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思想分歧

    雪花不断地洒在这一老一少、代表中土两代的出色人物身上。
    宋缺察觉到寇仲异样的情况,讶然如他瞧去道;你在想什么?”
    寇仲颓然道:“我从门主和清惠而主的分歧想起与玉致的不协调,因而深切体会到
门主当时的心境。”
    宋缺微一颔首,道:“我和清惠的分歧,确令我们难以进一步发展下去,其他的原
因都是次要。清惠认为汉族不但人数上占优势,且在经济和文化的水平上也有明显的优
越性,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可把入侵的外族同化,当民族差别消失,民族间的混战自然
结束,由分裂步向统一,此为历史的必然性。在某一程度上,我同意她在这方面的见挪.
可是她认为胡化后的北方民族大融合,始是我汉族的未来发展,在此事上来某人实不敢
融合,始是我汉族的未来发展,在此事上来某人实不敢苟同”
    寇仲尚是首次听到任何人从这角度去除中土局势的变化,颇有新鲜的感觉。北方汉
族的胡化或胡族汉化.是既成的事实,像宇文化及、王世充之辈,正是不折不扣汉化后
的胡人或胡化的汉人,李间亦有胡人的血统。
    但要宋缺这坚持汉统的人去接受汉化的胡人或胡化的汉人,却是没有可能的。梵清
惠和宋缺的分歧,泾渭分明,而这分歧更体现在目前的形势上。
    宋缺沉声道:“我并不反对外来的文化,那是保持民族进步和活力的秘方,佛学便
是从天竺传过来与我汉族源远流长、深博精微的文化结合后发扬光大的。可是对外族没
有提防之心,稍有疏忽将变成引狼入室,像刘武周、梁师都之辈,正因胡化太深,所以
无视穷厥人的祸害。而李氏父子正步其后尘,与塞外诸族关系密切,早晚酿成大祸。我
欣赏清惠有容乃大的襟怀,但在实际的情况下,我必须严守汉夷之别,否则塞外请族将
前仆后继的插足中原,中土则永无宁日。北方既无力自救,惟有让我们南人起而一统天
下,拨乱反正.舍此再无他途,否则我大汉将失去赖以维系统一的文化向心力,天下势
要长期陷于分裂。”
    接着哈哈笑道:“给清惠勾起的心事,使闷在脑袋中近四十年的烦恼倾泻而出,宋
某大感痛快。少帅现在中近四十年的烦恼倾泻而出,宋某大感痛快。少帅现在当明白我
宋缺的目标和理想,我助你登上帝座,为的非是宋家的荣辱,而是我华夏大汉的正统。
一个伟大民族的出现,并没有历史上的必然性,得来不易,亦非依人们的意志而不能转
移,假若没有始皇赢政,中土可能仍是诸雄割据的局面。我希望千秋万世后.华夏子民
想起你寇仲时,公认你寇仲为继赢政和杨坚后,第三位结束中土分裂的人物。这是个伟
大的使命,其他一切均无关痛痒。
    寇仲心中涌起热血,同时明白宋缺肯吐露埋藏心底多年心事的用意,是他其实并不
看好这场与宁道奇的。
    决战.他的破绽在梵清惠.当他认为自己再不受对梵清惠的感情左右之际,师妃暄
却代宁道奇下挑战书,再勾起他当年的情怀,致一发不可收拾。使他无法保持在“舍刀
之外,再无他物”的刀道至境,大失必胜之算。
    宋缺不但要寇仲明白他统一天下的苦心,更要他能坚持信念,纵使他宋缺落败身亡,
仍不会被师妃暄晓以大义,令寇仲放弃他振兴汉统千秋大业的遗志。
    寇仲肃容道:“阀主放心.寇仲会坚持下去.直至为阀主完成心中的理想。”
    宋缺长笑道:“好!我宋缺并没有看错你,记着我们为的非是一己之私,而是整个
民族的福趾。现在我可以放下一切心事,全心全意投进与宁道奇的决斗,看看以放下一
切心事,全心全意投进与宁道奇的决斗,看看是他的道禅之得,还是我的天刀更胜一筹。
你仍要随我去作壁上观吗?”
