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09卷)
第三章 连场血战

    谷倩莲回头瞧了几眼,骇然道:“这些所谓官艇,除了旗志.上面一个穿官服的人
也没有,这算什么一回事。噢:还不驶快点。”
    风行烈从容自若道:“你没有看到敌艇上除了扯满风帆,船尾各有四名大汉挥桨催
舟,若非你的小艇特别轻快,早给他们追上,但想将他们甩掉,却是没有可能的了。”
    比倩莲呼出一口凉气道:“那现在怎么办?”
    风行烈回头细看逐渐追上来的六艘官艇,每艘艇上都站了几个人,这时天色渐暗,
距离又远,认不出是否有熟人在内,同谷倩莲微微一笑道:“这六艘快艇显是在我们离
岸时便分散远远跟着,到现在才插上官旗,聚集后加快追来,假设我猜得不错,等着我
们的好戏应在前头,你看!
    ”指着前方的小岛群,道:“他们就是要迫我们穿过那些小岛。”
    比倩莲叹怪地道:“你还笑,人家的胆都给吓破了,我们也恁地大意,明知白发鬼
夸下海口我们到不了变修府,还一点也不介意。”
    风行烈叹道:“若他们有官府作后盾,无论我们如何小心,最后的结果也不会和现
在有何不同。”说到这里。将风帆降下少许,减慢船速。
    比倩莲色变道:“你不知人家正鸭子般追着来吗?”
    风行烈道:“趁前后两方的敌人尚未会合,我们怎可不乘机捞点油水?来:你负责
操舟。”
    谷倩莲接过船舵,趁机在风行烈脸上吻了一口,甜笑道:“和你在一起什么也不怕。”
    风行烈想不到她有这样大胆的突击行动,呆了一呆,才取出丈二红枪,接上后傲立
船尾。
    这一着果大出敌艇意料之外,也放缓船速,似扇形般由后方包围上来。
    其中一艇排众而出,直追而来,到了和他们的快艇相距丈许,才减慢速度,保持距
离。
    站在船头是一老两少三人,脸目陌生,是初次遇上。
    风行烈丝毫不奇怪,以柳摇枝刁项等人的身份,总不能终日混在岸旁的渔舟里,等
待他们出现,所以这些人只是次一级的货色,不过柳枝卜敌等现亦应已接到通知,正在
兼程赶来,说不定就在那两里外的许多小岛群后等待他们自投罗网。
    那老者大喝道:“停船:我乃大明驻都阳神武水师统领胡节驾前右先锋谢一峰,专
责侦查,现在便疑你们船上藏了私货,立即抛下武器,停船受检,否则必杀无赦!”风
行烈回头向谷倩莲低声道:“当我跃上敌船动手时.你立即掉转船头回航来接我。”
    那老者大喝传来道:“还不弃枪投降!”风行烈一阵长笑,幻出漫天枪影,一闪间
已平掠往对方船头。
    谢一峰和两名大汉吓了一跳,一齐掣出长刀.往风行烈劈去,尤其谢一一刀,迅快
如电,功力深厚,连风行烈也感意外。
    比倩莲再起风帆,往前冲出,敌艇连忙合拢着追过来。
    “当!”丈二红枪先挑上谢一峰的长刀,将对方迫退三步。接着枪尾反挑,正中另
外两把大刀,那两人的大刀竟被挑得脱手飞往湖内。
    这两人武功虽远逊于谢一峰.但还不致如此差劲,只因为他们不知道这乃燎原枪法
里的“借劲反”。
    当红枪挑上谢一峰的长刀时,竟可借着巧炒的吸劲,将谢一峰的刀劲完全吸呐,让
劲道沿枪而上,当劲力由枪尾边出前,已给风行烈掉转了红枪,加上自己的劲道,由枪
尾送出,所以两人大刀给枪尾差不多在向一时间挑中时,等若同时承受了谢一峰和风行
烈两人的真劲,试问他们如何抵受得了?
