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09卷)
第十章 中藏之争

    秦梦瑶说话刚完,茅草丛内数人响起念颂藏经的声音,悠和一致。
    四密尊者以哈赤知闲为首,穿过由黑衣大汉让出来的路,来到秦梦瑶前,一字排开,
形成与秦梦瑶及闭口跌坐的戚长征成为对峙的局面。
    颂经停止,四人向秦梦瑶合什问好。
    秦梦瑶检衽回礼,平静地道:“四位尊者念的是龙藏的《诛魅经》,是否把梦瑶当
了作妖魅。”
    秀俏若女孩的尔芝兰手捏法印,不愠不火地道:“梦瑶小姐莫要见怪,到头来仙佛
妖魅,便是要空,故何须放在心上。”
    此喇嘛一上来便和秦梦瑶打机锋,指出秦梦瑶斤斤计较自己是否妖魅,显是未能通
透佛法。
    秦梦瑶笑了笑,于人一种毫不在乎的潇洒,淡然道:“执着者虚空不空,反之无不
虚空。若我们能放下执着。还有何事须争?”
    容白正雅边数着它的佛珠,微笑道:“执着也有真假之分,有执真为假,有轨假为
真。法虽有千万种,却只有一锺是真,若能只执其真,执着又有何相下?”
    对答至此.围听的天绝地灭等人均觉得茫然无得,只隐隐知道双方语带玄机,正在
针锋相对。
    炳赤知闲仍是那闲适模样,像个旁观者多过像个局内人。
    苦别行则苦着脸,好象天下每一个人都欠了点他什么似的。
    秦梦瑶黛眉轻蹙,浅浅叹了一口气,“锵”一声拔出了名为“飞翼”的舌剑,斜指
四人。
    四密尊者散了开去.形成一个大半圆,围着俏立戚长征旁的秦梦瑶。
    炳赤知闲双手下垂,苦别行双手将铁铢恭捧胸前,宁尔芝兰手拈法诀,容白正雅手
捏佛珠,四人神态各异,但自有一股森严的气势,使人胆寒心怯。
    众人都不自觉往外移开,腾出更广关的空地,让这来自西藏的四大绝顶高手,与中
原两大圣地的传人,一决雌雄。
    秦梦瑶神色恬静如常.俏脸无忧无喜,有若下凡的仙女,对这尘世毫不动心。
    四密尊者心中凛然,他们四人虽一招未出,其实已发动了最强大的攻势,联手催发
体内先天真气,一波一披向对方涌去,估计秦梦瑶起码须挥剑破解,因此若往后退,戚
长征便会首当其冲,全身血管爆裂而亡,但立在原地的话,则只有动剑化解一途。
    那知秦梦瑶只是以纤手轻轻握着“飞翼”古剑,便自然生出剑气。在他们真气形成
的压力间打开了个缺口,恰恰护着自己和戚长征,怎不教他们讶异。
    包便他们烦恼的是:他们势不可永无休止地发放真气,当气动中断时,若他们没有
新的攻势,在微妙的气机牵引下,秦梦瑶的剑将会在此消彼长问,达到了最强的气势,
那一剑将会是无人可以抵御的。
    所以唯一方法,就是四人须乘势而攻,且必须是全力合击,以图一举粉碎秦梦瑶的
剑势,在这种总无花巧的短兵相接里,双方以强攻强,胜败可能出现在数招之内。
    其实所有关键都出在秦梦瑶没有先出剑这事上,才呈现了这局面。
    也可以说剑一出鞘,秦梦瑶便沾了先机,再像上次那样,牵着四尊者的鼻子走。
    重蹈覆献的窝囊感,也使这四个精修密法的喇嘛僧大不是味儿。
    是否真的比不上她呢?
