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三雄重遇


    “两京锁钥奔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
    山海关座落山海之间的“辽蓟咽喉”,要害之地,是万里长城东的重要军事重镇。
    战国时为对抗外族寇边入侵,各国先后在本国国界建边墙,秦一统天下后连结各国边
墙,加以修葺扩充,形成西起临洮、东至辽东、迤延万里的长城。以后的汉、南北朝和隋继
续增瓦加建。
    至隋为止,山海关尚未建成其最巅峰时期城城相护的格局,但已具雄关规模,在突厥人
声势日大的眼前形势下,山海关虽稍失去军事上的意义,但仍是关内外交通要道和物资质易
的集散点。
    古城依山襟海,东离渤海湾的尽头只十五里,北面万山重,气势雄伟,城垣从燕山逶迤
而来,沿山脊翻山下海贯穿南北,配合数座望台、连成完整的建筑防御系统。
    山海县城顺应地形成南北长、西北短的不规则方形格局,以城墙绕护,开四门,再以十
字大街贯通相连,十字街中心建高耸于所有建筑物之上的钟鼓楼,与四门形成对衬。
    商肆集中在十字大街两旁,前店后居,民居多为四合院落。
    但无论店铺民居,均以青砖灰瓦白石等较耐用的建材筑成,朴实无华,不惧风沙,形成
有别于中土其他城市的景观。
    但最大的特色是汉夷杂处的情况。寇仲、徐子陵和任俊策马缓行半条大街,碰上的外族
人比汉人更多。
    且民风强悍,衔上往来者无不有兵器弓矢随身,步行者少骑马者多,所以店铺外均设有
马栏,供人系马。
    抵山海县城后,三人更深切体会到杜兴为何能在这山高皇帝远的地方称王、称霸的原
因;在外族势大而本土人势弱的状况下,高开道既管不到这北疆最后一座县城,更不敢管。
街上下见半个燕兵,亦不用缴税入城。在这里强者才能称王,亦只有最强大的势力,才能维
持这里松散而下成文的规矩秩序,一切以江湖规则行事,故杜兴这种在关外、关内均深具影
响力的地方大豪,始有当家主事的力量。
    山海县城比渔阳更热闹繁荣。
    任俊笑指前方这:“到哩!”
    两人目光随他指示落在横伸出来写有“义胜隆”三字的金漆招牌,晓得是翟娇在此开设
的分店。
    任俊蚌然色变这;“没理由的,怎会这么早关门?”
    寇仲和徐子陵亦看到铺门被木板栅封个密不透风。他们今天一口气赶来,此时离日没尚
有小半个时辰。
    三人加速来到铺前,只见木板栅上贴有一张黄纸,写上“倒闭封铺”四个出人意外的血
红大字。
    寇仲和徐子陵大感不妥,先不说翟娇在这里的分店不会突然倒闭,即使真的如此,分店
的人亦会在告示上婉转解释,而不会说出“倒闭”“封铺”这类词语,可知事情极不寻常。
    任俊跳下马来,心神大乱的道:“我到后面找他们。”说罢迅速去了。
    寇仲审视半晌,道:“这张告示是今天才贴上的,墨迹仍新。”
    徐子陵淡淡道:“杜兴晓得我们来了,遂送我们一个见面礼,立此下马之威。”
    寇仲点头同意,沉声道:“杜兴唯一的消息来源,就是许开山的崔望,此举实属小智,
适足暴露他与狼盗的关系。可见在急怒攻心下,他只好找义胜隆分店的人来泄愤,同时测试
我们的反应。陵少以为我们该如何处理此事。”
    徐子陵道:“杜兴把分店的人全体掳去作人质,好令我们投鼠忌器。我们若轻举妄动,
会正中他下怀。我们应先摸清他在这里的布置,始拟定行动的策略部署。由于表面上杜兴扮
的是正义化身主持公道的大侠,不会在众目睽睽下公然动刀、动枪的。”
    任俊此时气急败坏的回来,道:“里面的东西全给捣个稀巴烂,且遍地红漆,人则一个
不见。让我去问问附近各店的人,看发生过甚么事。”