    当日厉若海就是以此招杀得恶婆子和恶和尚两人人仰马翻。
    两名大汉虎口鲜血狂流,跄踉跌退。
    风行烈早单立船头。
    这时谷倩莲的风帆转了一个急弯,望他们驶回去,惹得其它快艇纷纷包围过来。
    风行烈一声长笑,燎原枪法展至极尽,刹那间枪影满满,船篷船桅化作片片碎片,
船上仓惶应戥的大汉们没有人可挡过一个照面,纷纷被挑下水里。
    那谢一峰左支右绌,运刀支撑,可是风行烈每前进一步,他便不得不往后迫一步,
当他逼到船尾时,整艘长艇光秃秃地,不但船舱船舵全都被毁.连风帆也连着折断的船
桅,掉进湖里去。
    情景怪异之极。
    谢一峰暗叹一声,知道自己和对方的武功实有一段无可相比的距离,正要见机收手,
反身跃水逃生,眼前枪影扩散,造成一个大涡旋,往自己罩至。
    涡旋的中心有种奇异的吸力,使自己连逃走也办不到,骇然下拼死一刀全力劈去。
    “当!”谢一峰手中长刀终于脱手,一时间四周全是枪影,遍体生寒,他刚叫了一
声:我命休矣,枪影散去。
    风行烈持枪傲立。冷冷看着他。
    谢一峰知道此刻逃也逃不了,他并非第一天出来闯荡江湖,立即知机地命手下快艇
驶离开去。风行烈武技的强横,确是大出他意料之外。
    比倩莲的风帆来至艇旁,缓缓停下,急叫道:“小岛那边有艘大船以全速驶来!”
风行烈像一点也听不见,虎目精光闪烁,向谢一峰道:“胡节和方夜明联成一气,难道
不知他是蒙人的馀孽吗?”
    谢一峰颓然道:“小的也不清楚,但知这是朝廷的旨意,其它的我便不知了。”
    风行烈枪收背后,跃到谷倩莲的艇上,泠泠道:“谢兄最好不要追来,否则我会对
你非常失望。”
    快艇远去。
    谢一峰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来,挥手止着手下追赶,按江湖规矩,对方放过自己,
当然不能厚颜追去,现在风行烈已现身,自有柳摇枝等人去追捕他。
    奔雷掣电,戚长征神情肃穆,一刀劈出。
    蒙大蒙二两人骇然一惊,想不到这年青高手竟能觑准他们新旧力交替的当儿出刀,
这刚是两人新力尚未衔接的刹那,无从发挥联手的威力,同声闷哼,分了开来。
    蒙大的去铁尺来到手中,横挡敌刀,蒙二的五尺短矛由腰际冲出,标射戚长征的左
腰眼。
    两人一出手,虽未能再复联起内劲.使威力倍增。但巳可使任何人吃不消。这蒙氏
双魔有个愤例,就是不理对方有多少人,定是联手出击。
    戚长征一声长笑,刀泛光花。
    “当:当!”两声激晌,震慑全场。
    蒙氏双魔像长河般的攻势忽被切斩,按着长刀画出重重刀影,在两人身前爆开,刹
那间将两人卷入其中。
    众凶包括由蚩敌都看得目定口呆,连站在戚长征身后的水柔晶他们也无暇理会,只
注视着场中恶斗的三人。
    谁想得到戚长征和蒙氏双魔对上,竟也能奇迹地抢得了先手和主动。
    戚长征自然而然流露出一种宕荡豪勇的气概雄风,使人感到即管战死,这人也不会
皱一皱眉头。
    任蒙氏双魔暴跳如雷,一时间也唯有各自为兽,希望捱过对方有若长江奔流的气势。
    戚长征最高明处,就是破了两人最厉害的“桥接联劲魔功”不出平时功力的五成,
否则现在他或已躺在地上了。
    由蚩敌心中焦躁,颇想使人围攻,又或攻击水柔晶令戚长征分心,但想起若传出了
江湖,在场的这群人再也不用抬起头来做人,故想先看看形势的发展,必要时,他才亲
自出手。打定主意后,他缓缓往战圈移过去。
    水柔晶浑忘了自己也在重围之内,难以置信地看着戚长征将一把长刀使得有若天马
行空,不留无迹,每一出刀,或破或劈、或挑或削,均是敌人必救的要害,而且速度之
快,有如闪电,纵以蒙大蒙二惊人的武功和丰富之极的经验,也给杀得落在守势,连逸
出刀势笼罩的范围也有所不能。
    就在这时,她看到由蚩敌缓步迫至三人剧战之处。
