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棋差一著            

    徐子陵暗运体内正反真气,闪电切入突利和荣凤祥间去,与后者只隔一张摆满盅碗肴馊
的桌子,在上至堂主,下至守卫的洛水帮众从突然警觉中纷纷惊呼怒喝扑过来的混乱形势
下,于上热汤早化成两股火辣辣的水柱,向荣凤祥后侧的两名老君观的护驾高手激冲而去,
其去势之劲与笼罩范围之广,除非对方内劲更胜徐子陵,兼能有方法封挡这种没有固定形
态,无孔中入的‘奇门暗器’,否则只有横移上跳,又或躲往台下几种闪避途径。

    徐子陵同时飞起一脚,足尖点在桌沿处,送入螺旋气劲,整张大圆桌像活过来般,连著
桌面的东西一起旋转,由慢至快的朝荣凤祥三人力如个平放的车轮般切去,配合两股激射的
水柱,今对方完全处於措手不及的被动劣势。

    突刊此时亦掣出伏鹰枪,旋身斜飞,把“龙卷枪法”展至极限,带起万千枪影,越过徐
子陵上方,凌空往荣凤祥投去。就在突利来到头顶之际,徐子陵大喝一声‘临’,先以不动
根本印凝聚功力,接而化为大金刚轮印,然后双拳疾击,立时狂扬涌起,两股气柱在离荣凤
祥胸口三尺许处时合而为一,像有实质的铁柱般以雷霆万钧之势捣向敌人。出其不意,攻其
不备。

    刹那间荣凤祥和两名护驾高手,在徐子陵和突利天衣无缝的刺杀行动下,大堂内虽满布
洛水帮的人,仍要陷身於求救无门的局面里。

    荣凤祥发觉左右两人均往横躲闪开去,接著“真言”贯耳而入,震动他所有经脉,立时
胆颤心惊,虚荡难受,使他难以及时跃起,以迎战突利,同

    时避过徐子陵的凌厉攻势。

    错失良机下,突利的伏鹰枪和徐子陵的蹒空拳,已铺天盖地的攻来,还有切腹而至的大
圆桌。忽然间,荣凤祥变成独力求生的孤军,除了倚靠自己外,再无任何人能加以援手。

    荣凤祥当然不会任由宰割,只要他能争取少许时间,己方的人便可蜂拥而来,展开反
击。立即猛喝一声,往后飞退。

    由於被从左右射过的水柱影响,完全限制他逃避的路线,所以纵使他非常不情愿,仍只
有往后直线飞退,‘砰’的一声破窗而出,落往与南厅连接的半廊处。

    守在外面的洛水帮好手从左右两方赶来应援,但被水箭所阻,仍要慢土一线,才可及时
截得如影附形追杀而至的突利和徐子陵。牛与死只是一线之隔。‘蓬’!荣凤祥两袖挥打,
硬捱了徐子陵的拳风,浑体剧颤,却借势加速飞出,堪堪避过突利的伏鹰枪。“轰”!

    圆桌破壁而出,将两名洛水帮好手撞得骨折肉裂,惨呼堕地时,突利己落在桌上,枪芒
暴涨,登时再有两人应枪抛跌,威势惊人。

    徐子陵亦来至半廊处,暗捏宝瓶印,连续发出十多道拳劲,硬生生把涌来援手的人迫得
留在厅内,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概。

    荣凤祥此际正落在北园廊外的草坪上,踏地时一个跄跟,步履不稳,见到两人并不乘势
追击,只是牵制己方援兵,心知不妙,劲气已迎头罩至。

    骇然上望,寇仲的井中月像闪电般迎头劈来,庞大至无可抗御的刀气把他完全笼罩,生
出寸步难移的可怕感觉。荣凤祥无奈下,急运全身功力,两袖上扬,拂往井中月。

    就在这牛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杀气从右侧涌来,狂猛如怒涛惊浪的致命拳风,像一堵墙
般无情压至。

    荣凤祥骇然瞧去,只见另一个以黑布罩脸的人像从虚无冥府中走到这现实世界的勾魂使
者般,正欺身攻至。

    他知道自己因心神全被寇仲惊天动天的一刀所慑,竟忽略了另有一名大敌,若刚才不稍
作犹疑,全力逃命,说不定能避过此劫,但现已是悔之不及。“蓬”!

