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09卷)
第六章 双修府

    烈震北跃落艇尾。
    比倩莲搂着不醒人事的风行烈道:“震北先生!”
    烈震北打出手势着她莫要说话,待风帆远离敌船后,他却浑身剧震起来。全凭红枪
支撑着身体,才不致跌倒,迅速探手怀内,掏出一个古瓷瓶,拔开瓶塞,将瓶内的红丹
倒了两粒进口里,凝神运气。
    风帆在黑夜里迅速滑行。
    湖风吹来,拂起三人的衣服,也吹干了烈震北的泪迹。
    烈震北再一阵剧震,才长长吁出一口气。
    比倩莲像见怪不怪,道:“先生没事了!”
    烈震北道:“好险!这些人真不好应付。”望向谷情莲怀中的风行烈,道:“小莲
你爱上他了吗?”
    比倩莲娇羞地垂下头去,不依道:“先生取笑小莲。”
    烈震北坐了下来,顺手放下丈二红枪,望往前方,道,“快到蝶柳河了,先放下你
的心肝宝贝。把帆卸下来,我负责摇橹。”
    比倩莲担心地道:“他没事吧!”
    烈震北文秀苍白的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好一会才淡淡道:“他睡醒这一觉后,
庞斑加于他身上的噩梦将会变成完全过去的陈迹并永远消失。”
    比倩莲一声欢呼,将风行烈搬到船篷下的软毡上躺好,兴高烈卸下风帆,又抢着摇
橹催舟。
    烈震北点起风灯,挂在船桅处,移到船头,负手卓立,也不知在想着什么难解的问
题。
    比倩莲知道风行烈完全痊愈了,打心底涌出阵阵狂喜,一时间没有留意到烈震北的
情形。
    小艇向着岸旁高逾人身一望无际的芦苇驶进去,在迷茫的月色下,就像进入了另一
个世界里。
    穿过芦苇,一条河道现在眼前,前行了十多丈,河道又分叉开来。
    比倩莲把船摇上左边较窄的河道,两旁满布垂柳,小艇经过时,弯下的柳枝扫在船
上,发出“嗦嗦”晌声。
    愈往内进。河道愈纵横交错,若非识路之人,保证会迷失在这支河繁多的蝶柳河区
之内。
    烈震北轻轻一叹。
    比倩莲终于发觉烈震北的异样,讶道:“震北先生连庞斑的魔法也可以解除,理应
高兴才对,为何还满腹心事似的?”
    烈震北默然半晌,缓缓道:“我们是合三人之力,才破得庞斑的道心种魔大法,何
高兴之有哉?”
    比倩莲愕然道:“三个人?”
    烈震北道:“我第一眼看到风行烈时,便看出他体内蕴藏着若海兄的真气,在他体
内循环不休,强行接通他的奇经八脉,催动他本身的真元,否则他休想运起半分内力。”
    比倩莲道:“那另一人又是谁?”
    烈震北在船头处坐了下来,脸向着谷倩莲道:“我并不知那人是谁,只知那人必是
佛道中有大德行的高人。将一股有奇异玄妙灵力的‘生气’,注进了风世侄的心脉内,
就凭这股灵力,使他躲过了灭鼎生的奇祸,也使庞斑差了一线,不能得竟全功。”
    比倩莲道:“种魔大法究竟是怎么回事?”
    烈震北摇头道:“现在我没有心情谈这问题?”
    比倩莲沉吟片晌,总忍不住问道:“行烈他真的全好了吗?”
    烈震北微笑道:“你不是一向都很信任我的说话和能力吗?可见你真的非常关心风
世侄。”顿了顿傲然道:“我故意迫风世侄和强敌动手,就是要将若海兄输进他体内的
真气与他自己的真气合而为一,增强他的功力,然后待种魔大法那邪异的死气出现时,
引发那门高人的生气使两种气生死交融,变成另一种东西,由那刻开始,风行烈便因祸
得福,变成同时拥有乃师厉若海、魔师庞斑和那不知名高人三种不同的真气,这种奇遇
盖世难逢,至于将来他有何成就,便非我所能知了。”
    比倩莲望往前方,喜叫道:“到水谷了!”
    
                  ※               ※                 ※
水柔晶一声惊呼,滚倒地上。
    戚长征回转头来,扶着她坐起,关切问道:“有没有跌伤了?”
