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难成神医            

    徐子陵为熟知环境,不依昨夜的路线,改从西市门往朱雀大街的方向走去,只要横切过
望仙、启与和安上四条南北大街,便可抵朱雀大街。

    甫离兴安隆的总,徐子陵感到有人在身后远吊着他,当然是来者不善。

    他故意放缓脚步。扮作四处观览。

    市内大部份店铺刚开始营业,到市内购物的人纷从四方八道市门入市,逐渐喧闹越来,
充满清晨开始新一大的勃勃朝气。

    市门在望。

    叁名汉子挤在入市的人流中,迎脸而来,同一时间,徐子陵感到另两人正在后方加速赶
至。

    徐子陵心知不妥,表面虽装作漫不经意,心中已拟好应付的策略。

    前后双方迅速接近。

    前面那叁人自顾谈笑,但徐子陵清楚把握到敌人是蓄势以待,准备发难,心中暗笑,倏
地立定。

    形势立改。

    本来敌人计算精确,依照现时前后两起人马的步伐,当徐子陵和前方敌人擦身而过之
际,后力的敌人刚好抵达可以近攻的位置,封死徐子陵的退路,形成合围的局面。

    徐子陵的停步,却令后来的两名敌人快上一线。

    前叁人愕然朝徐子陵望来时,徐子陵迅速后移,往后方两人间撞进去。

    变起突然,后方两敌自然而然掣出暗藏锦袍内便於埋身行刺的短刃,朝往后疾退过来的
徐子陵刺去。

    前叁人再顾不得掩饰,纷纷拔出暗藏的匕首,品字形抢前攻向徐子陵。

    事情发生得迅若电光石火,周树的行人尚未弄清楚是甚么事时,成败已见分明。

    徐子陵迅疾无伦的疾闪两下,后两人的利刃都以毫之差刺在空处,而系子陵却嵌入两人
之间,左右开弓,双肘重重撞在两人胸胁的脆弱部位。

    两人惨呼声中,骨折肉陷的往横抛跌,变作滚地葫芦,若非徐子陵留手,只这一撞包保
可要掉他们的小命。

    徐子陵再闪电前晃,施展埋身搏击的绝技,与叁人擦身而过,惨叫声起,叁敌打转倒跌
开去。骇得行人鸡飞狗走,乱成一片。

    徐子陵哈哈一笑,头也不回的回复先前的悠步伐,施施然然的离开东市。暗忖自己很快
会变成长安的名人,至於这情况是凶是吉,他已无暇去想,一於管他的娘!

    老爷子沙天南在床沿坐直身体,长长叮出一口气,睁开眼晴。

    老夫人关切的道:“老爷觉得怎样呢?”

    沙芷菁、叁夫人程碧素、沙福和宝儿、小凤两婢等,都满怀希望的在期待答案。

    这是寇仲对沙天南第叁回的疗治,今次他可说用尽浑身解数,凭其过人的天份和苦思得
来的办法,用足整个时辰,为沙天南驱走体内的寒气,打通他郁结的经脉,更固本培元,今
他体内脉气畅行,若仍不能治好他的病,他只好卷盖引退,放弃作长安第一神医的梦想。

    沙天南又摸摸两边脸颊,目光落在卓立一旁的寇仲道:“典先生血址老夫的救命恩人,
我现在的感觉就像从没患过病般,天下间竟真有这么神奇的医术。”

    众人一阵欢呼。

    寇仲立即浑身松泰,仿似卸下心头的千斤重担,暗忖医好你或医死你的机会其实各占一
半。

    老夫人热泪盈眶的呼道:“谢天谢地!老爷真的好了啦!”

    沙芷菁喜孜孜的叫道:“娘啊!该先谢莫先生才对!”

    老夫人语无伦次的道:“是的!啊!该先谢天地让我们遇上莫神医才对。”

    寇仲感到脸颊一阵火热,乾咳一声道:“老爷请稍作休息,心失陪了啦!”