    四周各人亦开始围拢上来。
    一时杀气腾腾。
    戚长征的心境仍是澄明如镜,日照情空。
    自三年前败于赤尊信三招之内后,戚长征已不是昔日的戚长征,尤其得到天下头号
剑术大宗师浪翻云亲自指点,此后战孤竹,与上官鹰翟雨时三人悟出来的阵法,联战谈
应手和后至的莫意间,稍后与由蚩敌战个平分秋色,又和红日法王对了一招而不落下风,
每一个经验,都把这天才卓越,有志成为第二个传鹰的年青高手。在武道的长阶推上了
一级。
    在这淡月瞩照的荒村里,大敌当前下,戚长征下了决心,有意背水一战,心中无索
无挂、万里睛空.竟倏地更上层楼,达到黑榜级高手的境界。
    即管当年挑战浪翻云的“左手刀”封寒,也不过如是。
    戚长征只觉思虑愈来愈清明,手上的刀使起来像不需用半点力度那样,体内真气源
源不尽,大喝一声,长刀闪电般望蒙大射去.同时一脚侧踢,刚好踢中蒙二的矛尖。
    蒙大横尺胸前,只见对方长刀在劈来那快若迅电的刹那间,不住翻滚变化着,竟不
知对方要攻何处,也不知应如何去挡,骇然急退。
    蒙二全身一震,短矛荡开。
    由蚩敌见情势危急,再顾不得身分,往腰间一抹,连环扣索劈脸往戚长征点去。
    日月星三煞亦从他身后扑上,三支长矛往戚长征激射。
    金、木、土三将则由后掩上,往水柔晶攻去,来分戚长征之神。
    混战终于爆发。
    一望无际的鄱阳湖上,一大一小两双船正追逐着。
    风行烈翘起二郎腿,坐在船尾,好整以暇地看着谷倩莲把着船舵,操控风帆,拚命
逃生。
    船上灯火通明,照得方圆十多丈的湖面亮若白书。
    比倩莲嗔怪地看他一眼道:“你这人还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坏人快追上来了,你
有把握一个人打败柳摇技卜敌刁项刁夫人,还有那刁小贼和什么剑魔的弟子吗?”
    风行烈微笑道:“你知我师傅收我为徒后,第一句说的是什么?就是“不要害怕”,
这也是我现在唯一可以鼓励自己的说话。”苦笑道:“唉:老范和小韩在就好了.那将
会把最痛苦的事变成欢乐。”
    比倩莲“噗哧”一笑,幽幽地看了他一眼,垂头低声道:“你喜欢倩莲吗?”
    风行烈听得一呆,道:“这怕不是适合分心去谈情说爱的时刻吧!”谷倩莲固执地
道:“不:若你不说出来,我怕再没有机会听到这我最想听的话。因为我死也再不有活
生生落到柳虫的手里。”
    风行烈眼中射出万缕柔情.伸手搭在谷倩莲香肩上,点头道:“是的,我喜欢你。”
    敌船又追近了半里许,把他们罩入桅灯的光晕里,已隐约可看到船头上站满了人,
其中柳摇枝的白发最是好认,在月照下闪闪生光。
    比倩莲仰起俏脸,无隈欣悦地道:“行烈:我要你吻我。”
    风行烈刚想奉旨行事,眼尾忽有所觉,只见前方暗黑的海面上,有一点灯火,不住
扩大.显是有另一艘渔舟正往他们正面驶过来。
    比倩莲也感到不妥,望向船头的那一方,一看下惊喜高叫道:“震北先生:是小莲
啊:震北先生!”淡淡的月色下,一艘小艇出现前方。黑榜高手“医”烈震北,高瘦笔
直、傲然立于艇尾处,自有一股书香世家的气质.苍白的脸带着浓烈的书卷气,看上去
很年青,但两鬓偏已斑自,正运浆如飞,往他们划来,他的儒服两袖高高捋趄,露出雪
白的手臂,握桨柄的手十指尖长美,尤胜女孩儿家的手。
    尤其使人注目的是他耳朵上挟着一根银光闪闪长若五寸的针,当然是他名震天下的
“华陀针”。
    在两艇最少还有十丈的距离时,烈震北一声长笑道:“小莲你带来的朋友定是厉若
海的徒儿,否则纵使拿着丈二红枪,也不会若现在般那么像是厉若海。”
    风行烈心神震荡:以是对方这份眼力,便足列身黑榜之上,抱拳道:“厉若海不肖
徒见震北先生。”
    比倩莲愁容尽去,撤娇道:“震北先生,你看不到背后有船追我吗?”
