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有缘能会            

    独孤阀的府第位于西市东光德里内,跃马桥就在里坊西南方,规模宏大,房舍重重,却
不像沙府般是新建的府第。

    寇仲印象中也曾翻看过这府第的资料,因它占地远过里内其他华宅,不过因建成的年份
在开皇六年之前,所以摆到一旁,没有太着意。

    从沙府到这里来只是一盏热茶多点的工夫,但寇仲故意逗独孤凤的开心,扮得傻里傻气
的,在正院广场下车时大家已混熟了。

    寇仲习惯成自然的对主宅仔细端详,独孤风奇道:“莫先生对园林建筑定是很有心得
哩!”

    沙芷菁为他吹嘘道:“莫先生正因和工部的刘政会大人志趣相投,所以认识两天,立成
莫逆。”

    寇仲心付沙芷菁倒留意自己的事,照理常何是不会四处对人宣扬他与什么人交往这类事
的,她的消息不知是从何而来,有机会定要查个清楚。

    独孤凤欣然道:“先生原来是这方面的专家,凤儿对建筑一无所知,不知先生对我们的
『西寄园』有什么评价。”

    寇仲心叫问得好,乾咳一声道:“这是旧隋的建筑风格,且该是隋初建成,故在风格与
手法材料仍上承魏晋南北朝的遗风。”

    独孤凤移到他旁,讶道:“先生看得真准,究竟在什么地方和现时的建筑有分别?”

    寇仲心答这恐怕要老天爷或刘政会才晓得,即随口答道:“每一代都有一代的建筑手法
和精神脸貌,内行人一看就知。”

    沙芷菁本以为他除懂医病外,什么都不晓得,此刻顿然刮目相看,低声问独孤凤道:
“你们的西寄园真有这么久的历史,我还以为是新建的。”

    独孤凤道:“在开皇八年曾翻新过,此宅是当年大臣陈拱的府第,陈拱是杨素的亲信,
官职虽不很高,在当时却很有权势。”

    寇仲剧震道:“什么?”

    两女讶然看他。

    寇仲知道自己失态,幸好此时独孤峰亲自出迎,才不用费唇舌砌词解释。

    同时改变主意,怎都要在医治尤楚红的哮喘病弄点成绩出来。否则尤楚红这脾气古怪的
老太婆不要他再来看病,他将没机会来踩场寻宝。

    徐子陵沿东大寺绕一个圈,仍找不到师妃暄的玉鹤庵,心中奇怪时,发现东大寺后方有
道窄小的路径,两旁林木蔽天,予人直通幽微的隐蔽感觉。

    由于下过一场雪,小路铺满白雪,不留神下确很易错过。

    徐子陵走进小径,脚踏处发出“沙沙”的响声。

    倏地豁然开朗,一座规模只有东大寺四分之一大小的庙堂出现眼前,朴实无华,予人躲
避俗尘的清幽感受。

    若非要找师妃喧,他绝不敢惊扰庵内出家人与世无争的宁洽平和。

    来到外院大门,正要扣环敲门,他感到有人正在内朝大门走来。

    徐子陵心付又会这么巧的,退后三步,避往一侧,以免对方启门时,见他立在门外,会
因而吓个一跳。

    “衣丫”!

    大门敞开少许,一个男子闪身而出,头戴的风帽,压低至遮着眼睛,一时看不清楚他的
样貌。

    两人同时吓得一跳。

    徐子陵想不到出来的不是尼姑而是个大汉,对方则想不到会有人立在门外。

    那人抬头在帽沿下朝他瞧来,徐子陵亦往他望去。

    打个照面,两人同时虎躯剧震。

    那人愕然呼道:“子陵!”

    徐子陵则心中叫苦,啼笑皆非的道:“竟会这么巧哩世民兄。”

    竟是李渊次子,秦王李世民。

    寇仲的“三指禅”,搭在尤楚红瘦骨外露的腕脉上,在独孤峰、独孤凤、沙芷菁、独孤
策和另几位独孤家的儿孙媳妇的注视下,随即把目光深注在尤楚红的脸上。

    这老太婆非但再不复见当日在洛阳时的火气,两眼深陷,呼吸急促,一副给哮喘病折磨
得非常辛苦的样子。

    尤楚红可不比张婕妃,寇仲一个不小心,就会给她识破虚实。

    独孤峰这个老奸巨猾对着母亲完全是副孝子的模样,关切问道:“莫先生,我娘的病是
否很棘手呢?”

    寇仲问道:“老夫人这哮喘病起于何时?”

    尤楚红睁开老眼,有气无力的道:“是三十年前的事了,先生的真气很精纯正宗,不知
是什么家派的内家真气”

    独孤策代答道:“莫先生是家传之学。他的亲叔是南方有名的神医。”

    寇仲心道:“小策真乖”,然后信心十足的道:“老夫人的哮喘病是否因练功而来
的。”

    尤楚红点头道:“先生看得很准,老身此病,起于当年练披风杖法时,出了岔子,初时
并不在意,还以为是暂时的现象,岂知终至不可收拾的地步,这几天更是辛苦。”

    寇仲的内家真气,大部份凭自己摸索探究出来,故对人体内的经脉了若指掌,道:“老
夫人的披风杖法,以十二正经为主,奇经八脉为辅,与大多数以奇经八脉为主的内功,刚好
相反,而问题正出在这里。”

    沙芷菁虚心请教道:“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有什么关系?”

