    安雨剑在空气里消失得不见一丝踪影,有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扁球以肉眼仅可察觉的高速,迎上石中天扫来的剑锋。
    “啪!”光球像给剑锋扫散了般,化作激溅往府堂每个角落的光点。
    明知光点不会真的射来,观战双方的人都不由自主往更远处退去。
    远坐一角的秦梦瑶秀口芒闪闪,一瞬不瞬看着天下无双的覆雨剑法,就像正目睹着
一个神的发生。
    没有人比她更能从中得益。
    石中天的剑术确到了宗匠的级数:但比之浪翻云仍是差了一大截。
    浪翻云的覆雨剑实已达到了百年前大侠传鹰全盛期时的无上层次。
    差的只是那“最后一着”。
    否则他就是另一个传鹰。
    “叮当”之声不绝于耳。
    一时间府堂中心尽是无穷无尽的光点和呼啸声。
    “锵!”覆雨剑回到鞘内。
    石中天持剑遥指浪翻云,脸如死灰。
    潮水般涌退着的光点馀象到此刻才消去。
    堂内静至落针可间。
    留下石中天一个踉跄后,回剑鞘内,往后飞退,穿门而出.一句说话都没有说,就
这样离开了。
    浪翻云锐目望往里赤媚。
    里赤媚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
    “轰!”浪翻云右旁的墙壁爆炸开来,红影闪来。
    同一时间闭目跌坐的年怜丹跳了起来,凌空驭剑掠至。
    里赤媚没有半分延迟,双拳向浪翻云全力击出。
    域外三大顶尖高千,就由红日法王破壁攻入时,同浪翻云发动最要命的攻击。
    这也是唯一对浪翻云有可乘之机的时刻.他的气势在与石中决战时达至最高点.此
时正是回落的时间。有起必有伏,这是宙的至理,浪翻云也不能例外。
    在红日法王破壁前的刹那.一直默坐不动的荼梦瑶离座弹起,飞翼剑来到手中,人
剑合一,以美至不能形容的娇姿,怡恰迎上破壁而穿的红日法王。
    她一直等待着会发生的事,终于来临。
    其它人根本连脑筋运转的速度都追不上眼前的突变。更遑论作出反攻。
    烈震北肃坐不动,似是一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浪翻云看也不看红日法王。覆雨剑又回到手内,射出千万光点,迎向年怜丹和里赤
媚排山倒海的攻势。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