    寇仲微笑道:“遇事失去方寸,只会把事情弄得更槽。所谓猛虎不及地头虫,现在我们
更应保持井中月的冷静,来吧,找个像样的旅馆先安顿下来再说。”
    像一连走过的几间旅馆般,在门外张罗的店伙见三人来到,立即挂出“客满”的牌子,
请他们吃闭门羹。
    任俊气得差点要动刀子杀人放火,寇仲和徐了陵却一笑置之。
    任俊愤然道:“我们去找荆抗,他有个分舵开设在这里。”
    荆抗是二帮一会中的塞漠帮帮主,一向和窦建德有点交情,所以翟娇在这处的地盘,由
他照拂。
    寇仲叹道:“小俊你仍是入世未深,荆抗绝不会因大小姐的事情招惹像杜兴这种劲敌。
我们更无须令老荆左右做人难。”
    徐子陵带头策马朝南门缓驰道:“此地不留人,自有由人处,杜兴试探我们,我们何不
来个反试探,看看他会否眼睁睁瞧着我们离开县城。”
    寇仲微笑道:“给个天他做瞻,谅也不敢拦阻我们。我敢肯定由于我们来得突然,他理
应没法在这么匆促的情况下集给足以狙杀我们的力量,故掳去义胜隆分店的几个人,是一种
拖延的策略。”
    任俊道:“若他们因此遇害,大小旭会狠伤心。”
    徐子陵道:“所以我们要摸清楚杜兴布置的底子,例如他最重视宠信的是甚么人,我们
把他拿到手里,再来个交换人质,那到杜兴不屈服。”
    寇仲哈哈大笑道:“杜兴要来和我们玩手段,怕要再投胎才有机会。”
    栈铿话既指名道姓,更故意高声张扬,立时惹得街上匆匆往来的行人侧目。
    任俊傍两人激起豪气,也瞻色顿增,大喝道:“杜兴只是胆小如鼠之徒,只能做些缩头
畏尾的行为”那敢来惹两位爷儿。“往来者听得人人失色,杜兴乃此地名副其实的霸主,谁
敢公然来捋他的虎胡?寇仲索性暴喝道:“杜兴若躲在就近,快滚出来见我。”
    声音远传开去,盖过长街的蹄声、人声,连附近的街巷亦清晰可闻,立时惹起一阵骚
乱。
    忽然一把久违了的熟识声音,从左旁一间食馆传出来道:“杜兴算甚么劳什子东西,竟
惹得名震中外的少帅这么生气?”
    寇仲和徐子陵虎躯剧震,露出不能相信的神色,循声望去。
    一人从食馆油然步出,雄伟如山的驱体笔挺如枪,背负长剑、轮廓分明,完美得一如大
理石雕像的狭长脸孔挂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容,直有君临天下的霸道气概,不是久违了的跋锋
寒还有何人。
    寇仲一个筋斗,翻下马鞍,扑上去和跋锋寒一把抱个结实,两人同时放声大笑,壮怀激
烈,欢欣畅快至极点。
    谁想得到远赴塞外修炼的跋锋寒,竟在此处出现。
    徐子陵微笑向任俊道:“这位是跋锋寒!”说罢下马朝相拥的两人走去。
    任俊心中翻起滔天巨浪,跋锋寒可说是除“武尊”毕玄外在中外武林声名最盛的高手,
隐为继毕玄后域外最出色的武学宗师,与寇仲和徐子陵同为中外新一代最出类拔萃的后起之
秀。这三个人重新聚在一起,将会掀起甚么惊天动地的事,有谁人能够料得?
    寇仲的声音传回来道:“小俊,把马系好,我们痛饮一顿才辨他娘的其他事。”
    任俊清醒过来,忙甩蹬下马,侍候马儿,街上的围观者有增无减,当然只敢躲在远处遥
看,谁都晓得寇仲等非是善男信女,如今竟直接了当的公然向杜兴宣战,自然会好戏接踵登
场。
    徐子陵和跋锋寒相拥时,食馆内的客人、伙计和老板,全体一致的从后门溜走,以免殃
及池鱼。
    跋锋寒移开少许,双手用力抓着徐子陵肩头,又看看一旁的寇仲,双目露出慑人的光芒
神采,喝这:“好!两位的修为又再有更大突破,确是可喜可贺。”
    寇仲兴奋的道:“你这小子看来也丝毫不赖。凭你眼前的气度精神,说不定我两个合起
来仍要留你不住,哈!”
