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十三章 奕剑大师

    侯希白仰脸一索,道:“是沉香的香气。”
    寇仲摇头道:“我今天到过沉香亭,气味不同。”
    跋锋寒哂道:“兴庆宫的沉香亭只能闻到牡丹花的香气,何来沉香。”
    一把门的侍卫听他们讨论从凌烟阁泛出来的香气,人人泛起茫然神色,因他们并没
有嗅到任何香气。
    韦公公道:“有人来哩!”
    四人闻言朝阁内瞧去,却不见任何动静,忽然现出两点灯火,两名提灯的素衣女正
袅袅婷婷,姿庇闲雅的现身林道深处。
    寇仲等心人凛然,知韦公公露了一手,虽说他们因香气和说话分心,但韦公公显然
在内家功夫的听觉一项上胜他们一筹,令他们更感到韦公公的功力密藏不露,深不可测,
大有重新估计的必要。
    素衣女郎逐渐接近,在两盏灯笼的映照下,被蒙在一片光晕里,她们从头饰到鞋子,
一身洁白,配着秀美的花容,立把凌烟阁转化为人间仙界。
    寇仲趁机向韦公公道:“我们今晚说不定要留个通宵达旦,公公不用在这里等待我
们。”
    韦公公本意显然要陪他们一起去见傅采林,好向李渊报告。但寇仲这么说只好点头
答应,寇仲支退毫无办法。
    两女来至门后,动作划一的向众人躬身致意,以她们娇滴滴的动听声音说出一串他
们并不明白的高丽语,他们慌忙还礼。
    寇仲道:“两位姐姐懂汉语吗?”
    两女含笑摇首,表示不明白他的说话,只作出手势,请他们内进,然后转身引路。
    寇仲向韦公公挥手道别,领头追在两女身后,徐子陵等忙举步随行。
    月夜中的凌烟阁又是另一番情境,份外使人感到设计者工于引泉,巧于借景的高明
手法。作为园林楼阁,使人生出“虽由人作,宛自天开”的醉人感受。从远处瞧去,楼
阁在林木间乍现乍隐,彷如海市蜃楼,掩映有致,长桥小溪,假山巧石,腊梅,芭蕉,
紫藤,桂花于园圃精心布置,雅俗得体,风韵迷人。
    在主建筑群的另一边,隐传来歌乐之音,更使人心神向往,想加快脚步到该处看个
究竟。
    只是两女仍然不徐不疾的在前提灯领路,他们只好耐着性子,来到今早与烈瑕碰头
的桥子,乍见一身素白傅君瑜立在桥头。
    傅君瑜向两女吩咐两句,两女领命自行去了。
    傅君瑜神情冷淡的扫过跋锋寒,最后目光落到寇仲身上,道:“秀宁公主来见过秀
芳大家,请她向你转述一句话。”
    寇仲一呆道:“她说什么?”
    傅君瑜淡淡道:“秀宁公主请你设法救她二王兄一命。”
    寇仲愕然道:“秀芳她……。”
    傅君瑜叹道:“秀芳大家怕见今晚凌烟阁旁的夜会出现她不想见到的场面,所以故
意避开。唉!看你们把事情弄得多糟。”
    寇仲惟有以苦笑回报,掩藏心如刀割的痛苦;不但因尚秀芳,更因李秀宁,李渊对
待李世民的不仁,肯定伤透李秀宁的心,而自己直至此刻仍没有十足把握可扭转李世民
的厄运。
    傅君瑜垂首低声道:“师尊在等候你们,随我来吧!”
    寇仲勉强振起精神,追到她左旁并肩过桥,道:“烈瑕那小子会否出席?”
    傅君瑜道:“我还不够烦吗?怎容他来火上添油。”
    寇仲道:“情况不致那么恶劣吧?我和小陵不但问心无愧,还有可使金石为开的诚
意。”
    傅君瑜再叹一口气,沉默不语。领他们绕往通阁北的走廊,朝前深进。
    后面的徐子陵轻推跋锋寒一记,着他追前与傅君瑜说话。
    跋锋寒先是坚决摇头,到徐子陵再狠推他两下,终于软化,微一点头,却仍是脚步
犹豫。
    徐子陵往前探手,生出一股扯劲,寇仲应劲会意,慌忙退后。
    徐子陵同时凑近跋锋寒,束音成线传入他耳内道:“约她明日时中到西市福聚楼吃
早点。”
    跋锋寒摇头苦笑,抢前两步,低声下气道:“我可以和君瑜你说句话吗?”
    傅君瑜娇躯微颤,语气却非常冷淡,道:“现在是适当时候吗?”
    跋锋寒正要打退堂鼓,徐子陵一缕指风轻戳在他腰间,只好厚着脸皮道:“那不若
明早辰时中我在西市福聚楼恭候君瑜如何?”
