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八章 情花爱果

    寇仲与李世民和徐子陵在梁都分手,李世民和徐子陵继续北上。李世民当然要赶回
洛阳,徐子陵则为宋缺送信予梵清惠,并向她和师妃暄报告最新的情况。
    寇仲甫登码头,来迎接他的虚行之和宣永均一脸凝重神色。
    寇仲踏蹬上马,在亲兵护翼下朝城门驰去,问两人道:“是否有很坏的消息?”
    宣永沉声道:“刘黑闼给李建成杀了。”
    寇仲色变失声道:“这是没有可能的。”
    另一边的虚行之叹道:“刘黑闼围攻魏州,城守田留安看准刘黑闼缺粮,闭城坚守,
待李建成派兵来援,刘黑闼因粮草问题,更怕李建成和田留安里应外合夹击其军,撤往
陶馆,一边背水立阵,一边在永济渠上架桥,唐军尾随而至,刘黑闼大军渡桥时中途桥
折,令刘黑闼损失惨重。当刘黑闼率领馀部抵达饶阳,那饶州刺史诸葛德威假意出迎,
当刘黑闼入城时,以伏兵四起突袭,刘黑闼受创被擒,诸葛德威执刘黑闼投降唐军,李
建成遂斩杀刘黑闼于洛州,还把他的首级送返长安。同一时间李神通和李世绩攻打徐圆
朗,后者孤立无援下弃城逃走,途中遇害。刘军是彻底的垮台哩!”
    寇仲双目涌出热泪,仰望夜空,道:“刘大哥你放心去吧!我不杀诸葛德威和李建
成,誓不为人。”
    诸葛德威是刘黑闼的拜把兄弟,当年随刘黑闼在荥阳城内与他们相遇,大家的交情
从那时建立起来。当时双方共六人,包括素素在内,现在只剩下他、徐子陵和狼心狗肺、
卖友求荣的诸葛德威,能不感慨愤激。
    穿过城门,蹄声乍起,两骑迎面冲至。
    寇仲抹掉泪渍,定神一看,赫然是纪倩和回复女装打扮的小鹤儿阴小纪,两人神采
飞扬,更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阴小纪的美丽竟不在纪倩之下。
    寇仲勉强压下心中悲痛,迎了上去。
    徐子陵在开封附近下船,从陆路赶往净念禅院,李世民则由守候的唐室战船载返洛
阳。
    夜空开始雨雪飘飞,徐子陵在一望无际的雪原放步疾掠,虽处此天寒地冻的冰雪世
界,他的心却是一团火热。
    经过这么多年来的转折,他终可毫无愧色的面对心爱的师妃暄,肯定地告诉她自己
没有令她失望。
    他虽不能与师妃暄结成鸳侣,却可为她完成心愿和师门的重托。而他们之间的爱是
真实地存在双方内心深处,既伤感又美丽,正因没有结果,所以自有其永恒动人的滋味。
对他们来说,这该是最好的结局。任何妄求只会带来灾祸痛苦。
    人生至此,复有何求?

    “咯!咯!”
    跋锋寒的声音在房内响起道:“少帅请进!”
    寇仲推门入房,叹道:“应付那些堆积如山,陆续来的文件,比应付千军万马更头
痛,到此刻才有时间来拜见你老哥,轻松一下。”
    盘膝坐在床上的跋锋寒瞧着他在床沿坐下,淡淡道:“边不负完蛋哩!”
    寇仲一震道:“成功啦!你有否负伤?”
    跋锋寒若无其事道:“他当时陪林士宏出巡,要刺杀他怎能不付出些代价,终于了
结琬晶的一桩心事。”
    寇仲道:“我们似乎开始有少许运道,宋缺答应支持我们。”
    跋锋寒动容道:“这确出乎我意料之外,我还以为你会碰壁而回的。”
    寇仲道:“关键处在我们抵岭南前宋缺收到梵清惠给他的一封信,使他肯接见我们,
而李世民确是了得,对答如流,充分显示他当未来真主的资格和才干。”
    跋锋寒沉声道:“你的刘大哥给奸人害死了。”
    寇仲双目杀机倏现,道:“李建成因此事声威大振,李渊召李世民回长安好褫夺他
兵权一事已成定局。我们必须立即赶往长安,用尽一切手段办法以保着这未来帝主。据
李世民说,在李建成提议下,李渊会正式邀毕玄到长安来,这摆明是针对李世民的厉害
手段,前路尚多荆棘。”
    听到毕玄之名,跋锋寒双目神光大盛,没有灯火的房内仍见闪闪烁动,平静的道:
“你有甚么部署?”
