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第03卷)
第九章 浴血兰溪

    兰溪镇乃武昌东面大镇
    位于浠水和长江交汇处,此去东三十里,便是白云山的迎风峡,过峡后是亭前驿,
南去四十里便是天下有名难越的‘雷池’了。
    天色大明。
    厉若海策着战马‘蹄踏燕’,身前马背上伏卧着他爱恨交缠的徒儿风行烈,手足透
过马腹底给绑得牢牢扎实,缓缓步进刚开始晨早卖买的墟集。
    大街两旁摆满来自各处商贩乡农的蔬档,由布帛疏果,锄头器皿,以至乎驴马猪羊,
无不是交易的对象。
    讨价还价的声音叫得喧闹一片。
    一辆载着禾草的驴车,在厉若海旁赶过,像生怕错失了发财的机会。
    望之不尽的长街人头汹涌,一派兴旺盛世之象。
    厉若海神色平静,轻提索,策着爱骑‘蹄踏燕’在一堆堆买卖进行得如火如荼的人
群间缓行穿过。
    马背上的风行烈乍看也不知是生是死,惹得四周的人不住投来好奇惊异的目光,但
当他们目光转到笔挺的厉若海身上时,都噤口不言。
    稍有经验或眼光的人也知道他不是好惹的人。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孩走到厉若海马旁,仰起天真的小脸叫道:“客官!要不要一
串冰糖葫芦,又鲜又甜,好吃着呢。”
    厉若海低下头去,罕有掀起微波的心田涌起一股浓烈的感情,想起了自幼相依为命,
后来却被恶棍活生生在他眼前打死的弟弟,在他怀中死去时,正是这个年纪。
    小孩给他精芒电射的眼神看得心中发毛,拿着递起冰糖葫芦的手向下缩回。
    厉若海手一动,冰糖葫芦到了他的大手里,同一时间将重重的一块黄金塞入小孩手
里,柔声道:“回去好好读书认字吧!”
    小孩呆若木鸡,不能置信地看着手内黄澄澄的金子,好一会才欢啸一声,回头钻入
了人堆里,走得无影无踪。
    厉若海伸手摩挲了风行列满湿了汗水的头发一下,心中掀起的感情巨浪仍未平伏,
自幼弟惨死后,他便知道这世上只有强权,没有公理,三年后,他重回幼弟惨死之地,
尽杀仇人。但心中的悲痛,却从没有片刻稍减。
    这三十多年来,他律己至严,全心武道,因为只有在武道的追求里,他才能压下对
亡弟那噬人的思念。
    在某一程度上,风行烈不但是他的徒儿,也代替了他心中亡弟的位置。
    所以他一生只收了风行烈这弟子。
    他不会让任何人伤害风行烈。
    远处人群里传来一阵喝驾,一队捕快在一名壮健的差头带领下,转了出来,刚好迎
上策马缓行的厉若海。
    差头看到马背上的风行烈,眼中一闪,拦在马头,向厉若海喝道:“停下,马上驮
的是何人?”
    即使是江湖中人,在一般情形下,总会卖官府三分情面,因为官府庞大的实力和资
源,惹上了是没完没了的烦恼。
    厉若海淡淡道:“这是小侄,患了重病,在下送他往亭前驿求当地名医诊治。”
    那差头脸色稍缓,道:“好!让我验看贵亲,若真是病了,绝不留难。”这番话也
是合情合理。
    厉若海一抽马头,速度略增,往那差头迫去。
    众差役纷纷喝骂,抽出兵器,附近的人大祸临头般退避开去,腾出个偌大空间。
    差头脸容一寒,向后连退三步,大喝道:“想造反吗?”
    厉若海盯着他后退的脚步,眼中精芒电闪,仰天长笑道:“以你的身手,怎肯屈就
区区一个差头,竟想骗我厉若海。”
    那差头一手接过身后另一差役递来的长铁棍,暴叫道:“上!”
