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04卷)
第八章 刀光剑影

  干罗在漆黑的长街大步走着,两旁在日间人来人往,其门庭若市的店铺全关上了门,
死寂一片。
    天地间好象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但他知道他不会寂寞的,因为方夜羽正张开了天罗地网,待他闯进去。
    干罗没有丝毫恐惧,自四十年前他名登黑榜上,直至怒蛟岛一战,败于浪翻云天下
无双的覆雨剑下,他达到一生中的第一个突破,就是他一直恐惧的事终于发生了。
    他输了!
    第二个突破在刚才发生,就是公然表明了不屈于庞斑之下的态度。
    最可怕的两件事都发生了,已再没有值得他恐惧的事物。
    他终于达到了毫无牵挂的境界。
    武功到了干罗这层次,讲求的已非武技战略,而更重要的是精神修养。
    干罗停了下来,悠然负手而立,长笑道:“累小魔师久等了!”
    前面暗影处步出一前两后三个人来,带头的人正是儒雅潇的方夜羽。
    方夜羽微一恭身道:“晚辈方夜羽,拜见城主!”
    干罗眼中精芒闪过,道:“不愧人中之龙,难怪庞斑看得入眼。”他一边说,一边
分神留意着四方八面,发觉正有大批高手,迅速接近着,心中冷笑,方夜羽是欲不惜代
价,要置他干罗于死了。
    方夜羽长叹一声道:“干城主如此不世之才,竟不能为我所用,还要兵刀相见,可
惜之至!可惜之至!”
    干罗哈哈一笑道:“我干罗何等样人,岂会听人之命,小魔师调来高手,以为这就
可以留下干罗?”
    方夜羽淡淡道:“晚辈知道城主袖内暗藏火箭,只要放出,便可将城主暗藏附近的
山城伏兵马上召来,城主!请便!”
    干罗一扬手,火箭射出,直升至七、八丈外的高空,才爆开一朵眩目的黄色光花,
在漆黑的夜空中,非常悦目好看,一点也不教人看出内里含着的杀伐凶危。
    烟花光点下。
    四周寂然无声。
    干罗厉喝道:“是否他们已遭了你毒手?”方夜羽身后两名高手踏前一步,防备干
罗出手,这两人一刀一剑,气度沉凝,面对干罗而毫无惧色,可见是不可多得的高手。
    方夜羽微微一笑道:“城主太高估晚辈了,我们还未有能力在无声无息下,消灭干
罗山城的精锐队伍。”
    干罗脸容回复止水般的平静,冷冷道:“小魔师厉害之极,竟能在干某不知不觉下,
策动追随我二十多年的手下齐齐背叛了我!”
    方夜羽平静地道:“这还要拜城主所赐,若非城主怒蛟岛之战后,闭关疗伤,性情
大变,你山城昔日俯首听命的手下,又怎会有离异之心?而更重要的是他们只能在随你
而死,又或随我享尽富贵荣华两项上,拣取其一,今天只剩下城主一人在此,便是铁般
的事实,说明了人性的自私。”
    干罗仰天长笑,道:“有利则合,无利则分,本就是黑道的至律,我倒想看看除了
庞斑外,还有谁有资格将我干罗留在此处。”
    方夜羽依然保持着客气的笑容,道:“我身后两人,左边用刀的叫绝天、右边用剑
的叫灭地,乃魔师宫十大煞神之首,家师退隐约二十年内,他们两人和其馀煞神,均曾
分别潜入江湖,以别的身分转战天下,争取经验,若城主误以为他们实战不足,说不定
会吃个大亏。
    ”干罗的锐目扫过两人,绝天年纪在三十五、六间,而灭地最少有五十岁,两人年
纪差了十多年,显示出他们乃在一段长时间内被精选训练出来的人。
    较老的灭地反而身体粗壮,一对眼完全没有任何表现,看着干罗时便像看着一件死
物,使人胆怯心寒。持剑的手稳定有力,针对着干罗的表情动作,剑尖作着轻微的改变。
    绝天排名高过灭地,可是平凡的外表,却使人完全感不到他的可怕处,特别是长瘦
的躯体更使人误会他胆小畏怯,不过干罗却从他刀锋渗出的杀气,看出他的功力比灭地
实有过之而无不及。
    庞斑说得不错,方夜羽手中确拥有不容低估的力量。
    干罗冷然道:“庞斑给你们取了这么逆天地不敬的霸道名字,恐你们将来会横死收
场。
    ”绝天虽脸容不变,但瞳孔一收即放,闪过精光,显出干罗这句话已打进他心坎里,
反之灭地一点反应也没有,由此干罗便推知灭地人生经验比较丰富,对生命的依恋亦较
绝天为少,故对这类宿命式攻心话没有那么大的感觉。
    这宝贵的资料立时收进干罗的脑海里,在适当时机,他便会加以利用,取此二人之
命,干罗这类敌手,岂是好惹?