    寇仲道:“我准备在宝库内密藏一支三千人的精兵,凭宝库内的武器举事,发动突
袭,以雷霆万钧之势把长安的控制权夺过来。”
    跋锋寒皱眉道:“三千人是否太少呢?即使加上李世民的亲兵,仍不过是六千许人,
只李渊的禁卫军已有数万人,还未把长林军计算在内。”
    寇仲道:“三千人是宝库可容纳的人数极限,且要神不知鬼不觉潜入关中,人数愈
多,愈易泄露行藏,刚才我便是和雷大哥等反覆研究这方面的难题。”
    跋锋寒道:“这三千人必须是一等一的好手,忠诚方面更要绝对没有问题。照你看,
须多少时间来完成部署?”寇仲道:“最少一个月的时间,尚有件事告诉你,傅采林亦
会来长安。”
    跋锋寒露出笑容,道:“事情似乎愈来愈有趣,再加上个神出鬼没的石之轩,这场
仗将会是我们最艰苦和最没有把握的一场硬仗。”寇仲苦笑道:“明天我和你,加上侯
小子、阴小子,出发往巴蜀,经汉中入关,这里其他的事,交由雷大哥和行之负责,希
望老天爷确站在我们的一方,而李小子真的是真命天子。”
    跋锋寒淡淡道:“最后的胜利将属于我们,我有克服一切的信心。”
    寇仲心神飞越到伟大的长安城内,耳鼓仿似响起千军万马厮杀呐喊的激烈战斗声。
    跋锋寒双眼亮起智慧的焰光,沉声道:“还记得‘杨公宝库、和氏宝璧,二者得一,
可统天下’这首歌谣吗?”
    寇仲点头道:“当然记得,只在字眼上有一字半字之差,意思则一。”
    跋锋寒道:“和氏璧由你我和子陵三人瓜分,杨公宝库目前更是我们最重要的筹码。
我们并非二者得一,而是两者兼得,假设这就是天命,天下不是由我们所得还可落在甚
么人手上。”
    寇仲欣然道:“二者得一,确可统一天下,像李小子现在等若得到宝库,所以天下
将是他的。我们两者并得,似过份了些儿,所以只能间接透过他去得天下。哈!真有趣。
但想想则教人心寒,难道确有天命这回事?”
    跋锋寒点头道:“宝璧见光即死,故有等如无,而李世民却是真的得到宝库。师妃
暄的看法很准,你们中土天下的未来是属于胡汉混融后的新一代,你和子陵虽是纯粹的
汉人,我却是胡人,我们同心合力,是另一种的胡汉合一。”
    寇仲露出深思的神色,道:“你该是汉化的胡人才对,因你厌恶本族人那种掠夺残
忍的作风,所以到中土来寻求文化上的答案,很多时我已完全忘记你胡人的一面。更精
采是李小子是胡化的汉人,令民族的界限变得模糊。宋缺指出李小子正因胡化颇深,故
对塞外诸族能行兼爱的政策,此亦为其超越宋缺之处。”
    跋锋寒低念一声宋缺后,缓缓道:“我尚未有机会问你关于岭南之行的细节。”
    寇仲道:“与宋缺的见面,是个没有废话的对话,李……”
    跋锋寒笑道:“我只关心你和宋玉致的事。”
    寇仲微一错愕,接着露出灿烂的笑容,道:“她对我完全改观,忘记我以前所有过
错,至少没半句拒绝的话,还央我保住性命活着回去见她。”
    跋锋寒道:“尚秀芳又如何?”寇仲神色一黯,苦笑道:“我不敢去想,想又如
何?”
    跋锋寒道:“男人三妻四妾是平常事,你难道没想过兼收并蓄吗?”
