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妙手回春            

    寇仲在常何的陪伴下,坐在凝碧阁的外厅,静候张睫妤服下解毒药后的佳音。雷九指在
这方面因得鲁妙子真传,务求以猛制缓,行险在一贴药内尽清她体内焚经散的毒素。

    经常何解释后,他始知道“睫妤”非是这位美丽娘娘的名字,而是贵妃的一种级别。所
以不能唤她作睫妤娘娘。只可一是唤张娘娘,一是叫作睫妤贵人。宫廷礼节,只名号一项足
可令寇仲此等“野民”大感头痛。两人饿着肚子直等到宫城全亮起灯火,郑公公来请寇仲到
内堂去。

    常何生出与寇仲“患难与共”的感觉,低声道:“万事小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寇仲暗忖以常何这在宫场打滚的人,肯说出这番话,已非常有情义,心中感动,点头应
是,随郑公公往内堂步去。

    美丽的张睫妤仍像今早般拥被虚弱无力地软靠卧椅上,乍看似没有起色,但落在寇仲的
锐目内,察觉出她的脸色大有分别,少了以前白中透灰黯的可怕色素,显然雷九指开出来的
解毒药方生出神效,寇仲顿时心中大定。

    李渊坐在张睫妤的身边,右手探入锈被内紧握她的左手,爱怜地看着这个宠妃,像不知
寇仲来到。

    其他太监宫娥恭立两旁,气氛肃穆。

    寇仲正要下跪,李渊头也不回地道:“莫先生请到这里来,其他人给朕退下。”

    郑公公和一众太监宫娥忙叩首离开,寇仲则神气地来到李渊旁边。

    李渊这才朝他瞧来,和颜悦色的道:“莫先生不愧神医之名,睫妤自得病后尚是首次服
药后没有呕吐出来,脸上颜色更有好转。不知下一步该如何着手治理呢叶张睫妤勉力睁开修
长人鬓的美目,朝寇仲略一点头,以示谢意。

    寇仲移往另一边为他特设的椅子坐下,道:“小人可否再为娘娘把脉?”

    李渊洒然道:“朕虽当上皇帝,但仍有半个江湖人的身份,莫先生不用拘礼。”

    一张睫妤把玉手探出被外,寇仲忙把三指按下,暗唤一句老天爷保佑,缓缓送出真气。

    李渊震道:“莫先生的真气非常精纯。…寇仲知他因握着张睫妤的左手,故生出感应,
李渊乃一阀之主,乃天下有数高手之一,眼力当然高明。

    真气畅通无阻的穿行经脉气血之间,寇仲更肯定解去了焚经散的毒害,心智亦灵活起
来,肃容应道:“家叔有言,用针不练气,等若有肉无骨,事倍功半,所以小人自幼练气。
嘿!由于小人尚未娶妻,童子功自然清纯一点,多谢皇上赞赏。”张睫妤忽地长长舒一口
气,娇声道:“莫先生的家传气功有独到之处。”

    凭着这些天来疗治沙天南等的经验,寇仲积累了一点心得,横竖韦正兴这大行家丕在,
怎都要显点神医的本色,胡诌道:“察其血气血,则寒邪在表;诊其脉沉,则阴寒在里。若
要表里兼治,必须大小针并用。照小人判断,不出三日工夫,每天施针一次,娘娘必可霍然
而愈尸李渊对他已是信心十足,大喜道:“有劳莫先生啦!”

    徐子陵扮成商旅,偷偷溜出城外,到城门关闭前,再化身为岳山,凭侯希白买回来的户
籍大摇大摆的入城。

    在昏暗寒冷的冬夜里,徐子陵以斗篷厚袍把头脸掩盖,除非是熟悉岳山者,否则谁都只
会以为他是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家。

    入城后徐子陵重视岳山的霸气,揭开斗篷,昂然在朱雀大街跨步疾行。

    尚有三天就是新春佳日,严寒的天气也挡不住办年货的人潮。

    比起关外,关中就如巴蜀般,一派太平盛世的兴旺情况。

    徐子陵兵行险着,就拣雷九指的东来客栈投店,直到此时,晓得雷九指和他们关系的只
有林朗和公良奇两人,所以雷几指理所当然地成为他和寇仲间联系的桥梁。

    雷九指像鲁妙子般周身洁宝,又是老得不能再老的江湖客,什么棘手的事和场面都能随
机应变地应付裕余。

    在房内坐下片晌,雷九指闻风摸过来,笑道:“岳老你好!”

    徐子陵笑道:“有没有人跟踪岳某人呢?”

    雷九指悠然坐下,道:“暂仍未见,岳老这几天安排了什么节目遣兴,要不要晚辈为你
筹谋策划?’’徐子陵知他念念不忘要自己去为他在赌桌上击败明堂窝的大仙胡佛,岔开去
问道:“莫神医那边有没有消息?”

    雷九指道:“怎会这么快有消息,岳老请放心,解毒乃我雷九指拿手本领之一,就算医
不好人,也绝不会医死人。哈!你这小子真走运。””徐子陵一怔道:“走什么运?”

