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千古帝都            

    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都壮,安知天子尊。

    文物荟萃,千秋帝都。长安位於有“八百里秦川”之称的关中平原渭河南岸,周、秦、
汉、西晋、前赵、前秦、后秦、西魏、北周、隋、唐均建都於此。

    南是秦岭山脉中段的终南山,重峦叠嶂,陡峭峻拔,成为南面的天然屏障,有“重峦俯
渭水,碧嶂插遥天”的磅礴气势。

    北则有尧山、黄龙山、嵯峨山、梁山等构成逶迤延绵的北山山系,与秦岭遥相对峙。

    在这些山岭界划出来的大片沃原上,长安城雄据其中,泾、渭、刿、灞、澧、??、??、
涝诸水宛如晶莹闪烁、流苏飘荡的珠串般环绕萦回,形成“八水绕长安”之局。这些河流犹
如一道道的血脉,既给长安提供丰富的水源,也使长安充满活力。“秦中自古帝王州”,正
因种种战略和经济上的有利条件,自古以来,长安便得到历代君主的垂青。

    秦始皇赢政以之收拾战国诸雄割据的乱局,开创出中央集权大一统的局面。到西汉张骞
两次出西域,开辟了长安至西域的丝绸之路,促进东西方经济和文化的交流,长安更升格为
国际级的名城,联结中外文明的纽带。其况之感,只有东都洛阳堪与比拟。

    隋朝建立后,创建新都,名为大兴。唐代继续沿用大兴为都城,更名长安,取其“长治
久安”之意,并不断修建扩充,使之更为宏伟壮丽。

    隋唐长安城由外郭城、宫城和皇城三部份组成。宫城和皇城位於都城北部中央,外郭城
内的各坊从左、右、南三面拱卫宫城和皇城。以正中的朱雀大街为界,东西分属万年,长安
两县。

    宫城和皇城乃唐室皇族的居所,郭城则为百姓聚居生活的地方,各有布局。

    千百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田。

    长安郭城共有南北十一条大街和东西十四条大街,纵横交错地把郭城内部划分为一百一
十坊。其中贯穿城门之间的三条南北向大街和三条东西向大街构成长安城内的交通主干,其
中最宽敞的是等若洛阳天街的朱雀大街,阔达四十丈,馀者虽不及朱雀大街的宽阔,其规模
亦可想见。

    长安除朱雀大街外,最着名就是位於皇城东南和西南的都会市和利人市,各占两坊之
地。市内各有四街,形成交叉“井”字形的布局,把整个市界划为九个区,每区四面临街,
各种行业的店铺临街而设。每区之内,尚有小的巷道,便其内部通行。两市为长安城最热闹
的地方,酒楼食肆不少更是通宵营业,为长安城不夜天的繁华胜地。

    徐子陵随卜廷、田三堂从明德门安然入城,踏足朱雀大街,亦为这不平凡且深具帝皇霸
主气象的都城的鼎盛局面震慑,感到要从这么一个地方把杨公宝藏搬走,是多么渺茫的一件
事。

    走在这条贯通长安城南北的主轴上,心中岂能无慨,想到历经无数险阻,最后终抵此
处,那种感觉确难以言宣。

    为防止积水,城内主要大街两旁设排水沟,宽若小川,在路囗水沟交汇处,均铺架石
桥,形成长安的一个特色。大道两旁,植有槐树,不过际此寒冬之时,茂密的枝叶早由积雪
冰挂替代,令人感受到隆冬的威严。

    严寒的天气,无损长安的繁荣盛况。街上车水马龙,行人如鲫,比之洛阳的热闹有过之
而无不及。

    兴昌隆的长安主店位於皇城东南的都会市内,三个大仓则分设於郭城西南角的和平坊和
东南角的敦化坊。

    卜延吩咐陈良负责把盐货存仓后,和田三堂及徐子陵同往主店,可见他对徐子陵的器
重。

    朱雀大街两旁无论商铺民居,均是规制宽宏的大宅院,院落重重,拥有天井厢堂。坊巷
内的民居则为瓦顶白墙,单层构筑列成街巷的联排。宅门多作装修讲究的瓦木门担,高墙深
院,巷道深长,与热闹的大街迥然有异,宁静祥和。