    寇仲毫不犹豫的点头。
    宋缺再一阵长笑,往前飘飞,深进大雪茫茫的洁白原野。
    寇仲紧追其后,一老一少两大顶尖高手,转瞬没人大雪纯净无尽的至深处。
    “咯!咯!”
    独坐客房内的徐子陵应道:“显鹤请进,门是没有上闩的。”
    阴显鹤推门入房,掩上房门,神情木然的隔几坐到徐子陵另一边。
    这是和酒馆用一个街口另一所颇具规模的旅馆,与伏骞告别后,他们在这里开了两
间上房。
    徐子陵关心的问道:“睡不着吗?”
    明显鹤木然点头,颓然道:“我是否很没有用呢?”
    徐子陵不同意道:“怎可以这样看自己,你的患得患失是合乎人情。自令妹失踪后,
你天涯海角的去寻找她,虽然没有结果,总有一线希望。现在令妹的下落可能由纪倩揭
晓,换作我是你,也怕听到的会是无法挽回的可怕事实,那时你将失去一切希望,至乎
生存的意的可怕事实,那时你将失去一切希望,至乎生存的意义,所以害怕是应该的。”
    阴显瞩苦涩的道:“你倒了解我。”
    徐子陵目射奇光,道:“可是我有预感你定可与小妹团聚,我真的有这感觉。绝非
安慰你而这么说。”
    (阴显鹤稍见振作,问道:“你对伏骞有什么感觉?”
    徐子陵呆望他片刻,苦笑道:“我不想去想他的问提,大家终是一场朋友。”
    阴显鹤道:”突利不也是你的生死之交吗?可是在情势所迫下,终有一天你会和他
对决沙场。颉利和突利虽不时缠斗,但在对外的战争上,为共同的利益,是团结一致的。
我同意伏骞的说法,颉利和突利的联军将会不定期内大举入侵中原,这是没有人能改变
的现实。”
    徐子陵问道:“他们有什么共同的利益?”
    阴显鹤道;“我长期在塞内外流浪,找寻小纪,所以比你或寇仲更深切体会到塞外
诸族的心态。他们最害怕的是出现一个统一强大的中原帝国,杨广予他们的祸孩记忆犹
新。唯一我不同意伏骞之处,是西突厥的统叶绝不会在这种时间抽颉利的后腿,那是他
们狼的传统,见到一头肥羊,群起噬之,以饱饿腹。目下李阀内分外裂,中土则因寇仲
冒起而成南北对峙,若突厥人不趁此千载一时之机扑噬我们这头肥羊,一俟李阀或寇仲
任何一方统一中原,他们将失去机会。〝任何一方统一中原,他们将失去机会。〝徐子
陵感到背脊凉浸湿的,阴显鹤从未试过如此长篇大论去说明一件事,今趟大开金口且是
字字珠玑,把塞内外的形势分析得既生动可怖又淋漓尽致。
    忽然间,他深深的明白师妃暄重踏凡尘的原因,正是要不惜一切的阻止事情如阴显
鹤所说般的发展。
    政治是不论动机.只讲后果。
    寇仲的争霸天下,带来的极可能是更大的灾难。
    “子陵啊!你曾说过,若李世民登上帝座,你会劝寇仲退出。为天下苍生,子陵可
否改采积极态度,玉成妃暄的心愿呢?”
    师妃暄的说话在他脑海中回荡着。
    当时他并没有深思她这段说话,此刻却像暮鼓晨钟,把他惊醒过来,出了一身冷汗。
    万民的福趾,就在此一念之间。
    阴显鹤的声音在耳鼓响起道:“为何你的脸色变得这么难看?”
    徐子陵口齿艰难的道;“我曾亲眼目睹恶狼群起围噬鹿儿的可怕情景,所以你那比
喻令我从心底生出恐惧。”
    阴显鹤叹道;“突厥人一向以狼为师,他们的战术正是狼的战术,先在你四周徘徊
咆哮试探虚实,瓦解你的斗志.令你精神受压,只要你稍露怯意,立即群起扑的斗志.
