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04卷)
第五章 色剑双绝

  韩柏跃过一堵高墙,追着范良极落到一条小巷去,不满道:“你究竟要带我到那里
去,在这些大街小巷傻呼呼地狠奔鼠窜。”
    范良极闷哼道:“少年人,有耐性点。”忽地神情一动,闭口默然,动也不动。
    韩柏机警地停止了一切动作。
    轻微的脚步声在巷口响起,一位俏丽的美女盈盈地朝他们走来。
    韩柏目瞪口呆,来者竟是秦梦瑶。
    范良极扳出烟,悠悠闲闲从怀里掏出烟丝,塞在管内。
    秦梦瑶笔直来到他两人身前七、八步外停定,神情平静,望着睁大眼睛眨也不眨盯
着她的韩柏,和像是作贼心虚,将眼光避到了别处的范良极,淡然自若道:“前辈追踪
之术足当天下第一大家,我连使了十种方法,也甩不下前辈。”顿了顿又道:“敢问前
辈是否‘独行盗’范良极?”
    范良极点燃烟丝,深吸一口气道:“秦姑娘不愧‘慈航静斋’三百年来最出类拔萃
的高手,竟能单凭直觉,便能感应到我在跟踪姑娘,并掉过头来反跟着我们。”
    韩柏在旁奇道:“现在秦始娘前辈前、前辈后的叫着,你为何不解释一下,告诉她
你有颗年轻的心。”
    范良极怒瞪他一限后,继续道:“我这次引姑娘到此,实有一关系到武林盛衰的头
等大事,要和姑娘打个商量。”
    韩柏立时想起范良极对‘商量’的定义,就是‘甜头大至不能拒绝’的‘威胁’,
心中忽地感到有点不妙,因为他从未见过范良极如此一本正经地说话。
    偏恨他不知范良极在弄什么鬼。
    秦梦瑶只是随随便便站在那里,韩柏便感到天地充满了生机和热血。
    奏梦瑶清美的容颜不见丝毫波动,柔声道:“前辈有话请直说!”
    范良极徐徐吐出一口烟,别过头来望向奏梦瑶,道:“姑娘到此,想必是为了‘韩
府凶案’一事了。”
    秦梦瑶明眸一闪,微微一笑道:“这怎能瞒过范前辈的法耳,家师曾有言,天下之
至,莫有人能胜过于庞斑的拳、浪翻云的剑、厉若海的枪、赤尊信的手、封寒的刀、干
罗的矛、范良极的耳、烈震北的针、虚若无的鞭。”
    范良极手一抖,弹起了点点星火,愕然道:“这是言静庵说的?”
    他的惊愕并不是故意装出来的,武林两大圣地一向与世无争,地位尊崇无比,言静
庵和净念禅宗的了尽禅主,隐为白道两大最顶尖高手,但至于高至何等程度,因从未见
他们与人交手,故而纯属猜想。
    但秦梦瑶引述言静庵的这几句话里,点出了范豆极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耳’这
一点,已足可使对自己长短知道得最清楚的独行盗范良极,震骇莫名至不能掩饰的地步。
    听到言静庵的名字,秦梦瑶俏脸闪过孺慕的神色,淡淡道:“本斋心法与剑术以
‘静’为主,以守为攻,但家师却说若遇上前辈时,必须反静为动,反守为攻,由此可
见家师对前辈的推崇。”
    韩柏好奇心大起,问道:“那对付赤尊信,又有何妙法!”他关心的当然是体内的
魔种。
    秦梦瑶望向他,想了想,抿嘴一笑道:“千万不要在黎明前时分,和赤尊信在一个
兵器库内决斗,不过这可只是我说的。”
    范良极失声大笑,拍腿叫绝道:“这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形容,姑娘既美若天仙,
又是蕙质兰心,怪不得我的小柏见到你便失魂落魄,连仇家也可放过了。”
    韩柏如给利箭穿心般,浑身一震,急叫道:“死老鬼,这怎能说出来?”
