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1卷)
第一章 鄱阳逐浪

    来船点点火光亮起。
    秦梦瑶至静至极的道心一尘不染,澄明如镜。围过来的廿八艘快般,乍看似是杂乱
无章,其实隐隐分作三组,左右两翼每组十艘,中间略堕后的一组只有八艘。
    真正的好手应在那八艇之上。
    秦梦瑶俏立在艇头,迎着夜风.衣袂飘飞,俨若凌虚御风的仙子。
    敌艇上船头处各有六名壮汉,运浆如飞.迅速迫近。
    火箭均架在弓弦上,蓄势待发。
    浪云头项竹笠。身披蓑衣,神态闲逸,一点不似感到事情的急迫性。
    终于进入射程里。
    “嗤嗤”声响个不绝。
    右边那组快艇百多技燃烧着火焰的劲箭射上鄱阳湖的夜空,画着美丽的弧线,往秦
浪两人的小风帆火雨般来,照得方圆十多丈的湖面血红一片,显好看又可怖。
    素梦瑶感到艇尾有一技船浆探进湖水里。
    她眼看前方,自是看不到浪翻云落桨,甚至听不到任何声音,却能像是自已伸展肢
体般感到木桨探进湖水里那微妙的力感。
    浪翻云出手了。
    眼前是点点火焰.骤雨般往首当其冲的秦梦瑶射过来。
    小风帆速度剧增。
    惊人的速度!
    小风帆忽地给举上了湖面,飞鱼般顺着水势往外斜冲开去。
    火箭全都落空。
    敌船上传来惊讶的呼叫。
    秦梦瑶心中暗笑,若浪翻云这驾船的大行家竟会给这些小箭难倒,傅出去将会是天
大的笑话。
    敌船鼓声雷动。
    三组艇再分了开来。
    是接近的右方那一组改变方向,打横抢来欲拦腰截击。中间那组八艘艇,转了个急
弯,改由尾后追来。最远左方那组则掉头斜斜向正前方驶去,准备在去路处布下包围网,
教他们即管避过由左方冲来的拦腰截击,仍脱不出他们这下一重的封锁。
    只要能拦上他们一阵子,后面的八艇即可至,前后夹击,在战略上。敌般的应变确
是无懈可击,只从这点推之,当知对方有高手在主恃。
    可惜对手是天下无双的浪翻云"秦梦瑶闭上美目,无视敌人射来的第一批火箭,感受
害浪翻云持着的木桨在湖水里画着曼妙无比的线条。
    船桨忽地震颤了一下,带起一道强烈的暗流。
    暗涌激撞在船底处。
    小风帆再次给托离湖面,同时改变了船向,偏往左方。
    浪翻云哈哈一笑,船浆一收一伸,激撞在船尾的湖水里。
    浪花上半天,反映着漫天激射而来火箭的闪光,小艇箭矢般往拦腰迫来的敌艇射去,
第二轮的火箭全都射空,落到船的后方。
    浪花落下时.一点都溅不到小风帆上去.可见小艇飞离速度是如何迅快。
    秦梦瑶闭上的美目泄下了一滴晶莹泪珠,因为她终于“看”到了浪翻云天下无双的
覆雨剑了,不过这一次是一枝木桨。
    那又有何分别?