    十多名假差役手中兵器全部离手飞出,目标均是厉若海坐下的名驹“蹄踏燕”。
    同一时间差头手中长铁棍一沉一挑,挟着凌厉劲气,戳往马上厉若海前胸。
    这一着厉害之极,显见对方早有预谋,一上来便射人先射马,硬要挫厉若海的锐气。
    厉若海一夹马腹,“蹄踏燕”倏地前冲,手一抹马腹,长一丈二尺的红枪已到了他
手里,幻化出千重枪影。
    所有射向“蹄踏燕”的刀剑兵器,纷纷激飞,反向偷袭者射去。
    那差头见厉若海名震天下的丈二红枪全力护着坐下爱骑,前身空门大露,心中狂喜,
本来仍留有馀地的一棍,全力击出。
    枪影一闪。
    差头眼前形势忽变,丈二红枪突然由厉若海左腰处标射出来,直剌面门。
    差头魂飞魄散,危急间已来不及弄清楚厉若海如何变招,长铁棍贴上红枪,死命一
绞,希望能稍阻红枪去势,同时抽身猛退。.四周的差役惨哼声中,踉跄后退,不是肚
皮反插着激射回来的刀,便是肩胁插入了倒飞回来的剑。
    铿锵!
    差头飞身往后急退,剃那间移开了十多步。
    厉若涨将丈二红枪扛在肩上,肃坐马上有如天神,一瞬不瞬盯着疾退向后的差头。
    差头再退十步,篷!
    仰天倒跌。
    眉心一点血红迅速扩大,血像泉水般涌出,双目瞪大,却再没有半点生命的神采,
握紧铁棍的手松开,铁棍滚往一旁,发出和地面微弱的碰撞声。
    “呀!”
    四周的人见杀了人,还是差役,不由一声大喊,连发财的家当货物也不要了,四散
奔逃,一群群被主人刚卖掉的牛羊和鸡鸭也受惊地夹在人堆处标窜乱跳,情况混乱之极。
    厉若海策着‘蹄踏燕’,向前缓行,当地来到差头仰之处时,整条长街除了一地凌
乱的打翻了的蔬果杂货外,便只有倒在后方流血呻吟的一众差役和一些是散了的鸡牛羊
马。
    厉若海神情落寞,望向地上断魂于枪下的差头,喟然道:“我若让你‘缠魂棍’谢
开成逃出五十步之外,也不用在江湖上混了。”
    “哼!”
    一声冷哼自前方传来。
    长街尽处,一前两后,品字形卓立三人。
    身后蹄声的嗒,十五名骑士手持重兵器,披甲戴盔横排后方。
    杀气凝霜。
    前方立于品字尖端的高瘦老者,手持重戟,身穿黄袍,勾鼻深目,气派不凡,冷冷
一字一字地道:“‘邪灵’厉若海!”
    厉若海平静地道:“想不到江湖三大邪窟之一‘万恶沙堡’的魏立蝶也成了庞斑的
走狗爪牙。”
    魏立蝶右后侧秃头身穿袈裟,手指方便铲的壮汉暴喝道:“好胆!满口胡言,无知
之徒或会惧你黑榜人马,但我恶和尚却是第一个不服。”
    左后侧白发如银,但形相丑恶若巫婆,手持重铁杖的老婆子枭笑道:“这二十年来,
我们‘万恶沙堡’奉魔师之命,潜藏退隐,才任由你这等江湖小卒坐大,来!让我恶婆
子看看你手上的红枪有多重斤两。”
    厉若海仰天长笑,道:“好!三十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样向我厉若海说话,
好!真的很好!”
    魏立蝶肃容道:“厉若海你今日已陷身重围,若妄想反抗,不啻以螳臂挡车,识时
务考立即抛下红枪,交出风行烈,小魔师方公子一向爱才,或能赦尔之罪,我亦可以不
追究你杀我手下‘缠魂棍’谢开成之事。”
    恶和尚怪笑道:“否则只是你身后的‘黄沙十五骑’,便够你消受。”
    恶婆子道:“你们邪异门的十三夜骑,比起他们来,只是玩泥沙的小孩儿呢。哈!”
