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血的历史

    宋缺迈开步伐,在无边无际的雪夜不断深进,仿似没有特定的目的地,更若如他全
忘掉与宁道奇的生死决战。以闲聊的口气道:“若你事事不肯放过,生命将变成至死方
休的苦差,因为那是任何人均力有不逮的事。
    告诉我,若你不肯放过尚秀芳,会有什么后果?”
    追在他旁的宏仲一呆道:“当然会失去致致,可是阀主当年处境不同,不用作出选
择。”
    宋缺苦笑道:“有何分别?我只能在刀道和梵清惠间作出选择,假设她叛出慈航静
斋来从我,我敢肯定宋。某今天没有这种成就。舍刀之外,再无他物的境界是要付出代
价的,且是非常残忍的代价。她和我在政治上的见解也是背道而驰,若果走在一起,其
中一方必须改变,但我是永远不肯改变自己信念的。所以打开始,我们便晓得不会有结
果。”
    寇仲说不出话来。
    宋缺朝他瞧一眼,沉声道:“这数十年来,我一直宋缺朝他瞧一眼,沉声道:“这
数十年来,我一直不敢想起她。你明白那种感觉吗?思念实在是太痛苦啦!
    且我必须心无旁骛,专志刀道,以应付像眼前般的形势,我不是单指宁道奇,但那
也包含他在内,指的是天下的整个形势。练刀即是炼心,你明白吗?没有动人的过去,
怎使得出动人的刀法?”
    寇仲一震道:“闻立现在是否很痛苦呢?”
    宋缺探手搭上寇仲肩头,叹道:“你这小子的悟性令我宋缺也为之叫绝,今天是我
二十年来第一次毫无保留地想她,所以你感到我独坐帅府内堂时的异乎平常。”
    不待寇仲答话,挪手负后,继续漫步,仰脸往风雪降落找寻归宿处,微笑道:“年
青时的梵清惠美至令人难以相信,即使眼睁降瞧着,仍不信凡间有此人物,师妃暄这方
面颇得她的真传。那是修习(慈航剑典》仙化的现像。若我没有看错,师妃暄已攀登上
剑心通明的境界,比清惠的心有灵犀,尚胜一筹。”
    寇仲拍手叫绝道:“阀主的形容真贴切,没有比‘仙化’两宇能更贴切地形容师妃
暄的独特气质。”
    宋缺迎上他的目光,淡然自若道:“勿以评头品足的角度看他化两字,这内中大有
玄之又玄的深意。道家佛门,不论成仙或成佛,其目的并无二致,就是认为生命不止于
此。《慈航剑典》是佛门首创以剑道修天道的奇书,予我很大的启示,当刀道臻达极致,
也该是超越奇书,予我很大的启示,当刀道臻达极致,也该是超越生死臻至成仙成佛的
境界。”
    寇仲猛颤道:“我明白哩!事实上门主所追求的,与清惠斋主修行的目标没有分别,
间主放弃与她成为神仙眷属的机缘,与她坚持修行的情况同出一辙。”
    宋缺摇头道:“我和她有着根本的不同,是我并不着意于生死的超越,只是全力在
刀道上摸索和迈进。我特别提醒你师妃暄已臻剑心通明的境界,是要你生出警惕之心,
因为她是有资格击败你的人之一。”
    寇仲想起在成都师妃暄向他的邀战,苦笑无语。
    宋缺目注前方,脚步不停,显然正陷进对往事毫无保留的缅思深处。
    一团团洁白无暇的雪花,缓缓降下,四周林原白茫茫一片,令人疑幻似真。
    寇仲仍不晓得此行的目的地,一切似乎是漫无目的,而他颇享受这种奇异的气氛和
感觉。
    忽然问道;“阀主从未与宁道奇交过手,为何却有十足必胜的把握?”
