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0卷)
第十二章 仙道之恋

    绣床上,韩柏剧烈地动作着,朝霞在高张的情欲和阵阵蚀骨消魂的快感冲击下,完
全改变了往昔的畏缩羞怯,忘情呼叫,用尽所有力量,所有热情逢迎着,将肉体和灵魂
一起献上。
    当攀上灵感的最高峰时,韩柏一阵颤抖,停了下来,伏在朝霞羊脂白玉般的丰满胴
体上。
    韩柏一片平静。
    每一下交触。都使他体内的真气更凝聚.更确实,若别人的练功是要打坐冥思,他
的练功则是男女欢好,阴阳融和。
    他感到自己的力量,不住流往朝霞,又不住由朝霞回流到他体内,使他身心都达至
前所未有的适意境界,意到神行,说不出的畅快。
    真要多谢浪翻云的提示。
    以后柔柔、朝霞.啊:或者还有左诗,都会变成他寓练功于欢乐的对象,自己是多
么的幸运。
    他并不是个勤力的人,这种练功的方式。对正他胃口。
    朝霞把他搂紧道:“柏郎、朝霞从未试过这么快乐满足,整个天地像全给我们拥进
了怀里,柏郎是天,朝霞是地。”
    韩柏撑起身来,一对色眼肆无忌惮地在她像花蕾般赤裸的身体上来回巡视,微笑道:
“快乐才是刚开始,我还得继续,不要这么快作结论。”
    朝霞惊呼道:“专使大人请体谅朝霞.她现在满足得要断气了,再承受不起大人的
恩泽,不若我唤柔柔、又或你的诗姊来接替吧。”
    韩柏一愕道:“你也知我和诗姊的事?”
    朝霞风情万种她横了他一眼,道:“连瞎子都可看出诗姊对你的情意,怎得过明眼
人。”
    韩柏见她善解人意,心中欣慰,知道朝霞在陈令方处失去了的自信和自尊,已由他
身上得回来,微笑道:“你不觉得我这样做,会对浪大侠不起吗?”
    朝霞道:“怎会呢?我第一次和他们一起时,便感到他们像一对感情好到不得了的
兄妹,浪大侠是以兄长之情待诗姊,诗姊亦当浪大侠是她大哥,只是诗姊自己不知道吧!”
韩柏心想女人的细心和直觉一定错不了,尤以朝霞这么善感的美女为然,于是乐得心花
怒放,连仅有一丝对左诗的顾忌也抛开,暗忖明天定要情挑这美丽的义姊,把她收个贴
伏。得意忘形下仰大打个哈哈,才往朝霞凑下去,热吻雨点般落在她如鲜花盛放的胸脯
上,喘息着道:“假设你现在有力下床.即管去请她们来替你吧。”
    朝霞只顾着娇吟急喘,那有馀暇答他的话。
    韩柏的魔种元神再次活跃起来。
    他的心不由飞到美逸如女神的秦梦瑶身上,假若自己能和她来这一套,让他的“道
体”
    接触自己的“魔身”,那将是怎样的极乐美事呢?
    秦梦瑶在迷茫的月色下,赶至鄱阳湖畔。
    她本应在黄昏前便可来到这古渡头,找船送她往双修府去,可是由午时开始,她发
觉到被一个非常高明的高手跟踪着,为了甩开跟踪者,展开轻功,虽数次抛下那可怕追
踪者的紧蹑.但不久又给对方缀上,如此断断续续,至午夜时候才又成功地把对方再时
甩脱,趁机赶到渡头。
    渡头泊满大大小小不下五六十艘渔舟,但看那乌灯昏寂的样子,船上人都应酣然入
睡,不禁大感头痛。
    她或可把其中一艘小舟的人弄醒。动之以厚酬,但这会耗去她宝贵的时间.说不定
那跟踪者文会赶上来。
    她通明的慧心隐隐感到追着她的是西藏第一高手红日法王.而这你追我走,亦正是
对方和她在决斗前的热身变。
    既明知她会赶往双修府援手,里赤媚怎会不千方百计把她拦截,只要能阻她一段时
间,待双修府被澈底覆灭后,她亦只能徒呼奈何。那时敌人将可从容回过头来全力对付
她。
    以里赤媚和红日法王的高明,只凭别人在事后的描述,当可猜知她与四密尊者的对
阵中受了不轻的内伤。故现在的形势实对她不利之极。
    湖风拂来。
    一点灯火,在宽阔的湖面迅速移动着。
    秦梦瑶功聚双目,只见一艘窄长的小风帆,以高速画过湖面。
    只是一瞬间,她知道操舟者必是水道上的大行家,因为若非深悉湖水流动的方向,
湖上的游风,没有可能使风帆达致这样惊人的高速。
    思忖间,风帆来至前方,眼看就要远去,秦梦瑶一提气.像只美丽的小乌冲天而起,
发扬衣拂里,横过水面,落往小风帆的船头,船身见也不见。
    一个气度雍容样貌粗豪的大汉,悠然坐在船尾,一手操控着的风帆.另一手拿着一
处酒,咕噜咕噜地喝着,在他脚旁放了一把特别长窄的剑,似见不到她这不速之客驾临
船头。
    秦梦瑶平静无波的道心猛地一震,默默看着对方,从容坐在船头处。
    这人究竟是谁?