    这时烈震北的小艇刚和两人的风帆擦身而过,烈震北忽地用力一弹而起,脚下的小
舟被他用脚一撑下,蓦地加速,破浪而去,像条飞鱼般破浪往追来巨舟的船头处撞去,
速度之快,对方根本无法可避。
    烈震北一弹后凌空横移,轻描淡写地落在风谷两人的风帆上。
    “轰!”小艇竟撞破船头,陷进了船身里。
    巨舟缠续追来,像一点也不受影晌,但谁也知道正在入水的船以如此高速行走,很
快便会挺不住。
    烈震北果不愧名满天卜的黑榜人物,一出手便觑准敌人弱点,克制了敌人的整个气
势。
    比倩莲雀跃道:“震北先生怎知我们回来?”
    烈震北悠然道:“我们接到莫伯传回来的消息,知道你们的时间和航线,故出来看
看。这条追着来的大船上究竟有什么人?只要没有庞斑在,我们便上船去会会他们,顺
道和风世侄疗伤。
    ”
    风行烈愕然道:“你怎知我负了伤?”
    烈震北从容一笑道:“你成为了庞斑道心种魔大法炉鼎一事,现在天下皆知,此刻
看你的脸色眼神,便知内伤仍在,只不过给令师的旷世神功强行接通了绝脉吧!”谷倩
莲好奇问道:“为何不留待回到双修府才医哩,贼船上高手如云,为何你反要到那里给
他疗伤?难道你可说服柳摇枝让一间静室出来给你吗?”
    烈震北哑然夫笑道:“我研究道心种魔大法,足有四十多年的岁月,敢说庞斑赤尊
信外,没有人比我更在行,说到斗嘴吗?谁也不是你小精灵的对手,但医人嘛,却要看
在下的手段了。”
    谷倩莲道:“看:他们慢下来了!”追来的巨舟的水线低了最少数尺,还略呈倾侧,
速度大不如前,距离开始拉远。
    烈震北冷喝道:“回航!”谷倩莲不情愿地道:“真要这样做吗?”
    烈震北仰天长笑道:“自出道以来,烈某从来不知“逃走”两字怎么写,回去!”
