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唇枪舌剑


    无论寇仲和徐子陵如何肯定杜兴是奉颉利之命来设陷阱对付他们,又或深信他是狼盗的
幕后主使者,而杜兴更与充满邪恶味道的大明尊教有不可告人的关系。可是基于三个原因,
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首先是要顾及北疆数城人民的安全。
    杜兴代表的是一种能平衡关内外的势力,成为外族与高开道之间一个缓冲。只要社兴能
控制山海关,突厥和契丹人就不怕高开道敢不看他们的脸色做人。反之,高开道一天不能取
得山海关的控制权,就要多做一天奴才,所以才有藉荆抗来煽动他们对付杜兴的事。
    若杜兴被杀,这微妙的平衡势被摧毁,高开道将与外族展开对山海关的争夺战,最后受
苦的还不是老百姓。
    第二个原因是必须为大小姐讨回八万张上等羊皮,那可不是凭杀得尸横遍地,血流成
河可以解决的。
    第三个原因是他们根本没有动手的藉口n。难道他们硬说杜兴是颉利的走狗吗?这说出
去让人听到会笑掉牙齿。因为杜兴从开始便打明旗号是颉利的人,否则怎到他坐镇山海关。
    这天下现在是突厥人的天下,随着大隋的衰落、中土分崩离析,与突厥接连的疆域,控
制者再非汉人。
    在栈镏隔关内外的县城里,这种强敌压境的滋味尤为深刻。
    寇仲和徐子陵你眼望我眼时,像一座铁塔似的杜兴以突厥话先向跋锋寒打招呼,道:
“我猜不到你是跋锋寒,皆因前天我才听到你在夫余斩杀格鲁言的消息,错觉以为跋锋寒仍
在夫余,怎想得到跋锋寒会忽然在这里出现。”
    杜兴有意无意间,流露出一种对汉人歧视的态度。
    由于杜兴的突厥话说得太快,他们整个月来的苦学全派不上用场,只能听懂几个单音,
不能串连出整句话的意思,只有被杜兴故意瞒惑的感觉。
    跋锋寒没有起立施礼,仍神态昂扬的坐在椅上,双目闪闪生辉的盯着社兴道:“我这两
位朋友是当今天下最厉害的两个人,任何人低估他们,终有一天要非常后悔。”
    他虽以突厥话回答,但故意说得很慢,咬正每个字音,所以寇徐两人听懂一半,另一半
则是猜出来的。
    杜兴听得微一错愕,目光扫过寇仲和徐子陵,然后大马金刀的坐下。
    许开山哈哈笑着站起来,亲自为各人斟酒,打圆场道:“杜大哥见到自家突厥人,就忍
不住他乡遇故知的大说突厥话,寇兄和徐兄勿要怪他。”
    跋锋寒双目神色转厉,盯着杜兴道:“我在关外收到风,暾欲谷奉颉利之命,在关外召
集各方高手,务要置我两位兄弟于死地。杜兄与颉利一向关系密切,我两位兄弟亦可说因杜
兄而来山海关,杜兄对此有何解释?”暾欲谷乃毕玄亲弟,是东突厥声名最着的高手之手,
极得颉利宠信。
    栈铿话像他的眼神般凌厉,许开山也不敢说话打岔,厢房内静至落针可闻。
    无论杜兴如何骄横狂妄,却绝不敢轻视跋锋寒。过去几年跋锋寒是名副其实的横扫关外
辽阔的大草原和令人生畏的沙漠,足踏遍东、西突厥、回纥、室韦、????
    、吐谷浑、高昌、龟兹、铁勒,薛延陀诸国,所到处无数不可一世、目中无人的邪魔高
手纷纷饮恨于斩玄剑下。
    颉利虽曾多次派出高下精骑,追教跋锋寒,可是给他利用大漠草原的特点,施以反击,
落得全部损兵折将,锻羽而归,使跋锋寒逐渐在关外建立起无敌的威名。
    谁都不愿结下这么一个敌人。
    杜兴出身塞外,他只会尊敬像跋锋寒这种深悉大漠草原的高手,所以无论寇仲和徐子陵
声名如何轰动,始终只是中土汉人的事,不太被杜兴这半个突厥人放在眼内。
    现在跋锋寒直接了当的向地质问,摆明一言不合,和头酒立变鸿门宴。
    杜兴迎上跋锋寒的眼神,与他丝毫不让的对视,转以汉语道:“我尊敬突利,更尊重颉
利,因为他们都是值得尊敬的人,但我杜兴却不是他们的狗,杜兴就是杜兴。坦白说,自从
渔阳传来消息说寇兄和徐兄到青褛找箭大师,求取刺日、射月两大名弓,我确想试试他们是
否名不虚傅,为何连赵德言和可达志亦不能奈何他们?但跋兄的出现,却令本人打消此意,
决定与三位衷诚合作,务要把翟娇那批货要回来。”
    寇仲和徐子陵晓得只有跋锋寒压得住杜兴,故没有说话,任由跋锋寒玩他的手段。
    许开山为冲淡四人剑拔弩张的气氛,插入这:“问题是现在非只讨回那批羊皮货就可把
事情解决,大小姐那边有十五人因此丧命。少帅和徐兄对此绝不会善罢,此事变成只有凭武
力解决。刚才少帅要求我说出谁下手劫羊皮,我很难替大哥拿主意,大哥怎么说?”