令你精神受压,只要你稍露怯意,立即群起扑击,以最凶残的攻势把猎物撕碎,且奋不
顾身。”
    稍顿续道:“若我是颉利,更不容寇仲有统一天下的机会,对寇仲的顾忌肯定尤过
于对李世民,因为没有人比节利更清楚寇仲在战场上的能耐。这三个月许的冰河期正是
颉利入侵的最佳时机。”
    徐子陵剧震道:“幸好得显鹤提醒我.我并没有想到冰封有此害处。”
    阴显鹤道:“子陵长于南方.当然不晓得北疆住民日夕提心吊胆的苦况,突厥人像
狼群般神出鬼没.来去如风,所到处片瓦不留。”
    徐子陵断然道:“不!我绝不容这情况出现。”
    阴显鹤泄气的道:”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可想。”
    徐子陵皱眉道:“突利难道完全不看我和寇仲的情面吗?”
    阴显鹤摇头道:“突赝人永远以民族为先,个人为次,可达志便是个好例子。何况
有毕玄支持颉利,只要毕玄插手,突利将不敢不从.否则他的汗位不保。在这种情况下,
什么兄弟之情亦起不到作用.子陵必须面对事实。”
    徐子陵沉声道:“我要去见李世民。”
    阴显鹤愕然道:“见他有什么作用,你们再非朋友,阴显鹤愕然道:“见他有什么
作用,你们再非朋友,而是势不两立的死敌。”
    徐子陵神情坚决的道:“你今夜这一席话,令我茅塞顿开,想通很多事情。在以往
我和寇仲总从自身的立场去决定理想和目标,从没想过随之而来的后果。”
    轮到阴显鹤眉头大皱,道:“形势已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宋缺既出岭南,天下
再无人可逆转此一形势、子陵见李世民还有什么好说的?”
    徐子陵道:“我不知道!可这是令中原避过大祸的最后机会。若我不尽力尝试,我
会内疚终生.更辜负妃暄对我的期望。”
    阴显用开始明白徐子陵的心意,倒抽一口凉气道:“说服李世民有啥用,李世民之
上尚有李渊,建成元吉则无不欲置李世民于死地,照我看子陵无谓多此一举。”
    徐子陵露出苦思的神色,没有答他。
    阴显鹤叹道:“寇仲再非以前的寇仲,他现在不但是少帅军的领抽,更是宋缺的继
承者,在他肩上有很重的担子,我真不愿见你们两个好兄弟因此事失和。”
    徐子陵道:“我没法把得失逐一计较,只知中土百姓将大祸临头.他们受够啦!好
应过一段长治久安的安乐日子。”
    阴显鹤点头道:“子陵就是这么一个只为他人着想,不计自身得失的人。可惜时间
和形势均抵回天乏力的境不计自身得失的人。可惜时间和形势均抵回天乏力的境地,纵
使寇仲前向李唐投诚,宋缺仍不会罢休。你最清楚寇仲,他在最恶劣的形势下仍不肯屈
服投降,何况是现在统一有望的时刻,他不但无法向自己交待,难向追随和支持他的人
交待,更无法向为他牺牲的将士交待。”
    稍顿后续道:“我说这么多话,非是不了解子陵的苦心和胸怀,而是怕你犯险,战
场从来是不讲人情的。
    你如此见李世民,他会如何对付你实是难以预料,即使念旧,李元吉、杨虚彦之辈
更是绝不会放过你的。除掉你等于废去寇仲半边身.照我看李世民不肯错过子陵这种羊
人虎口的机会。”
    徐子陵深切感受到这似对所有事情均漠不关心的人对自己的着紧,感动的道:“我
会谨慎行事的。”
    心中想到的是李靖,他本不打算找他,现在却必须前去与他碰头,再不计较此事会
带来的风险。
    阴显鹤见不能说服他,尽最后的努力道:“你若要说服寇仲投降,何须见李世民?”