    为何能使自己的心生出奇异的强烈感应?
    大汉把壶内的酒喝得一滴不剩.随手把壶扔往湖内,以衣袖抹去嘴角酒渍,才定睛
打量秀美无双的秦梦瑶。
    两人目光交击;大汉一对眼似醉还醒,像能透视世间所有事物的精芒在眸子中一闪即
逝,嘴角逸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以秦梦瑶超凡入圣的修养,也给他看得芳心一颤,泛起奇异至极的感觉。
    这时风帆又偏离了湖岸,朝湖心破浪而去。
    整个湖面黑压压一片,只有小舟给罩在挂在帆桅处那孤灯的光晕里。
    这是她和他的心天地。
    大汉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她动人的娇躯,每寸地方似也不肯放过,却没有予她分毫色
迷的感觉。
    那人眼中亮起欣赏的神色,微微一笑道:“姑娘何去何从?”
    他的声音自有一种安逸舒闲的味儿,教人听得舒服到心坎里。
    除了言静庵、庞斑和那无赖韩柏外,她从未感到乐意和另一人促膝相谈,但由坐在
船头那一刻开始.她自知正衷心想要享受和这人的对处。
    秦梦瑶淡然道:“你到那里去,我便到那里去?”
    若换了是别人,便会认为秦梦瑶对自己一见钟情,所以才有这等话儿:若换了听的
是韩柏,更可能喜得掉进水里去。
    大汉则只是洒然一笑道:“姑娘天生丽质,我生平仅见:请让我敬你一壶。”往中
一探,掏出另一壶酒来.珍惜地送到眼前深情一瞥,才往秦梦瑶抛去。
    秦梦瑶一把接着,蹙起黛眉,有点撤娇地道:“浪翻云呵:梦瑶不懂喝酒,从未曾
有半滴沾,你想迫梦瑶破戒吗?”
    浪翻云丝毫不因对方叫出名字为异,笑道:“这酒名清溪流泉,乃“酒神”左伯颜
之女亲自酿制,包保你喝一口后,对其它俗胎凡酒全无兴趣,如此一喝即戒,岂非天下
美事。”
    秦梦瑶拿着酒壶,皱眉道:“若梦瑶喝上了瘾,不是终日要向你求酒吗?那岂非更
糟?”
    浪翻云一笑道:“这是我最后一壶,其它的怕都给小偷喝光了,所以你不戒也不成。”
    秦梦瑶哑然失笑,美眸深深看了这天下无双的酒鬼一眼,拔开壶塞,凌空高举,仰
起巧俏的小嘴,张口接着从壶嘴倾下像道银光般的美酒。
    饮罢随手将酒壶平推过去,稳稳落回浪翻云手里。
    浪翻云接过酒壶。摇了一摇.叹道:一人半瓶,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公平得紧。”
一饮而尽。
    酒香四溢。
    美酒下肚,秦梦瑶清美脱俗的玉容升起两大红晕,轻轻道:“真的很香很醇:若由
此变成女酒徒。梦瑶会找你算账。”
    浪翻云摇头道:“我只打算请你喝一口,现在梦瑶一喝就是半壶,中毒太深,怎能
怪我。”
    除了韩柏外,秦梦瑶从未试过对着一个男人时,会这么畅意开怀,“噗哧”一笑道:
“请人喝酒,那能如此吝啬?”
    浪翻云哈哈一笑,目光扫过右方黑压压的江岸,淡然道:“有人竟斗胆追着梦瑶吗?”
    秦梦瑶心内佩服,直至浪翻云说这句话时,她通明的慧心才再次泛起被人追踪的感
觉,点头道:“是红日法王!”浪翻云若不经意道:“是西藏第一高手红日法王?”
    秦梦瑶轻轻点头,有些许倦地半挨在船头,纤指轻挽被风拂乱了的几丝秀发,姿态
之美,教人不忍移开目光。
    浪翻云看得双目一亮,叹道:“梦瑶千万不要在韩柏面前喝酒,否则那小子定会忍
不住对你无礼。”
    听到韩柏之名,心湖平静无波的秦梦瑶娇躯轻颤,俏脸竟前所未有地再添霞,轻轻
问道:“那无赖现在那里,”
    浪翻云先哑然失笑:“无赖?”才又淡然道:“他本和我一道乘船上京,双修府事
了之后,梦瑶随我同去见他吧?”