    富户人家的宅院固是极尽华丽巍峨,店铺的装置亦无不竭尽心思智巧,担桶梁架,雕饰
精美,或梁枋穿插,斗拱出檐,规法各有不同。得鲁妙子建筑学真传的徐子陵瞧在眼内,自
是兴致盎然,津津入味。

    目不暇给下,皇城的朱雀门赫然在望,随着卜延和田三堂,徐子陵策马转入贯通城东春
明门和城西金光门的光明大街,夕阳斜照下,朝又被称为东市的都会市驰去。

    寇仲被请到舱厅进晚缮,列席者除沙家三兄弟沙成就、沙成功和沙成德外,尚有沙福、
陈来满和一个叫毛世昌的人。

    毛世昌只是中等身材,可是背厚肩圆,步履沉稳,该是擅长硬功的高手,乃沙家的首席
护院。四十来岁的年纪,说话带点江湖的圆滑味道,态度倒不令人讨厌,还有点风趣,不时
露出亲切的笑容。

    对他最友善的当然是三少爷沙成德、陈来满和沙福,皆因关系不同。大少爷沙成就客气
却保持一段距离,既不投入也不冷漠。但一副二世祖纨裕子弟模样的二少爷沙成功的嚣张态
度虽有所收敛,但总不自觉地对寇仲流露出一种轻蔑的神色。

    俏婢们送上隹肴美酒,大少爷把席上各人逐一介绍后,微笑道:“莫先生医术的高明,
教人惊服。不瞒先生,家父自年前得病之后,普遍请洛阳的名医,仍是丝毫没有起色。可是
先生只两天的功夫。便便家父像脱胎换骨般能如常进食,走路说话,先生的医术确是神乎其
技。”

    三少爷沙成德关切的问道:“家父患的究竟是甚么病?照莫先生的判断,要多少时间才
有望完全复原?”

    寇仲暗忖年许前发病,刚好是洛阳王世充与杨侗、独孤阀一方斗个不亦乐乎的时间,只
看沙家现在举家迁往关中,可猜到沙家多多少少与独孤阀有点关系,心中有个大概,从容答
道:“老爷子的病并非伤寒,是因过度思虑以致郁结成病,心郁则气结,所以药石无灵,故
而我不投药而施针,活血行气,乃效果如神。嘿!其实这并不算甚么功夫,只是能对症
下……嘿!下针吧!”

    沙福心悦诚服的道:“莫先生像令叔般从来都谦虚自抑而不居功,真是难得。”

    二少爷沙成功问道:“先生今趟到关中去,是否准备设馆为人治病,大展所长。”

    寇仲暗忖若坦白告诉他自己到长安的真正日的,保证可把他吓个半死。

    笑答道:“我还没有什么谋定的想法,只是遵从家叔的指示,四处游历以增广见闻。”

    毛世昌微笑道:“看先生气度沉凝,体格健硕威武,又刀不离身,显然身怀绝学,不知
先生的武技是否亦传自令叔。”

    陈来满欣然道:“先生的绝技,我们早见识过,当日先生出手,只两个照面便把奸徒马
许然生擒活捉,若非一流高手,如何办得到。”

    奇怪地沙成就和沙成功等对此事竟一无所知,连忙追问,听罢无不动容,连二少爷沙成
功都对他态度大有改善。

    寇仲忍不住问道:“那姓马的家伙后来怎样哩?有否招出为何要与那小珠暗害进哥
儿?”

    三少爷沙成德歉然道:“先生和令叔走后的当夜,马许然自行挣脱绳索逃走,还将小珠
一并带去,所以到现在我们仍弄不清楚他们为何要那样做。”

    沙成就不悦道:“这么严重的事,为何不告诉我?”