    几经辛苦,他才知道自己是“莫一心”,说出来连自己都感荒谬可笑。

    沙芷菁和程碧素恭恭敬敬的送他这神医离房,前者把装有九枝灸针的铜盒双手奉上,含
笑道:“这是拜师之礼,师傅万勿推却。”

    寇仲心中叫苦,自己难道教她练《长生诀》上的内功吗?尴尬笑道:“五小姐说笑了,
我只是碰巧治好令尊的病吧!”

    话虽那么说,却毫不客气的接过铜盒,这九枚灸针乃将来在长安冒充神医的谋生工具,
他当然求之不得。

    沙芷菁白他一眼道:“难道昨晚你治好二嫂也是碰巧吗?”

    程碧素欣然道:“莫先生就像他叔叔般,都是从不肯邀功的谦谦君子。

    济世救人的大医师。”她对救回儿子一命的徐子陵显是非常感恩,说起他时句句发自肺
俯,毫不掩饰。

    寇仲招架不来,含糊混过,匆匆溜出走廊,刚好碰上陈来满,后者竖起拇指赞道:“莫
先生真是目光如炬,那艘只是途经的船,越过我们迳徙关中驶去。船上的人还向我们问
好。”

    寇仲心道当然如此,难道单碗晶会改行做河盗吗?口上谦让道:“只是凑巧猜中吧!”

    陈来满搭上他肩头,笑道:“来!我们到厅中喝酒,毛老师在等待哩!”

    大公子、二公子和他们的妾妾闻讯赶来看沙天南的纷乱情况下,两人步入舱厅。

    毛世昌和二位较有地位的武师正在据桌谈大,见神医驾临,全体起立迎接。

    寇仲在众人的恭贺赞赏声中,飘飘然的坐下,任人侍候斟酒。

    船速忽然减缓。

    毛世昌如释重负的举道:“乾杯!终到关中哩!过了河防,再个把时辰工夫,可在长安
继续喝酒!兄弟们!饮胜!”寇仲把手中美酒一饮而尽,暗忖自己发梦也没想过会喝着酒的
安然潜到关内。世事之离奇,每每出人意表。

    两只茶碰到一起。

    雷九指低笑道:“这一是老哥我贺你安然抵达长安的。”

    在这附设於东来客栈的酒楼一角处,两人都心情开朗,相见甚欢,唯一的遗憾就是仍末
见到寇仲。

    徐子陵把入关前后的情况迅速述说一遍,又问起雷九指方面的情形。

    雷九指摇头叹道:“不怕告诉老弟你,我曾在明堂窝『大仙』胡佛手上吃过大亏,论赌
技,找和他只在伯仲之,但他却占上地头之利,加上赌本雄厚,所以我以一着之差败走。今
趟重来,除了要把香贵父子引出来,还要向胡佛洗雪前耻。”

    徐子陵道:“雷老哥是否准备和『大仙”胡佛再一较高下惫雷九指苦笑道:“在赌桌上我
对他已了信心和锐气,这心理上的阴影,将使我难以再挥自如,所以只能把报仇的希望,寄
托在你这青出於蓝的高徒身上。你怎么也要为找出这口鸟气。”

    徐子陵骇然道:“我怎么行!雷老哥在说笑吧!”

    雷九指正容道:“怎会是说笑。你就当是赴考科举试场,只要你能赢得关中赌界第一名
家『大仙』胡佛,立即声名鹊起,再挟馀威斗垮香贵父子在这开设的另一间与『明堂窝』齐
名的『六福赌馆』,香贵将不得不现身来会你。石不能把你击败,他会以重金将你收买作手
下,那时你可混进他的窝里去。”

    徐子陵眉头大皱道:“这怎么行,我恨本就不是赌钱的料了。”

    雷九指俯前微笑道:“我从末儿过有人像你般在赌桌上仍能保持冰雪般的冷静,论灵活
变化,随机应变更是无人能及。加上我传授的技艺,再增添些临场经验,保证明堂窝也要给
你赢回来。现在万事俱备,只欠赌本。不过若能起出杨公宝藏,还怕没本钱去赌吗?”

