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存亡之道            

    王世充喝道:“王儿勿要胡说。”

    王玄应猛地起立,瞪着另一边的寇仲戟指道:“大丈夫敢作敢认,寇仲你在长安时,是
否在李靖穿针引线下,早向李世民投诚?”

    寇仲仍是好整以暇的闲适模样,微笑道:“太子何必这么动气:似此关系重大的谣诼,
小弟尚是首次得闻。不知消息是否源自我们洛阳大美人荣姣姣的探报?”

    王玄应显然给他说中,其理直气壮之势立即打个折扣,仍色厉内的撑下去道:“消息从
甚么地方来不用你理,你敢答我的问题吗?”

    殿内鸦雀无声。

    寇仲神态轻松的哈哈大笑道:“我寇仲是何等样人,天下自有公论。别人苦不了解,我
亦无谓白费唇舌。”

    张镇周沉声道:“太子怕是误会了,少帅绝不是这种人。”

    王玄应见王世充没说话,胆子大起来,奋然道:“若真是误会,为何他力主我们不要对
李世民用兵?”

    寇仲暗忖不宜与王玄应闹得太僵,乘机让他下台,一拍额头道:“原来太子因此而致误
会小弟,太子请坐下,且听小弟说几句话。”

    王世充向王玄应点头示意,王玄应虽深感不忿,仍无奈地坐下听寇仲解说。

    众人目光集中到寇仲处。

    寇仲正容道:“我这人最爱切身处地为人设想,假若小弟是李世民,绝不会在这情况下
与圣上全面开战,因为必须留力以应付声势迫人的宋金刚。”

    王世充讶道:“既是如此,李世民为何要屯兵关外?难道只为牵制我们,令我们不能于
涉李世勋的活动?”

    寇仲道:“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在试探望上的心意。假设我没有猜错,李渊
现在绝不愿对洛阳动武,至少希望把事情延至十个月后。”

    众皆愕然,更不明白这十个月的期限是如何定出来的。

    连杨公卿亦忍不住道:“少帅何有此言?”

    寇仲微笑道:“道理非常简单,皆因董贵妃刚怀了李渊的骨肉,若唐郑开战,董贵妃说
不定会惶然失措,伤了胎儿。以李渊的性格,当不会希望发生这情况。”

    众皆恍然,又感难以置信。

    王弘烈不解道:“少帅不是说过唐军要来攻打洛阳?现在又说出这番话,是否前后矛
盾?”

    寇仲道:“攻打洛阳是势在必行,但次序却有先后之分。只看唐军共分两路,一抗宋金
刚,一攻宇文化及,李世民则留守后方,可知李世民的策略是要先巩固黄河北岸,始图谋潼
洛官道,倘官道落入李世民手上时,唐军将从水陆两路掩至,先蚕食洛阳外围的所有城池,
当成功截断粮道,才会直接围攻洛阳。”

    王玄应振振有词的道:“既是如此,我们难道仍坐以待毙,任得李世民张牙舞爪,耀武
扬威吗?”

    寇仲从容不迫道:“假若我们此时发兵攻唐,会白白帮李世民一个大忙,使他不用再理
会李渊的旨意,李渊亦有说话可向淑妮小姐交待。届时李世民只要把大军渡过黄河,请问太
子敢否渡江追击?”

    王互应为之语塞。他们虽在黄河北岸取得几个据点,但均在洛阳之北,且被李世勋的军
队压得不能动弹,若把主力大军调往进攻稠桑,势将首尾难顾,说不定连北岸的据点亦要失
守,而另一边则扑个空,当然非是良策。

    王世充沉吟道:“那少帅是否认为我们该按兵不动,静观其变?”