难听尖吭的笑声,响彻长街。
    厉若海一点不为他们的冷嘲热讽所动,望往侧旁一所平房道:“小魔师既已到来,
为何吝啬一见?”
    一阵笑声由屋内传出来。
    十多人鱼贯而出。
    当先一人,正是魔师庞斑的代表人,有小魔师之称的方夜羽。
    紧跟在他身后的是取赤尊信而代之的‘人狼’卜敌和背叛了他的副门主宗越。
    再后是韩柏早先从下水道伸头出去看到的,一个满头白发的英俊中年人和一个妖艳
的红衣少妇,后者水汪汪的眼睛盯着厉若侮伟岸的身形和英俊得极尽完美的脸庞,显是
大感兴趣。
    其它十多人形相各异,中有五人手拿高椅,让先前这五人在屋檐下坐定,才昂然立
在后方。
    他们就像来看大戏的宾客,悠然自在。
    厉若海看也不着宗越,眼光由方夜羽身上,转到那对男女身上,淡然自若道:“想
不到随庞斑退隐二十年的‘白发红颜’也为了厉某奔波至此,真是幸何如之!”
    新一辈的人或者不知道‘白发红颜’是何许人也,但老一辈的人却真是谈虎色变,
这‘白发’柳摇枝和‘红颜’花解语,乃庞斑魔师宫内最得力的两大护法高手,凶残狠
毒、淫邪不堪,最爱狎玩少男少女,作恶多端,可是由于本身武技强横,又在庞斑翼护
之下,横行多年,无人可奈何他们分毫,想不到二十年后的今日,此二人最少也有五十
多岁,但仍是二十年前的模样,由此亦可知道对恶魔先天气功已臻化境,故此连身为黑
榜高手之一的‘独行盗’范良极,一听韩柏形容此二人,亦吓得立时遁走,以免正面对
上。
    ‘白发’柳摇枝哈哈一笑道:“这二十年来,江湖上人才辈出,在下又怎能不来凑
凑热闹。”
    花解语妙目一扫,未语先笑道:“早闻厉门主乃黑榜第一美男子,果是名不虚传,
我们倒要好好亲近亲近。”
    卜敌见到厉若海当他没有存在般,心中甚感恼恨,又见千娇百媚的花解语对他表示
大有兴趣,妒心狂起,冷冷道:“往日厉门主前呼后拥,好不威风,为何今日只影形单,
落泊风尘?”
    厉若海长笑,拍扛在肩上的丈二红枪,道:“只要有枪伴身,厉某便不感寂寞,卜
兄若看不顺眼,为何不陪厉某先玩一场。”他并不称呼口敌为门主,显是不承认他夺来
的身分。站在卜敌身后的是‘尊信门’的两大杀手‘大力神’褚期和‘沙蝎’崔毒,尊
信门本有七大杀手,‘蛇神’袁指柔和‘矮杀’向恶两人于怒蛟岛一役当场战死,其它
剩下的在庞斑攻打尊信门时或死或逃,只剩下这两人变节投降,归顺强夺门主之位的卜
敌,这时见厉若海出言不敬,提起兵器,便要出手。
    卜敌嘴角抹过冷笑,伸手阻住两人,此人最善斗嘴,正要出言嘲弄奚落,‘万恶沙
堡’堡主魏立蝶已大喝道:“你过得我们这关才再作打算吧!否则一切休谈。”
    他望向方夜羽,请示出手。
    万恶沙堡地处漠北,庄内各人强悍成性,以杀人为乐,一向看不起中原人的文弱,
黑榜十大高手对他们来说只是中原武林互相吹棒的把戏,所以一闻要截杀厉若海,他们
便将头阵接了过来,岂知‘缠魂棍’谢开成连一枪也挡不了,便魂归天府,使他们大感
面目无光,不由凶性大发,兼且自诩善于马战,故此跃跃欲试,希望以马制马,一战立
威,以振沙堡之名。
    方夜羽悠悠道:“厉门主胆色过人,方某佩服之极,可惜贵门人风行烈乃我师尊要
擒捉之人,厉门主亦犯不着为一个叛徒以致身败名裂,望厉门主三思而行。”
    厉若海从容道:“我意已决,方兄若再无说话,我这便要硬闯突围了。”
    直到这刻,他仍未有一眼望向宗越,但宗越却心中发毛,若非方夜羽等有庞斑撑腰,
给个天他作胆也不敢做叛徒。
