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
第七章 重新开始

    寇仲来到正凝望磨刀石的宋缺身后,恭敬道:“阀主有何指示?”
    宋缺淡淡道:“李世民这个人,我留心他久矣!”
    寇仲想起封德彝,点头道:“阀主曾说过,除小子外,最欣赏的人是他。”
    宋缺默然片晌,沉声道:“若我刚才一口拒绝你们的提议,你猜天下会是怎样一个
局势?”
    寇仲欣然道:“幸好事实非是如此,那时我只好继续北伐,而世民兄则被他父兄联
手宰掉,跟着颉利大军南下,北方陷于四分五裂之局。”
    宋缺缓缓摇头,道:“李世民绝不曾如此窝囊,他会以洛阳为基地,树立他的势力,
凭他的声望政冶武功,终有一天能统一北方,遂走突厥人。李世民有一项你及不上他的
长处,就是坚持到底的耐性。若你不能一鼓作气的攻陷洛阳,你会因此输掉最后一场仗。
所以若我不同意你们,你能否成功,只是五五之数,这还未把你的心魔计较在内。”
    寇仲苦笑道:“阀主看得很准,若我得不到阀主首肯,只能勉强自己继续作战。可
是自家知自家事,我再不像以前般心无挂碍的全情投入争霸之战去,而子陵将不理会
我。”
    宋缺缓缓转过身来,凝望着他,平静的道:“坦白告诉我,你肯这样冒开罪我之险
来求我,究竟有多少是为了玉致?”
    寇仲一震垂首道:“至少占五成的比重,另五成是因子陵,至乎其他全是不关重要。
我有信心可克服一切,我根本不怕塞外联军,亦不惧怕李世民,我有信心在李世民站稳
阵脚别树一帜前把他摧毁,天下间再没有人能挡着我,因我已成功把阀主教导两人对垒
的刀法,融合在千军万马争胜沙场的战法内。”
    宋缺仰天长笑,欣然道:“寇仲毕竟是寇仲,你终成功建立战场上必胜的信心。难
得是你对名位权力全无野心,玉致应为你感到骄傲,我宋缺亦后继有人。”
    寇仲想起宋师道,忙道:“阀主当然后继有人,二哥他正在飞马牧场为商场主鉴定
场内珍藏,短期内还会向商场主求婚,只要阀主钦准,将可缔结姻盟。”
    宋缺双目神光倏盛,沉声道:“竟有此事?”
    寇仲道:“此事千真万确,他们在长安一见钟情,可是因形势所限,未能进一步发
展,现在一切障碍再不存在,自然是水到渠成。哈!阀主不知我和子陵在此事上费了多
少心思,令有情人可成眷属。”
    宋缺雄躯微颤,点头道:“师道终迷途知返,此事你和子陵做得很好。”
    接着从怀内掏出一个火漆密封的竹筒,交到寇仲手上,道:“你代我把此信送给梵
清惠,至于如何助李世民登上帝位,由你全权作主,我必须心无旁骛的全力疗伤,不能
参与你们的事。去吧!李世民是一个理想的选择,清惠不会看错人,我宋缺也绝不会看
错他。”

    三人聚在船上徐子陵的舱房,心情大是不同。
    得到宋缺的支持,前路清楚明确,只看他们以何种手段策略,以达至目标。
    坐于床沿的寇仲道:“我们间首先要设立迅快秘密的联络网,使互相间清楚对方情
况,彼此配合个天衣无缝。”
    李世民点头同意,道:“这方面没有问题,庞玉一向负责情报的收集,只要他把手
下筛选,换上绝对忠诚聪敏者,可以达到少帅的要求。”
    寇仲欣然道:“这方面我不大在行,鲁叔却是专家,让庞玉去见鲁叔,当可研究出
最可行和有效的办法。”
    李世民道:“返开封后,我立即遣庞玉来见鲁叔。”
    顿了顿沉声道:“你们能否秘密潜入关中是成败关键所在,这方面我可作出安排。”