    寇仲道:“郑唐之战,事实上圣上是占尽地利的优势,若能再得人和,使上下一心,李
世民在久战力疲下,极可能重蹈李密覆辙。圣上又宜与窦建德结成联盟,共抗唐军,如此将
更万无一失。”

    这可说是寇仲对王世充最后一个语重心长的警告和提示,点出他最大的弱点。

    张镇周等朴姓将领,无不心内称许,脸上却不敢作出任何表示。

    王世充点头道:“与窦建德的联盟,是势在必行。他曾亲到洛阳跟朕谈了一晚,不过因
在一些利害上有分歧,始终谈不合拢。”

    寇仲讶道:“分歧?”

    王世充有点尴尬,干咳一声道:“自徐圆朗归降窦建德,夏军的势力直达通济,使我们
跟徐世勋、窦建德在萦阳之西发生过几起冲突,弄得很不愉快。”

    寇仲听他语焉不详,隐隐猜到说不定事情与他有关。因为通济渠南下便是梁都,正是他
寇仲的地盘。因刘黑阔的关系,窦建德早视他寇仲为自己人,说不定王世充对他少帅军有图
谋,却被窦建德反对,所以夏郑才谈不合拢。

    他当然不会揭破,提议道:“此事包在我身上,只要圣上同意,我可到乐寿向窦建德说
项,向他痛陈利害,保证他肯共抗唐军。”

    这提议正中王世充下怀,要知寇仲自大破李密后,已在郑军中确立了崇高的声望和地
位,故后来王世充与李世民联手对付他和徐子陵,曾惹来军中激烈的不满。以王世充的自私
自利,当然怕寇仲联同其他外姓将领,把他取而代之,所以寇仲肯离开洛阳,王世充实是求
之不得。

    哈哈笑道:“只要少帅能说服窦建德,唐军叉有何惧哉。”

    寇仲陪他笑起来,心中想到的却是趁宇文化及尚未给李世勋或窦建德化骨之前,他和徐
子陵须好好把握机会,替娘报仇。

    在杨公卿的安排下,寇仲和徐子陵在陈留碰头,与徐子陵一道来的尚有虚行之、宣永、
卜天志三人。

    他们在一艘泊在码头的船上议事,寇仲把北方的形势交待后,问道:“南方的情况如
何?”

    虚行之道:“李子通表面看来声势大盛,不但重创沈纶,杜伏威亦暂时退兵。李子通更
率兵渡江攻打沈法与,进占京口。沈法兴遣部将蒋之起迎战,被李子通当场格杀,迫得沈法
兴放弃毗陵,逃奔吴郡,连丹阳亦陷落李子通手上。”

    寇仲道:“这确是声势大盛,为何行之只说是表面看来大盛?”

    虚行之分析道:“李子通是不得不冒险进攻沈法兴,因他北方老巢东海被我们占领,西
方则有杜伏威纵横无敌的江淮劲旅,所以唯一发展的矛头就只有江南的宿敌沈法兴。”

    徐子陵讶道:“比起沈法兴,少帅军明显兵微将寡,为何李子通选强舍弱,不作反扑,
反图江南。”

    虚行之道:“舍弱选强正点出其中关键。李子通晓得我们无力进犯江都,所以先全力收
拾对他构成威胁的沈法兴。”

    寇仲点头道:“江淮军由于杜伏威和辅公佑两大巨头出现严重分歧,暂时无暇理会李子
通,难怪他这么放肆。”

    宣水道:“少帅认为洛阳可守多久?”

    寇仲道:“王世充的任用宗亲亦非一无是处,他本身又是身经百战的统帅,现在更在城
内拚命堆积粮草,就算洛阳变成一座孤城,至少亦可守一年半载。”

    虚行之叹道:“那李世民极可能会吃败仗,他不但要先克服混杂突厥精锐的宋金刚部
队,还要应付窦建德的雄师,加上关中战士久战思宗,攻打洛阳又必伤亡惨重,形势对他非
常不妙。”

    卜天志道:“李世民大可在击破宋金刚后,改攻为守,巩固收复的失地。”

    宣永道:“这是下策,一旦宇文化及被灭,窦建德大军将如缺堤的潮水般沿大河北岸席
卷而来,假若李世民不能于这形势发生前夺取洛阳,将尽失关外辛苦经营的优势,被迫退守
关中,那就变成只能坐看窦建德雄霸关外之局。”

    寇仲道:“李小子正因深知此中关键,所以才采取日下似令人费解的战略,不过任他李
世民是武侯再世,孙武转生,要攻陷洛阳亦将是一年半载后的事,且不论谁胜谁负,除非我
们肯弃械投降,否则火头接着就烧到我们,行之对此有何应付妙法?”