    雷九指凑近低声道:“刚才弓小子来过一趟,告诉我刚见过秦王,座中有位宾客是巴蜀
人,不住向他套问巴蜀的情况,包括当地的风土人情。你说假如换作是你,会有什么后
果?”·徐子陵倒抽一口凉气,李世民确是厉害。假若那见他的弓辰春是徐子陵而非侯希
白,无论他外表神态如何天衣无缝,全无破绽,也要立即被揭破身份。

    只有侯希白这生于斯长于斯的巴蜀人才能过关。

    雷九指道:“侯小子只是路过时顺道进来说了两句,听说今晚还要陪卜杰等到上林苑
去,我们不如也到明堂窝趁个热闹,否则长夜漫漫,如何可捱到天明。”

    徐子陵失笑道:“长夜漫漫,正是上床作梦的大好辰光,被窝不是比赌窝更迷人吗?”

    雷九指笑道:“岳老到长安来不是只为睡觉吧?…徐子陵知道缠不过他。无奈道:“好
吧!我尚有一副黄脸汉的面具。问题却在你那方面,最好不要扮作雷九指。”雷九指大喜
道:“不扮雷九指便扮山东来的行脚商吧,这是我另一个能保命的身份,皆因我真的干过这
行业。哈!只要我从九指变回成十指,谁都不会怀疑到我身上来。岳老放心。”

    常何只看李渊满脸春风纤尊降贵地亲自把寇仲送到外堂,便知寇仲已大显神医本色,做
出好成绩来,连忙向李渊下跪。

    李渊笑道:“常将军请起,朕本要请莫神医留在宫内好让朕尽地主之谊,可是医者父母
心,莫神医却要回去看令岳的病况进展,明早才再入宫为婕妤治病,常将军给朕好好款待莫
神医。”

    寇仲心中暗道:假若留在宫内,实与坐囚牢没什么分别,还怎能跟徐子陵商量大计、看
看如何着手寻宝?j常何领旨,领寇仲离开太极宫。

    到承天门外,冯立本早在恭候消息,寇仲尚未有机会说话,常何兴奋地抢着道:“莫先
生果然不负太子殿下重托,娘娘的病情大有起色,皇上都不知多么赞赏莫先生呢。”冯立本
大感意外,李建成不敢等候消息,正因对寇仲信心不足,眼不见为净下,自行到北里上林苑
享乐去也。

    冯立本得闻佳音,当然精神大振,换过另一副恭敬的脸孔,使手下牵来马匹,道:“莫
先生请上马,太子殿下正在上林苑恭候先生大驾。”

    寇仲心中叫苦,偏是推辞不得,就算藉口说累要回“家”休息,也须亲口向李建成提
出。

    这么搞下去,他那还有时间去寻宝?明堂窝与上林苑毗邻并立,对面就是六福赌馆,这
三组各自独立的建筑组群,形成北里的中心区和重点所在,其他规模较小的青楼和赌馆,众
星拱月般更衬托出它们的气势。在这些青楼赌馆门外,有人大做买卖,有摆小摊卖烧饼与脆
麻花的,有炸油糕、卖鸡蛋的,热闹非常。

    上林苑之所以名闻全国,确有其独特的风貌,不像六福赌馆和明堂窝般那样用大量的彩
色琉璃的三采砖瓦作装饰,而是追求一种高贵淡雅、充满书卷气味的装饰。入门后的主建筑
物最具代表性,大片的灰砖墙,屋顶是黑色琉璃瓦绿色的剪边,檐下是青绿的采画,支柱和
隔扇栏杆都不施采绘而露出木材原色,柱上楹联亦以硬木制作,温文尔雅,难怪诗人墨客颂
声不绝。

    徐子陵只是路经时惊鸿一瞥,也生出想内进一游的兴趣。想起侯希白扮的弓辰春此刻正
在内中某处风花雪月,当是如鱼得水,乐在其中,更大觉有趣。对赌场这种能令人倾家荡产
的地方,若非被雷九指半强迫的架来,他自己绝不会踏足半步。

    不过他生性随遇而安,既来之则安之,随着雷九指扮的山东布商,挤在赌客群中,糊里
糊涂地进入明堂窝的大堂。

    徐子陵不能相信的瞧着宫殿般宽敞的大堂内的热闹情景。

    近千人分别围着五、六十张大赌桌,正赌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不知是否防人舞弊出
术,堂内的灯火特别辉煌明亮。骰子在盅内摇撞得震天价响的清脆音,配合着男女的哈喝起
哄,来声拍掌,令他几疑置身噩梦里。

    雷九指凑在他身旁道:“你有多少银两在身?”徐子陵随口答道:“共有五十五两黄
余。”

    雷九指咋舌道:“好小子!竟然身怀巨资,全给我拿来。”

    徐子陵愕然道:“不用这么多吧叶雷九指毫不客气地探手入他囊内取钱,笑道:“你若
不想在这里把卵蛋都挤出来,当然要显示一下实力,看我的!”逢自去了。

    徐子陵呆立一旁,暗忖雷九指每次踏进赌场,就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恐怕这便是赌徒
的本色。

    好一会雷九指携着大袋筹码回来,还扬手显示两个铜牌,得意洋洋的道:“有这两个贵
宾牌,我们可像其他达官贵人般,到其他四个贵宾堂去趁热闹。兄弟!来吧!行乐及时
啊!”