    沙成德道:“大哥切勿怪我,这是爹的意思,看样子爹该是有不便言明之处。”

    毛世昌打圆场岔开话题道:“莫先生能医擅武,到关中后必大有作为,在此先预祝莫先
生马到功成。”

    举起酒杯。

    众人纷纷举杯祝酒,把稍为不愉快的气氛冲淡。

    沙成就友善的道:“先生到关中行医后,肯定会因活人无数而成最受欢迎的人,只要我
们再为先生宜扬,不用多少时日,先生势将声名更盛,德传四方。”

    寇仲心中叫苦,若真是如此,他将大祸临头才真。

    沙成就把一袋重甸甸装着该是金锭银两的东西放到寇仲跟前,欣然道:“这是感谢先生
为家父治病先付的一半酬金,小小心意,先生万勿推辞。”

    寇仲囊内的银而早用得七七八八,见状半推半爱的接过,登时心情大仕,谈笑风生。同
时更知沙家上下接受了他这个外人,对到关中寻宝一事大有帮助。

    晚缮在这种融洽的气氛下结束,饭后二少爷沙成功竟亲自送他回房,低声道:“我有个
小妾长年患上偏头痛,这种病有没有可能根治?”

    寇仲把心一横,大力一拍他肩头道:“这事包在我身上,明早为老爷子治病后,会为二
少爷的如夫人效劳。”

    沙成功大喜,千恩万谢的去了。

    寇仲关上房门,倚门而立,猛一咬牙,心中暗下决心。务要凭《长生诀》的真气加上一
套灸针,成为莫甚么神医,钻营自己硬迫出来的医术。只有借此身份,他才可在长安来去自
如,今任何人都联想不到他的真正身份。

    他还要改穿与前不同的服饰,改变说话的声音语调,至乎行动坐卧的姿态习惯。种种变
化都要在沙家诸人不觉察下逐步转变。三天后抵关中时,他将会成为另一个人。

    兴昌隆在长安都会布的总店由卜家次子卜杰主持大局,此人长得风度翩翩,衣饰讲究,
说话得体,不懂武功但长於交际应酬。闻得盐货安然运抵。

    早在铺后的厅堂摆下一桌盛筵,为卜廷、田三堂和徐子陵洗尘,陪席的尚有主理总店财
务,卜杰、卜廷的亲叔卜廉,负责买卖的费良,武师肖修明和谢家荣。后两人是卜廷的师
兄,同属关中剑派,谢家荣还是长安着名帮曾长安帮的人。他们都是在关中交游广阔,吃得
开的地头虫。

    当晓得京兆联和广盛隆偷袭的联军差点全军尽墨,卜杰等都惊讶得大出意外。

    田三堂道:“今趟全凭莫老师看破梁居中这吃里扒外奸贼的真底蕴,又巧施妙计人破敌
人,否则情况将会完全掉转过来。”

    卜杰等登时对徐子陵另眼相看,赞誉不已。

    卜杰问卜廷道:“你们怎样处置那几个叛贼?”

    田三堂微笑道:“这些人不能囚起来,皆因我们不想泄露英老师的真正本领,如此才能
教敌人难如虚实。”

    其实这是出於徐子陵的请求,他甚至以此作藉囗,请卜廷把他加入兴昌隆的时间提早一
年,那就算有人想到要调查他,也会因此释疑。

    卜杰同意道:“这一若非常重要,京兆联必不肯罢休,莫老师则是我们兴昌隆的秘密武
器。而我们必须统一囗吻,那就算有人查问,亦不曾露出破绽。”

    田三堂再把拟好的策略整理和解说一遍后,状人均点头称善。

    卜廷问道:“长安现在情况如何?”

    卜杰露出忧色,叹道:“我们和秦王的形势相当不妙。自秦王击败薛举父子后,秦王更
招建成太子之忌,建成太子在居心回测的齐王元吉怂恿下,采三管齐下之法,首先曲意奉承
讨好皇上的妃缤,藉为内助。由於秦王常年将兵在外,远者疏近者亲,且秦王一向不卖诸妃
之账,此消彼长下,以张婕妃和尹德妃为首的妃缤,均心向建成太子,为他在皇上驾前搬弄
是非,中伤秦王,使皇上逐渐对秦王生疑,情况教人担忧。”

    兴昌隆的最大靠山就是秦王府,李世民的起跌自是和他们忧戚与共。

    徐子陵本已放弃乔扮岳山去会李渊,以免多生枝节,但闻得这对李世民不利的形势,又
另有想法。

    他现在身处长安,审度情况下,差不多可有十成信心肯定寇仲决带不走杨公宝藏。慨然
如此,为了百姓的幸福,他好应该暗助李世民一臂,让天下苍生可因他这明君登极而得长治
久安的局面。只有化身作“霸刀”岳山,他才有机会接触李渊,看可怎样为李世民出力。

    田三堂追问道:“大公子说他们拣三管齐下之法,另两个策略又如何?”