    方夜羽仰天一笑,道:“家师有言,天地万物,莫不以顺为贱,以逆为贵。故道家
仙道有云:顺出生人,逆回成仙,有顺必有逆,此乃天道,敬与不敬,霸道与否,只是
‘人心’自己作怪的问题。”
    干罗心中暗赞,方夜羽故意提起庞斑,是要藉庞斑之威势,解去干罗在绝天灭地两
人心中种下的心魔。一问一答间,两人已交上了手。
    干罗仰天长笑道:“好!就让我们用事实来印证何者为顺,何老为逆;何者为生,
何者为死。”
    杀气浪潮般以干罗为核心,向三人涌去。
    方夜羽微微一笑,往后退去。
    他表面从容自若,其实已将功力提至极限,擒贼先擒王,干罗不动手则已,一动手
必是以他为目标。
    绝天灭地由他两侧抢前而出,一刀一剑闪电劈刺而去,务要在干罗气势催迫至巅峰
前煞其锐气。
    干罗脸容一冷,轻哼一声,两手拍出,不分先后拍在刀锋和剑尖上。
    “霍!霍!”
    绝天灭地两人齐齐闷哼一声。
    绝天身体晃了一晃,灭地则退后了小半步,居然分别硬挡了干罗两击。
    干罗毫不惊异二人的强横,他们不是如此武功高强才应是怪事,再哼一声,双手幻
起满天爪影,虚虚实实往两人抓去。
    就在这时风声传来。
    四条人影由屋瓦扑下,四枝长矛直击向绝天灭地发动攻势的干罗。
    干罗心中暗叹,这次来围攻他的确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深懂联攻之道,因为若
是太多人扑下来时,形势一复杂,他干罗便可混水摸鱼拣得便宜,但四个人却刚好缝补
了背后每一个破绽空隙,发挥最大的力量。
    绝天受了干罗一击,虽逞强一步不退,但已是血气翻腾,收回来的刀再也无能主动,
想化攻为守,眼前已尽是干罗的爪影。
    他乃十大煞神之首,面对的虽是天下有数的毒手干罗,仍临危不乱,大喝一声,一
刀劈出,取的不是干罗的手,而是干罗的前额,竟是同归于尽的硬拚硬。
    灭地虽外貌粗悍,岂知却刚和绝天的阳刚路子相反,阴柔纤巧,剑尖爆起一朵剑花,
护在身前,严密封死干罗的所有进路。
    一攻一守,配合得天衣无缝。
    干罗冷喝一声“好!”,身形毫不停滞,以令人肉眼难以觉察的速度,闪了几闪,
切入两人中间处,左右中指向两侧同时弹出,正中刀剑。
    在后的方夜羽心中一懔,干罗所表现出的实力,竟在他估计之上,难道败于浪翻云
剑下后,他的武功不退反进了?思索间,身后三八戟已来到左手里。
    “叮!”“叮!”
    绝天强悍的一刀给弹得往上跳去,灭地严密的剑势则全给弹散。
    四支长矛已离干罗左右两侧及后方不足六尺的距离。
    绝天灭地两人身体一晃,化去兵器传来的内劲,横刀回剑待要再攻。
    “锵!”