    寇仲发呆片刻,叹道:“这方面我和子陵想法接近,心中的爱只能投在一个人身上,
否则对方心中只有你,而你心中却并非只有她,这是不公平的。”
    跋锋寒道:“你的想法与众不同,但我却是从剑道领悟到同一道理,只有专志于一,
始可达到剑道最高境界,爱情亦然,三心两意的话,绝不能体会得爱的真谛。”
    寇仲道:“多谢老哥这番提示,人生难免有遗憾,唉!”
    跋锋寒微笑道:“这种事决定后不要多想,夜哩!不若我们各自寻梦,明天我们将
起程往长安,看看天下是否真的由我们去决定其未来的命运。”
    净念禅院登山的山门出现在雪粉飘飘的前方,出乎徐子陵意料之外,一身素白外罩
长浅黄披风的师妃暄悄悄立在门旁,似在恭候他的来临。
    师妃暄一阵风般在他身旁掠过,道:“随我来!”
    徐子陵像中了仙咒般追在她身后,掠过雨雪飘飞的草原,来到一座小山之颠,与她
并肩而立,前方远处临立着中都洛阳城,在风雪中仍能予人灯火辉煌的感觉。
    这不知是徐子陵多少次遥观此伟大的城池,可是均远比不上这一趟的深刻,或者是
因为师妃暄,又或者是因他为守洛阳差点送命的经历,更可能是因与李世民和解合作。
    他和师妃暄间再无任何心的障隔。
    徐子陵苦笑道:“没有一刻我比现在更厌倦谁够狠谁就能活下去的可怕日子,只恨
如不坚持狠下去,天下将没有和平统一的一天,所以只好继续狠下去,直至世民兄登上
帝座。”
    师妃暄容色平静,美眸散发着神圣的光芒,轻吁一口气,甜甜浅笑,横他一眼,语
带相关的道:“天下没你们办不来的事哩!”
    徐子陵从未见过师妃暄吁气甜笑像个天真小女孩的动人仙态,呆盯她好半晌后,道:
“坦白说,宋缺之所以肯同意,并非因我和寇仲有办法,而是因令师先行一步的信函和
李世民本身管治天下的识见打动宋缺。使他抛开成见,作出肯定是最明智的选择,因为
妃暄的目光绝对错不了。”
    师妃暄深深凝望他,没有保留地表达出心中的喜悦,柔声道:“子陵啊!你还记得
妃暄说过的情关难过吗?”
    徐子陵心中涌起难以形容的感觉,师妃暄是否要和他谈情爱呢?想想又该非如此,
因为他清晰无误她正保持在“剑心通明”的境界上。点头道:“怎敢忘记!”
    师妃暄现出一个没好气的动人表情,哑然失笑道:“有时我真的觉得你颇有寇仲的
作风。”
    徐子陵从容道:“我和他同一的背景和出身,江湖习气会不由自主在某些情况下显
露出来。”
    师妃暄欣然道:“我们一边散步,一边闲聊好吗?我有个问题想问你的。”
    徐子陵因师妃暄出奇地平易近人而生出奇妙和受宠若惊的感觉,点头道:“请妃暄
引路。”
    师妃暄别转娇躯,朝北面丘坡走去,漫不经意道:“可以告诉我有关石青璇的事
吗?”
    徐子陵苦笑道:“若我不是深悉妃暄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会误以为妃暄是在试探我
和她的情况。”
    师妃暄淡淡一笑,别过俏脸白他一眼,道:“记得那句差点令我万劫不复的话吗?”
    徐子陵洒然道:“当然记得,只是从没想过万劫不复这形容词,没想过对妃暄情况
会严重至此。”师妃暄柔声道:“你可知因何有那句话?”
    徐子陵平静答道:“是为青璇说的,对吗?”
    两人离开小山,在雪原朝洛阳的方向漫步。
    师妃暄凝视风雪迷茫处掩映透来的灯火,轻轻道:“这个你早弄清楚,我指的是我
因何会为石青璇给你这么的一个忠告?”