    秦梦瑶只凭感觉.就知道浪翻云掌了剑道的至理。
    那就是天道,亦是自然之道、天然之理。
    浪翻云覆雨剑法的精粹是来自洞庭湖的湖水。
    这明悟使她心生感动。
    掌握了水性,就是掌握了天道。
    所以他才能玩魔术般利用了水性,做出眼前所有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来。
    敌阵队形立时乱了起来。
    秦梦瑶通明的剑心甚至可感到敌艇上的人心中的寒意。
    笔有此不战自乱的情况。
    气势上浪翻云全面地压倒了他们。
    一个接一个的水花在船尾爆往天空。
    浪翻云再一声长笑,运腰下坐,船头翘了起来,速度激增下,敌人第三轮火箭尚未
及射出时,小风帆破入了敌人的中间处.擦身而过。
    “锵!”秦梦瑶飞翼剑出鞘。
    漫天剑气由她手里似太阳光束般往左右两艇激射而去。
    两艘敌艇上共二十多人.连秦梦瑶的剑是长是短还未看清楚,不是给剑气震得兵器
脱手,东歪西倒扑进水里.就是知机伏下避祸。这还是秦梦瑶剑下留情。
    小风帆狂风拂过般由敌艇阵中穿出去,半刻停留也没有,距离拉至五丈之远。
    本由前后方夹攻过来的另两组快艇,全落了空.急忙转舵追来,和吃了亏的那组快
艇擦身而过。
    浪翻云木桨弹上半空,忽变成数十度桨影,以肉难以觉察的高速,拍击湖水.没有
先前爆上丈许高的水花,连一滴水都没有激起。
    秦梦瑶感到十多道暗涌往追来的敌艇激射过去。
    “蓬蓬”之声不绝于耳,前排的十二一双快艇似玩具般被暗涌掀起船头,然后往侧
翻跌,敞人随艇齐给掀翻到水里去,后至的快艇则撞在覆沉了的艇上.也倾侧翻倒.溃
不成军。
    小风帆船尾再爆起水花.速度不减,迅速离开。
    “锵!”飞翼回到鞘内。
    蓦地秦梦瑶秀目寒芒一闪。
    浪翻云则间哼一声,连桨一拨,小风帆奇迹地往横移开了五尺,“蓬!”水花四溅
里,红日法王由水下弓背弹出,若风帆尚在原定航线,刚好给他的背撞个止着,保证会
断为两截。
    眼看他用力过猛,要冲天而起时,他凝定半空,高度刚不过船桅的顶端。
    要知他正全力上冲,这样要停便停,实在有乖自然物性。
    那停顿还不超过眨眼的一半时间,然后他以比上冲更惊人的高速,往横移来,一足
伸出,点往船桅。
    换了一般高手,定以为他想断船桅,但秦浪两人只从他身体移动带起的风声,知道
了这一脚若给点在船桅处,力道会沿桅而下.落至船身,硬生生把小帆船从中折断。
    他的目的仍是要把秦浪两人分隔开来.好全力对付其中一人。
    目当然是秦梦瑶。
    于此亦可见此人战略高明,看出了浪翻云的不好惹。
    秦梦瑶静立船头,没有半点动手拦阻的意思。
    浪翻云嘴角牵出一丝笑意,头一摇。顶上的竹笠飞离头项,闪雷般往红日法王旋飞
划去。
    红日法王“咦”了一声,点往船桅的脚不得不收了回来,手掌暴胀,一把拍在竹笠
旋转着的边缘处。
    若他不收脚,竹笠会在足尖点至船桅的同时,割人他的腰里,分了力道在那一的他,
将挡格不了竹笠合蕴着的惊人劲道。
    “蓬!”
    竹笠在他的大手印下化作漫大碎粉。
    浪翻去遥生感应,上身晃了半晃。
    红日法王白发白眉一齐直竖,精光闪烁的眼往浪翻云射去,一声长啸.人往船头的
前方抛去,借势化劲。
    小风帆破浪而前,往红日法王落点冲去。
    红日法王鲜红的喇僧袍猎猎作晌,湿透了的衣服就藉那下抖动出千万点水珠。往船
头的秦梦瑶罩去"秦梦瑶静立不动,雨珠来到她身前三尺许处,像碰上隐形的墙壁般落下,
重归湖水里。
    这时红日法王有若金刚天神的雌伟身形.背着船头,双足接触湖面。
    小艇冲至他背后丈许的近距离。
    红日法王仰大一笑,双足点在湖水上,如若实地般弹了起来.凌空运腰转身,手掌
暴胀,往秦梦瑶脸门抓来。
    秦梦瑶伸手披出背后飞翼,往前似缓似快地推出,迎上红日法王快得看不清楚的一
抓,竟恰到好处地把对方狂猛的攻势完全封挡。
    因为两人并非在实地上交手,距离位置髓着小艇的高速前进不住变化,所以看似毫
不费力的互相一击,其中计算的精确,实非一般高手所能想象。