    方夜羽叹工口气,向魏立蝶打了个手势,魏立蝶急不及待地一声尖啸,厉若海身后
立时蹄声轰鸣,拉开了血战的序幕。
    厉若海那远胜一般俊男,有如大理石雕成的脸容肃穆冷漠,头也不回,默默注视着
前方开始缓缓迫近的三个人。
    身后近鸣的蹄声略有变异。
    其中五骑抢前而出,左右各五骑却撇往外档,由左右两侧配合中五骑夹击目标。
    魏立蝶等三人迫前了十步,便停下不动,让手下先试厉若海的虚实,在他们心中,
厉若海要在马背上对抗一生在滚滚黄沙和马背上长大的‘黄沙十五骑’,无异是不自量
力,自寻死路。
    飕……
    中五骑弯弓搭前,若五道闪电般直射厉若海和‘蹄踏燕’,左右五骑同时弯往马腹,
各掷出十支短矛,看似毫无准绳,尽取人马附近的空位,其实却是厉害之极,封死厉若
海所有闪避进退之路。
    连观战的方夜羽等也为之大叹观止,想不到‘黄沙十五骑’如此训练有素和精于群
战之术。
    只有宗越心下矛盾,假若厉若海如此轻易被击倒,他亦面目无光,叛徒的滋味真不
好受。
    在利科剌上厉若海前,中五骑各掣出双斧,左右五骑则拿起重矛,准备倘厉若海能
挡过刮科短茅,便即同时向他发动以重矛远攻、以大斧近缠的可怕攻势。
    眼看劲箭要穿背而过和剌入马臀的刹那,厉若海长笑一声,坐下‘蹄踏燕’四腿一
屈,竟跌坐地上。
    厉若海扛在肩头的丈二红枪一动,万道红影在背后和左右三方扇子般起,射来的劲
箭纷纷激飞。
    笃笃笃!
    两侧掷来的短矛在人马上空飞过,又或插在人马左右两侧的空地上。
    厉若海再一声长笑,‘蹄踏燕’原地弹起,变蹲为跃,负着两人却像一点累赘也没
有般,往前面三人窜标过去。
    刹那间已踏进魏立蝶三人立处十步之内。魏立蝶不愧经验丰富,处变不惊,微往后
退,左右两侧的恶和尚和恶婆子,一铲一杖,在怒叱尖叫声里,全力向厉若海的丈二红
枪迎上。背后的十五骑于一击失手下死命追来,一时马蹄怒踏,轰鸣贯耳。
    厉若海丈二红枪高举前方,再夹马腹,与他血肉相连的‘蹄踏燕’,在没有可能再
增的高速下蓦地增速,科矢般往前面三人标去。
    观战的方夜羽留心的却不是他的丈二红枪,而是厉若海的脸容,在那生死决战的刹
那,‘邪灵’厉若海依然是那样平静至近乎冷酷,比对起恶和尚和恶婆子的咬牙怒目,
又或十五骑的叱喝作势,是如此地不相榇,忽然间他明白了庞斑对厉若海的评语。
    此人的确已晋入了宗师级的超凡境界。
    除了庞斑外,所有人也小觑了他。
    或者浪翻云是另一个例外。
    恶和尚一面恶形恶状,暴喝一声,有若平地起了一个轰雷,离地跃地,迎头铲,往
厉若海铲将过去,风雷声起,这一击充份表现出他的凶悍和有去无回的杀机。
    恶婆子满头银丝白发根根直坚,显示出贯毛发的深厚功力,形如厉鬼,坐腰立马,
就地简简单单一式构扫千军,扫向厉若海右腰处,长街附近的尘屑杂碎随杖而起,像一
道烟云般向厉若海卷去,要是给这老太婆扫个正着,保护厉若海连人带马飞跌数丈开外。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难怪这二人大言不惭,果是有惊人艺业。
    旁观一众也看得耸然动容,暗自设想假若自己换厉若海之地处之,有何化解之法,
连身为庞斑之徒的方夜羽,在此情势下,也只有选择避其锋锐一途。
    厉若海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握枪的手移到中间,枪头枪尾有若两道激电般,分点在
铲杖尖上。
    锵!