    寇仲微笑道:“如须你老哥帮忙,我们当然不会客气。不过我现在的想法是你目下
不宜沾手这方面的事,那即使我们被识破,你仍可推个一乾二净。我们会经汉中入蜀,
表面则大张声势,有实有虚。实者攻打林士宏和萧铣是也;虚者则佯着分别进军巴蜀和
襄阳,让人不致起疑。”
    徐子陵提醒道:“我们曾进军巴蜀,忽然退走,必有人对此生疑。”
    李世民道:“子陵不用担心,我们曾为此开会研究,只想到是因宋缺和解晖的关系,
令宋家军暂缓攻蜀。”
    徐子陵叹道:“我最担心的是石之轩,此人智慧通天,识见非我和寇仲能及,只要
给他稍窥得蛛丝马迹,说不定可推断出我们合盟的事,那时事情的发展,将不由我们控
制。”
    寇仲点头道:“石之轩确教人头痛,换过是别人,我们还可不择手段的先干掉他,
对石之轩则此等方法全派不上用场。而要秘密遣三千精锐经汉中潜入关中,至少需两个
月许的时间,在这段时间内,我们的关系与行动绝对不可以曝光。”
    李世民道:“纵使我回到洛阳,立即被父皇召返长安,我仍可以种种藉口拖延十天
半月的时间。”
    寇仲皱眉道:“你曾拖延过一趟,今次不宜重施故技,何况征伐刘大哥的事由你皇
兄全权主持,你哪来拖延的理由。最槽是你老爹就以违背皇命治你罪,褫夺你兵权,这
对我们的计划会是最大的祸患,所以你必须乖乖的听教听话,让你老爹无从降罚。”
    李世民微笑道:“我忽然生出向往江湖草莽的生活情趣,自父皇登基,又以兵权予
我后,手下均惟我之命是从,从没有人敢像少帅般对我说话,使我听得既感新鲜又有乐
趣。”
    寇仲欣然道:“你的心情比来时好多哩!”
    李世民真心诚意的道:“我虽或会失去两个亲兄弟,但有你两位真兄弟补上,大家
目标一致的为天下百姓竭尽心力,尚有何憾?”
    徐子陵伸出手,沉声道:“一日是兄弟!”
    寇仲和李世民分别探手,三手紧握一团,齐声道:“终生是兄弟!”
    三人各自哈哈一笑,这才分开。
    寇仲道:“无论如何,世民兄入长安之日,就是我和子陵抵长安之时,至不济可保
世民兄和家人从宝库逃命。当然希望事情不会发展至那地步,且这可能性幸好是微乎其
微。不论贵父皇如何讨厌你,也不敢在冰封期即过的危险时刻,冒大唐国四分五裂之险
置你于死地,他只会逐步进逼,而我们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娘的,我们可否仿似
司徒福荣作幌子入城招摇撞骗?”
    徐子陵一呆道:“司徒福荣?那岂非硬是予石之轩一个揭破我们的机会吗?”李世
民单从李靖方面清楚此事,不致因此一头雾水,不知其所云。
    寇仲道:“此正为测试石之轩最直接的方法,看他会否念在青璇份上,不揭破我们。
且可引蛇出洞,以石之轩的为人,兼之他又被以赵德言为首的派系排挤,让不会轻举妄
动,到他来烦我们时,我们随机应变的和他周旋,来个大解决。他娘的!我寇仲现在真
的不怕他。”
    徐子陵沉吟道:“我们和石之轩的关系暧昧微妙,但这个险是否值得冒呢?一旦出
事,会牵连很多无辜的人。”
    寇仲道:“只要青璇肯到长安来,石之轩的问题将不存在。”
    徐子陵苦笑道:“我不想她被卷进此事内。”
    寇仲道:“那就告诉石之轩他女儿会到长安找你,这可是青璇亲口说的,童叟无欺,
哈!”
    徐子陵道:“我们能瞒过可达志吗?”