    红日法王五指箕张,每只指头都动了起来.在有限的指动幅度里作着奇异的动作,
就像五件武器般往秦梦瑶的飞翼攻去。
    秦梦瑶娇叱一声。飞翼一颤下抖出十道剑影,封锁了对方每一指的攻势。
    “叮叮当当”连串爆晌。
    船头窄小的空间两条人影撞到一堆。
    红影白影旋缠在一块儿.再分不出谁打谁来。
    指剑交击发出的劲晌没有刹那的停下。
    蓦地剑芒暴胀。
    红日法王仰身迫离秦梦瑶的剑圈。到了船头外的两丈许虚,“飕”一声往横斜下,
没入水里。
    船头的空中飘下一块红色衣布,竟是红日法上被割断了的一小截袍服。
    小风帆迅速前去,晃眼间由红日法王下水处旁丈许掠过。
    后面的敌艇在远方乱成一团,再无法追来,也不敢追来。
    红日法王没入水后再不见任何影踪。
    秦梦瑶回剑内.静静站了一会后,轻叹道:“若非红日法王因大哥的竹笠以致元气
未.梦瑶是否能将他迫回水里,实是未知之数。”
    戚长征见着躺在地上,刚和自己有合体之缘的赤裸娇姬,心中的妒恨痛苦差点令他
仰天嘶喊。
    罢才水柔晶搂上鹰飞脖子的景像,阴魂不散地纠缠害他。
    他一声未叹,欲掉头离去,眼角扫到水柔晶腿上绑着的匕首。心中忖道:她能为我
自杀,显然对我的爱毫无虚假,冲着这一点就不能置她不顾。
    长刀点出,落到水柔品的娇体上。
    水夫晶穴道被解。仍在迷糊间小口张开,叫道:“长征!”她坐了起来,见到戚长
征冷冷看着她,一点感情也没有,就若看着个陌生人那样。
    水柔晶娇躯一震,站了起来,待要扑入戚长征怀里.戚长征喝止道:“你这水性杨
花的贱人,由今天起你还你,我还我,休想我再会受骟。”
    水柔晶俏脸血色一下子全都退掉,捧着胸“向后连退两步,想起昏倒前的事,焦灼
万分叫道:“长征:你误会了。”
    戚长征仰天悲笑道:“亲眼见到还有误会,你这贱人一见旧情人,明知对方狼心狗
肺仍投怀送抱.献上肉体和香吻,这叫作误会,大概你是想不到我这么快会回来罢!”
水柔晶泪水不受控制涌出眼眶,娇体摇摇欲堕,凄然狂叫道:“不是那样的,你听我的
解。”
    戚长征冷然道:“你做过的事,任你舌灿莲花,休想使我改变主意。以后你行你的
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各不相干。哼!”转身便去。
    水柔晶凄苦冤屈涌上胸臆,像给大铁当胸了-下,往后跄踉跌退,直至裸背靠上荒庙
的破壁。
    眼看着戚长征出庙而去,耳内忽晌起戚长征的传声道:“乖柔晶.我爱你,快扮作
自杀的样儿,可不要真的自杀。”
    水柔晶呆了一呆间,戚长征走得无影无踪。
    她压住心中的狂喜,直扑到门前,扮作绝望伤心地狂叫道:“长征,你不要走啊!”
庙外静情悄的,只有秋风吹拂的呼啸声。
    水柔晶无力地追到庙心处,拔出匕首,指着两乳间心脏的位置,半疯狂地笑了起来
道:“你走吧:走吧:我要死给你看。”
    “柔晶!”一个美和的声音在庙外远处晌起,带着一种使人愿意顺从的力量。
    水柔晶至此不由深深佩服戚长征的智能和策略,诈作一惊下匕首反指向声音来处。
    人影一闪.鹰飞嘴角带着个懒洋洋的笑意,立在身前.微笑道:“死是那么谷易的
吗?”灼灼的日光集中到她动人的裸体上。
    水柔晶狠狠道:“你这恶鬼,刚才以郫鄙手法.使长征误会我而走了,我要和你拚
命。”
    鹰飞冷笑道:“左一句长征、右一句长征,你不怕我妒忌起来,待会和你相好时不
懂怜香惜玉吗?”眼光又在她赤裸的胴体上下游移着。笑道:“你的身体仍是那么美,
难怪能把那小子迷得晕头转向。连我都要旧情复炽呢。”
    水柔晶往后退了几步,靠着墙壁.尖叫道:“不要过来!”庞飞狂笑道:“你是我
的女人,就永远是我的女人,我要你生便生,死便死,那由得你作主。”
    水美晶眼中射出坚决的神情。
    鹰飞看在眼里,一移身,往她凌空抓去。
    水柔品惊叫一声,反手把匕首往自己胸口插去。
    鹰飞心中暗笑,若你能在我眼前自杀.以后我的名字可要倒转颤来写才行,弹出两
道指风,刺向水美晶的腕穴。
    岂知水柔晶匕首倏地翻过来,向他推出.气劲嗤嗤,竟是蓄势而发,全力出手。
