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0卷)
第十章 花间派主

    风行烈在花园的那小亭内见到双修公主谷姿仙。
    比姿仙虽是玉容庄严,但风行烈却看穿了那只是个外,内中实有无比的温柔和热情。
    这纯粹是一种直觉。
    比姿仙和他对坐享心石台.微微一笑道:“刚才我虽对小莲疾言厉色,只是吓吓她,
教她不敢放恣,风公子莫要放在心上。”
    风行烈失笑道:“我根本没有想过这问题。”
    比姿仙美目掠过惊异,想不到风行烈是如此胸襟脱的一个人,道:“公子曾多次与
敌人对垒,当会清楚敌人的实力。”
    风行烈义不容辞,详细说出了所知的事,然后想起一事道:“由柳摇枝夜访魅影剑
派的大船后,那北公南婆两人即失去影踪.看来是去找那“剑魔”石中天了,这人极不
好对付。
    ”
    比姿仙叹道:“若再加上花间派的高手,今次我们恐怕凶多吉少了。”
    风行烈愕然道:“花间派,为何我从未听过这个门派?”
    比姿仙道:“公子当然未听过,但花间派在域外却是无人不知,派主“花仙”年怜
丹,和红日法王以及“人妖”里赤媚并称域外三大宗匠。”
    风行烈点头道:“这年怜丹我曾听先师提过,确是非同小可的人物.但他为何会来
对付双修府呢?”
    比姿仙道:“因为他想斩草除根,即管以他已达十八重天的“花间仙气”,对我们
的双修大法亦不无顾忌。”
    风行烈道:“就是他们夺去了你们在域外某处的国家。”
    比姿仙道:“花间派只是最大的帮凶,但若我们能杀了年怜丹,复国只是举手之劳
的易事。”
    风行烈闻言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一回事,又想起另一间题,道:“你怎知他们来
了。
    ”
    比姿仙道:“因为在无双国内,很多人的心都是向着我们的,所以当“花仙”年怜
丹接到庞斑发出的邀请信,率领两花妃赶来中原时,立即有人把消息由万里外传过来,
今次方夜羽攻打我们,自是换取年怜丹出力的交换条件,所以方夜羽的人今次若来,其
中定有年怜丹和他的两位美艳淫荡的花妃。”
    风行烈倒吸了一口凉气,双修府内现时可真正称得上高手的,怕只有烈震北和他两
人,谷姿仙或者可勉强算计入内,以这样的实力,如何对抗敌方如云的高手呢?
    比姿仙微笑道:“风兄勿要绝望,我们或者会有个无可比拟的帮手。”
    风行烈愕然道:“谁?”
    比姿仙露出动人的笑脸,美目射出彩芒,肯定地道:“浪翻云大侠:我料看他定会
及时赶来。”
    竟是这天下第一无敌剑手。
    风行烈咬牙道:“公主:风某有一个请求。”
    比姿仙一呆道:“风公子请说。”
    风行烈道:“待浪翻云见过公主后,公主才决定是否应下嫁成抗兄好吗?”
    忽然间,他知道了天下间只有浪翻云方可以改变谷姿仙的命运。
    戚长征和水美晶亲地挨坐着,享受干虹青为他们制好了的肉包子。
    柴火昏暗的红光,照耀着野庙破落的四壁,积了尘垢蛛网的神像。
    小灵蜷伏在水柔晶怀里,给他纤长的手指拂拭着颈毛,舒适得眼也睁不开来。
    经过了一天的全速赶路后,两人分外感到歇下来的写意和舒适。
    从水柔晶口中,戚长征得悉了怒蛟帮的紧急形势,恨不得立时赶回上官鹰身旁,共
抗大敌。可是自已和水柔晶两人都仍未完全复元,欲速反而不达,才不得不在这野庙度
夜。
    水柔晶吻了他一口后,抱着小灵站起来,移到行囊旁,取出干虹青为他们准备好的
盖,整理今晚睡觉的安乐窝,小灵的床就是戚长征带着那小包袱。
    戚长征看着水柔晶动人的背影,想起此女武功专走水性的阴柔,全身软若无骨,若
和她合体交欢,中滋味定然非常引人入胜,喉咙不由焦燥起来,小肮发热。
    弄好睡窝,水柔晶回到他身旁,俏脸多了先前没有的艳红,显也朝戚长征思想的方
向起了遐想。
    她亲热地靠着戚长征坐下。
    戚长征一手搂着她的香肩,另一手伸过去把她双手全握进他宽厚有力的大掌里去。
    水柔晶美目往他射来,水汪汪的迷人黑眸闪着诱人的光。
    戚长征待要吻她.水柔晶轻轻道:“长征:我有一事求你,你不要因此责怪我,或
不理我。”
    戚长征愕然道:“什么事?”
