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10卷)
第四章 干柴烈火

    烈震北道:“种魔大法有三个条件,就是种魔者、炉鼐和魔媒。”顿了顿续道:
“首先要种魔者达到类似元神出窍的境界,才有资格借鼎播种,以这次来说,种魔者就
是庞斑,炉鼎便是行烈了。”
    风行烈一呆道:“魔媒是否靳冰云?”
    烈震此点头道:“传统的种魔大法.魔媒是某样对象而非人,总之这魔媒无论是块
玉牌,又或一条丝巾,一把刀,都带有魔者的精神与力量,使种魔者和活人鼎生出微妙
的感应和连系,无论活炉鼎去到天海角,也逃不出种魔者的精神感召,邪诡非常。所以
历代敢修此法者,莫不是魔门拥有大智大慧,出显拔萃之辈。”
    比倩莲伸出纤手,握紧了风行烈颤震着的手。
    烈震北眼下所说的,莫不是超越了一般武功范畴的魔功邪术,教闻者怎不心惊胆跳。
    烈震北仰天一笑,摇头道:“至于以人为媒,以情为引,桥接种魔者与炉鼎的元神,
实乃庞斑妙想天开的创举,真亏他想得出来。不过若非静庵,庞斑也不会想出这妙绝古
今的魔媒。”
    比倩莲看着脸若死灰的风行烈,巳明白了几分,悲叫一声,顾不得烈震北的存在,
上身伏进风行烈怀里,将他搂间结实.以自已的娇躯于爱郎一点慰藉。
    风行烈搂着谷倩莲火般灼热的身体,舒服了点,深吸一口气道:“言静庵为何要这
样助他?
    冰云言静庵是什么关系?”
    烈震北道:“言静庵看出当时天下无人是庞斑百合之将,若任由他这样逐家逐派挑
战下去,不出十年,武林将元气大伤,一蹶不振,而且若任由庞斑如此肆虐下去,连当
时各地正在努力推翻蒙人的力量迟早也会冰消瓦解,所以唯一之法,就是助他练成道心
种魔大法,起码可以使中原武林有了喘息的机会,而事实证明了全因庞斑退出了江湖的
斗争,蒙人才能给赶出中原,于此可见静庵这一着是多么厉害,影晌是多么深远。”
    风行烈闭上眼睛,好一会才睁开来,道:“我明白了:看来庞斑爱上了言静庵,为
何言静庵不以爱情将他缚在身旁,岂非两全其美?”
    烈震北摇头道:“静庵知道这并不是最好的方法,所以凭着庞斑对她的爱,迫他退
隐二十年,而庞斑亦借此良机,追修魔门最高境界的种魔大法。其中再有细节,就非外
人所能知了。”
    风行烈道:“为何冰云会给卷入其中,成为魔媒。”
    烈震北望往窗外,微微一笑道:“太阳快下山了,我们到屋外看看夕阳美景好吗?”
    风谷两人的心同时抽搐了一下,想到这将是烈震北这生人能看到的最后第二个黄昏。
    到了门外,韩柏鼓起勇气,轻轻叩响了两下。
    房内传来衣衫悉率的微晌。
    轻盈的脚步声来到门后,朝霞的声音晌起道:“请问是那一位?”
    韩柏听到朝霞语气里的戒备和防范,差点临阵追缩,拔脚就跑,但待会范良极必会
追问他事情进行得如何,那怎样交待?惟有硬着头皮道:“如夫人:是我:是韩柏。”
    朝霞在门后静默下来。
    韩柏见没有动静,催促道:“开门吧!”朝霞在门后急道:“不可以,专使你快走
吧:会给人知到的。”
    韩柏道:“如夫人不用担心,你先开门给我再说。”
    朝霞沉默下去,但她急促的喘息声却非那道门阻隔得住。
    韩柏其实亦是情迷意乱,提心吊胆,既想朝宝快点开门,以免给人撞见他在串门了;
另一方面,又不知假若朝霞真的拉开房门,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
    朝霞幽幽-叹道:“公子:求求你不要这样?朝霞很为难哩。”
    韩柏大喜道:“你终于肯不叫我作专使了,快开门,我和你说几句话儿后,立即就
走,否则我会一直拍门,直至你开门才走。”没有办法下,他惟有施出看家本领,无赖
作风。
    朝霞怀疑道:“真的只是几句话吗?”
