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偎倚谈心            

    徐子陵戴上弓辰春的面具,沿洛水朝西疾行,忽然有女子的歌声从河中一艘小艇传过来,
唱道..“洛水泱泱映照碧宫,奔波营役到头空,功名富贵瞬眼过,何必长作南柯梦!歌声凄婉动
人,充满伤感和无奈,飘荡在洛河遥阔的上空,在如此深夜,份外令人悠然神往。

    徐子陵停下步来,心中一片宁和。自从与寇仲开始北上关中之旅,无数使他和寇仲猝不及
防的事此起彼继,像一波接一波的浪潮般纠缠冲击,每次都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求生。可是在
这一刻,像失落了无数日子的平静感觉,忽然又填满心间。整个人空灵通透,所有斗争仇杀阴
谋诡计都像与他毫无牵涉,再不复对他有半分影响。

    倏忽间,他豁然而悟自己在武学上的修为又深进一层。这是种无法解释的感觉,臻至就是
臻至,至於怎会在此一刻臻达这种境界,究竟是因为刚才刺杀假荣凤祥的行动,激发出这突破,
还是因之前的不断磨练,则怎么都难以分得清楚。何必长作南柯梦?生命本就有梦般的特质,
古圣哲庄周梦见自己化身为蝶,醒来问自己究竟是他梦到蝴蝶,还是蝴蝶梦到他,正是深入浅
出的阐明生命这奇异的梦幻感觉。

    明月在轻柔的浮云后冉冉露出仙姿,以金黄的色光君临洛阳古城的寒夜,本身就有如一个
不真实的梦。

    何者为幻,何者为实。假设能以幻为实,以实为幻,是否能破去魔门天才石之轩创出来能
把生死两个极端融浑为一的不死印法?徐子陵顿时全身剧震,呵的一声叫起来。

    小艇缓缓靠往堤岸,女子的声音轻柔的传来道:“如此良宵月夜,子陵可有兴趣到艇上来
盘桓片晌?”徐子陵闻言腾身而起,悠然自若的落在小艇上,安然坐下,向正在艇尾摇橹的绝色
美女微笑道..“沈军师既有闲情夜游洛水,我徐子陵当然奉陪。”

    沈落雁清减少许,衣袂秀发自由写意的迎河风拂扬,美目含怨的迎观天上明月,樱唇轻启,
浅叹道..“密公败啦!”徐子陵心中一阵感触,低吟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外;烈士暮年,
壮心不已。密公只是静待另一个时机吧!”沈落雁的目光落到徐子陵的俊脸上,轻摇船橹,巧
俏的唇角逸出一丝苦涩的笑意,摇头道:“时机过去就永不回头,密公之败,在过於自负,否则
王世充纵有你两人相助,亦要俯首称臣。”

    徐子陵道:“你既做他军师,为何不以忠言相劝?”沈落雁望往左岸的垂柳,淡淡道..“他
肯听吗?对你和寇仲他只是嗤之以鼻,否则怎会一败涂地。”

    徐子陵道:“密公选择降唐,当受礼待,仍未算一败涂地。”

    沈落雁像诉说与自己全无关系的人与事般,冷哂道..“有甚么礼待可言,败军之帅,不足
言勇!密公本以为率兵归降,当可得厚禄王爵,岂知唐皇予密公的官位不过光禄卿、上柱国,赐
爵只是邢国公。反而徐世积不但仍可镇守黎阳,又获赐姓李,官拜左武侯大将军,这分化之计,
立将密公本部兵力大幅削弱。我早劝他勿要入长安,他却偏偏不听,只听魏徵的胡言,我沈落
雁还有甚么可说的?”她荒凉的语调,令徐子陵感慨丛生,对她再无半分恨意,微笑道..“不能
事之则弃之,沈军师大可改择明主,仍是大业可期。”

    沈落雁凄然一笑,美目深注的道:“对李阀来说,我沈落雁只是个外人,且我亦心灰意冷,
再无复昔日的雄心壮志!只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收拾情怀好好做个李家之妇。”

    徐子陵心中一震,晓得沈落雁终於下嫁改了李姓的徐世积,今趟到洛阳是为要见秦叔宝和
程咬金,却不是为李密作说客,而是为夫君找臂助。

    沈落雁垂下头去,轻轻道:“为甚么不再说话?”徐子陵忙道:“我正要恭喜你哩!”沈落
雁白他一眼道:“真心的吗?”徐子陵俊脸微红,坦然道..“沈军师忽先传喜讯,确有点突然。
不过对沈军师觅得如意郎君,我当然为你高兴。”