    范良极打出个叫他闭口的手势怒道:“枉你昂藏七尺,堂堂男子汉,敢想不敢为。
    你喜欢秦姑娘的所谓密,早雕刻般凿在你的小脸上,那样神不守舍地瞪着人家,还
怪我不代你瞒人。”
    秦梦摇轻蹙秀眉,望了望正要找个地洞钻进去的韩相,想发怒,却发觉心中全无怒
气。
    韩柏给她最深刻的印象,不是一代豪士的形相,而是眼内射出的真诚,只看了一眼,
她便感应到韩柏对她的爱意。但那挑起心湖里的一个小微波,并不足以扰乱她的平静。
    记得在慈航静斋一个院落里,那时正下着雪,点点雪花落在她和恩师言静庵的斗篷
上。
    她偷看言静庵清丽得不着一丝人间烟火的侧脸一眼,尽管在这冰天雪地里,心头仍
有一阵挥不掉的暖意。言静庵更像一位姐姐。她不知道天地间是否有人生比言静庵更感
性、更富感情,更不去理会人世的蠢事。
    言静庵微微一笑道:“梦瑶!你为何那么鬼祟地看着我,是否心中转到什么坏念头
上?
    ”秦梦瑶轻声道:“梦瑶有个很大胆的问题,想问你!”
    言静庵淡淡道:“以你这样舍剑道外别无所求的人,竟然还有一个不应问也要问的
问题,我定然招架不来。”她说话的神气语态,没有半分像个师傅的模样,但却予人更
亲切,更使人真心爱慕。
    秦梦瑶轻轻叹了一口气,平静地道:“我只想知当日庞斑来会你时,怎能不拜倒在
你的绝代芳华下!”
    言静庵娇躯一震,深若海洋的眼睛爆闪起前所未有的异彩,接着又神情一黯,以静
若止水的语调道:“因为他以为自己能办得到!”
    秦梦瑶心中激起千丈巨浪,直到此刻,言静庵才破天荒第一次间接地承认自己爱上
了天下众邪之首的魔师庞斑,第一次向爱徒透露心事。
    言静庵脸容回复了止水般的安然,但眼中的凄意却更浓,缓步走出院外,只见群峰
环峙的广阔空间里,雨雪纷飞,而她们这处在最高山峰上的慈航静斋,则像变成了宇宙
的核心。
    她回过身来,微微一笑道:“我送你就送到这里,好好珍重自己。”
    秦梦瑶道:“人生无常,这一去不知和师傅还有否相见之日,所以有些话不能不说,
不能不间,梦瑶纵能看破一切,又怎过得了师徒之情这一关。我也压根儿不想去闯!”
    言静庵柔和地道:“你已问了一个问题,我也答了你那问题,还不够吗?真是贪心。
    不过你也有很多年没有这样唤我作师傅了!”
    秦梦瑶知道言静庵溺宠自己,所以连对庞斑的爱意也不隐瞒她,心中一阵感动,道:
    “知道吗?自从我懂人事以来,就从未见过师傅真正的笑容。”
    言静庵伸手搂着她的香肩,怜爱地道:“我的小梦瑶,为师准你再问一个问题。”
    对答至今,她还是首次自称师傅,从外貌神态看上去,绝没有人会怀疑她们是深情
的两姊妹。
    奏梦瑶依恋地将头靠在言静庵的肩颈上,轻轻道:“梦瑶是否还有一位师姐?”
    言静庵松开了搂着秦梦瑶的手,飘身而起,以一美至没有笔墨可以形容的美妙姿态,
落在一块傲座峰顶的大石上,飘飞的白衣溶入了茫茫雪点内。
    秦梦瑶如影附形,紧跟她落在石上,和刚才的姿势距离完全一样。
    秦梦瑶心痛地道:“师傅!你哭了!”
    一满泪珠由言静庵娇嫩的脸蛋滑下,加入雪点组成的大队里,落到已铺了厚厚一层
积雪的巨石上。这石在附近相当有名,就叫“泪石”,因为倘非天帝流下的泪,怎能落
在这附近的第一高峰‘帝踏峰’上去,想不到今天又多受言静庵这一滴泪。
    言静庵回复了冷静,美目转被彩芒替代,淡淡道:“是的!我哭了,梦瑶,你知道
为师选你为徒,是为了什么原因?”
    秦梦瑶默然不语,亦没有半分自骄自恃的神态。
    言静庵勉强造出一个凄美的笑容,道:“因为你有为师缺乏的坚强,若我更坚强一
点,庞斑就不是退隐江湖二十年,而是一生一世了。”
    奏梦瑶垂下了头,低声道:“我只欢喜你像现在那样子。”说到这句,秦梦瑶终表
现出娇憨女儿的心境。
    言静庵庵静默了片刻,道:“为师也有一个问题,想你解答一下!”
    秦梦瑶奇道:“原来师傅也会有问题,快问吧!”在这离别的一刻,她就像忽又重
回七、八岁时向言静庵撒娇的欢乐时光。
    言静庵淡然道:“我常在想,这世间是否能有使我的乖徒儿倾心的男子?”