    笃!
    一下金属懂击的清音和一下闷浊的低鸣同时爆响。
    恶和尚和恶婆子两人有若被雷极般全身一震,惊天动地的两式全被破去,身形一挫,
往后疾退。
    丈二红枪暴涨,千百道枪影,有若燎原之火,往两人烧去。
    ‘蹄踏燕’凌空跃起,向由后而前,持重戟攻来的魏立蝶扑下。
    方夜羽等忍将不住,霍地立起。
    ‘白发’柳摇枝低呼道:“燎原枪法!”
    恶和尚和恶婆子两人铲杖同时脱手,身子打着转飞跌开去,每一转鲜血便像雨点般
从身上开来。
    铿铿锵锵!
    丈二红枪和魏立蝶的重戟硬接了十多下。
    每一下硬接,擅长硬仗的魏立蝶便要后退几步,任他展尽浑身解数,也不能改变这
种形势,十多枪下来,魏立蝶便退足几十步,他终是一派宗主身分,武技远胜恶和尚和
恶婆子,否则已是戟飞人亡之局。
    厉若海虽是一枪比一枪重,但却使人感到他仍是闲适自在,游刃有馀,这种感觉才
是对一向在大漠称雄好胜,刻下却苦苦撑持的魏立蝶最气苦之处。
    蓦地压力全消。
    厉若海抽转马头,往正奔来援手的十五骑杀去。
    魏立蝶仍忍不住再退一步,脸无人色,胸口激汤,‘哗’地喷出一口鲜血,这时恶
和尚和恶婆子才‘砰砰’两声,一蹲一坐,伤到地上,可见这十多下枪战交击的迅快和
猛烈。
    厉若海反身冲进十五骑里。
    方夜羽暗叫不好,向‘白发红颜’打个手势,柳摇枝和花解语两人跃离座椅,刚要
冲入场中援手。
    战事已结束。
    丈二红枪狂风扫落叶般,每个和厉若海擦马而过的骑士,均被挑起远跌,掉在地上
后再也爬不起来,看来凶多吉少。
    当最后一名骑士被挑离马背时,厉若海一声长啸,舍下‘蹄踏燕’和昏伏马上的风
行烈,凌空飞迎疾扑过来的‘白发红颜’。
    这时在对着方夜羽一方的一所房舍内,韩柏正全神观战,对厉若海的一招一式看得
心领神会,连范良极来到身后,也差点不知道。
    范良极和他并肩外望,赞叹道:“好一个厉若侮,我果然没有错估你的真实本领。”
    接着拉了韩柏的衣角,叫道:“快随我来,好戏还在后头,我们在前路接应他。”
    在他们退走时,厉若海刚和‘白发红颜’两人在空中迎上。
    柳摇枝袖中滑出长四尺四寸的白玉箫,点往厉若海,此箫厉害之处,在于挥动时能
发出高低不同,飘忽难定的箫音,能使敌方产生声音的错觉,箫孔又能以独门手法激出
劲气,伤人于无影无形,非常厉害。
    只可惜对手是黑榜里的高手‘邪灵’厉若侮。
    花解语蛮腰一扭,缠在腰身的鲜红长带有如灵蛇般蓦展三丈,向飞来的厉若海卷去。
    她紧身的红衣立时敞了开来,露出峰峦之胜,还有光滑动人的修长玉腿,定力稍差
者,被她肉体美景所诱,便会立时陷于万劫不复之境地。
    厉若海丈二红枪一点地上,身形再升,避过两人的联击,竟由两人头顶跃过,往方
夜羽等人所处之地扑去。
    柳摇枝和花解语两人一呆,同时想起厉若海留在马背上的风行烈,落地后一点足,
一齐往立在街心的‘蹄踏燕’抢去,若能擒得风行烈,这一仗便立于有胜无败之局。
    厉若海正要诱使他们那样做,嘬长啸,‘蹄踏燕’负着风行列,放开四蹄,往来路
奔回去。
    柳摇枝和花解语两大凶人,扑了个空,急怒下全力往‘蹄踏燕’追去,心想难道我
们连你这样一只畜牲也追不到?