    韩柏正气凛然道:“我以高句丽专使的身分保证这是真的。”
    朝霞“噗哧”一笑哩道:“人家怎能信你,你连这专使身分亦是假的。还能作什么
保证。”
    韩柏见她语气大有转机,忙道:“身分是假,说话却是真的.这可由韩柏保证。”
    “咿呀!”房门拉了开来,朝霞俏立眼前,一对剪水双瞳红红肿肿,显是刚哭过来。
韩柏很想趁机香她一口,终是不敢,由她身旁挤进房内。
    朝霞把门关上,转过娇躯,无力地挨在门上,垂下目光,不敢看他。
    房内充盈着朝霞的香气,锦帐内隐见被翻皱,气氛香艳旖旎;偷情的兴奋涌上心头。
    韩柏转身走回去,到身体差点碰上朝霞时,才以一手撑在朝霞左肩旁的门上,上身
俯前,让两块脸距离不到一。
    气息可闻。
    朝霞呼吸急促起来,比柔柔还高挺的酥胸剧烈地起伏着,檀口控制不住地张了开来,
红霞满脸,眼光怎样也不肯望往韩柏.却没有抗议韩柏如此亲近她。
    韩柏暗骂陈令方暴殄天物,放着这么动人和善良的尤物不好好疼爱,任她春去秋来
抓衾独枕,天下间再没有比这更有损天德了。
    当他刚想替天行道时,朝霞以仅可耳闻的声音道:“求求你快说吧!傍老爷知道我
便不得了。”
    韩柏傲然道:“知道又怎样?有我在。包保你安然无恙,我还要骂他冷落你多年呢!”
朝霞一震抬起迷人的大眼,骇然道:“你怎会知道的?”
    韩柏暗叫糟糕,表面却若无其事,暗忖不若栽赃到范良身上,道:“是老范告诉我
的,他的棋虽然下得差,但看相却是功力深厚,连你平时爱穿什么衣服,是否喜欢雀他
亦可以看得出来。”
    朝霞震惊她道:“这也是他告诉你的。”
    韩柏点头应是。
    朝霞想了想。轻咬着皮道:“你以为他肯否为我看相?”
    韩柏轻声地道:“有我专使大人在这里,那轮得到他区区侍卫长发表意见。”
    朝霞“噗哧”一笑道:“你现在那像专使,只像个顽皮的野孩子。”
    韩柏见她在眼前近处轻言浅笑、吐气如兰,意乱情迷下,凑嘴往朝霞香唇吻去。
    朝霞大骇,慌急下伸出手掌.按上韩柏的大嘴。却给韩柏的嘴压过来,掌背贴上自
己樱唇.两人变成隔着朝霞的纤纤玉手亲了一个吻。
    朝霞另一手按在韩柏的胸膛上,想把他推开.总用不上半分力气。
    韩柏见只吻到朝霞的掌心,已是一阵消魂蚀骨的感觉,心想一不做二不休。先吻个
她再说,想要拉开朝霞护嘴的玉掌,忽感有异。
    两行清由朝霞的美眸滑下来。
    韩柏手忙脚乱下,掏出了一条白丝巾。为朝霞拭去痕,叫道:“不要哭:不要哭!”
忽地呆了一呆,想起这是秦梦瑶的丝巾,登时像给冷水盖头浇下来,欲火全消。
    假若自已如此半强迫地占有朝霞,那自己和探花淫贼有何分别。秦梦瑶也会看不起
他。
    这时朝霞掩嘴的手已无力地按在他胸膛上,若他想尝这美女樱的滋味,只稍稍微俯
前.即可办到。
    韩柏心中充满歉意,拭干她俏脸上的珠,见再没有泪珠流出来后,才移开身体,珍
而重之收起秦梦瑶的丝巾。
    朝霞的手因他移了开去,滑了下来,垂在两旁。缓缓睁开美目,以幽怨得使人心颤
的眼光扫了他一眼,才垂“头去,低声道:“你是否当我是个欢喜背夫偷汉的荡妇,否
则为何这样调戏人家,不尊重人家?”