    沈落雁怔怔的瞧他好半晌后,叹道:“徐子陵呵!究竟谁家小姐才可令你倾情热爱呢?”徐
子陵想不到她如此直接,大感招架不来,乾笑两声,以掩饰尴尬,苦笑道:“这句话教在下不知
如何回答。嘿!沈军师怎知我会路经此处的?”沈落雁“噗哧”娇笑,又横他娇媚的一眼才道..
“不要岔开话题,我们是老相识哩!说几句知心话儿也不成吗?人家又不是要迫你娶我。”

    徐子陵差点要唤娘。他与沈落雁虽一直处於敌对的位置,这情况至今未变,但事实上他却
从未对她生出恶感,又当然说不上男女之情。两人间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关系,但沈落雁这几句
话却把这微妙的包裹撕破。无论他如何回答,很难不触及男女间的事,登时令他大为狼狈。

    沈落雁像很欣赏他手足无措的情状,欣然道..“怎么啦!是男子汉大丈夫的就答我,究竟
谁人能在你心中占上一个席位。要不要落雁点出几位小姐的芳名来帮助你的记忆。”

    一向沉看多智的沈落雁,终於不用抑制心内的情绪,坦然以这种方式,渲泄出心中对徐子
陵的怨怅。

    沈落雁像云玉真般,一直瞧看他们日渐成长,由两个藉藉无名的毛头混混,崛起而为威震
天下、叱吒风云的英雄人物,又都是敌爱难分,纠缠不清。不过到现在云玉真已因素素一事和
他们反目,而沈落雁虽名花有主,却仍欲断还连,馀情未了。

    徐子陵深吸一日气,差点要暗捏不动根本印,摇头叹道:“我和寇仲两人是过得一天得一
天,那敢想及男女间的事,沈军师不用为此徒费精神啦!”他不由想起石青哕和师妃暄,假若她
们其中之一愿意委身相许,自己会怎会办?又知这只是痴心妄想,连忙把这奢望排出脑海之外,
心内仍不无自怜之意。

    沈落雁把艇转入一道支流,离开洛水,幽幽一叹,神情落寞,就似重现由侯希白的妙笔能捕
捉到的写在扇面上那一刻永恒的神态。

    徐子陵看得为之一呆,心中怜意大生。回忆当年在萦阳从暗处听她和李世积的对答,两人
间的关系显然非是那么和睦恩爱,结成夫妇也不知是吉是凶。

    沈落雁把小艇缓缓停在一条小桥下,在桥底的暗黑中坐下来,桥外的河水在月照下烁烁生
辉,形成内外两个有别的世界,气氛特异。

    她静静地美目凝注的瞧徐子陵,好一会微微一笑道:“想不到我们竟能全无敌意的在此促
膝深谈,可见世事无常,人所难料。”

    徐子陵感受到这动人美女温柔多情的一面,柔声道..“沈军师打算何时返回黎阳?”沈落
雁似怕破坏了桥底下这一刻的宁和,轻轻答道..“不!我要回关中去,向密公作最后一趟的劝
说?”徐子陵愕然道:“最后一趟?”沈落雁轻点头道:“我要劝他死了争霸天下的雄心,乖乖
的作李家降臣,否则纵使能东山再起,终难逃灭亡之厄。”

    徐子陵默然无语,沈落雁要劝的虽是李密,但何尝不是对他和寇仲的忠告。

    沈落雁幽幽一叹,道:“现在连杜伏威都甘心降唐,被任命为东南道行台尚书令,封楚王,
天下还有谁能与唐室争锋?”徐子陵沉吟道:“假若唐室失去李世民,沈军师又怎么看?”沈落
雁摇头道:“李世民是不会输的,天下间只有徐子陵和寇仲堪作他的对手,其他人都不行。”

    徐子陵愕然道:“沈军师太看得起我们哩!”沈落雁微笑道:]这倒不是我说的,而是秦王
自己亲囗承认。他曾下过苦工收集和研究你们的战术,结论是有如天马行空,变幻莫测,令人
根本无迹可寻,深得兵者诡变之道的意旨。你们欠的只是时间。只说寇仲吧!有谁能像他般胜
而不骄,败而不殆,天生出来便是运筹帷喔,谈笑用兵的超卓将材?”徐子陵苦笑道..“你们太
过誉啦!就算寇仲这个自大的小子听到也要脸红。更可况我们正要到关中去送死,死不了才可
以说其他的事。”