    虚行之洒然笑道:“少帅早胸有成竹,何须行之献丑?”

    宣永沉声道:“攻打江都?”

    寇仲道:“只有取得江都,我们才有希望抗北图南。现在我们尽得宝库黄金,不虞财政
短缺,就趁洛阳失陷前,全力扩军备战,但切勿盲目扩军,那不但损害地方生产,加重库房
负担,更会令少帅军质素下降。”

    宣永拍胸保证道:“这个包在我们身上,所有不合水准的士卒都会被淘汰,绝不滥收新
兵。”

    卜天志道:“我们可对外宣称从曹应龙处得到大批黄金,那就算我们手头充裕,亦不致
惹人怀疑。”

    虚行之微笑道:“彭梁的发展非常理想,少帅放心去对付宇文化及吧!”

    寇仲拍案赞道:“行之定是我肚内的蛔虫,竟能摸通我的心意。”

    徐子陵笑道:“只看你约我们在这里碰头,就知你老兄暂无意思返回彭梁哩!”

    寇仲苦笑道:“陵少又来耍我。”

    转向虚行之等道:“在备战期间,有两件事必须分头进行,首先是要与竹花帮的桂锡良
取得联系,透过他们掌握江都和南方的形势;另一方面则设法向飞马牧马秘密买一批第一流
的战马,这是商秀曾亲口答应的。我寇仲重返彭梁之日,就是进击江都之时。”

    三人轰然应诺。

    与虚行之三人辞别后,寇徐扮成渔人,操渔舟北上。

    天气忽然转坏,风雪交袭,不得已下他们把渔舟泊往岸旁暂避。两人不惧寒冷,坐在船
篷外欣赏通济渠的雪中景况。

    寇仲道:“再有一个时辰就可北抵大阿,然后转右顺流东下,两天就可抵宇文阀的老巢
许城。当年杨帝尚未归西,想宇文阀何等威风八面,现在却是穷途末路,徐圆朗归降窦建
德,注定宇文化骨败亡的命运。”

    徐子陵目注一阵狂风刮得雨雪像堵墙般横过广阔的渠面,沉声道:“自宇文化骨攻打梁
都损兵折将而回,他们就只剩下待宰的份儿,徐圆朗投靠窦建德,更令他们四面受困,逃走
无路。”

    寇仲道:“现在宇文化骨亲率大军在永济渠东岸的魏县力抗李世勋和李神通的大军,争
夺永济渠的控制权。照我看宇文化骨该捱不了多久,我们这么直扑魏县,大有可能会扑个
空。”

    徐子陵皱眉道:“若不到魏县,该到甚么地方去?”

    寇仲分析道:“我们欠缺的是消息情报,所以有无从入手之叹。”

    徐子陵道:“你想找刘黑阔帮忙?”

    寇仲苦笑道:“我早晚要见窦建德,只因我和你间的关系暧昧不清,所以小弟要兜几个
圈才说出来试探陵爷的反应。”

    徐子陵哑然失笑道:“这叫作贼心虚。不过找刘黑阔并不比找宇文化骨容易,且往来费
时,假若宇文化骨给李世勋干掉,我们就悔之莫及。”

    寇伸抓头道:“我总说不过你的……”

    徐子陵截斯他道:“因为你有私心,所以说不过我。”

    寇仲失声道:“私心?我寇仲会为娘的事别有私心?”

    徐子陵开怀笑道:“想认识一个人绝不容易,能无偏地认识清楚自己更加困难,我还未
有机会问你,宁道奇那一关你是怎么过的?”