    寇仲颓然道:“那是没可能的。还有毕玄,以他的眼力,只要看过我们一眼,无论
我们如何装神弄鬼只徒惹笑柄。唉!只好偷偷摸摸,像耗子般昼伏夜出,又或索性躲在
世民兄的卧房里,不过这既不能保护世民兄,且处于完全被动的劣境,大大不利我们的
计划。”
    李世民正容道:“两位可知在冬季长安惯例不会有任何马球的赛事。”
    寇仲和徐子陵立即精神大振。
    寇仲道:“这么说,我们只要能避开可达志和毕玄,可保平安。”
    李世民不解道:“即使毕玄真的到长安来,你们遇上他的机会是微乎其微,可达志
则很难说,为何不先一步把他刺杀,一了百了。”
    徐子陵苦笑道:“我们办不到,因为他是曾与我们并肩作战、出生入死的兄弟,我
们还要求世民兄放他一条生路呢。”
    寇仲道:“尚有一个人是不得不防,就是杨虚彦,幸好他少有公开露面,碰上他的
机会不大。如若世民兄能提供他的行藏,我们会很乐意解决他。凭我和子陵,或再加上
个老跋,保证他一旦入局,任他练成不死印法或甚么劳什子的御尽万法根源智经,亦插
翼难飞。”
    李世民断然道:“不冒点险,如何成大事?只要我们拟定可在种种不同情况下的应
变计划,加上随机应变,定可逢凶化吉。试想你们有那趟是顺风顺水的呢?你们还可在
南方营造种种假象,使人以为你们身在关外。”
    寇仲哈哈笑道:“还是世民兄够胆色,他奶奶的熊,就这么决定。从这里回梁都,
有充足的时间让我们凑个诸葛亮出来。”
    足音响起,宋鲁的声音在门外道:“小仲!玉致来哩!”
    寇仲浑身剧震跳将起来,见李世民和徐子陵呆瞪着他,挺起胸膛道:“情场如战场,
小弟打仗去也,希望不用为国捐躯吧!”
    宋玉致一身劲装,秀发在顶上拢起来结成双髻,下穿长马靴绑腿,背挂宝剑,显是
刚从远地赶回来,甫下马立即来见寇仲。
    看到她倚桌静坐,一脸风尘的样儿,寇仲怜意大生,忘掉静静避退的宋鲁,至乎忘
掉此地之外的任何人与事,在她秀眉轻蹙带点冷漠神色的美眸注视下,坐往桌子另一边。
    两人目光纠缠。
    寇仲心中条地翻起千重巨浪,想起以前种种,不论两人生死对决,又成千军万马对
决沙场;甚么个人名位权力荣辱,至乎一统天下成不朽的霸业,说到底仍是“心的感
受”,不会多一分,不会减一毫,问题在是否满足。
    而此刻他的心只盈满对眼前受尽自己折磨创伤的玉人,其他一切不关重要。
    宋玉致淡淡道:“三叔不肯说你为何要到岭南来,定要由我亲自问你,际此风云四
起的时刻,少帅仍有暇分身吗?”
    寇仲一颗心“卜卜卜”的跳跃着,体内热血沸腾,若能令眼前美女幸福快乐,生命
尚有何求。在这一刻,他衷心地感激徐子陵,若非得他当头棒喝,他寇仲会把中土弄得
天翻地覆,分崩离析。现在既目标明确的将会与李世民以同一步伐达致天下和平统一,
更可挽回宋玉致对他的爱,那可是他一直渴望得到生命最珍贵的东西。
    宋玉致秀眉锁得更深,有些儿不耐烦的轻轻道:“少帅变成哑吧吗?”
    寇仲强压下扑过去把她紧拥入怀,感受她香躯颤震的冲动,咽喉乾涸沙哑着声音道:
“致致不肯来见我,我只好到岭南来。”
    宋玉致现出责怪的动人神色,嗔道:“少帅似不知身负重任,怎可随便丢下正事,
不怕爹怪你吗?”