    徐子陵苦笑道:“你这如意算盘未必打得向,照我看能找到宝藏的机会微乎其微,一切
待寇仲来到才说吧。”

    雷九指见他没再拒绝,心情大佳,笑道:“照我看你气色甚佳,时来运到下,何事不
成。不如我们今晚先去明堂窝踩踩场子,长安的达官贵人、公子贵介,谁不到那里趁热
闹?”

    徐子陵摇头道:“今晚不行!我想先去见李渊。”

    雷九指失声道:“甚么?”

    徐子陵解释了岳山和李渊的关系,苦恼的道:“究竟怎样才见得到皇宫内苑的皇帝呢?
登门求见肯定是不成,只是徒给李建成、晃公错等一个布局杀我的机会。”

    雷九指苦思半晌,最后放弃道:“这事我真的没法帮你忙,皇宫内岗哨重重,要偷进去
根本无此可能。就算你有本领潜人去,偌大的里宫到那里去找李渊?”

    徐子陵待要说话,肖修明匆匆而来,见到徐子陵大喜道:“幸好莫兄真的在这里喝茶,
否则都不知该到那里找你。”

    徐子陵把雷九指介绍他认识后,问道:“有甚么急事?”

    肖修明道:“封大人要见你啊!”

    徐子陵和雷九指脸脸相觑,暗忖难道被封德彝看穿他的真正身份,否则以一个唐室重
臣,怎曾有兴趣见他这么一个江湖浪人?常可与夫人亲自到关防来迎接岳丈沙天南,有他出
面,关防官只派人上来打个转,便算查过,便宜了寇仲这身份暧昧的人。

    两船开出,朝长安城的方向驶去。

    不一会沙福来找他,说老爷有请。步出走廊,沙福低声道:“要见你的是四姑爷,当他
听到莫先生医术如神,立即要把你请来相会。”

    寇仲暗吁一口凉气,希望常可真是瞧中自己的医术,而非心生怀疑,否则就要全功尽
废,暗渡陈仓变成打草惊蛇。

    大厅一片喜气洋洋的欢愉气氛,沙家诸人见寇忡这丑神医跨步入厅,人人以亲切的招呼
和笑容相迎,幸好常可夫妇亦不例外,寇仲立时放下心来。

    厅内早摆开叁桌酒席,沙天南精神翼翼的起立道:“来!大家坐好再详谈。”又把寇仲
介绍给常可夫妇认识。

    常可的夫人,沙家的四小姐芷嫦长得端庄秀丽,论容貌只稍逊五小姐芷菁半筹,一派大
家闺秀的风。

    常可本人长得年青俊伟,一副奋发有为的样子。不知是否官运亨通,顾盼神采飞扬,对
寇仲却恭敬有礼,并不以他貌寝而有丝毫轻视之意。

    寇仲被安排坐在常可和大少爷成就的中间,坐的当然是以沙天南为尊的主席。同席的除
老夫人外,其他女眷全集中到另两席去。陈来满、毛世昌和沙福也陪列主席。

    酒过叁巡,一番话后,沙天南欣然对寇仲道:“得少婿告知后,可卜莫先生今次到长
安,必能大展悬壶济世的抱负。”

    常可接口道:“事情定这样的,皇上的宠妃张娘娘忽罹患怪疾,这个月来茶饭不思,日
渐消瘦,群医束手,连有关中医神之称的『活华陀』韦正兴也治不好她的痛,使得皇上终日
愁眉不展。幸好莫神医来了,只要能治好张娘娘的痛,不但是我们沙家莫人的荣耀,莫先生
更可有享不尽的富贵荣华呢。”

    寇仲心中叫苦,皆因他从未想过医病医进皇宫去,那可不是说笑的。猛下决心,入城后
立即开溜,否则进入皇宫,不露出马脚才是怪事。

    表面当然装作感激的道:“多谢常爷给鄙人这天大的良机,鄙人必尽心尽力,治好张娘
娘的痛,不负常爷之托。”

    大少爷沙成就举道:“这一,就祝莫神医妙手回春,治好娘娘的病。”

    众人轰然对饮,气氛热烈。

    只有寇仲差点痛哭流涕。为自己辛苦经营出来的医业悲泣。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