    秦梦瑶美目亮了起来,深深看着浪翻云,静若止水地道:“为何浪翻云想我回去见
他?
    ”
    浪翻云道:“梦瑶不喜欢见他吗?”
    秦梦瑶垂下目光,幽幽一叹道:“浪翻云的邀请,教梦瑶如何拒绝。”
    浪翻云有点霸道地进迫道:“梦瑶为何要避开我的问题?”
    秦梦瑶迎上他像庞斑般看边了世情的眼神,缓缓道:“是的,梦瑶喜欢再见到韩柏,
不过浪翻云为何要挑起梦瑶这心事呢?”
    浪翻云微微一笑道:“若将来梦瑶得窥至道,当会明白我这刻的用心,来:坐到我
身旁来,让我好好看看言静庵调教出来的好徒弟。”
    若换了普通的男女,这几句话必被误会成调情的开场白,但对这惺惺相惜的两个顶
尖剑手来说,却丝毫没有这味儿。
    秦梦瑶轻移娇躯,听话地坐到浪翻云之旁,狭窄的船身,使两人的肩头不得不触碰
相连。
    除了韩柏外,浪翻云是第一个接触到秦梦瑶芳躯的男子。
    浪翻云探手过去。将秦梦瑶一对玉掌,全握进他的大手里。
    秦梦瑶一脸澄洁,任由这男子握着双手,没有丝毫惊骇或不自然。
    浪翻云神色平和.露出静心细察的神情,好一会才松开大掌,让秦梦瑶尊贵不可侵
犯的玉手回复自由。
    秦梦瑶低头无语,她虽知道对方握她玉手的目的,但仍想到浪翻云是除韩柏外,第
一个使她心甘情愿让他触碰的男人。
    这完全与男欢女爱无关。
    而是由她落在船头开始,便和这能与庞斑相对的高手生出一种微妙亲密的精神关系,
那就像她和言静庵与庞斑间的情形。但她绝不会让庞斑碰她。
    浪翻云侧头往她望去,低声道:“你刚和人动过手吗?”
    秦梦瑶别过脸来,同近在咫尺的浪翻云道:“是青藏的四密尊者,他们已折返青藏,
只剩下现正追着我来的红日法王。”
    浪翻云眼中射出怜爱之色,道:“只要梦瑶一句说话,我立即把红日法王赶回西藏。”
    秦梦瑶眼中射出感激的神色,将螓首缓缓侧枕在浪翻云可乘担任何大事的宽肩上,
幽幽道:“可惜梦瑶不能够这样做,我和他的事,定须由我去解决,否则中藏这持续了
数百年的意气之争,将会永无休止她持续下去。”
    浪翻云没有因秦梦瑶的亲动作有分毫异样,爱怜地道:“梦瑶若伤上加伤,恐怕内
伤永不能痊愈,若只以你日前伤势,我有九成把握可以在拦江之战前把你治好。”
    秦梦瑶舒服地枕在浪翻云肩头上,忽地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软弱,轻轻道:“解决
中藏之争,是梦瑶身上的唯一责任,也是对师傅的一个交待,无论会带来任何后果,梦
瑶亦甘愿承受。”
    浪翻云哈哈一笑道:“可惜无酒,否则必再分你半壶。”伸手过去,轻拥了她一下,
再拍拍她的香肩,柔声道:“乖孩子,前面有人等待着我们呢。”
    秦梦瑶依依不舍地离开他的肩膊.美目深深看着浪翻云道:“除了敝师之外,梦瑶
从未试过对一个人像对你般生出想撒娇恋慕的情怀。”
    浪翻云开怀大笑,拿起脚旁的蓑衣.披在身上,又戴上竹笠,登时变成个地道的渔
民,同秦梦瑶道:“那就再不要称呼我作浪翻云.要甜甜地唤我作浪大哥才对。”
    秦梦瑶柔顺愿意地甜甜道:“浪大哥!”她终于明白到为何连不可一世的庞斑,也
对这绝世剑手生出相惜之意。
    他那种然起于尘世的浪荡气质,连她的道心也感倾醉迷恋。
    那种不是人世间男女相悦之情,而是追寻天道途中一种真诚知己之交,超然于物外
的深刻情怀。
    浪翻云知道这点,她也明白。
    船头正前方远处的湖面上,出现了十多点灯光,扇形般往他们包围过来。
    其中是否有一个红日法王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