    沈落雁微伸懒腰,向徐子陵示威似的展露胴体美好诱人的线条,再瞥他百媚千娇的一眼后
含笑道:“包括李世民在内,今趟没有人看好你们关中寻宝之行,独有奴家却持相反意见,对你
们这么有信心。子陵该怎么答谢奴家?”徐子陵一呆道:“你要我如何谢你?”沈落雁忽然霞
生玉颊,神态娇媚无伦,横他一眼后轻移娇躯,坐入徐子陵怀内。

    徐子陵脑际轰然一震,已是软玉温香抱满怀。

    沈落雁的小嘴凑到他耳边微喘道:“今次别后,沈军师将变作李夫人,落雁亦从此再不沾
手军务。现在只愿能留下与子陵一段美好的回忆,消泯过去的恩恩怨怨,所求是轻轻一吻,子
陵勿要怪落雁放荡。”

    徐子陵来不及抗议或拒绝时,沈落雁的香唇重重印上他的嘴唇。

    小桥下别有洞天的暗夜更温柔了。

    寇仲躲在横街暗黑处,挨墙而立,虎目闪烁生辉的监视斜对面荣府的大门。

    荣府灯火通明,光如白昼,中门大开,不住有外貌强悍的江湖人物进进出出。

    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潜入荣府是没有可能的。

    寇仲非真的要到荣府去探消息,而是要捕捉一个机会,以背上的井中月斩杀化身为荣凤祥
的辟尘妖道。

    他更憎恨的人是忘恩负义的王世充,但碍於形势,必须留下王世充的狗命,以对抗东来的
关中大军。

    经过过去一段艰苦的日子,他的井中八法已臻成熟,可随意变化,得心应手。最使他获益
不浅的是与绾绾的南阳之战,令他知道不足之处,更清楚自己要继续发展的长处。

    当他使出超水准的刀招时,即使以宋缺之能,亦要小心应付。那代表另一更上层楼的武道
境界。若他能攀至那层次,他会成为另一个“天刀”宋缺。

    适才在曼清院凌空劈往可风妖道的一刀,正表示他已破茧而出,晋入新一层次的刀法修为
的先兆。故令可风心神完全被他井中月所慑,让伏骞一击奏功。

    对不能杀死辟尘老妖,他打心底的不服气。现在他务要凭一己的力量,在几近不可能的情
况中做到这件事。"至於是否曾有这个机会,就由老天爷来决定。

    此刻他心中全无杂念,不但没丝毫紧张,毫不把生死放在心内,连应有因等待而来的烦躁
焦急,亦点滴不存。

    他感到似能如此的直待下去,直至宇宙的终极。

    这是从未有过的奇异精神状态,冷若冰霜,稳如山岳。

    蹄音响起,一辆外觐平凡的马车从荣府开出,转入大街,御者位置坐看两个人,赫然是在曼
清院贴身保护可风妖道的两个老君观高手。

    寇仲大感奇怪,那敢迟疑,一个翻身,跃上屋顶,遥遥尾随追去。

    徐子陵虽远离刚才和沈落雁缠绵热吻的小桥,鼻内仍残留她醉人的香息,感受到沈落雁对
他刻骨铭心的爱恋、伤感和无奈。

    他更奇怪自己虽对这美女有好感而无爱欲,但仍感到这初吻旖旎温馨,香艳迷人,动人至
极点。

    假若吻他的是石青璇又或是师妃暄,会是怎么的一番滋味?扑落一道横街,倏地立定。

    月色洒照下的长街,无尽地延展眼前,再过三个街囗,往左转再越过通津渠,便是伏骞在洛
阳宣风坊的行居。

    “当”一下能发人深省,微仅可闻,仿似来自天外远方的禅院钟声,传入徐子陵耳内。

    徐子陵深吸一囗气,把旖念杂想全排出灵明之外,缓缓转身,迎看手持钢钟,卓立五丈外的
佛门高僧从容道:“见过了空大师,.”竟是来自净念禅院武功练至回复青春的佛门圣僧了空
大师。

    了空大师微微笑道..“徐施主可肯随贫僧返禅院留上一段时日呢?”徐子陵心中苦笑,要
来的终於来了。寇仲恐怕要面对的更是师妃暄和其他四大圣僧。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