    鹰飞心感不妥,难道自杀竟是假的.正要变招先拿下水柔晶,一道强至无可抵御的
刀气,由大门涌入,接着刀光闪处,戚长征人刀合一,往他杀至。
    鹰飞错在心神全集中到水柔品的胴体上,连背后双钩都未及取出,匆忙间分出小半
力道一掌劈往水柔晶,另一掌全力往戚长征刀锋迎去。
    刹那间形势逆转,他变成两面受敌。
    戚长征这一刀挟着自已女人受辱的悲愤之气而来。将刀法潜能发掉致画.而鹰飞则
是惊怒下仓惶应战,此消彼长.高下立见,何况他不得不应忖水柔晶的匕首。
    心理上他更处于劣势。
    原本是他布局骗人,现在反堕入对方彀中。教他如何不愤恨难平。
    鹰飞一声闷哼,两手同时劈中匕首和戚长征的天兵宝刀。
    三条人影一合即分。
    鹰飞狂啸横移,撞破另一面墙壁.迅速逸走。
    水柔晶欢叫一声,投往戚长征怀里。
    戚长征搂着水柔晶。叹道:“在这样的形势下,也只是令他给我的刀气轻创,此人
实在非常可怕。”
    水柔晶道:“没有一天两天,他没有能力再追我们,长征:我多么怕你真的误会了
我,刚才他……”
    戚长征用手捂着她的小嘴。柔声道:“若非你醒来后叫的是我老戚的名字,使我知
道你晕倒前只想着我,眼前就是一个截然相反的局面。来:快穿衣,我们立即走。”
    水柔晶低问道:“小灵死了吗?戚长征痛心地点头道:“放心吧,总有一天我会向
这残忍的凶徒讨回血债.现在却不能不走。”
    水柔晶的热泪滴在他的襟前。
    一向乐观的戚长征,忽地感到前路一片黑暗。
    今次能赶走鹰飞全赖对方的轻敌,下次再遇上时,他们恐难有今晚的侥悻了。
    曙光初现。
    风行烈和两女整理衣服,离开令他亨尽人间艳福的温泉.走往下山的道上。
    烈震北不知所踪。
    比倩莲高与地不断偷看他。
    风行烈微笑道:“倩莲: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比倩莲伸手挽着他胳膀道:“行烈你现在特别好看,不知这是否是因为情人眼里情
下田出潘安呢?不过你早是我情人了,为何现在我才发觉呢?”
    白素香在另一边搂紧风行烈道:“小莲说得不错,烈郎多了一种很特别摄人的神彩,
像整个身体都挺直硬朗了.有种难以形容的气慨。”
    风行烈心中一动,知道昨夜与两女的胡地胡天,对体内凝聚的三气定是大有碑益,
因为燎原枪法最重气势,发挥阳刚的气魄,像厉若海那种境界,只须走出来站站作个样
儿,可以不战屈人之兵,两女感到自己不同了,正代表着自已真的有了突破,否则不会
生出如此戏剧性的变化。
    心中豪情奋涌。
    好!
    由今早开始,就当我风行烈重新做人,放手大干一番,才不致辜负了师傅培育的苦
心。
    靳冰云嘛!
    让我再见她一脸,和她说个清楚。
    假设她仍愿作我的娇妻,我将不究过往的事,否则事情就此完结.自己岂能和一个
不爱自己的女人牵扯一生。
    想通了这点,整个人轻松无比。
    两女放开了挽着他的手,原来已到了主府大门前。
    三人走了进去。
    双修公主谷姿仙独自一人立在大堂中间,在充满喜庆的布置衬托下,分外有种孤清
冷艳的感觉。
    她冷冷看着三人的接近。神色平静。
    风行烈心中奇怪,为何一个婢仆的影子都不见。
    白素香和谷倩莲来到谷姿仙身前,作贼心虚。“噗噗”两声,跪了下去,垂着头不
敢作声。
    风行烈想不到两人有此行动,呆在当场。
    比姿仙美目继续扫过两女:幽幽一叹道:“他走了:你两人满意了吧!”白素香一
震道:“不关小莲的事,全是素香一人自把自为。”
    比姿仙的眼光来到风行烈身上,忽地神情一动,仔细她打量着他,秀目奇光迸射,
好一会才敛去,柔声道:“公子:昨夜睡得好吗?”
    换了往日.给这成熟的美女如此大胆的目光扫射上,他定会感到不自然,现在却是
欣然领受,正容道:“成抗兄真的不告而别吗?我这就去把他追回来。”F比姿仙幽怨她
瞅他一眼,轻轻道:“走便走吧:谷姿仙难道要求人娶我吗?”
    比信莲一声欢呼,跳了起来,过去挽着谷姿仙,无限高兴地道:“好了:真的好到
不得了。
    ”按着问道:“那个婆娘呢?”