    寇仲深吸一口气,道:“我今趟到岭南来,是正式向致致求婚,因为前定的婚约已
然作废,如今我寇仲再没有机会成为天下之主,只是一个平民,致致肯否委身下嫁,全
在致致愿否点头。”
    宋玉致俏脸倏地转白,娇躯剧颤,道:“你在说甚么?不要发疯!爹……”
    寇仲正心诚意的道:“在我的生命里,从没有一刻我比现在更清楚自己在干甚么,
更清楚我渴想得到的东西,那就是和致致共渡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写意美满生活。我立誓
今后放下一切争逐霸业的行动,只尽心全力令致致得到最大的幸福和快乐,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今天我就像个迷途知返的浪子,直至不久前,始晓得家乡在何方何地。从没
有一刻,我更了解致致不愿岭南被卷进天下纷乱的大漩涡的想法,因为我正身在其中,
深切体会到未来种种令人惧怕的可能性。”
    宋玉致双目射出不能置信的神色,咬着下唇,好半晌后垂下螓首,低声道:“不要
胡闹,少帅以为现在仍可抽身而退?”
    寇仲道:“为了致致,我可以做任何事。在这艘战船上,除我外尚有子陵和另一个
致致怎都猜想不到的人。”
    宋玉致愕然朝他瞧来,掩不住讶色,瞪着他道:“你竟是认真的!”
    寇仲长身而起,移到她身旁,单膝跪下,左手按胸,右手握上扶手,凝望宋玉致道:
“事关我们的终生幸福,我怎敢胡闹。那个你猜不到的人将会是未来统一天下的真主,
我和子陵会用尽一切努力办法助他登上帝位,因为我们深信他是当皇帝的最佳人选。”
    宋玉致口唇轻颤的问道:“他是谁?”
    寇仲一字一字的缓缓道:“李世民!”
    宋玉致娇躯剧震,道:“爹怎肯答应?”
    寇仲沉声道:“我们得到他老人家全力支持。”
    宋玉致娇躯再颤,双目涌出热泪,探出抖颤的手,抚上寇仲的脸庞,呜咽道:“寇
仲!啊!寇仲!你……”
    寇仲珍而重之的以双手捧起她香软的玉手,嘴唇轻柔地亲吻她掌心,魂为之销的道:
“我的老天爷,原来能令致致感动至忘掉我以往所有过失是这末动人的一回事,待长安
事了后,我就回来和致致洞房花烛,哈!噢!”
    宋玉致犹挂喜泪的俏脸现出红晕,一脸娇嗔的神态有那么引人就那么引人,垂下螓
首,啐道:“我答应嫁给你了吗?”寇仲得而复失,本是一脸失望的瞧着被宋玉致收回
去的玉手,旋又嬉皮笑脸道:“你宋二小姐若不嫁我,试问谁够胆子娶你?因那要过得
我寇仲手上的井中月和少帅军才成。且未来的皇帝又是和我寇仲肝胆相照,恩怨交缠的
兄弟,你不嫁我嫁谁?相信我,我们会是天下间最好的一对。”
    宋玉致白他一眼道:“看你哩!仍是那副德性,大言不惭。”
    寇仲感到身上每个毛孔不约而同的一起欢呼,他终于得到宋玉致。
    他对此曾陷于绝对的失望,深受有心无力的感觉苦苦折磨,现在本似没有可能的事
终于发生,宋玉致从未试过以这种神态和他调笑。
    哑然失笑道:“这正是小子独到之处,晓得二小姐你正为人人对你一本正经的打躬
作揖闷得发慌,所以小子投你所好,否则如何能赢得你的芳心呢?唉!我要走哩!让我
唤子陵和秦王过来与你打个招呼如何?我可否把你介绍为本人的未婚娇妻?”
    宋玉致倏地从椅内飘起,落往出口处,盈盈别转娇躯,泪渍犹是未乾的俏脸现出又
喜又羞,又没好气的苦恼而喜悦神情,柔声道:“致致甚么人都不想见,好好的活着回
来见我,勿要逞强,一切以大局为重。知道吗?寇少帅!”
    说罢一阵香风般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