    干罗分作两截挂于背后的长矛已在手中以最惊人的高速含二为一,一矛化作两矛,
指向绝天灭地变招间无可避免出现的间隙。
    劲气由矛的两端铺天盖地巨浪般往两人拍击而去。
    干罗终于亮出他威慑天下的矛,当年怒蛟岛一役,若非赶不及取出长矛,他也不会
在覆雨剑下败得那么快,那么惨。
    但天下间,亦只有浪翻云可快得使干罗取不出他的矛来。
    现在矛已到了山城之主毒手干罗手里。
    方夜羽暗叫不好。
    “锵锵!”
    绝天灭地两人闷嚷一声,触电般往两外飘跌,以化去干罗能断人心脉的狂猛先天气
劲,两人心中之骇然,是说也不用说,干罗竟练成了先天真气?
    真气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源自生命的奇异力量,潜藏在每一个人神的经脉穴位
内,追求武道之土,通过精神肉体的刻苦训练,激发出无穷无尽的潜能,再以种种诀心
法加以驾驭,成就之高低,就是武林里高手低手之别。
    真气大别为两类,就是先天和后天。
    后天乃有为而作,限于体质;先天无为而作,夺天地之精华,能吸取天地自然的力
量,无穷无尽。高下之别,不言可知。
    能练成先天真气者,皆成不世高手,像已故的黑榜高手谈应手的玄气,虽已能令他
横行江湖,但仍差半级才到达先天真气的段数,绝天灭地比之谈应手当然差了一截,撞
上干罗这三年来闭关练成的先天真气,自是立时吃亏。
    干罗何等老谋深算,利用绝天灭地势要拦他的形势,硬迫两人拚了三招,先以普通
真气诱使对方放心出手,到第三招才下杀着。
    “锵!”
    清响震慑全场。
    三八戟和长矛两下闪电般纹击在一起。
    方夜羽一声狂喝,三八戟布起一道光网,防止干罗的第二矛,人已往外飞退。
    下,但他的感觉却是孤军在作战。
    黑榜高手,果是无一易与。
    方夜羽冷哼一声,往后疾退,手中三八戟施出庞斑亲传的救命三大绝招之一“佛手
逃猴”,催鼓出一道狂猛气劲,硬往追来的矛撞去。
    干罗心中大奇,方夜羽退是正理,但却毫无理由和自己无坚不璀的真气硬。
    “霍!”
    方夜羽像羽毛般飘起,往外退去。
    原来劲气相交时,方夜羽的劲气竟奇迹地由阳刚化作阴柔,反撞往方夜羽,像风送
落叶般将他送走,用力之妙,令人大感折服,干罗一时间也莫奈他何。
    四周刀矛斧剑,狂风般卷往干罗。
    绝天灭地的刀剑又到。
    干罗心中暗叹一声,方夜羽消失在波浪般攻上来的死士之后,使他失去了杀死他的
黄金机会,矛势一展,当先冲上的三个人溅血飞跌。
    干罗心中涌起万丈豪倩,扭身运矛,迎奢从后来的绝天灭地杀过去。
    “叮叮当当”不绝于耳。
    绝天灭地两人施尽浑身解数,在数息之内分别硬挡了干罗十多矛,却退了十多步,
若非干罗要分神挑开其它人不畏死攻来的兵器,恐怕他们已落败负伤。不过他们能支持
这么久仍毫无损伤,传出去已可使他两人名震江湖。
    干罗一声长啸,抢下两人,跃上一褚高墙之上,身后已倒下了二十三人,可见刚才
战况之烈。
    一时间,无人敢跃上墙头,挑惹干罗。
    四方八面,人影僮僮,也不知来了多少敌人。
    “呀!”
    一声女子的尖叫和打斗声在左方远处瓦面传来。
    干罗心中一懔,运功双目,往声音传来处望去。
    只见一道娇小的人影,窜高跃低,硬往他这方向闯来。
    干罗心中一热,失声道:“燕媚!”双脚用力,大鸟腾空般往往敌人兵刀下苦撑的
“掌上可舞”易燕媚扑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