    水柔晶浅叹道:“你找个地方安置我好吗?待将来办好事后,才再来接我,唉!这
决定是多么困难,我真不想有片刻离开你的身旁。”
    戚长征微一沉吟,想到水柔晶不想正面与方夜羽为敌,虽然她并非蒙人,但始终和
出身受训的师门有着深厚的感情,昔前为了救他戚长征,她不惜背叛师门,但若要她正
式与师门为敌,终是很困难的一回事。
    这也表示她是个重感情的人,心生敬意道:“这个完全没有问题。”
    水柔晶垂头低呼道:“戚长征你莫要死去,否则我定会追着你到黄泉下去。”
    戚长征感动道:“放心吧:我老戚福大命大,那会这么容易被人杀死,只要我有空,
会来看你,好好疼爱你。”
    水美晶闭目呻吟道:“只是这几句话,我就算立即死了,都心满意足了。”
    戚长征怒道:“不准你提“死”这个字,否则我绝不饶你。”
    水柔晶睁开美目,欢喜地道:“柔晶全听你的话,以后只听你一个人的话。”顿了
顿,忽想起什么似的道:“若你遇到一个叫鹰飞的蒙古青年,千万要小心一点?”
    戚长征一愕道:“这人是谁?”
    水柔晶道:“这人是方夜羽的秘密武器,也是方夜羽最尊敬的好朋友,无论智计武
功,都非常高明,庞斑也很看得起他!”
    戚长征心中一懔,暗忖方夜羽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教人怎样也看不破他真正的实力,
摸不通他的底细。既是这人能得庞斑的看重,当知是非同小可的人物。
    水柔晶道:“这人生得非常英俊邪气,在我印象里,没有女人不被他迷倒,不过他
亦是个无情的魔鬼,无论多么美丽的女人,给他弄到手上后,玩厌就走,绝不回头。”
    戚长征心中有点不舒服,很想间水柔晶有没有被他迷倒?有没有给他玩过?又怕知
道那答案。幸好他对任何事都很看得开,立即把这些扰人的思想抛诸脑后。
    水柔晶沉默了片刻,轻轻咬牙道:“我知道你想问我有没有给他摘过,是吗!”戚
长征的心像给利针刺了一下,道:“你不用说出来,我知道答案了。”同时想到水柔晶
之所以想找个地方躲起来等他,大概也是不想碰上这个鹰飞.证明这人封她仍有很大的
诱惑力。
    想到这里,一阵烦躁,暗恨水柔晶不该告诉他这些恼人的往事。
    忽尔想起追求仙道之辈,何要斩断男女之情,因为其中确有很多负面的情绪.教人
失却常性,没有了“平常心”。
    想到这里,吃了一惊,暗忖我老戚怎会像一般人那样,妒恨如狂,何况水柔晶那时
仍未认识他戚长征,硬要管她过去的事,岂非自寻烦恼。
    际此胸怀大开,手中一紧,将水柔晶接进怀里,吻个痛快,一对手不规矩起来,水
柔晶的衣服逐一减少,当她身无寸缕,在他怀内颤震喘息时,戚长征柔声道:“过去的
事老戚绝不管你,不过由今夜开始,你只能爱我一个人。若给我发现你有不贞行为,立
即将你赶走,绝不会饶。”
    水柔晶喘息着道:“人家早说过以后全听你的了。”又把小嘴揍到他耳旁低声道:
“我第一眼看到你,便知你可以使我把那魔鬼忘记,这些天来我的心中只有你一个人.
真的:相信我吧!”戚长征又再一阵烦躁,暗忖这妒火确不易压下,自己若过不了这关,
刀术定难有再上一层楼之望。将来若见到浪翻云,定要向他请教。
    水柔晶道:“长征:占有柔晶吧:她以后全属于你的了。身体是那样,心也是那样。”
    戚长征心中苦笑,说说倒容易,我便不信你可把他完全忘记,否则也不会怕再遇上
他,现在亦不会不断提着他了。
    再想深一层,水柔晶的背叛,说不定也是深心里对鹰飞的一报复行为,让他知道她
可以倾心于另一个男人。
    鹰飞若知道水柔晶跟了他,说不定会对他恨之入骨,故而水柔晶才特别警告自己,
着他小心。
    想着想着,才记起自己“无恶不作”的手停了下来,往怀中美女望去,水柔晶正畏
怯惊惶地偷偷看着自己。
    戚长征一声长笑,抱着她站了起来,往被窝走去,心中偏想起了韩慧芷这纸般雪白
的女孩子,定不会像水柔晶般为他带来这么多困恼的问题。
    他很想再见到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