    跋锋寒哑然失笑道:“小弟很久没听过这么风趣的话。”
    目光落在任俊身上,微笑这:“这位小兄弟相当不错,前途无可限量。”
    得跋锋寒赞赏,任俊彪身血液沸腾起来,一揖到地恭敬道:全赖仲爷、陵爷指点提拔,
任俊拜见跋爷。“跋锋寒放开抓着徐子陵的手,双手搭上两人肩头,朝食店大门走去,欣然
道:“那两匹该是高昌的上等战马,你们从那处骗回来的,若非遇上我,出关后包保会给人
偷掉。”
    任梭深切体会到三人间的真挚感情,心中一热,再不把旁观者的目够锱在眼内,紧随三
人身后入店。
    由于店内负责供应饮食的一众店伙逃个干净,任俊只好一身兼上伙头与伙计两职,侍候
三人,好让他们畅叙离情。
    酒过三巡,寇仲早把杜兴忘掉,道:“好小子,竟来个神出鬼没,早前才在长安听到你
干掉几个大贼的消息,今天就见到你在这里出现。”
    跋锋寒无法在两人前保持一贯冷傲的神态,笑意盈盈的道:“我是专诚在这里恭候两位
大驾。”
    徐子陵奇道:“锋寒兄怎晓得我们到山海关来?”
    跋锋寒道:“不出门也能知天下事。何况我这无家可归飘萍四海的人。在一个无意的情
况下,我得悉颉利与契丹的窟哥结成联盟,务要把你们引出关外,置你们于死地。小弟横竖
有空,又想见识一下杜兴的“霸王斧”,于是顺道来找你们喝酒聊天,碰不上头就干掉杜兴
了事。”
    寇仲开怀笑道:“好小子!敬你一杯。”
    三人轰然举盂对饮,任俊送上一盘热腾腾的牛肉,三人那会客气,大吃大嚼这意外得来
的没镅晚膳。
    夜幕渐垂,街上的人见杜兴仍未有反应的动静,散去大半。
    寇仲忽然石破天惊的以突厥话向跋锋寒道:“你的初恋情人追不着你吗?”
    跋锋寒大感愕然,道“你在说甚么?”
    寇仲老脸一红,尴尬道:“我说得语音不正吗?”
    跋锋寒捧腹笑道:“我只在作弄你,谁教你说的?发音可算是相当不错,不过仍须大幅
改善。”
    寇仲喝道:“小俊!你又说你教我们的突厥话可把突厥人骗倒。”
    任俊碧惶恐恐的道:“我是夸大点,仲爷别要见怪。”
    三人听得差点笑破肚皮,不知如何,重聚后忍笑的功夫立时大幅倒退。
    任俊来到桌旁,压低声音道:“可能是杜兴来了,外面行人绝迹,不见半个人影。”
    寇仲别头往外看一眼,道:“你到外面把马儿带进铺里来,再看看里面有没有草料,喂
饱马儿比宰杜兴更重要。”
    任俊领命而去。
    跋锋寒根本不把杜兴放在眼内、好整以暇的道:“我们突厥话是多音节的,分紧元音和
松元音,紧松是指收紧和放松咽肌,要学懂这些紧松元音,说出来才可形神兼备。”
    寇仲道:“我们就改拜你为师吧!”
    跋锋寒道:“坦白说,我今趟来山海关,只是顺道,真正的目的地是????即将立为
上京的龙泉府。”
    徐子陵这:“锋寒兄是要参加渤海国的立国大典?”
    跋锋寒嘴角飘出一丝冷酷的笑意,学寇仲的语调道:“拜紫亭的立国关我跋某人的鸟
事!我是看上赴那里参予大典的各方高手,想找几个来祭剑,若毕玄肯赏面,最理想不
过。”
    寇仲喜道:“我们正想去见识一下。”
    跋锋寒大笑道:“能和两位并肩驰骋于寒外大草原上,肯定是人生快事。你们究竟和社
兴有甚么嫌隙?”
    徐子陵趁机问道:“你听过大明尊教吗?”
    跋锋寒一怔道:“杜兴和大明尊教有甚么关系?听说这是从波斯传过来的一种神秘教
派,传至回纥后兴盛起来,与回纥一个邪恶的门派结合后逐渐变质,教内的人不但武功了
得,且精于天文和用毒之术,没多少人敢惹他们。至于教主是甚么人,我一概不知。”
    寇仲正要说话,外面传来语声道:“北霸帮帮主杜兴求见,寇兄、徐兄可否容杜某人进
来说话。”
    寇仲和徐子陵听得你眼望我眼,怎想到“霸王”杜兴如此谦恭有礼。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