    徐子陵摇头道:“直到今天我仍不明白,依妃暄一向行事的风格,该不会介入这类
儿女私情上,何况是别人的儿女私情。妃暄不介意我说得这么直接没有顾忌吧?因为对
你更大逆不道的话我早说过。”
    师妃暄徐徐而行,道:“当日子陵击杀‘天君’席应后,不告而别的匆匆离开巴蜀,
妃暄只好到幽林小谷告知石青璇,当她见到我时,蓦然整个人变得轻松自如似的,妃暄
直觉感到她是因你徐子陵不是与我一道离开而放下心事。更从而掌握惯于隐藏心内感情
的石青璇对你是情根深种,所以在龙泉忍不住提醒你,因怕你是个不解她心意的大傻瓜,
岂知却惹来自己的难以自拔。人家这么说,够坦白吗?”
    徐子陵一震往她瞧去,失声道:“妃暄!”
    师妃暄止步立定,目光投往洛阳城,雪粉不住落在两人身上,天地被雪彻底净化,
远近疏林变成模糊的轮廓。
    师妃暄柔声道:“就是在这城市一座大桥上,妃暄首遇子陵,那时我心中生出微妙
的感觉,我并不明白那与男女之情有任何关系,只感到你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一个会不
住在我心湖浮现没法忘记的人。后来你到净念禅院来找我,我站在禅院后山高崖遥观洛
阳,当时想的正是在那里初识子陵的情景。”
    徐子陵剧震一下,双目射出不能相信的神色,师妃暄竟向他吐露真情。
    师妃暄容色静若止水,淡淡道:“所以妃暄在龙泉始会破例介入你和石青璇间的事
上,岂知因退反进,惹来焚身之祸,实非所料能及。不过妃暄没有丝毫后悔,因为对妃
暄来说,龙泉的经验等若一趟轮回历劫的经验,是妃暄生命里最重要的片段,感受到全
心全意爱上徐子陵的滋味,生的经验再无欠缺。若非有此爱的禅悟,妃暄可能永无机会
上窥剑心通明的境界。现在妃暄再不须苦苦克制,一切任乎自然,所以厚着面皮,探问
你的私隐。”
    徐子陵深吸一口气,感慨万千的徐徐道:“妃暄肯向我吐露心声,我徐子陵将永远
心存感激。生命同时包含永恒和短暂这两个极端而矛盾的特性,像眼前此刻,就有种永
恒不灭的味儿,但我们又晓得这一切均会很快成为过去,所以对妃暄坦承曾爱上我,我
已大感此生无憾,若还贪心强求,只会辜负妃暄对我的期望。”
    师妃暄摇头道:“我不是曾爱上你,而是直至此刻仍感到我们在深深热恋着,那是
一种永恒深刻纯粹精神的爱恋滋味,永远伴随着我。妃暄虽不能像世俗般嫁与你为妻,
但在精神上并没有分别。徐子陵啊!你可知自己是唯一能伤害我的人,妃暄曾为你感到
伤痛,幸好这一切已成过去,现在只希望你能像妃暄般把龙泉的爱恋视作前世的轮回,
好好的对待石青璇,让她得到女儿家能得到最大的幸福。”
    徐子陵仰望雪花纷飞的夜空,道:“苍天待我徐子陵真的不薄,此刻就像在一个最
深最甜的美梦至深之处,本身具备圆满自足的境界,不作地想。妃暄放心吧!我完全明
白你的心意,不会令你失望。”
    师妃暄“噗哧”娇笑,向他展露风情万种的一面,欣然道:“闲聊完毕,轮到我们
谈正事哩!”
    徐子陵洒然道:“正事?哈!我竟全忘记呢!该由那处开始?”
    师妃暄往他靠过来,把尊贵的玉手送入他的掌握里,一切出乎自然的拉着他朝禅院
的方向走回去,螓首轻垂有点儿不胜娇羞的道:“会议由师尊主持,人家只负责带你到
她身前去,徐子陵勿要说话,让我们静静走完这段路好吗?”
    徐子陵感受到她的仙手在手里脉动抖颤,至乎感受到她全身的血脉,无有遗漏。他
们之间深刻真挚的爱正从两手相牵间来回激荡,那还说得出半句话,乖乖随她起步,踏
着厚厚的积雪,在白茫茫的风雪中携手迈进。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