    傅君瑜像听不到他说话般,迳自领前缓行,长廊转折,广阔凌烟池映入眼薕,其情
其景,看得四人为之一呆。
    飞阁流丹,苍松滴翠。
    凌烟阁非只一阁,而是环绕凌烟池而建的建筑群,每座建筑以楼,殿,亭,阁簇拥,
景中有景,凌烟池旁遍植老松。
    主阁坐落池南,双层木构,朱户丹窗,飞檐列瓦,画楝雕梁,典雅高拙,仔势非凡。
    寇仲等经由的长廊游走于主阁西面园林,直抵凌烟池。接连池心亭台联拱石桥,造
型奇特,从南端至北端分置小拱,大拱,再相连大拱和小拱,两头的小拱与大拱成联拱
之局,充满节奏和韵律感。桥面两侧各置望柱十五根,雕刻精细,全桥直探湖心,彷如
通抵彼岸仙境的捷道。
    凌烟阁造园手法不落常规,池水支流缭绕园林楼阁之间成溪成泉。临水复廊以漏窗
沟通内外,不会阻碍景观视野。
    主湖碧波倒映的树影,花影,云映,月映,接喋游鱼击起的涟,形成既直似幻的迷
离画面。楼阁烟池,互为供景,以廊桥接连成不可分割的整体。
    就在如斯景致里,池心方亭四角各挂三盏彩灯,亭旁临池平台处铺满厚软的纯白地
毡数十张,合成一张大地毡,把冷硬的砖石平台化为舒适且可供坐卧的处所,地毡上摆
于巨型蒲团,可枕可倚,使人感到一旦卧下,会长睡下去不愿起来。
    十多名素衣高丽美女,或坐或卧,或轻弄乐器,或低声吟唱,把湖心的奇异天地,
点缀得色生香,倍添月夜秘不可测的气氛。
    亭内圆石桌上放置一个大铜炉,沉香木烟由炉内腾升,徐徐飘散,为亭台蒙上轻纱
薄雾,香气四逸。
    但吸引四人注意力的却是正挨枕面坐,长发披肩的白衣男子,正仰望星空,虽因背
着他们而见不到他容颜,众人仍可从他不动若磐石的姿态,感到他对夜空的深情专注。
    “奕剑大师”傅采林。
    傅君瑜脚不停,领他们直抵池心平台,在厚软白地毡外,止步道:“师尊在上,寇
仲,徐子陵,跋锋寒,侯希白求见。”
    傅采林像听不到傅君瑜的说话,全无反应,傅君瑜亦沉默不语。
    四人交换个眼色,同感傅采林的架子比帝皇还要大。
    不过众女以高丽话随着乐鼓声和唱的小调确是迷人,多等片刻绝不会气闷。
    久违的傅君嫱倚枕横卧在傅采林右侧,为众女中为接近傅采林者,可见极得傅采林
溺爱。而诸女中亦以她颜容最是秀丽,只傅君瑜堪与比拟。令四人又好气又好笑的是她
连眼尾也不往他们瞧上一眼,摆出不瞅不睬的神态。
    傅采林即使背着他们半坐半卧,无法得睹他的体型,仍能予人异乎寻常的感觉。在
他左右两旁放着两个花瓶,插满不知名的红花,使他整个人像弥漫着山野早春的气息。
纵使半卧地毡上,仍可见他骨架极大,然而没有丝毫臃肿的情态,更令身上的白衣具有
不凡的威严气度,使人不敢生出轻忽之心。
    由傅采林到众女,人人赤足,一派闲适自在,自由写意。
    歌乐终罢,余韵仍萦绕平台上的星空不散。
    傅采林依然凝望夜空,忽然道:“生命何物,谁能答我?”他沉厚的声音像长风般
绵绵送入各人耳鼓内。
    寇仲等大感愕然,不知傅采林在问何人?应否由他们回答?更头痛的是这应属连大
罗金仙下凡也难提供答案的问题。
    包括傅君嫱在内,十道明亮的眼神齐往他们投来,不用说傅采林正在等待他们其中
之一作答。
    侯希白洒然一笑,排众而出,来到摆满白鞋子的地毡边沿外,欣然道:“生命真正
是什么?恐怕要你老人家亲自指点。对我来说,生命就像藏在泥土内的种子和根茎,绽
放在外的花叶纵有荣枯,地下的生机却永远长存。”
    寇仲,徐子陵和跋锋寒均心中叫绝,侯希白这小子肚内的文墨确远胜他们,亏他想
得出这不是答案的答案。
    傅采木淡淡道:“说话者何人?”
    侯希白恭敬道:“小子侯希白,是个仰慕大师的穷酸。”
    寇仲等心中好笑,若侯希白这一画千金者算是穷酸,天下还有富贵的读书人吗?
    傅采林平静的道:“坐!不用拘礼!”
    侯希白见自己立下大功,得意地朝他们打个眼色,寇仲三人亦喜能顺利过关,到前
面去看看傅采林究竟是何模样。
    正要集体脱鞋,傅君瑜低叱道:“只是侯希白。”
    寇仲,徐子陵和跋锋寒均愕然以对,终明白过关的只是侯希白,而非他们。
    傅君瑜朝似被人点中穴道动弹不的侯希白微嗔道:“还不脱靴找座位?”
    侯希白无奈向三人苦笑,呆立不动,显出进退与共的义气。
    傅采林又道:“生命何物?”
    寇仲,徐子陵两人你眼望我眼,心中叫苦。
    跋锋寒却是双目精芒大盛,右手握上偷天偷柄。
 
    ------------------
  旧雨楼·至尊武侠独家推出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