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仙踪再现


    杜兴不负霸王之名,身材高挺,有魁伟而令人慑服的体型气魄,超乎常人的高额,显示
他并非有勇无谋的人。
    他是四十刚出头的年纪,虽说不上英俊,却充满阳刚的气概,神采奕奕。粗浓的眉毛下
双目尖锐锋利,像没有事情能把他瞒过。
    他空手而来,黄色武士服外加披风氅,脚踏牛皮靴,确是霸气十足。在三人锐利的目光
下没有丝毫不安的神色,反留心打量三人,不过他显然不晓得跋锋寒是何方神圣,眼睛用在
他身上的时间最多。
    寇仲从容笑道:“杜当家的霸王斧是否匆忙下遗留在家里。”
    杜兴昂然在三人对面坐下,以笑容回报道:“小弟今次来是谈生意,带霸王斧来有啥
用?”目光落在跋锋寒身上,问道:“这位是…”
    跋锋寒长身而起,傲然哂道:“无名小卒,何足挂齿,三位自便。”
    说罢迳自走往铺子后端,与在那里的任俊一起喂饲三匹马儿。
    杜兴收回投在跋锋寒雄伟背影的目光,迎上寇仲的眼神,沉声道:“少帅今趟大驾北
来,究竟是要寻杜某人晦气还是代翟小姐谈生意。”
    寇仲暗叫厉害,杜兴依足江湖规矩来和他们交涉,反令他们落在下风。耸肩道:“杜当
家若能对大小姐的分店因何被封铺拉人有个令人心服的解释,我寇仲向你老哥斟酒致敬。”
    “砰”!
    杜兴一掌拍在桌上,发出一下令跋锋寒和任俊愕然瞧来的响声,但台上樽内的酒却不见
半滴溅出来,显示出他的武功不但超凡入圣,且是怪异无伦的内家功夫。
    他露这一手,寇仲、徐子陵和跋锋寒同时对他观感大改,使得寇仲的手也学跋锋寒般痒
起来。
    如此对手,岂是易求,适供一试。
    杜兴声色俱厉地叱喝道:“封??拉人关我娘的屁事,你寇仲那只眼看到是我杜兴做
的。你奶奶的熊,杜某人若非看在荆抗份上,那有闲情管甚么翟娇的事;现在我辛辛苦苦的
说服对方,令他们肯乖乖的把羊皮交出来,你们却来泼妇骂街的大叫大嚷,吵得全城皆知。
我杜兴何等样人,管你们是天王老子或玉皇大帝,看不顺眼就把你们砍开七八块下酒,竟敢
诬毁我去找那些小卒出气。”
    给他忽然来个气焰冲天的大反击,寇仲和徐子陵听得呆了起来,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应,
硬被他骂个狗血淋头。
    就算明知他是狼盗的幕后指使人,明知是他封??拉人,又禁止山海关的旅馆接待他
们,但全是凭空构想,没有具体的实据。
    跋锋寒的声音传过来道:“杜兴你好像真的猜不猜我是甚么人?竟然当着本人在我兄弟
面前睁眼讲大话。”
    寇仲和徐子陵心叫不好,他们深明跋锋寒的性格,知他动了杀机,若真个一言不合动起
下来,跋锋寒功力何等“硬净”,剑招何等狼辣,高手相争,岂容留手余地。
    若杀掉杜兴,追回羊皮一事肯定泡汤,那时如何向翟娇交代。
    杜兴的反应更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猛地起立,两手抓着桌边,随着他往后稍退,整张大
木桌给他抬得四足离地,接着气愤的往上甩抛,桌子连着杯盘菜点像没有重量般腾升直上,
重重撞在屋顶主梁处,桌子杯碟同时炸成碎屑残片,雨点般洒下来,撒往地上和两人身上。
    杜兴戟抬跋锋寒道:“我操你的十八代祖宗,在这里谁敢向我杜兴颐指气使?我杜兴更
是一言九鼎,千金一诺。老子现在再没有兴趣管你们的鸟事,叫翟娇等着倾家荡产、声誉扫
地吧!他奶奶的!”
    掉头便走!