    秦梦瑶像早预备了答案般道:“梦瑶已倾心于剑道,再无其它事物能打动我的心了。”
    言静庵道:“就因为你是静斋二百年来众多人才里,唯一既有那种天分才情,又有
希望过得‘世情’这一关的人,所以你成为超越了历代祖师的剑导高手,破去了我们三
百年来所有门人不得涉足江湖的禁例。梦瑶这次远行,不须有任何特定目标,只要顺心
行事,也不须将师门荣辱看在眼里,放手而为,终有一天,你会得到你想得到的东西,
那时为师会让你看到真正的笑容。”
    韩柏的大叫传来,惊碎了秦梦瑶深情的回忆。
    秦梦瑶循声望去,韩柏如大鸟腾空,越墙而没。
    范良极咬牙切齿,正要大咒一轮,秦梦瑶道:“他是否真是韩柏?”
    范良极想不到奏梦瑶间得如此直接了当,一愕后道:“当然是如假包换的韩柏,韩
府血案里最微不足道但又是最关键性的人物。”
    秦梦瑶秀眉轻蹙道:“若前辈只是止于空口说白话,晚辈便要走了。”
    范良极脸有得色,道:“当然有凭有据,待我拿出来给你看。”正要探手怀里,忽
地神情一动,低叫道:“很多人!”
    话犹未已,韩柏首先越墙而来,迫不及待地叫道:“方夜羽带了很多人来!快走!”
    范良极苦笑道:“走不了!四方八面都是他的人。”
    秦梦瑶盈然俏立,安静如昔。
    “当然走不了!”有若潘安再世却欠了一头黑发的‘白发’柳摇枝,和如桃李的
‘红颜’花解语,现身墙头。
    风吹过时,不时掀起花解语一截裙脚,露出了小部分雪白中透着粉红的玉腿,春色
盎然。
    范良极吞了一口痰涎道:“这么老还是如此诱人,真的是姜愈老愈辣。”
    花解语弄不清楚范良极是称赞她是损她,娇嗔道:“范兄词锋如此凌厉,教奴家如
何招架。”
    这一句连消带打,以守为攻立使范良极不好意思拿着她的年纪再做文章。
    长笑声起,方夜羽现身在和白发、红颜两人遥遥对立的屋顶处,将韩、范、秦三人
夹在中间。
    韩柏忽地回复了赤尊信式的神态和气势,一拍背上三八戟,仰天一阵大笑,道:
    “十日不到,便再和方兄相会,能干需久等,真是痛快之极,方兄的戟就在韩某背
上,等方兄亲手来取。”
    方夜羽然笑道:“随着对韩兄加深的认识,收你为手上一语,自是无法实现,故小
弟将前时说的三个月内活捉你一句话收回,张望为即时杀死你,未知韩兄意下如何!”
    他要杀死人,还在请问对方的意向,确是奇哉怪也。
    范良极冷冷向韩柏道:“你看!这小子连九天也等不了,便急着出手,坏了我们的
大事!”
    方夜羽转向默立不语的秦梦瑶,这才有机会细看对方,脑际轰然一震,心中叹道:
    “世闻竟有如此灵气迫人的美女,伯也可以与靳冰云一较短长了。”
    秦梦瑶眼中掠过不悦的神色,显是不满方夜羽如此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方夜羽猛地惊醒,道:“梦瑶小姐有若长于极峰上的雪莲花,故虽现身尘世,仍可
给在下一眼认出,本人谨此代师尊向令师问好。”
    秦梦瑶心中奇怪,方夜羽明知她是谁,怎会还当着她面前,说要杀死韩柏,难道他
只是声东击西,真正的目标是她才对?想到这里,心中忽地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那
感觉不是来自附近的人,而是来至东南方的某一远处。
    范良极蓦然大喝道:“庞斑你是否来了?”