    宋缺哑然失笑道:“当每位与你齐名的人,一个接一个饮恨于你刀下,数十年来均
是如此,你也会像宋某人般信心十足。宁道奇岂会是另一个例外?这非是轻敌,而是千
锤百炼下培养出来的信念。”
    寇仲叹道:“但我仍有点担心,至少阀主因梵清惠寇仲叹道:“但我仍有点担心,
至少阀主因梵清惠心情生出变化,恐难以最佳状态迎战宁道奇。”
    宋缺点头同意道:“你有此想法大不简单,已臻达人微的境界。清惠坚持自己的信
念,不惜用出宁道奇来对付宋某人,实在伤透我的心,可是我却没有丝毫怪责她的意思,
反更增对她的敬重,因为她下此决定时,会比我更难受。”
    寇仲道:“或者这只是师妃暄的主意。”
    宋缺摇头道:“师妃暄当清楚清惠与我的关系,若没有清惠的同意,绝不敢使出宁
道奇这最后一着。”
    顿了顿续道:“我和清惠不能结合的障碍,除去各有不同的信念和理想外,还因我
有婚约在身,此婚约对我宋家在岭南的发展至关重要,有点像你和玉致的情况。这么说
你该明白我把家族放在最高的位置,等待的就是眼前的一统天下、扬我汉统的机会,那
比任何男女爱恋更重要。不论此战谁胜谁负.你必须坚持下去。”
    寇仲道:‘阀主以坚持汉统为已任,为何清惠斋主不支持你?”
    宋缺谈谈道:“这方面真是一言难尽,你有兴趣知道吗产寇仲颔首道;’‘我好奇
得要命!”
    酒馆的伙计为他们借着店内左右壁上的灯烛,在火光掩映的暖意下,满脸胡髯、相
貌雄奇的伏骞浅呷一口光掩映的暖意下,满脸胡髯、相貌雄奇的伏骞浅呷一口洒,目光
投往杯内的酒徐徐道:“此事须由四十年前杨勇迫周朝静帝禅让说起,北周一向与突厥
关系密切,北周的千金公主为突厥可汗沙钵略之妻,对本朝被杨坚篡权憎恨极深,故不
住煽动沙钵略为她北周复仇。而杨坚则一改前朝安抚的政策,不把突厥人放在眼内,故
在这内外因素的推动下,突厥不时寇边,令杨坚不得不沿边加强防御,修长城筑城堡,
驻重兵大将于幽、并两州。
    在些紧张时期,出现了一个关化性的人物长孙晟。”
    徐子陵皱眉道:“长孙晟?”
    ?伏骞点头过:“正是长孙晟,据我所知,此人大有可能是赵德言的师傅,奉北周
皇帝之命进千金公主嫁往突厥,一方面在突厥煽风点火,勾结沙钵略之弟处罗;另一方
面则回中土取得杨坚信任,献上挑拨离间分化突厥之策。由于他长期在塞外,故深悉突
厥诸酋间的情况,更绘成塞外山川形势图,杨坚大喜下接纳他全盘策略,分别联结突厥
最有势力的两个小可汗达头和处罗,最后导致突厥分裂为东西两汗国,而实厥人亦不住
入侵贵国,抢掠屠杀,防军则不住反击,仇恨就是这样种下来,现在谁都改变不了,只
有一方被灭,战火始会熄灭。”
    徐子陵道:“多讲伏兄指点,我和寇仲对杨坚时期的事并不清楚,从没想过其中有
此转折。魔门的人真厉的事并不清楚,从没想过其中有此转折。魔门的人真厉害,先有
长孙晟,后有石之轩和赵德言使出阴谋诡计,操纵局势的发展。敢问伏兄,贵国吐谷挥
现在处于怎样的境况下?”
    伏骞双目杀意大起,沉声道:“最直接威胁到我们的敌人是西突厥,自统叶护继位,
酉突厥国力大盛。统叶护用云帅之助,本身又文武兼备,有勇有谋,每战必克,兼巨野
心极大,虽暂时与我们保持友好关系,只是因有利于他吞并铁勒的行动,至乎他肯与李
建成暗缔盟约,为的是要联唐以夹击颉利。如大唐能一统天下.颉利当然无隙可乘,但
寇仲的崛起,却令颉利有可乘之机,一若我没有猜错,颉利在短期内将会联同突利大举
南侵,被狼军践踏过的乡县镇城,休想有片瓦完整。”
    徐子陵想起突厥狼军的消耗战术,一颗心直沉下去,忍不住问道:“统叶护勾结的
是李建成为何伏兄却散播西突厥勾结李世民的谣言。”
    伏骞凝望他半晌.讶道:“李世民现在不是子陵的敌人吗?因何语气竟隐含怪责之
意?”