    肖修明抢若冷哼道:“当然是扩充实力,自李密和独孤阀归降,南海派更公然投向李建
成,兼且突厥人又与他拉上关系,令李建成的长林军实力大增,再加上跟杨文干的勾结,秦
王的天策府登时给比下去。至於第三个策略,是第二个策略的延续,就是不惜威迫利诱以收
买秦王的部下。大师兄前天才告诉我,说建成太子曾以重金引诱他,手段非常卑鄙。”

    卜廷皱眉道:“这么说,局势对秦王确很不利,看来迟早会酿成大祸。”

    此时下人来报。殷志玄来了。

    众人慌忙起立,无论段志玄是以天策府重臣或关中剑派首徙任何一个身份,均是非同小
可。

    殷志玄三十五、六岁的年纪,长得一表人材、健壮结实,无论肩背、脖颈和粗大的手掌
指头,都透出一种内敛的狠厉霸劲,不愧天策府着名的高手勇将。

    他跟卜杰、卜廷等稔熟至乎不用多说门面和客气话的地步,坐下便道:“我刚收到消
息,京兆联和广盛隆的人跟你们在入关前火并冲突,京兆联的历雄还左肩中箭受伤,是否确
有其事?”

    卜杰欣然道:“大师兄的消息真灵通,事实果是如此。”

    殷志玄的目光落在徐子陵脸上,通:“这位是?”

    田三堂道:“这位是莫为老师,剑法高明,我们今次能取得这么骄人的战果,全赖他识
破梁居中已被敌人收买作内奸,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殷志玄听罢不禁对徐子陵多望两眼。

    徐子陵忙微笑道:“我为田爷办事早有一段日子,只因一向在外奔走,少来关中。才没
机会拜见段爷吧!”

    殷志玄露出释然神色。

    田三堂等本不打算瞒殷志玄这自己人的,不过见徐子陵这么说,亦只好将错就错,含混
过去算了。

    徐子陵却不得不这么说,否则若被殷志玄得知他入关前始加入兴昌隆,不引起疑心才
怪。

    殷志玄哈哈笑道:“好!能一刹杨文干的气焰,总是大快人心的事。杨文干连我都不肯
给半分面子,以后我们不用对他客气。”

    接着又道:“杜公对今次你们运来关中的大批海盐非常屯视,令广盛行想屯积居奇的愿
望落空。杜公还特别找我说话,希望能把价钱降低,好平抑物价。”

    徐子陵对这杜公大生好感,问旁坐的田三堂,始知杜公就是天策府的军师谋臣杜如晦。

    卜杰忙答道:“既是杜公的意思,我们当然照办。”

    殷志玄举杯祝贺,酒过三巡后,欣悦的道:“兴昌隆大挫京兆联和广盛行一事,已传入
秦王耳内,并看我安排你们与他见面。”

    卜廷、卜杰、田三堂立时喜动颜色,雀跃不已,能引得秦王李世民的注意,乃无比荣幸
的事,何况能获得接见?殷志玄又道:“待会我先带小廷和三堂到杜公处打个招呼,落实压
低盐价一事。修明你该好好尽地主之谊,招呼莫兄。”

    徐了陵忙道:“段爷太客气哩!不过我待会要去找一位朋友,不用劳烦肖兄。”

    肖修明笑道:“人生路不熟,让小弟作向导吧!”

    徐子陵要找的人当然是雷九指,难以推却下,只好答应。

    来长安的寻宝游戏,就在这种情况下开始,只要待寇仲入城,将可展开行动。

    徐子陵首次感觉到来长安的意义和趣味。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