    水柔晶摇头道:“没有!但我实在走不动了。”
    戚长征也是身疲力乏,兼之伤口都爆裂了开来,痛楚不堪,幸好本应最是严重的内
伤反痊愈了大半,索性坐了下来,伸出大手,拿起水柔晶的长腿,搭在自己腿上,道:
“来!让我以三昧真火给你揉揉看。”
    水柔晶奇道:“什么是三昧真火?”
    戚长征在她丰满圆润的大腿搓揉着,当然避了她伤口的部分,应道:“我也不知道,
只知传说中的仙人,都懂这鬼玩意儿。”
    水柔晶给他灼热的手揉得既舒服又酥软,忍不住闭上美目呻吟起来。
    戚长征听得心旌摇荡,停下了手。
    水柔晶睁开眼睛,嗔道:“不要停下来好吗!敝舒服的,看来你的手真能发出点火
来。”
    戚长征脸也红了,不过却并非害羞,叹道:“我究竟是否好色之徒?怎么听到你的
呻吟声,脑中只想着不应该想的脏东西。”
    水柔晶欢喜地道:“那只因你欢喜我吧!可惜现在不是适当的时候,否则你可要了
我的身体。”
    戚长征愕然道:“我忘记了你并非中原女士,我们这里的女人,明明想把身体交给
人,亦要作模作样一番,即管青楼待价而沽的姑娘也不例外,那有你这么直接痛快。”
说罢拿起她另一条玉腿,再接再厉搓揉起来。
    水柔晶这次没有闭上眼睛,也没有呻吟,无限深情地看着他那对使她身软心动的大
手,轻笑道:“你不要以为我是蒙古人,其实我是女真族的人,在部落里,足龄的男女
会在节日时围着火堆跳舞,若喜欢对方,便作出表示。然后携手到山野欢好,除非是有
了孩子,也没有嫁娶责任的问题,若有机会,我定要带你去看看。”
    戚长征心中奇怪,为何蒙古人的复国行动里,会有女真族的人在内,极可能是蒙古
人自中原败走后,元气大伤,不得不往外族求取人才,所以方夜羽今次若败了,蒙古人
将永无重振雄风的机会。
    水柔晶伸手按着他宽厚的肩头,凑过香唇,在他唇上轻轻一吻道:“你有多少个女
人?”
    戚长征一呆道:“什么?”
    水柔晶解释道:“在我们那里,每个人的财富都以女人和牛羊马匹的数目来计算,
一个年青健康的女人,可以换很多匹马,你人这么好,对女人温柔细心,武功高强,又
不怕死,定有很多女人自愿成为你的私产。”
    戚长征听得自己有这么多优点。禁不住飘飘然起来,心中闪过韩慧芷的倩影,却是
一阵默然,摇头道:“我还未有女人!”
    水柔晶不能置信地瞪大美目,道:“这怎么可能,你……你碰过女人的身体没有?”
    戚长征想起十五岁时便和梁秋末两人扮作成年人闯进青楼,被人拦阻时恼羞成怒,
打得守门的几名大汉东倒西跌的情景,事后还要劳动怒蚊帮的人出来摆平这事,微笑道:
“不要这么小看我,少时我就爱偎红倚翠,青楼的姑娘都不知多么欢迎我,在江湖上混
时,逢场作兴亦多不胜数,只不过这两三年来才收心养性吧了。”
    水柔晶柔声道:“你现在既没有女人,便要了我吧!”
    戚长征心中升起一股火热,正要答应,远方随风送来微弱的犬吠之声,忙拉着水柔
晶站起来道:“快走!”
    两人又再仓忙逃命。
    戚长征心中暗叹:“假设不是两人均受了伤,要甩掉这些猎犬真是轻而易举,只要
不时跃上树顶,由一棵树跃往另一棵树,保证那些讨厌的恶犬无法找到他们。”
    两人手牵着手,在黑暗的林野互相扶持,往戚长征心中的目的地进发。
    他的记亿力非常好,走过一次的路都给记在脑内,到了这里,他已认得左方远处是
十多天前,他因大雨误闯封寒和干虹青避世小山谷前曾停留了两天的小村落。
    犬吠声大了点,还隐有马嘶的声音,敌人非常老练。借马匹减省体力的消耗,而他
们却要和畜牲比拚耐力,故被敌方追上时,他们两人可能连站直身体也有困难,更遑论
动手拚命了。
    当日他由村落到达封干两人的小比,那时他是处于最佳的体能状态下,也要用上两
三个时辰,现在人伤力疲。可能天亮了也到不了那里,而敌人追上来当不出半个时辰的
事,心中不由一阵气馁绝望。
    自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但他怎可让水柔晶落到他们手里。
    想到这里,在一座密林前停了下来。
    水柔晶正全力飞奔,收势不住,往他撞去。
    他转身将水柔晶拥个正着。
    水柔晶被他贴体一抱,全身发软,暗嗔这人在逃命当儿,竟还有兴趣来这一套,戚
长征已凑在她耳边道:“你的隐味粉还有没有?”