    徐子陵道:“或者因为我从没想过伏骞兄会使这种手段。”
    伏骞苦笑道:“当强敌环伺,国家存亡受到威胁,为挣扎求存,任何人都会无所不
用其极的去对付敌人。
    假设勾结西突厥一事是无中生有,绝起不到什么作用。
    假设勾结西突厥一事是无中生有,绝起不到什么作用。
    可是谣言假里有真,会生出微妙的影响,既能令李建成疑神疑鬼,又使颉利生出警
惕,更可进一步分化李阀内部的团结,对少帅一方该是有利而无害。”
    邢漠飞补充道:“徐爷可有想过颉利的草原联军入犯中土,会形成怎样的局面?”
    徐子陵道:“请指点。”
    邢漠飞肃容道:“只要颉利能在中原取得据点,统叶护将在无可选择下到中原来分
一杯羹,以免颉利攻陷长安。势力坐大,然后分从塞外和关西向他发动攻击,那时他将
陷于两面受敌的捱揍劣局,此正是李建成和统叶护一拍即合的原因。李建成虽一向与颉
利秘密勾结,一方面是惧怕颉利的威势,另一方面是想借其力对付李世民,却非不知颉
利的狼子野心,故希望能以统叶护制颉利,但此乃引狼入室,若统叶护因李建成给予的
方便成功在中原生根立足,我们的形势将更为危殆。”
    伏骞接口道:“退一步来说,若颉利只是抢掠一番,回返北塞,而李建成却登上皇
座,他与统叶护的关系将更为密切.统叶护没有东疆之忧下,于灭铁勒后会全力对我们
用兵,这将是我们最不愿见到的情况。”
    阴显鹤默然不语,似是对三人讨论的天下大势没有丝毫兴趣。
    丝毫兴趣。
    徐子陵却听得头大如斗,进一步明白师妃暄阻止寇仲进犯巴蜀的决心,伏骞比他徐
子陵甚或中土任何人更了解塞外的形势,他预料颉利会短期内南侵之语定非虚言。且目
下确是北塞联军南侵的最佳时机,李唐内部分裂,李世民虽得洛阳,却陷于应付两线苦
战之局,李渊根本无力抵挡以狼军为首的塞外联军。想起突厥人消耗战的可怕,加上在
旁觊觎的统叶护.未来的发展确是教人心寒。
    伏骞沉声道:“我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说不定可令颉利暂缓入侵中原,改而对付
统叶护。若颉利相信勾结统叶护的是李世民,必通过赵德言令在背后操纵李渊和建成、
元吉的魔门同伙加速对付李世民,所以此为一石二鸟之计。我深切希望统一中原的是少
帅而非李家,那凭着我们的交情,将轮到统叶护忧心他的存亡。”
    徐子陵心中一震,表面则不露丝毫内心的情绪,说
    到底,伏骞的最终的目的是要振兴吐谷浑,至乎取突厥人而代之,成为塞外的新霸
主。他到中原来,正是为本国找寻机会。他的一番话虽说得漂亮好听,但他却感到伏骞
是言不由衷。在伏骞的立场,中原是愈乱愈好,最好是东西突厥同时陷足中原,与李唐
和寇仲血战不休,无法脱身,那吐谷浑将有机可乘。在伏骞来说,为本国无法脱身,那
吐谷浑将有机可乘。在伏骞来说,为本国的利益,是无可厚非。但他徐子陵怎可生看这
样一个局面。令徐子陵对伏骞的诚意首次生出怀疑,是伏骞把消息扭曲后散播.那只会
是火上添油.徒增变数。
    伏骞笑道。“顾着说这些令人烦扰的事,尚未有机问子陵为何到汉中来,是否要往
长安去呢?”