    比姿仙心灰意冷地道:“也跟着去了,你开心吧!”谷倩莲一蹦一跳来到白素香旁
.要把她拉起来。
    白素香挣脱她的手,向谷姿仙道:“小姐:责骂我吧!”谷姿仙叹了一口气道:
“敌人怕已登上了柳蝶林,我那还有心情和你们计较呢,浪翻云啊:你在那里呢?”
    风行烈心中一震,知道谷姿仙任由成抗姊弟离去,实含有不让他们介入此争之意。
心中不由一阵感动,淡淡道:“素香现在是风某的女人,她犯的过错我愿负起全部责任
.我虽不懂双修大法,不过只要有一口气在,誓要除去‘花仙’年怜丹,助小姐收复无
双国。”
    比姿仙娇躯一震,往他望来,定睛看着他,暗忖这人为何忽然变得如此英雄气概.
敢作敢为,没有一点矫情之态.柔声道:“当年亡国时,敝祖曾立誓将来收复国土,只
能凭自己的力量,公子的好意姿仙心领了。不过公子既有此意,足够消素香的胆大妄为,
素香起来吧!”在谷倩莲的掺扶下,白素香半推半就站了起来,惊喜莫名,风行烈竟当
着小姐明言自已是他的人,那能不乐翻了心,感到身有所属的幸福。
    比姿仙看在眼里,一阵感触,她和谷白两女自幼生活在一起.亲如姊妹。
    现在这两个最爱作弄男人的好姊妹,终找到能令她们倾心的如意郎君,自己却注定
与幸福无缘,上天怎会如此下公平。
    想到这里美目不由溜到风行烈身上,暗付以自已锐利的日光,为何昨天竟看不到此
刻对方正散发着的男子魅力和摄人的英雄气质。当时只感到他是个很好看的男子。他现
在拥有的那种特质,却一如浪翻云般使自已心动着。
    假若在遇上浪翻云前碰上他,是否会对他倾心相恋呢?
    比倩莲又过来缠着她道:“小姐不若嫁与行烈,我们两人则作他的妾婢.从此不就
是一家人了,将来复国之事,就交到他手上,总好过你随便找个人去练双修大法,可怜
将来是否成功还是未知之数,”
    风行烈吓了一跳,谷倩莲如此口没遮拦,全不顾人家小姐的尊严和面子,谷姿仙定
会要她好看。
    岂知谷姿仙俏目一亮,往他望来,好一会才收回目光,叹迫:“我们能否活过今天
尚不知道,以后看看怎么样吧。”
    这几句话表明了她对谷倩莲的提议并不反对。
    比白两女欢呼起来。
    风行烈有一阵满足的痛快感觉,知道这绝色丽人对自己心动了,禁不住生起争回一
口气的决心.抵偿了谷姿仙过去对他的冷淡.微微一笑道:“公上是否嫁与风某,绝对
无妨,不过倩莲和素香都是我的人了,风某好歹都算是半个双修府的人,兼之年怜丹既
助方夜羽为患中原,更是我的大敌。除非风某力有不达,否则必教他不能生离中土.如
此对小姐复国之业.当有帮助,那时小姐欢喜那个人,就可嫁与那个人,再不受任何害
苦人的大法束缚了。”
    比姿仙听出他说话中隐合的傲气,想到这男子因若自己昨天的态度,作出反击.故
表示全不介意自已爱上谁人,和是否愿以身相许。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
    这时谭冬匆匆走来报告道:“全府的人撤往了后出的秘洞。而敌人则过了柳蝶林,
正往这里赶来。”
    风行烈至此才明白为何见不到半个人。
    谭冬接着神情一黯道:“接到商东来的消息,夫人的静室发生了激烈的打斗,胖婆
子不幸惨死当场.夫人则不知所踪。”
    比姿仙倏地转身,叫道:“什么?”
    风行烈三人愕在当场.谷倩莲想起胖婆子,下热。
    潭冬道:“小姐不用担心夫人,据南康传来的消息说,极可能是在老爷探夫人时遇
袭,不过看情形他们已突围逃生了。”
    比姿仙想起给父亲的那封信。正是要他去探看谷凝清,深吸一口气.收摄心神后道:
“震北先生那里去了。”
    风行烈一震道:“什么:我立即去助他。”
    谭冬道:“我在路上遇到震北先生.他说要去迎接宾客”白素香一把将他扯住,笑
道:“你当先生是个只逞匹夫之勇的人吗?.”跟着玉容倏地惨白了起来,她想起了烈
震北剩下只有一天的寿命。
    众人也随着神色黯然。
    比姿仙强烈地想起了浪翻云,自已坚拒撤出双修府避祸,是否只是想再见这伟大的
剑手一面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