风帆绕了一个圈,回头迎上投来的巨舟。
    烈震北道:“小莲你留在舟中接应我们。风世侄:来:我们上去看看他们有何厉害
人物。”
    风行烈豪情狂涌,一声长啸,冲天而起,掠往敌船。
    烈震北衣袂飘飞,从从容容伴在他身旁,往敌方船头扑上去。
    刀光已至,蒙大在这生死瞬间的刹那,施出压箱底绝活,玄铁尺平拙挥出,挑在刀
锋处,全身一颤,往后跌退,他的功力本胜戚长征,但吃亏在到最后关头才把握到对方
刀势,无法奋足最强劲道,此消彼长下,立时吃了大当,由此亦可知戚长征刀法已至出
神入化的阶段,竟能弥补功力的不足。
    蒙二被他一脚踢中矛尖,本可轻易再组攻势,可恨戚长征这一脚大有学问,刚好制
着了他的矛势.使他露出一丝空隙破绽,若戚长征乘势攻来,说不定可以几招内要他负
伤落败,自然而然急退往后,采取守势。
    至此蒙氏双魔攻势全被瓦解。
    戚长征刀光暴涨,迎向日月星三煞的长矛和由蚩敌的黄金连环扣。
    身后的水柔晶娇叱连声,显示正力抗金、木、土三将的狂攻。
    同一时间,“叮叮当当!”一连串金属撞声声爆竹般晌起。
    戚长征惨哼一声.迅速后退。
    他虽挡开了日月星三矛,却给由蚩敌变化万千防不胜防的连环扣破入刀势,点往咽
喉,危急下戚长征硬以左肩膊撞开扣尖,给由蚩敌乘势一拖,肩头衣服破碎,画出一道
深可见骨的伤口。
    由蚩敌武功何等高强,如影附形,贴着后退的戚长征迫去。
    水柔晶一声惊呼,被金将金轮刮起的劲气,扫中右手小臂,软节棍脱手掉在地上。
    这时戚长征巳至,拦腰将水柔晶搂个正着,竟一齐在倒地上。
    金本土三将大喜,金轮木牌铁塔狂风扫落叶般往两人砸下去,劲风吹得四周碎石庞
土漫天扬起,馀下的杂物往四外翻滚,像羽毛般一点重量也没有。
    追来的由蚩敌反一时插不上手,因为戚水两人接成一团,滚进了三将的中间去。
    眼看戚水两人命丧当场,戚长征一声狂喝,刀光汉滚,按着了三将狂风暴雨的攻势,
同时脚尖撑地,一枝箭般往挡在后方中档虚的金将射去。
    金将双手剧震,两个金轮被敌刀震得差点脱手,在空中一个盘旋,正要回击而下,
寒气侵脚而来,刀光锋影,贴着地面向他直卷过来,也不知应如何挡.骇然下跃往上空,
让出逃路。
    木土两将见戚长征刀势全集中在金将身上.大喜下将被震开了兵器迥转过来,往两
人胁翼侧击去。
    危急间戚长征挑开了土将砸向水柔晶左腿的铁塔,但却避不开木将拍往自己腰腿虚
的那黑黝黝的木牌奇门武器。
    无奈下,戚长征一扭腰,以臀部的厚肉迎上木将拍下来的木板。
    本板刚拍上他的屁股时,戚长征再扭腰一挺,又借前冲之势,化去对方可震裂五脏
六腑的真劲,饶是如此,仍忍不住出一口鲜血,但也借这一拍之力,加速贴地而去的冲
势,逸出三将重围,来到了最外围严阵以待的劲装大汉之内。
    由蚩敌和蒙大蒙二三人越过三将,狂追而至,这三人杀得性起,激发了塞外民族世
代以来与恶劣环境斗争培养出来的狠性,忘了自己的身分地位,决意不惜一切杀死这超
高的年青高手。
    戚长征强忍上肩的痛楚,强压下像翻转了过来的五脏六腑,再喷出一口鲜血,射在
最近那名敌人的眼脸上,刀光再起。
    水柔晶伸手接上戚长征的脖子,变腰给对方搂个结实,嗅着对方年青男性独有健康
的气息,虽在这动辄身亡的险境,仍不自觉陶醉在戚长征怀内那虚假的安全里,自己虽
背叛了师门,但却觉得无论要付出任何代价,也是值得的。
    被鲜血蒙了眼目的大汉首当其冲,竟给戚长征一头撞在胸前,骨折肉裂声中,整个
人向后抛飞,一连撞倒两个在他身后猝不及防的同伙。
    另四名分左右扑上来的大汉,刚要动刀,眼前一花,戚长征已弹了起来,跟着那给
他撞得离地飞跌的同伙,逸出包围网之外。
    由蚩敌和蒙大蒙二三人心中冷笑,即管戚长征是单身一人,受了这样的伤,也不易
逃远.何况还带了个也受了伤的水柔晶?忙加速追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