    徐子陵道;“若不能说服李世民,没可能打动寇仲,所以必须先游说他。此事复杂
至极点,牵连广泛,一言难尽。”
    阴显鸣沉声道;“宋缺的问题如何解决?”
    徐子陵颓然道;“我不知道,只好见步行步,妃暄所她会营造一个统一和平的契机,
希望她确可以办所她会营造一个统一和平的契机,希望她确可以办到。
    阴显鹤断然道:“我陪你去见李世民。”
    徐子陵道:“见过纪倩再说吧!”
    阴显鹤叹道:“与子陵这席话对我有莫大益处,比起天下百姓的幸福和平,个人的
惨痛创伤只是微不足道。”
    徐子陵忽然探手弄灭小几的油灯,道:”有人来犯!”
    阴显鹤抓上背上精钢长剑,破风声在窗外和门外响起。
    漫空风雪中,来缺和寇仲立在伊水东岸,俯视悠悠河水在眼前流过。
    直到此刻,寇仲仍不晓得宁道奇约战宋缺的时间地点。
    宋缺神态闲适,没有半分赶路的情态。
    忽然微笑道;“少帅对长江有什么感觉?”
    寇仲想起与长江的种种关系,一时百感交集,轻叹一口气,道:“一言难尽。”
    宋缺油然道:“长江就像一条大龙,从远酉唐古拉山主峰各拉丹冬雪峰倾泻而来,
横过中土,自西而东的奔流出大洋,孕育成南方的文明繁华之境。与黄河相比,大江多
出几分俏秀温柔。江、淮、河、济谓之‘四比,大江多出几分俏秀温柔。江、淮、河、
济谓之‘四渎’,都是流入大海的河道。天下第一大河称语的得主虽是黄河,但我独钟
情大江,在很多方面是大河无法比拟的。”
    寇仲完全摸不着头脑,不明白来缺为何忽然说起长江来,虽似对大江有种梦索魂牵
的深刻感情,语调却苍凉伤感。”
    宋缺续道。“我曾为探索大江源头,沿江西进,见过许多冰川。那处群山连绵,白
雪皑皑,庞大无比的雪块在阳光下溶解,沿冰崖四处陷下,形成千百计的小瀑布,聚成
河.往东奔流,其势极其壮观,非是亲眼目睹,不敢相信。”
    寇仲听得心怀壮阔,道:”有机会定要和子陵一起前去."宋缺提醒道:“你似是忘
记王致。”
    寇仲颓然道:“她绝不会随我去哩!”
    宋缺微笑道:“若换过昨天,我或会告诉你时间会冲谈一切,现在再不敢下定论。
当上皇帝后,你以为还可以随便四处跑吗?”
    寇仲丧然若失.没有答话。
    宋缺回到先前的话题,道;“人说三峡峡谷与黄河相同、既有雄伟险峻的瞿塘峡、
秀丽幽深的巫峡和川流不息的西陵峡,为长江之最,这只是无知者言。大河的周围奇景
在前段金沙江内的虎跳峡,长达十数里,连续冲谈一切,现在再不敢下定论。当上皇帝
后,你以为还下跌几个陡坎,雪浪翻飞,水雾朦胧,两岸雪封千里,冰川垂挂、云缭雾
绕,峡谷纵深万丈,几疑远世,才是长江之最。”
    寇仲苦笑道:“恐怕我永无缘份到那里去引证你老人家的说话。”
    宋缺没有理他,淡淡道:“我的船就在那里沉掉,当我抵巴蜀转乘客船,于一明月
当空的晚夜,在舱板遇上清惠,我从未试过主动和任何美丽的女性说话,可是那晚却情
不自禁以一首诗作开场白,令我永恒地拥有一段美丽伤情、当我以为淡忘时却比任何时
间更深刻的回忆。”
    寇仲心中剧震,想不到宋缺仍未能从对梵清惠的思忆中脱身,此战实不可乐观。
 
    ------------------
  转自:卧龙居 http://nsh.yeah.net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