    方夜羽愕然,想了想才道:“家师怎会来此,前辈莫要多心了。”
    奏梦瑶却知方夜羽在说谎,更有可能是他也不知庞斑来了,因为方夜羽绝不似说谎
的人。他的一切神态动静,都接近完美。言静庵曾说过,庞斑举手投足,一言一笑,都
是绝对的完美,那造成他邪异无比的吸引力.很容易便为他这气质所慑,难以生出对抗
的心,方夜羽正继承了他这种特质。
    但庞斑没出现便走了。那并瞒不过范良极天下无双的耳朵,想到这里,望向韩柏,
后者眼睛正机警地望着东南方,此人也感应到庞斑的接近,由此推之,这自认韩柏的豪
汉,亦是个不可一世,能与范良极比较的高手,偏是那么天真傻气!但刚才他在方夜羽
面前却表现了慷慨豪雄,不畏强权的一面,那种对比造成一种奇异的魅力。
    秦梦瑶淡淡道:“令师来了又走了,方兄!我有一事不明,敢请赐告。”
    方夜羽再愕一愕,道:“既然梦瑶小姐也如此说,便一定错不了,梦瑶小姐有话请
说。
    ”韩柏眼神一落在奏梦瑶身上,便毫不掩饰地由凌厉化作温柔,她不但人美,声音
更柔美宁逸,使人百听不厌,看着她时,你绝不会再感觉到人世间有任何斗争或丑恶,
她便像由天降下的仙子,到尘世来历练一番。
    秦梦瑶一点也没有因成了众眼之的而有丝毫不安,平和地道:“方公子明知秦梦瑶
乃来自慈航静斋的人,竟还当着我说要杀人,难道你以为我竟会坐视不理吗?”
    她的说话直接了当,像把剑般往方夜羽剌去。
    韩柏长笑起来,将众人的眼光扯回他身上,潇地向秦梦瑶施了个礼,道:“姑娘乃
天上仙子,不须管人世间这类仇杀斗争,这件事韩某一人做事一人当,由我独力应付便
可以了。”
    范良极在旁冷冷道;“这小子倒识吹捧拍马、斟茶递水,侍候周到的追求大法。”
    方夜羽不理他两人,向秦梦瑶微微一笑、文质彬彬地道:“冲着梦瑶小姐这几句话,
我便改为假设十天之内,韩兄若能躲过我手工三次的剌杀,十天后我便和他公平决斗一
扬,时间地点任韩兄选择。”
    秦梦瑶心中一叹,这方夜羽果然不愧庞斑之徒,这样一说,既能使她下得台阶,甚
至卖了她一个人情,还将韩柏迫得退入了不得不独自应付危险的死角,确是厉害她亦难
以阻止,因为决定权已到了韩柏手上。
    范良极本想反对,忽地神情一动,先一步用手势阻止韩柏出言,抢着答应道:“好,
.十天后,假设我这小侄韩柏不死,便在黎明前半个时辰,在韩府大宅内的武库和小魔
师你决一生死。”
    秦梦瑶娇躯轻震,眼中爆闪异彩,专注地打量韩柏,此人究竟和赤尊信有何关系?
    韩柏一愕恍然,哑然失笑道:“姜果是老的辣!”说到这里,不由往烟视媚行的花
解语望去,后者那精灵得像生出电光的深黑眸子,正满溜溜地在自己身上有兴趣地浏览
着。
    她的拍档柳摇枝却只顾看着秦梦瑶,眼中露出颠倒迷醉的神色。
    方夜羽也是一呆,眼中闪过精芒,默然半晌,才大喝道:“好!假设韩兄吉人天相,
十日后我们便在韩家武库内于黎明前的一刻决战。”
    接着向秦梦瑶躬身道:“梦瑶小姐恬淡无为,那知世情之苦,在下有个请求,还望
梦瑶小姐俯允。”
    秦梦瑶大方地道:“方兄但说无碍,不过我却不知自己能否办到?”
    方夜羽哈哈一笑道:“梦瑶小姐必能办到!家师庞斑希望今夜三更时分,在离此东
面三里的柳林和梦瑶小姐一见。”
    秦梦瑶心中叹了一口气,方夜羽确是针对自己的弱点,设下了她不能不踏入去,不
是陷阱的陷阱;因为只以庞斑和言静庵的微妙关系,见庞斑是绝对没有危险的,但危险
的是韩柏,因为她本打好了算盘,要不惜一切在这十天之内,保证韩柏丝毫无所损,但
要见庞斑今晚便不能不离开韩柏了。
    而这约会她是不能不赴的,因为她想亲口问庞斑,为何竟狠得下心肠,离开了言静
庵?
    在‘世情’里,对她来说,与言静庵那种更甚于骨肉的师徒之倩的难关是最难闯过
的。
    秦梦瑶轻摇螓首,眼中抹过一丝使人心醉的神色,叹了一口气道:“这本是个最易
答的问题,眼下却变成最难答,方公子我可否不答。”
    方夜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爱怜地道:“梦瑶小姐早答了我的问题,在下就此告退。”
    话刚完便越墙而去。
    柳摇枝和花解语也同时消失不见。
    花解语的笑声远远传来道:“韩柏小弟,很快我们便会再见了!”