    寇仲重重一刀痛劈在荣凤祥双袖上,又借力往后翻飞,好助徐子陵和突利阻截追兵。荣
凤祥应刀喷出一口鲜血,步履跄踉,伏骞和他错身而过。

    凄厉的惨叫声下,荣凤祥整个人似若不受控制,骤失平衡的陀螺那样转跌开去,眼耳口
鼻全渗涌鲜血,滚跌地上。

    伏骞一声呼啸,三位战友应声飞退而来,与他会合后头也不回依预先定好的路线迅速撤
离,成功逃去。从钟楼高处望去,浓烟火屑冲天而起。

    寇仲冶笑逗:“就算把整个东都烧掉,荣老妖都不会复活过来。烧掉的又只是王世充给
我们栖身的房子。真奇怪!王世充为何仍不采取干涉行动呢?”徐子陵默默凝视被寒风吹得
逐渐稀散的黑烟,没有答话。

    突利笑道:“亏你们会想到躲到钟楼上来,似明实暗,又可监察洛水天街的广阔地
区。”

    一队二十多人的洛水帮众,匆勿经过天津桥,像要赶到甚么地方去的样儿。寇仲沉声
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突利答道:“待伏骞老哥探听清楚形势后,再作决定仍不嫌迟,荣老妖之死,当会使祝
妖妇阵脚大乱,不知所措。”

    徐子陵忽然道:“看到刚才那队洛水帮的骑士,你们有甚么感觉?”

    寇仲一呆道:“经你提起我便感到大有疑窦,他们不但没有丝毫垂头丧气的神情,还队
形整齐,士气昂扬,究竟是甚么一回事?”突利低呼道:“不用猜哩!伏骞来了。”

    伏骞仍以黑布罩头,身穿夜行劲服,从横巷窜出,绕房过舍后才迫近钟楼,又故意过钟
楼不入,好一会再次出现钟楼之下,直掠而上。

    三人知他是为怕被人跟踪,才采取这么迂回的路线,心中都涌起不祥的感觉。

    伏骞来到钟楼上,扯去头罩,苦笑道:“三位有否觉得荣凤祥过份窝囊呢?”寇仲一震
道:“那个难道不是荣老妖吗?”

    伏骞坐下来,挨著支撑铜钟的铁柱架,摇头叹道:“我不知道是否有真正的荣凤祥,事
实上是另一个荣凤祥又生龙活虎的出现,在他女儿的陪同下,去向王世充兴问罪之师,而洛
水帮的人则倾巢而出,四处找寻我们。”

    徐子陵苦笑道:“我们杀的只是可风乔扮的荣凤祥,而非辟尘扮的荣凤祥,当时我已微
感有异,但问题是因他两人魔功同源,眼神均有相似的地方,加上我当时没时间再作探究,
才误中副车而不知。”寇仲恨得牙痒痒的,但已错恨难返。

    突利颓然挨贴外墙滑坐,苦恼道:“现在该怎办呢?说不定会牵累莫贺儿和他的随
员。”

    伏骞道:“这个可汗放心,莫贺儿代表的是颉利,任荣老妖以天作胆,也不敢动他。反
是可汗你绝不能在洛阳露面。”突利一呆道:“难道少帅和子陵能露面吗?”

    伏骞道:“就算对方明知他们有份参与,他们都可来个一概不认,加上王世充定要维护
他们,应该可以过关。”

    寇仲冷然道:“不若我们闯进荣府,再和荣老妖火拚一场,看看谁的拳头更硬?”

    徐子陵道:“这只是匹夫之勇。士兵伐谋,我们现在是宜静不宜动,再看看风头火势,
始决定怎样把荣老妖干掉。”

    伏骞点头同意道:“现时荣府虚实难测,我们不应冒这个险,幸好敌人不知我有份参与
此事,兼之对我又顾忌甚深,所以可汗可到我处暂避风头。

    少帅和子陵则可公然露面,以测试敌人的反应,不过你们三人以后绝不能被

    发觉走在一起。”寇仲见两人并不反对,只好同意。

    伏骞向突利递上遮脸头罩,笑道:“小弟尚未有时间坐下来研究对大家都有利的未来计
划哩!”

    寇仲掏出那个钩鼻络腮的面具,淡淡道:“可汗亦可公然露面,不过是另一张脸吧!”

    伏骞和突利离开后,寇仲忿然道:“今趟我们真是棋差一著,弄到现在不上不下的,气
死人哩!”

    徐子陵心平气和道:“有得必有失,至少宰掉可风,对老君观的实力亦造成严重的打
击,辟尘会很难找另一个人来乔扮他。唉!也不到我们不服氨,他两个无论声音、外貌、神
态都那么唯肖唯妙的。”寇仲低呼道;“又有人来哩!”一道黑影从屋檐一泻而下,迅速接
近,赫然是太子王玄应。两人这才记起曾把他掳到这里来,难怪他朝钟楼寻至。寇仲沉下脸
去。

    王玄应翻入钟楼,半蹲著地,喜道:“果然在这里找到两位大哥。”寇仲恨恨道:“你
还有脸来见我?”王玄应何曾被人如此当面指责,色变道:“少帅何出此言?”