    这时厉若海落在方夜羽等人之前,丈二红枪一摆,幻出千百道红影。
    屋檐下各人纷纷摆开架势,无不心下湍然,厉若海使人惊惧的地方,不但在于他那
惊天骇地的盖世枪法,还更由于他那鬼神莫测的战术和手法,使人全摸不到他下一步会
做什么?方夜羽三八戟来到手中,这里各人以他武功最高,所以厉若海不出手犹可,一
出手必是以他为主要对象。
    对方刚杀热了身子,战意至浓,气势最盛,自己实不宜硬抗其锋,采板守势是唯一
上策。
    枪影吞吐,似欲向他攻来。
    方夜羽狂喝一声,往后退去。
    岂知在他身旁的十多人,没有人不是和他同一感觉,一方面为厉若海气势所慑,而
更重要的是,都感到枪影吞吐间,是以自己为攻击对象,一时间十多名高手无一不后撒
守避。
    于此亦可见‘邪灵’厉若海的盖世枪技,已臻超凡脱俗的至境,竟能同时使十多名
高手,包括小魔师方夜羽在内,都感到成为了他唯一攻击的目标,以至纷纷采取缔势。
    砰砰!
    其中两人退势过猛,撞破了背后的墙壁,倒跌进屋内去。
    蹄声传来。
    ‘蹄踏燕’负着风行烈,又奔了回来。
    后面紧追着的是‘白发红颜’。
    花解语娇叱一声,手中红带暴长,向‘蹄踏燕’拂去,岂知‘蹄踏燕’像背后有眼
似的,后腿一屈一张,凌空跃起,红带差半分才拂中马臀下,它落在地上,再加速往厉
若海奔来。
    厉若海一声悲啸,红枪暴涨,枪声‘嗤嗤’作飨,才又收枪跃上奔来的‘蹄踏燕’,
往长街另一端奔去,经过魏立蝶三人时,枪影再现,魏立蝶终于不顾面子,提着两名手
下,飞避一旁,目送一骑两人扬长而去。
    柳摇枝和花解语赶到方夜羽身旁,看着远去的厉若海恨得牙痒痒地。
    “呀!”
    惨叫从宗越口中传出。
    只见他手中飞刀掉下,另一手掩着胸前,血像溪流般涌出,身子摇摇欲倒。
    众人连厉若海怎样伤他,何时伤他也不知道。
    宗越面上血色尽退,厉叫道:“门主!我对不起你!”
    “砰”一声仰天跺倒。
    这个本是年轻有为的人,可叹落得名败身死之终局。
    各人面面相觑。
    谁想得到厉若海狂悍强横若斯?
    方夜羽沉声道:“我保护厉若海过不了迎风峡。”转头向一名手下低喝道:“放讯
号火箭。”
    终到了天下第一高手‘魔师’庞斑出手的时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