    四密尊者无懈可击的强大气势,相应地减弱了少许。
    秦梦瑶的剑立时出生感应,开始缓缓画出一个完美无缺的小圆周,衣袂飘飞如欲乘
风而去的天仙。
    当她画至一半时,四密尊者已知要糟,若让她画满整个圆圈,他们的气劲将全被破
去。他们的真气甚至会被对方的剑圈吸掉小半,再转过来对付他们自己。
    双方间地上的野草,混着尘土,连根拔起,在空中旋舞着。
    炳赤知闲两手拱起,掌心向内,先提起贴在胸前.再缓缓前推,脚下踏着奇巽的步
法,似欲前又似退,其实仍是留在原地不动。
    黄袍鼓满。一股强大的气旋,往秦梦瑶卷去,成为对秦梦瑶正面最强大的攻击。
    苦别行铁钵离手旋飞,来到双方中间三丈的高空处,定在那里急转,发出刺耳的啸
叫声,苦别行一对眼,瞬也不瞬地看着秦梦瑶的剑。
    容白正雅和宁两芝兰分在左右最外围,位于秦梦瑶左右两侧的方位。前者手扬珠飞,
珠串中分而断,抖得笔直,一百另八颗佛珠排队般一粒接一粒,成一字形,向秦梦瑶左
胁下激射而去,既好看又怪异。
    宁尔芝兰皙白修美的手掌分飞起舞,手掌不住平削直砍,方正厚重;左手图翻摇摆,
却有着强烈的圆灵盈飘的气派,对比下使人有种极不协调的感觉,并生出一重一轻的两
股气劲,到了秦梦瑶右侧五步许外,竟融汇为一变成正反交集的狂飙,刮向秦梦瑶,若
对方不懂应付,仅以阳劲或阴劲化解,将立时吃上大亏。
    这四密尊者,武技早臻先天之境.这时全力出手,均采迁攻。以避去了和秦梦瑶的
剑作近距离交接。
    秦梦瑶脸对如此强大无俦.笼罩了前侧三方的骇人攻势,四种不同方式的进击,仍
是那副雅淡宁边的姿势神态。
    平静通圆的禅心使她对整个凶险的形势没有半分遗漏地看个通边,也清楚对方之所
以能把自己陷于这种险境.全是看通了她必须留在该处,以保护跌坐地上的戚长征。
    从某一角度去看,这四人是有些不择手段,务求在这代表了藏派和中原佛门的决战
中成为胜方。
    也可以说对方再没有信心在公平较量下胜过她秦梦瑶。
    他们的信心已被削弱。
    秦梦瑶拈剑微笑,剑芒暴涨,往正面的哈赤知闲激射而去,快过电闪。
    四密尊者眼见秦梦瑶仍静守原处,但“飞翼”却像长了数丈般,破入哈赤知闲狂涌
过去的气劲里,心中都骇然狂震。
    至此他们才明白为何秦梦瑶能超越了慈航静斋三百年来所有上代高手,成为第一个
踏足尘世的人。
    她已练成了《慈航剑典》的剑道至境:先天剑气。
    达到剑随意转,物随心运的最高剑道心法。
    天下间,除了浪翻云的覆雨剑外,她是第一个达到这种道境的人。
    寒芒一涨即收,按着绕身而转。
    秦梦瑶“飞翼”贴体,旋舞急转,层层剑气,将她和戚长征完全包里其中。
    “蓬!”哈赤知闲的袍袖推动,与秦梦瑶的先天剑气正面交锋。
    由肩而下的整截衣袖化作碎片,扬舞于哈亦知闲身前整个空间,这四密于者之首脸
色转白,赤着两手,往后追了小半步‘苦别行一声佛号,铁钵由上而下,飞袭秦梦瑶头
心,那也是她唯一的弱点和空隙。
    一宇珠串和包含了方圆重轻的气劲亦左右袭至。
    “啪啪!”一百另八粒佛珠撞上剑网,炸成碎粉,绕颈而去,眼看要射往一侧的尔
芝兰。
    气劲则被秦梦瑶人剑合一产生的气旋所牵引,竟分解还原为方重和轻圆两股力道,
也绕过了她,刚好迎上激射而来的珠碎。
    “蓬蓬!”两下间雷般的蓦鸣,同时在秦梦瑶两侧响起。
    容白正雅和宁尔芝兰两人同生感应,同时一震,不往后退,又跄踉冲前了两步。
    气劲狂旋.尘土飞场,四密尊者便若在狂风里逆行那样,袍服向后狂飞。
    “叮!”秦梦瑶飞翼剑冲天而起,点正钵底。
    铁钵竟黏贴在剑尖上。
    绕体寒芒消去,露出秦梦瑶优美动人的娇躯。
    四密尊者受到牵引,身不由己,八掌翻飞,齐往秦梦瑶狂攻而去。