    在座虽不乏内家气功的大行家,但包保没有人懂回答这问题,因为人人均是依法修练,
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更何况关乎到两类不同性质经脉的关系。

    寇仲在这方面的知识,全是盲人骑瞎马的靠内视与自省体会出来的,微笑道:“所谓奇
经,是任、督、冲、带、阳跷、阴跷、阳维、阴维这八脉。既不拘于常,又不系正经阴阳,
故谓之奇。”

    独孤凤双目射出崇敬的神色,道:“先生医论高明,令人佩服。”

    寇仲乘机展示实力道:“人体气血,循环流注于十二正经,周而复始,维持正常。倘气
血涌至,经脉满溢,流入此八经,别道而行,便成奇经。嘿!打个譬喻,正经就是江河,奇
经就是湖潭,江河满溢则流于湖潭,江河枯涸则湖潭输出,互相起着调节的作用。老夫人的
哮喘病,正由于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间协作失调,祸及肺经,经年累月下,才催此疾患。”

    尤楚红一震道:“这么多年了,还可治好吗?”

    在众人期待下,寇仲道:“老夫人放心,只要我分多次施针,摸出调节平衡的方法,老
夫人再自行改变体内经脉运行的情况,包保立见成效。”

    众人大喜。

    独孤峰道:“幸有莫先生出而济世,实天下人的福气。”

    寇仲掏出九针铜盒,道:“小人用针后,包保老夫人今晚可睡得舒舒服服,明天我会续
来为老夫人治病。不过小人待会因有急事,必须立即离开,请各位见谅。”心则暗喜,从尤
楚红身上,他窥探出十二正经的奥秘,对他的刀法裨益之大,实难以估计。

    两人均想不到在这种意料不到的情况下狭路相逢,李世民首先拙劣的道:“你来找师姑
娘?”

    徐子陵尴尬点头,苦笑道:“原来昨晚你真的已认出我来。”

    李世民点头,一沉吟后道:“我们进去再说吧!”

    反手推开院门,率先入内。

    徐子陵随他入内,两名尼姑正在清理院内的积雪,主庵门阶处立着一位手持珠串的老尼
姑,慈眉善目的向两人合什问讯。

    李世民道:“常善师太勿怪世民去而复返,皆因遇上好友,想借贵庵静室说几句话。”

    常善尼丝毫不以为怪,更没有查根问底,道:“两位施主请随老尼这边走。”

    带着两人绕过庙堂,领他们到中院左侧的待客间坐下,悄然离开。

    两人坐下后徐子陵脱掉面具,道:“师小姐不在吗?”

    李世民双目射出复杂炽热的神色,摇头道:“她仙驾外出未返,没有人晓得她何时回
来。”

    徐子陵心叫糟糕,二度苦笑道:“世民兄准备如何对付我们?”

    李世民叹道:“这该是建成太子和齐王元吉的问题,与李世民并没有关系。”

    徐子陵想起当日李世民在洛阳指示手下要将他围杀一事,感到很难再和李世民返回以前
那种关系去,道:“世民兄因何事来找师小姐呢?唉!这是否个不大恰当的问题。”

    李世民摇头道:“子陵不须有任何避忌,我是因形势不妙,才来找师姑娘倾诉。

    她是唯一能令我心平气和的人,只是从未想过子陵和她有这么紧密的联系。”

    徐子陵沉吟片刻,断然道:“假若世民兄肯答应在长安放我们两人一马,说不定我们还
可助世民兄应付迫在眉睫的大祸。”

    李世民动容道:“这是否包括对你们去起出宝库要坐视不理?”

    徐子陵回复冷静,微笑道:“以世民兄的不世之才何惧得宝库而归的寇仲?事有缓急轻
重,比起来杨公宝库只是小事一件。”

    李世民豪情涌起,哈哈笑道:“听子陵的语气,似是寇仲得宝库后子陵将不会参与他的
少帅军。若确是如此,则让寇仲取走宝库又何碍之有。不过小弟也要明言宣告,寇仲夺宝离
长安之日,将是小弟开始全力对付他的一刻。”

    徐子陵道:“就此一言为定,世民兄可知自己成了众多势力联手布下一个阴谋下的主要
目标?”

    李世民讶道:“子陵来长安顶多只有几天吧!为何似是比小弟更清楚长安的事。”

    徐子陵道:“此事说来话长,假设我所料无差,短期内长安必有大变,如世民兄应付不
当,你们李家的天下,将四分五裂,永远都回复不了元气。”

    李世民色变道:“竟然这么严重。”

    徐子陵道:“在未来一段时间,世民兄会否离开长安,到别的地方去?”

    李世民摇头道:“在现今的情势下,我就算有心出征,父皇亦不会答应,皇兄亦会设法
阻挠。”

    徐子陵道:“这就奇怪。照理就算令兄真个直接参与,也很难在城内发动。”

    李世民一震道:“我明白子陵的意思了,若要趁我离城对付我,眼前将有一个大好良
机。”

    徐子陵精神大振。

    李世民道:“每年新春后第三天。父皇会在我和元吉陪伴下到终南山狩猎,太子则依惯
例留守长安。抵终南山后我们会入住仁智宫,那处无险可守,只要敌人攻我无备,又有足够
军力,成功的机会相当大。”

    徐子陵道:“敌人的阴谋肯定就是这么一回事。”

    李世民冷笑道:“既然被我晓得,他们便休想有成功的机会。”

    徐子陵道:“此事牵连极广,世民兄绝不可掉以轻心,不过若布置得宜,世民兄说不定
能把整个形势逆转过来,甚至登上太子之位。”

    李世民双目闪闪生辉,道:“小弟正洗耳恭聆,请子陵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一一道出,
让小弟可详细考虑。”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