    寇仲狠狠道:“好小子!摆明是不给我辩白的机会,好!老子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
较。”

    徐子陵捧腹笑道:“大人有大量的怕是宁道奇而非你这小子吧?”

    寇仲事实上给徐子陵抓耆痛脚,乘机“见好即收”,点头道:“宁道奇确是仙道辈的超
卓人物,全无好胜之心,有如流水,无论过石穿林,都是那么逍遥自在,无拘无束,收放自
如。坦白说,若果他真如早先我们以为的那样不择手段对付我,我应该不能在这里和你说此
番对他表示最高崇敬的话。”

    徐子陵沉声道:“你是否故作谦虚?”

    寇仲大力拍他的肩头,畅怀笑道:“又给你看穿,但除最后那句外,其他都是真话。当
我接着宁道奇全力劈来的一掌时,我就知道自己确有一拚之力。”

    徐子陵道:“有用他的‘散手八扑’吗?”

    寇仲道:“没有,肯定没有!”

    徐子陵生出兴趣,问道:“你老哥既从未见过散手八扑,如何晓得他有否用过?”

    寇仲耸肩道:“散手八扑应是一套完整的武道精华,招与招间自有其连贯性,这包括精
神和实质上表现出来的法度,就像小弟的井中八法。咳!哈,我之所以要八法而不是九法或
十法。正是对他八扑的一个致敬。”

    徐子陵道:“另一个问题,宁道奇为何不使出他最拿手的绝技?看来你也没可能挡得过
它的八扑。”

    寇仲苦笑道:“因为他限自己只可以用一只手来对付我,还如何八扑?”

    徐子陵道:“以宁道奇那种智慧卓越的人,岂肯放虎归山?若是如此,就根本不该答应
师妃暄出手,师妃暄亦不会请他出手。”

    寇仲露出思索的神色,沉吟道:“对!其中定有些我们不知道的变化。”

    徐子陵双目闪耀着智深如海的光芒,缓缓道:“那些变化,我们应是知道的,若我没猜
错,师妃暄今趟并不绝对看好李世民,所以才放你一马。眼前情况李世民仍是首选,寇少帅
则是副选。”

    寇仲剧震道:“竟有此事?”

    徐子陵分析道:“你想想吧,连杨文干的叛乱如此严重的事,建成仍可免去罪责,可知
太子贵妃党的联合力量多么强大。李世民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在外拥兵自立,要走这
条路必须攻陷王世充的地盘,否则只是自寻死路。”

    寇仲接下去道:“另一条路就是在长安策动政变,那更不容易。在突厥人的支持下,建
成、元古合起来的力量比李世民只强不弱,何况建成、元吉更有李渊的支持。哈!你说师妃
暄不看好李小子确有道理!”

    徐子陵道:“仍令人不解的是既然如此,宁道奇为何还要出手?”

    寇仲道:“为的怕是我们的长生诀吧!宁道奇借此机会,迫我拚尽全力,让他可窥探长
生诀的虚实。”

    徐子陵点头同意。

    寇仲一拍额头道:“我真蠢,竟忘记了杨公卿,我们大可请他帮忙,提供有关宇文化骨
的情报。”

    徐子陵眉头大皱道:“岂非又要折往洛阳?”寇仲道:“杨公卿日下该在萦阳而非洛
阳,找他只是路过之便。”

    徐子陵道:“就这么办。”

    寇仲苦笑道:“为娘报仇后,陵少会到那里去?”

    徐子陵道:“我想去探看大小姐和小陵仲。”

    寇仲叹道:“我也想看看他们。”

    徐子陵摇头道:“除非你懂得分身术,否则那来余闲?之后我会到塞外走一趟,见识一
下老跋的大草原和可达志锺情的沙漠。”寇仲默然无语,明白到徐子陵是要避开中原,俾能
置身他的事之外,否则若闻得他寇仲遇险遭困的消息,徐子陵能袖手不理吗?

上一页  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