    徐子陵心想的却是若伏骞如实把李建成勾结西突厥及统叶护的消息泄露,收效可能
更大,因为颉利对此岂敢疏忽.说不定他这边进侵中原,那边厢统叶护已攻打其班都斤
山的牙帐,那李建成之危自解。李建成虽没法派兵助统叶护,却可在兵器、粮食方面向
统叶护作出有力的支持。”
    心中暗叹,坦然道:“我到长安打个转办些事后立即离开。”
    伏骞的一对铜铃般炯炯有神的巨目闪过复杂难明的神色.旋即露出喜色,欣然道:
“我们正要入长安拜会李渊,有我的使节团掩护,子陵可省去不必要的麻烦。”
    徐子陵心中思索伏骞眼神内的含意,表面则不动声色,微笑拒绝道:“入长安前我
们尚有其他事情待办,还是分头入城彼此方便。”
    伏骞笑道:“如此子陵到长安后务要来见伏某一面,长安事了后,我希望能和少帅
碰头,看看大家有什么可合作的地方。来!我们喝一杯,愿我们两国能永远和平合作的
地方。来!我们喝一杯,愿我们两国能永远和平共存.长为友好之邦。”
    宋缺领寇仲来到一座小山之上,环视远近,雪愈下愈密,他们就像被密封在一个冰
雪的世界里,再不存在其他任何事物。
    宋缺双目射出沉醉在往昔情怀的神色,轻柔的道:“我和清惠均瞧出由魏晋南北朝
的长期分裂走向隋朝杨坚的统一,实是继战国走向秦统一的另一历史盛事,没有任何历
史事件能与之相比。可是对天下如何能达致长治久安,我和清惠却有截然不同的看法,
在说出我们的分歧前,我必须先说明我们对杨坚能一统天下的原因在看法上的分界。”
    寇仲感到胸襟扩阔,无论从任何角度去看,宋缺和梵清惠均是伟大超卓的人,他们
视野辽阔,为通古今治乱兴衰,他们的看法当然是份量十足。
    饶有兴趣的道:”统一天下还须其他原因支持吗?
    谁的拳头够硬,自能荡平收拾其他反对者。”
    宋缺哑然失笑道:“这只是霸主必须具备的条件,还要其他条件配合,始能水到渠
成。试想若天下万民全体反对给你管治,你凭什么去统一天下。若纯论兵强马壮,天下
没有一支军队能过突厥狼军之右,又不见他们能征服中原?顶多是杀人放火,蹂躏抢掠
一番。而这正是清惠的观点,统一是出于人民的渴求,只要有人在各是清惠的观点,统
一是出于人民的渴求,只要有人在各
    方面符合民众的愿望.他将得到支持;水到渠成的一统天下。”
    寇仲点头道:”清惠斋主这看法不无道理。”
    宋缺谈谈道:“那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在西汉末年,又或魏晋时期,难道那时的人
不渴求统一和平吗?为何两汉演变成三国鼎立?魏晋分裂为长时期的南北对峙寇仲哑口
无言.抓头道:“阀主说的是铁铮铮的事实。何解仍不能改变清惠斋主的想法。”
    宋缺叹道:“清惠有此见地,背后另含深意,我且不说破,先向你说出一些我本人
的看法。”
    寇仲心悦诚服的道:“愿闻其详!”
    宋缺露出深思的神色,缓缓道:“南北朝之所以长期分裂,问题出于“永嘉之乱”,
从此历史进入北方民族大混战的阶段,匈奴、鲜卑、用、氏、羌各部如蚁附蜜的渗透中
原,各自建立自己的地盘和政权,而民族间的仇恨是没有任何力量能化解的,只有其中
一族的振兴.才可解决所有问题。”
    寇仲一震道:“难怪阀主坚持汉统,又说杨坚之所以能得天下,乃汉统振兴的成果,
现在我终明白阀主当年向我说过的话。”
    旋又不解道:“那阀主和清惠斋主的分歧在何处?”
    蜜的渗透中原,各自建立自己的地盘和政权,而民族间宋缺双目射出伤感的神色,
苦笑道:“在于我们对汉统振兴的不同看法,我是站在一个汉人的立场去看整个局势,
她却是从各族大融和的角度去看形势。她追求的是一个梦想,我却只看实际的情况,这
就是我和她根本上的差异。”
    寇仲虽仍未能十足把握宋缺和梵清惠的分歧,却被宋缺苍凉的语调勾起他对宋玉致
的思念,由此想到宋玉致反对岭南宋家军投进争天下的大漩涡里,背后当有更深一层的
理念,而自己从没有去设法了解,而正是这种思想上的分歧,令他永远无法得到她的芳
心,一时心乱如麻,情难自已。
 
    ------------------
  转自:卧龙居 http://nsh.yeah.net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