    杜兴皱眉道:“无论关内关外,每天也有人被杀或杀人,死者只能怨自己学艺不精,技
不如人,又或不应到江湖来混。假如死个把人便因仇恨纠缠不休,以前大隋军到塞外四处杀
人放火、奸淫掳掠又怎么计算?那我们突厥人岂非要冲进关内见到汉人就级?”

    寇仲和徐子陵差点为之语塞,杜兴的话虽有点横着来说,不无无分道理。
    杜兴双目神光电射,得势不让人,竖起拇指指着自己,豪气冲天的道:“我杜兴能得关
内关外的朋友尊重,请的是“信义”两个字。即使突利和颉利开战,但两人仍当我杜兴是朋
友,我亦不插手到他们之间。你们可知我要衬自去求契丹的呼延金,才查出谁劫去翟娇的羊
皮,条件就是不得??出劫匪是何人。你们现在来向找杜兴说,我不但要羊皮,还不付赎
金,更要把对方宰掉,你们教教我社兴该怎么向呼延金交待,呼延金那小子可不是好惹的。
“寇仲和徐子陵听得心中苦笑,暗忖不但低估许开山,更低估杜兴。跋锋寒的出现,令杜兴
对付他们的阴谋阵脚大乱;师妃暄的山出,更使杜兴进退失据。所以立即变阵迎战,打出许
开山这和事佬中间人的牌,转和他们讲规矩论情理,避开正面硬撼一途,却比刀枪剑戟更难
挡。跋锋寒哑然失笑这:“老杜你非是第一天出来江湖行走吧!这世上有甚么事能难倒寇仲
和徐子陵呢?他们根本不用求你。”
    寇仲举??道:“敬杜霸王一??,杜兄真的不用把劫匪的名字说出来,因为我敢肯定
是崔望干的,只要抓着崔望,跋兄自然要他叫爹就叫爹,唤娘便唤娘,不会唤别的。饮!”
    杜兴和许开山表面不露丝毫神色表情,但三人仍感觉到他们心中的震骇。
    那是高手的直觉。
    寇仲这着凌厉至极点,等若他井中八法中的棋奕,虽劈在空处,却直接威胁到杜兴和许
开山。
    五人举??饮胜。
    跋锋寒道:“这种小贼小弟最清楚不过,无论得利失利,事后都立即避进入草原去,以
为如此可永立不败之地,岂知却给人摸透他们行动的方式。我敢包保狼盗刻下正往出关途
上,只要我们衔尾穷追,他们逃不出多远。”
    徐子陵淡淡道:“封??毁店者正是他们,崔望本想到??子杀人??愤,岂知李叔他
们刚好到别处去,避过此劫。”
    寇仲见杜兴和许开山沉默下来,搞活气氛的笑道:“为何还不见莉当家来呢?”
    许开山道:“荆老去见王薄,要晚些才到。”接着叹一口气,柔声道:“四位可肯听我
这中间人多口说几句话。”
    各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许开山苦笑道:“北塞正处于大改变、大动汤的时代,由于颉利、突利对峙不下,整个
东北失去重心和平衡。一向被突厥人压得抬不起头来较弱的小族,无不蠢蠢欲动,最明显的
莫如????中粟末部的立国,????共分粟末、白山、伯咄、安车骨、拂、号室、黑水
七大部,七部中除白山和安车骨外,其他各部都反对粟部自行立国,可见拜紫亭今趟能否成
功立国尚是未知之数。”
    杜兴接口道:“反对最激烈的是契丹人,这是可以理解的。”
    许开山道:“不要怪小弟把话题岔远,我只是想说明现今的情况,关内外同值多事之
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除非诸位根本不将八万张羊皮放在眼内。”
    杜兴道:“狼盗就交由我们处理,我社兴定会给少帅和徐兄个公道。”
    寇仲哈哈笑道:“两位好像仍不知我寇仲是何等样人?无论两位如何暗示崔望不是劫去
羊皮的人,仍下会动摇我的信念。换过两位是我,肯放过崔望吗?”
    许开山微笑道:“那就预祝少帅马到功成,把崔望生擒回来,揭开他的真脸目。”
    徐子陵这:“我还想看看金环真和周老叹的遗体,望许兄赐准。”
    许开山欣然答应。
    杜兴忽然沉声道:“三位是否怀疑我杜兴和狼盗有关系?”
    这句话是三人一直想质问社兴的话,那想得到最后会由杜兴自己提出。
    跋锋寒一甩衣袖以突厥话哂然冷笑道:“以杜兴对山海关控制之严,耳目之众,怎会任
由崔望与手下过境出关而一无所觉?且够时间夫找红漆油来泼污义胜隆?”
    杜兴冷哼一声,露出铁汉的本质,沉声道:“每天出关入关的行人商旅数以千百计,我
社兴若逐个调查,哪还有时间做人?何况崔望极可能是摸黑入城,摸黑出关的,关我杜兴的
鸟事。”
    寇仲笑道:“崔望为何能瞒过杜兄,抓到崔望时不是可问个真相大白。水落石出吗?”
    荆抗的声音传来道:“这世上有甚么事是能真相大白,水落石出的呢?”
    荆抗终于驾到。
    《大唐双龙传》卷三十八终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