    徐子陵苦笑道:“赌钱有啥乐子呢?”

    雷九指兴奋的搭着他肩头,朝另一端走去,叹道:“在赌场上决生死,总比在战场上打
生打死更好过吧!今晚你定要赢出个名堂来,否则以后的计划会很难进行下去。赌场只会尊
重两种人,一种是有输不尽钱财的豪客,另一种就是能赢钱的高手,明白吗?”

    李建成带头举杯向寇仲祝贺道:“祝莫先生药到回春,早日洽好张娘娘的顽疾。”

    布置讲究,以书画补壁,充满书卷气息的上林苑西座二楼北端的厢厅内,盈溢着胜利祝
捷的气氛,寇仲带来的喜讯,顿时令李建成对他刮目相看,视之如上宾。

    陪席者除新加入的常何和冯立本外,尚有神态倔做的可达志、曾与徐子陵交手而吃了亏
的尔文焕、乔公山、卫家青三人。其余就是独孤策和一位叫薛万彻的将领。寇仲特别留心这
薛万彻,凭寇仲的眼力,从其举手投足的气度,当知此人武功不在李建成之下,比起可达志
这特级高手亦所差无几。

    而独孤策只在几年前在云玉真的船上跟他碰过一次头,对他认识不深,不虞会被他窥破
自己的真正身份。

    出奇地李建成并没有召来姑娘陪酒唱曲,只与众亲信手下谈笑喝酒。

    寇仲给安置在李建成左边的座位,另一边是可达志,由此可看出李建成对他这冒牌神医
的礼待和重视。

    李建成忽然凑过身来,低声对寇仲道:“莫先生那颗回春丹,是否真如韦正兴所指,主
要是用来驱毒的?”

    闻弦歌知雅意,瞬那间寇仲把握到李建成的坏心肠在打着甚么鬼主意。

    此时薛万彻突沉声喝遣:“我们不用侍侯,给我退下!”

    侍候的四位俏婢慌忙离开。

    李建成赞赏地向薛万彻微一颔首,其他人肃静下来,聆听两人的对答。

    寇仲心中暗骂,忖道无论自己如何与李世民对敌,亦不屑及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去陷害李
世民。因为只要通过他这神医之口,又早有韦正兴的说话作伏笔,若告诉李渊张姨妤是被人
暗中下毒,李渊必深信不疑,而在现令的情况下,最有下毒嫌疑可能的当然是一向与张睫妤
不和的秦王府一众人等。

    寇仲扮糊涂地点头道:“确有驱毒的灵效,不过驱的只是寒热之毒,在用药来说乃家常
便饭,真正的主药是……”李建成哪有兴趣听他长篇大论的谈论医学上的问题,打断他道:
“此事迟些再向莫先生请教,在尚小姐凤驾光临前,诸位可有甚么助兴节目?”

    乔公山狞笑道:“听说兴昌隆尹氏兄弟正在隔邻款待那叫莫为的小子,不若我们也略尽
地主之谊,好好为他洗尘!”

    寇仲一呆道:“莫为!家叔也叫莫为啊!”

    常何怎知寇仲是先发制人,点头道:“真的很凑巧,众人亦毫不在意,李建成皱眉道:
“此事不宜轻举妄动,父皇今早在封尚书安排下,曾在东大寺接见过此人,询问岳山与席应
在成都决战一事。”

    可达志淡淡道:“只要我们不伤他身体,只是挫折他的气焰,皇上怎会怪罪殿下?”

    寇仲心中叫苦,若出手的是可达志,徐子陵便不得不使出真功夫,那岂非立即露底,致
前功尽废。“尔文焕、乔公山和卫家青三人立即附和,推波助澜。

    薛万彻沉声道:“我看这个莫为有点问题,虽说江湖臣、虎藏龙,但像他如此高明的剑
手,怎会从未听过他的名字?”寇仲心中叫糟,偏又毫无办法。

    李建成悠然道:“我亦怀疑过他,可是今天秦王曾召见他,并使人详细盘问他有关巴蜀
武林的事,这莫为一一对答无误,可知他确是来自巴蜀的剑手尸”今回轮到寇仲大惑不解,
从雷九指口中,他得悉徐子陵确化身为莫为加入兴昌隆,可是徐子陵虽曾到过巴蜀,但只属
走马看花的逗留两三天,何来资格应付有关巴蜀的诸般问题?“可达志长身而起道:“管他
是哪里人,让本人过去和他拉拉交倩吧!”

    寇仲心中叫娘,眼睁睁的瞧着可达志往厢门走去。

    这一关可如何化解?李建成在可达志准门前,忽然叫道:“达志请把那莫为唤过来,让
本殿下看看他是何方神圣。”“可达志怔了一怔,高声答应,这才出房。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