    他们终于守无可守,惟有改远攻为近攻。
    秦梦瑶剑尖轻颤,铁钵旋起。向哈赤知闲飞去。
    飞翼剑化作千万道寒芒,洪流般将四尊者全卷了进去。
    炳赤知闲虽然移前强攻,仍是那悠闲模样,使人怀疑即管被人当场击毙,那悠闲的
样子仍不会改变。
    飞钵已至。
    炳赤知闲双手一探,竟将急旋的飞钵拿个正着。
    铁钵眼看已给他执个结实,竟奇怪地又在他双手内多转了小半圈。
    炳赤知闲有若触电,一声惨哼,失控地往后连退数步,被迫退出战圈之掌剑翻飞。
    剑掌劲气交击似爆竹般连串响起。
    在旁围观的天绝地减等人看得呆若木偶。
    只见茫茫剑影里,三尊者以惊人高速倏进急退。但始终逸不出剑圈之外。
    炳赤知闲脸色转白,额上冒出冷汗,捧着铁钵动也不动,似平完全不知己方的人正
和敌人生死决戟,闲适之态再不复见。
    “嘶……”
    剑气破空声掩盖了某他一切杂音。
    宝力稍浅者不自觉伸手掩耳。
    剑影消敛。
    苦别行、宁尔芝兰、容白正雅跄踉而退,回到原处。
    秦梦瑶回剑鞘内,神情庄严圣洁,俏脸上闪着动人心魄的彩辉,使人生出下跪膜拜
的冲动。
    “当!”铁钵由哈赤知闲手中掉到地上。
    炳赤知闲脸色回复先前模样。
    四尊者齐向秦梦瑶合什敬礼。
    炳赤知闲变回一向的闲适自在,从容道:“我们四人输得口服心服,立即同返青藏,
永不出世,鹰刀之事,交由红日法王处理。”
    宁尔芝兰恭证地道:“梦瑶小姐使我等得窥剑道之致,获益不浅,请受我等谢礼。”
    再向她合什致敬。
    容白正雅道:“红日法王乃自八师巴以来,我藏最杰出的武学天才,梦瑶小姐遇上
时小心了。”
    苦别行的苦瓜脸罕有地露出笑意,随着开始往后移的其它三尊者向后退去,道:
“我等今次输的非关乎武功,而是愉在道法的较量上,这战果将会如实带回青藏,不会
有半字夸大,也不会有半字低贬。”
    藏经颂赞中,四人速度加快,没入茅草丛的深处。
    由那里来,从那里去。
    天绝干咳一声,抱拳施礼道:“这处若没有小人的事我等也告退了。”
    秦梦瑶温婉地道:“请!”众人来得突然,退得突然,转眼退得一干二净。
    秦梦瑶凝立不动,忽地娇躯一颤,掏出白巾,张口微张,一口鲜血,吐在巾上。
    她看着白巾上触目惊心的血迹,不自觉地想起落在韩柏手中的另一条白巾。
    戚长征呼吸转重。
    秦梦瑶知他快要醒来,收起白巾,脸容回复平时的清冷自若。
    戚长征一声长啸,跳了起来,看到四下无人,不能置信地向秦梦瑶道:“他们走了?”
    秦梦瑶点头道:“戚兄现在打算往何处去?”
    戚长征道:“大恩不言谢,梦瑶姑娘今番援手,戚长征永志不忘。”
    秦梦瑶微笑道:“若非戚兄受伤在前,功力未复,何需梦瑶相助,若戚兄由今天起,
闭关百日,功力将可更晋一层楼,有望进军刀道至境。”
    戚长征眼中射出渴望神色,旋又叹道:“可惜我俗务缠身,不能若小姐般无挂无虑,
现在我须立刻赶返朋友处,看看他们的情况,梦瑶小姐仙踪何往,有没有用得着我戚长
征的地方?”
    秦梦瑶摇头道:“你最好歇息十天,才作他想,否则遇上里赤媚这类高手,必能以
种种战略,引发你的内伤,使你永不能成为真正的刀道宗师。”
    戚长征边出一口凉气道:“这妖人的确非常厉害,小姐有把握对付他吗?”
    秦梦瑶摇头道:“他的天魅凝阴已大功告成,令人头痛之极。戚兄先请吧。”
    戚长征躬身行礼,依依不舍地离去。
    秦梦瑶抹过一丝苦笑,四密尊者巳败返青藏,她和红日法王之战便在眼她叹了一口
气,收拾情怀,望着双修府的方向赶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