    剑僧长身而起,顺手将信纳入僧袍里,古井不波地道:“既然文件不见了,小僧自
会往别处追查,风兄的朋友声言要杀敝派后辈何旗扬,敝派目不能袖手不理,万望风兄
不要插手其中。”
    风行烈道:“既是风某的朋友,在下可以不理吗?”斩钉截铁,绝无半分转的味道。
    剑僧眼中闪过精芒,但转瞬又回复一贯的孤冷,淡淡道:“我们曾得到来自净念禅
宗的讯息,经最高长老会的商讨后,已决定不惜一切保你之命,以牵制庞斑,所以若风
兄决定插手此事,敝派唯有放过令友,但却不是因怕了他。”
    转身便去,到了铺外的阳光里,里着高瘦身材的白色僧袍有若透明的白,闪烁生辉,
予人一种干净纯美的感觉,确具仙姿。
    不舍又回过头来,向风行烈道:“风兄是小僧真心想结交的几个人之一,有缘再见
了!
    ”没进铺外长街的人潮里去。
    谷倩莲接口轻轻道:“另两个他也想结识的人,必是庞斑和泪翻云。”
    风行烈喝了一口早冷了的茶,悠然道:“可料得到是谁偷了谷姑娘的东西。”
    谷倩莲霍地站起,大怒道:“必是那杀千刀死了只有人笑没有人怜的老浑蛋死狐狸
鬼独行‘乞’范良极了!”说到‘乞’字,她特别加重了语气。
    风行烈目定口呆,想不到这一直扮演楚楚可怜的小姑娘骂起人来会这么凶的。
    谷倩莲忽又噗哧笑出来,那还有半点恼怒怨恨了。
    洞庭湖。
    怒蛟岛。
    日没。
    浪翻云孤立于岸旁一块巨石之上。
    他别过凌战天后,便来到这岛后的无人沙滩,一站便站了三个时辰,直到太阳落到
湖水之下,怒蛟岛亮起了点点灯火,他才想到离开这宁静的角落。
    他又走回观远楼所处的大街上,路上遇到的人虽无不兴奋地偷看他,却没有人敢停
下来指点,更没有人敢走上来和他说话,因为帮主上官鹰曾亲下严令,禁止任何人打扰
这天下第一剑手的安闲宁逸。
    浪翻云来到一条横巷,犹豫片晌,终于步入巷内,不一会抵达小巷尽头处,挂着
‘清溪流泉’牌匾的小酒铺已关上了门,漆黑一片。
    他见到酒铺关了门,摇头苦笑。掉头便往巷口走去,才两步光景。一个婀婀婷婷的
布衣女子,拖着个小女孩,朝他走来。
    良翻云心道:又会这么巧了。
    小女孩已挣脱了母亲的手,跳上前来,瞪大一对小精灵般的黑眼珠,不能相信地轻
呼道:“原来是你浪首座,雯雯和娘刚刚去找你呢,”浪翻云愕道:“找我!”不期然
望向那美丽的新寡文君。
    像早知他会望过来般,左诗垂下了头,秀美的俏脸却无从掩饰地飞起两朵红云,正
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低声委婉地解释道:“另一罐酒刚好够火候了,所以我拿了壶去观
远楼,想请方二叔转给首座,不知首座早走了。”
    小雯雯手叉腰,老气构秋地道:“方爷子说那壶酒会留给你下次去时喝呢。”
    跟着压低声道:“那并不是清溪流泉,而是仅馀公公亲酿的十二罐酒之一,何止够
火候,从没有人舍得喝掉它们呢。”
    浪翻云一听酒虫大动,精神一振道:“我立即去问方二叔要酒,否则迟恐生变。”
    一踏步,已越过雯雯,来到垂着头的左诗身前,微笑道:“天下间或者只有两个人
有资格去品尝欣赏左公的酒,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过世了的老帮主,左姑娘你赠我以
酒,包保左公在天之灵正在捻须长笑!”到这后一句句尾,人早消失在巷外。
    左诗露出思索的神情,忽地噗哧一笑,像在感叹,又像在欣赏回味浪翻云的酒鬼行
径和说话。
    小雯雯走上来,拉起左诗的手道:“娘!自爹到了永远也回不来了的地方后,你还
是第一次笑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