    寇仲跳将起来,追着他冲出铺外,蓦地数也数不清的那么多人从四周的由屋顶上现身和
在横街小巷冲出来,整齐一致,弯弓搭箭向他瞄准,只待杜兴一声令下,立可把他寇仲射成
满身长刺的刺猬。
    寇仲像看不到数百瞄准他待发的箭矢,探手衣内拔出井中月,遥指走到街心的杜兴,大
喝道:“我也不管你是霸天还是霸地,谁抢去羊皮,老子就有本事要他呕出来,若是你杜兴
干的,以后你就不用在江湖混。”
    本是热闹的长街变得空寂如鬼域,只有众店铺外挂的风灯在塞北吹来的凉风中摇蔽闪
烁,近五百名箭手蓄势以侍,却不闻急促的呼吸,可知杜兴的手下,绝非一般帮会的乌合之
众。
    这批箭手占大部份是突厥、契丹来的外族人,无不悍勇沉着,如此实力,大大出乎寇仲
料外。
    杜兴缓绶转身,他是不得不动作迟缓,皆因寇仲的刀势正紧锁着他,任何微细的误会,
会惹得寇仲立即向他全力扑击。
    他在暗里观察,只要寇仲因被众箭所指而气势稍有减弱,他会下令放箭,只恨寇仲刀气
不但没丝毫转弱,且不断增强。
    两人目光交击,互相看到对方对自己的憎恶、仇恨和杀机。
    寇仲似操制主动,其实是心中叫苦。
    若他挥刀扑击,只要杜兴能硬挡他一刀,由于他把精神全集中在杜兴身上,必避不过近
五百枝从四方八面射来只只夺命的劲矢。若退回铺内,将陷于完全捱揍的劣势,爱马们更难
悻免。杜兴既可在前门满布人手,后门肯定也是重重包围,杜兴确有霸王之风。
    另一边的杜兴也心中后悔,悔恨没有杷霸王斧随身携带,使他没有把握硬挡寇仲的井中
月。
    十步外的杜兴冷笑道:“少帅是否害怕哩?”
    寇仲从容笑道:“我不但害怕,且是怕得要命。我这人还最怕黑,所以纵使要上路,必
找个人来作伴。”
    铺内的徐子陵和跋锋突、没有丝毫动作,晓得若稍有异动,引来的变化实难以逆料,故
以跋锋寒的强悍,仍不敢轲举妄动,只好由寇仲独力一人去应付。
    杜兴一边抗拒寇仲催迫过来的惊人刀气,仰天长笑道:“好!我社兴在关内称霸十多
年,尚是首次遇上少帅如此胆大包人。现在给你两条路走,一是立即动手,另一条就是有那
么远滚那么远,以后都勿要让我见到你的嘴脸。”
    寇仲暴喝道:“废话!”
    正要挥刀痛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一把有如仙乐般悦耳的声音,温柔地在长街的
一端传过来道:“两位可否给妃暄一点薄面,息止干弋?”
    寇仲和杜兴同时一震,朝声音来处瞧过去,身穿男装,淡雅如仙的师妃暄,盈盈而至。
    众箭手无不分神张望,大大冲淡弓满待发的紧张气氛。
    寇仲怎想得到师妃暄会忽然出现在北疆这僻处的县城,差点要把徐子陵唤出来看看。
    杜兴的脸色却是阴晴不定,犹豫难决,他的部署本有足够能力对付寇仲三人。多出个他
尚未晓得是何方神圣的跋锋寒,已使他大失预算,再来个师妃暄,变成两条战线,三方对
阵,他终失去把握。
    师妃暄停步在众箭手阵后,微笑道:“杜当家和少帅意下如何?”
    寇仲还刀入鞘,把外袍掩好,笑嘻嘻道:“仙子有命,小弟当然听教听话。”
    所有目光全落在杜兴身上,看他如何反应。
    杜兴悻悻然道:“看在师仙子份上,你们只许在山海关逗留三天,否则莫要怪我杜兴不
客气,仙子届时请勿插手此事。”
    他不自觉地随寇仲对师妃暄唤起仙子来。
    杜兴大喝道“走”!
    说罢拂袖悍然去了,众箭手往后退散,转瞬走得一个不剩。
    师妃暄从容自若的移到寇仲身前,秀眉轻蹙的这:“少帅因何事远道而来?寇仲压低声
音道:“你再不恼我们吗?”
    师妃暄轻叹道:“妃暄那有恼你们的空闲?”
    跋锋寒的声音传出来值:“师小姐仙驾既临,何不进来一叙。”
    师妃暄横寇仲一眼,步进铺去。
    四人在食肆内靠门处另找桌子坐好,由任俊澳奉香茗。
    最兴奋的是任俊,一天内连续碰上英雄了得的跋锋寒和超凡脱俗的仙子师妃暄,就像置
身一个梦境。
    最自然从容的是跋锋寒,皆因不知道寇仲、徐子陵与师妃暄现在是恩怨交缠,处于他们
自己也弄不清楚的复杂关系。
    师妃暄保持她一贯的冷然自若,寇仲和徐子陵却心知肚明与她之间已多出一道难以弥补
的裂缝。
    徐子陵只好微笑不语,当作若无其事。
    跋锋寒打开话匣道:“谁想得到师小姐会在这里乍现芳踪,小姐来了多久?”