    这罪名可算严重极矣。
    韩柏知道自己过于急进,唐突了佳人,忙道:“我绝没有不尊重你的意思,请相信
我:求你信我吧!”说到最后,差点急得哭了出来。
    朝霞抬起俏脸,责备地望着他道:“你刚才不是曾保赞过只说几句话便走吗?现在
看你怎样对人家,教人如何信你?”
    韩柏充满犯了罪的懊悔,叹道:“是我不好,你责罚我吧!”朝霞见他神态真诚,
气消了大半。幽幽一叹,把门拉开道:“妾身那来资袼责备堂堂专使大人,你先出去吧:
我想一个人独自安静安静。”
    韩柏垂头丧气走出门去.站在走廊里,却听不到关门的声音。愕然回首,朝霞半掩
着门,露出艳丽的玉容,美目探注道:“韩柏!”她还是第一次直叫他的名字,听得他
心神一颤,顺口应道:“霞姊!”朝霞给他叫得低下了头,好一会才低声道:“告诉我:
你对朝霞是否只是贪着玩儿?”
    韩柏冲口溜出道:“不:我想娶你为妾。”才说出口,立知要糟,对方怎知自己和
范良极有这协议,这样摆明只纳人为妾,谁受得了。
    岂知朝霞不但没有立即给他吃闭门羹,还仰起俏脸。幽幽道:“你这样说,我反而
相信你,因为没有人会用这样的蠢话去骗女人的。”顿了顿又道:“你是否心里一直这
么想,所以忍不住冲口说了出来?”
    韩柏对朝霞的善解人意,大是感激,抹过一把冷汗后。拚命点头。
    朝霞幽怨地望着他。凄然道:“你知否朝霞身有所属,再没有嫁人作妾的自由。”
    韩柏心道,我怎会不知,现在摆明是请你这个他人之妾。口中却道:“道德礼教是
死的。人是活的.我韩柏绝不吃这一套。”
    两人隔着半掩的门,反各自说出了心事。
    朝霞眼中掠过复杂之的神色。
    她虽是出身青楼.但初夜却落入陈令方之手,接着由陈令方赎身。所以从未和别的
男人有过肉体关系。本下了决心,这一世便从良做这比自己大了近二十年的男人的小妾
算了:岂知只过了十多天后,陈令方对她的热情不住冷却,最后连她的闺房也不肯踏足
半步,使她独守空房,中的凄凉伤心,自苦自怜,唯她个人知之。现在遇上了这充满了
摄人魅力,但又天真有趣的年青男子,怎不教她心乱如麻,欲拒还迎。
    和这可恨又似可爱的人相对的每一刻,都是惊心动魄.却没有丝毫困苦了她多年的
空虚或苦闷。
    甚至每当想起他时,深心里都会充满着既怕且喜的兴奋情绪。感情的天地由冰封的
寒冬,转移至火热的夏季,但她却要压制白已心中高燃的情火。
    这感觉她从未曾由陈令方身上得到半点一滴。可是她又怕韩柏只是贪色贪玩,逢场
作戏,那她会给害惨了,以后的日子更难过,像刚开了眼的失明人,忽又被迫不准看东
西。
    这仍不是她最大的矛盾,而是无论陈令方对她如何不仁.终是她的丈夫,背叛丈夫
使她有很重的犯罪感:但又偏是这犯罪感,使她有给陈令方报复的快意。
    朝霞的芳心乱成一片,要把门关上时,又有点舍不得。
    开门声晌。
    韩柏望去,见到被推开的正是有范陈两人在内自已的房门,这时要避开也来不及了,
一个人走了出来。
    “砰!”情急下朝霞大力掩门。
    韩柏心叫完了,若给陈令方听到看到,和捉奸在床实没有太大分别。
    定睛一看,来的原来是柔柔。
    柔柔向他招手道:“公子:你过来。”
    韩相如释重负地走过去,顺口问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
    柔美甜甜一笑道:“下棋!”韩柏装了个不忍目睹的鬼脸,心想范良极为了朝霞,
表现了极大的牺牲精神,竟肯再次接受陈老鬼的凌辱。
    柔柔一把拉着他的手道:“你跟我来!”
    韩柏大喜道:“原来你忍不住了。”
    美柔媚态横生地瞅了他一眼道:“谁忍不住了?”
    韩柏给他拖到左诗的房前,说道:“要到里面去吗?”
    柔柔道:“你不想让你的诗姊闲来管教一下你吗?”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