    水柔晶摇头道:“全洒到你身上了!”
    戚长征道:“你既是追踪的专家,自然知道方法如何避过猎犬的鼻子,快想想办法?”
    水柔晶自被由蚩敌发现暗中帮助风行烈后,一直心绪凌乱,思考能力及不上平时约
五成,这刻给戚长征搂在怀里,忽地平静下来,脑筋回复平时的灵活,想了一阵道:
“我们现在往前走出数十步,到了密林内,再倒退着沿脚印走回来,到时我自有办法。”
    戚长征见她说得那么有信心,忙拉着她往前走去,到了密林内,依言倒退着轻轻走
回来,比走去时花多了三倍的时间。
    这时连人声和蹄声也隐可听到,敌人又接近了很多。
    而且声音来自后方不同的角度,显示敌人掌握了他们的踪迹,正集中所有人手追来。
    回到原处后,水柔晶指着右方远处一堆乱石和在石隙间长出来茂密的杂树丛道:
“我们要脚不沾地跃到那堆石丛去。”
    戚长征看了看环境,道:“这个容易,来!”拉着她先跃上身旁一棵树的横枝上。
    水柔晶妄用劲力,被震伤了的内脏一阵剧痛,若非戚长征拉了她一把,定会掉回地
上去。
    戚长征皱起眉颇,只要他们再跃到位于石丛和这里间的另一棵树上,便可轻易落在
石丛处,但他或可勉强办到,水柔晶则绝无可能,这平时轻易也可以跳过的距离,现在
却变成了不可逾越的鸿沟。
    水柔晶柔声道:“戚长征!”
    戚长征望向水柔晶,只见她眼中闪过难以形容的哀痛,正沉思其故时,水柔晶道:
“可以吻我吗?”
    戚长征心中奇怪,何在这个时刻她竟要求一吻,蓦有所觉,一手抓着她的右手,里
面藏着的正是那把小匕首,怒道:“你想干什么?”
    水柔晶凄然道:“没有了我负累你,你定可逃到你的朋友处。”
    戚长征取饼她手里危险的匕首,忽地心中一动,割下了一条缠在树身的长藤,然后
向水柔晶严肃地道:“不准你再有任何轻生之念,假设你死了,我便回头找上敌人,直
至战死才有罢休,你明白了吗?”
    水柔晶柔顺点头。
    戚长征将长藤缚在水柔晶修长的变腰处,试了试长藤的韧力,满意地道:“我将你
凌空往那棵树抛过去,你什么也不要做便成了。”
    这时追兵又近了许多。
    戚长征不敢迟疑,深吸了几口气,积聚残馀的功力,抱起水柔晶,用力挪出。
    水柔晶轻软的身体呼一声往三丈外那棵大树飞去。到了一半时,藤索力道已尽,戚
长征却借着那股力道,后发先至,横掠过去。
    当水柔晶要掉往地上时。戚长征已越过了她,一收老藤,扯得水柔晶再腾空而起,
先后无惊无险地落在那树上。
    戚长征一阵量眩,知道是真元损耗过度的现象。
    水柔晶惊呼道:“他们来了。”
    戚长征强提精神,和水柔晶跃落石丛处。
    水柔晶拉着他躲进其中一团茂密的树丛内,折断了一些树枝,又把十多块弃揉碎,
然后道:“我刚才便嗅到这里长的是香汁树,这些技弃内藏着丰富的液汁,会发出淡淡
的香气,但狗儿都很怕这种味道,一嗅到便会避开去的。”
    戚长征早嗅到断枝碎叶发出的气味,欢喜得在她脸蛋香了一口,道:“你真不愧逃
走的专家。”
    水美晶得他赞赏。不胜欣喜地蜷入了他里,两手搂紧他的腰道:“我累死了!”
    戚长征道:“睡吧!睡醒时一切也会不同了。”
    火把的光影在远方出现,追兵迅速接近。
    戚长征心中冷笑,当敌人追到密林时,定因没了脚印和气味,以为他们爬上了树上
去,甚至由树项上逃逸,到发现有问题时。他们起码已回复了大半功力,逃起来也容易
点了。
    想到这里,抛开一切心事,调神养息,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