    师妃暄淡淡道:“妃暄是刚到,跋兄是否约好寇兄和徐兄在这里碰面?”
    跋锋寒道:“我是有意到这里来碰他们,他们并不晓得我会在此处。”
    寇仲恭敬的道:“妃喧到这里有何贵干?不是要到塞外历练修行吧?”
    听到寇仲亲挚的唤她作妃暄,这美女秀额微皱,没好气的瞪他一眼,道:“妃暄为何要
到山海关来,你们该比任何人更清楚。”
    寇仲抓头道:“妃暄语气隐含怪责之意,好像你到这里来是为我们所累的,难道…嘿!
懊不会是这样吧?”暗里则踢徐子陵一脚。
    徐子陵亦猜不到师妃暄到山海关来的理由,当然不会如寇仲一厢情愿的认为师妃暄是因
他徐子陵而下惜长途跋涉的来寻他。
    师妃暄漫不经意的道:“还不是因为石之轩。”
    寇仲和徐子陵大感愕然。
    以石之轩的才智魔功,纵使出动宁道奇,恐亦无法紧蹑着他尾巴直追到山海关来。
    师妃暄秀眸射出坚定的神色,绶缓道:“我们决定无论追到天崖海角,绝不让石之轩安
定下来修练邪帝舍利内的魔功。”
    跋锋寒听得一脸茫然,但既知事情与一代魔师“邪王”石之轩有关,自是大感兴趣。
    师妃暄避过徐子陵,迎上寇仲的目光道:“妃暄不知该骂你们还是谢你们。若非你们自
以为是的胡作非为,舍利该不会落入石之轩手上;但如非你们救回金环真,他两夫妇便不会
主动找我们合作,凭他们的秘术追蹑石之轩。”
    两人恍然大悟。
    金环真成功救得丈夫,不让周老叹被安隆所害,然后不知他们是奋意改邪归正,还是想
利用正道的力量助他们抢回舍利,找得师妃暄愿意与她合作,凭他们能在百里内感应到舍利
的奇术,迫得石之轩逃往关外去。
    石之轩取道北疆出关乃合乎情理的事,因为无论从关中朝西或北走,进入西突厥或东突
厥的范围,均属不智。
    寇仲低声问道:“散人他老人家,是否与妃暄一道来?”
    师妃暄若无其事的道:“时间紧迫,妃暄没有时间去通知别的人。”
    徐子陵失声道:“甚么?”
    师妃暄剑术肯定已达超凡入圣的境界,但要杀死石之轩,仍是不可能的事。以石之轩的
功力与嗜杀成性,反噬一口可不是说善玩的。
    师妃暄瞟徐子陵一眼,像在说“你仍关心我吗”的样儿,神色微妙。
    跋锋寒忍不住道:“你们说的究竟是甚么一回事?”
    寇仲答道:“待会再向你老哥详报。”
    转问师妃暄道:“金环真和周老叹在那儿?”
    师妃暄平静地道:“一路上我和他们保持紧密的联系,凭他们留下的标记追踪石之轩,
可是到这附近他们竟忽然消失,再没有留下暗记,原因不明。”
    寇仲倒抽一口凉气道:“恐怕他们步上老尤的后尘,遭石之轩毒手所害。”
    师妃暄没有答他,反问道:“你们到山海关又有何贵干?为何与杜兴闹得这么僵?”
    寇仲扼要解释,并说出狼盗和大明尊教的事。
    跋锋寒这才稍为明白。
    师妃暄露出凝重的神色,道:“对大明尊教,妃暄略有所闻,其教是源自波斯首都泰锡
封一贵妃之后,着《娑布罗干》一书,倡说“二宗三际论”,二宗即光明和黑暗,三际即过
去、现在和将来。认为最高的神祗是大明尊神,乃神位、光明、威力和智慧四种德性的最高
表现。大明尊神下有善母、原子、五明子和五类魔等,组织诡秘,实力庞大。若杜兴与此教
有关,当非似表面只为崇奉信仰那般筒单,极可能是部署一场以宗教为名的大举入侵。”
    寇仲咋舌道:“中土的魔门正在搅风搅雨,再来个回纥邪教,真令人头痛。”
    师妃暄长身而起道:“三位既然在此,当不会对此事坐视。妃暄尚有事要办,有机会再
碰头吧!”
    三人慌忙起立。
    徐子陵苦笑道:“师小姐对付石之轩一事,可否让我们稍尽棉力?”
    师妃暄迎上他的目光,秀眸透出复杂伤感的神色,轻柔的道:“你们自顾不暇,那来时
间与间情去找不知躲到那里的石之轩。”
    说罢飘然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