    寇仲冷笑道:“若不是太子把我们落脚的地点泄露给荣老妖,他怎能四处通知我们的敌
人,让他们排队般逐一寻上门来?”

    王么应一呆道:“竟有此事?难怪少帅误会,但我可指天立誓,消息确不是从我处泄漏
出去。我王玄应怎么蠢,亦知出卖你们对我大郑是有害无益的。”

    寇仲和徐子陵愕然互望,他们虽对王玄应全无好感,仍感觉到他不似说谎。消息究竟是
怎样泄出去呢?荣凤祥又为何要四处散播?

    王玄应苦笑道:“不过我们今趟真给你们害苦,连父皇都不知怎向暴跳如雷的荣凤祥交
待,你们若真的杀了他,事情反易办。”

    徐子陵叹道:“我们是真的杀了他,只不过这荣凤祥是由可风办的。”王玄应愕然道:
“可风?”

    寇仲生气的道:“真不明白你们父子在打甚么主意?我一片好心的通知你们荣凤祥就是
老君观的辟尘妖道,但你们却置若罔闻,任由他继续横行,

    告诉我这是甚么娘的道理?”

    王玄应苦笑道:“还好说哩!我们得到少帅的警告后,立即派大军把荣府重重围困,我
和父皇亲率高手入荣府找荣凤祥晦氨,岂知他全干反抗,任由我们验他的脸容,证明了他非
是由别人假扮的,我们还以为是中了少帅的离间计呢。”

    寇仲倒抽一口凉气道:“这么说,该是有一真两假三个荣凤祥,辟尘老妖确是好猾。”
徐子陵问道:“根据太子听来的,曼清院究竟发生甚么事?”

    王玄应道:“当时郎奉和宋蒙秋都在场,扑出南厅时,荣凤祥已给他的人抬走,还以为
他非死也伤重垂危,怎知转个照面他又没事人似的,原来重

    伤的是另一个荣凤祥。”寇仲道:“圣上他老人家有甚么话说?”

    王玄应道:“父皇认为你们该躲起来,待明晚把可汗送走后,你们才可现身,就算要对
付荣凤祥,以后有的是机会,并不用急在一时。”

    寇仲皱倡道;“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吹风饮露到明天黄昏,眼前可躲到那里去?”王玄应
不答反问道:“可汗是否去见莫贺儿呢?”

    徐子陵怕寇仲一时口快泄出与伏骞的关系,代答道:“他只是到附近留下与莫贺儿通讯
的暗记,快回来哩!”

    王玄应说出一个地址,道:“这地方只有我和爹两人晓得,只要你们没被跟踪,躲上一
两天该没问题。我走啦!两位保重,明晚我们会安排人来接可汗。”王玄应去后,寇仲冷哼
道:“这小子在说谎。”

    徐子陵点头同意道:“王玄应一直不欢喜我们,刚才却耐著性子解释,和他一向的性格
脾气截然有异,但他为何要害我们?”

    寇仲皱眉苦思,接著剧震道:“他娘的!王世充肯定和阴癸派结成联盟,对这老狐狸来
说,襄阳比之我的少帅军更为重要,所以他才会明知荣凤祥是辟尘扮的,亦如此放纵他。”

    徐子陵点头道:“你这猜测不无道理,假若真是如此,我们在可汗明天黄昏离开前,该
仍是安全的。”

    寇仲狠狠道:“这是王世充唯一容忍荣老妖的理由,愈想下去愈觉得这个猜估八、九不
离十。那来这么多真假荣凤祥,以王世充的精明老练,只看没法装扮的眼神便知荣老妖有否
掉包,所以王玄应这小子肯定在骗我们,唉!”

    徐子陵摇头叹道:“这叫有所求必有所失,你要助人家去守洛阳,人家不但不领情,还
要把你出卖。事已至此,有甚么好说的,快想想该如何应付未来吧?”

    寇仲苦笑道:“若不是要设计对付石之轩,现在我们最佳选择就是立刻远离洛阳。你不
妨也来告诉我下一步棋该怎么走。”

    徐子陵道:“事关重大,我们理该去通知可汗和王子一声,让他们心里有个准备。祝妖
妇应尚未赶至,要打要逃,仍有时间。”

    寇仲断然道:“不若让我们分头行事,你负责通知两位兄弟,我则探清楚敌人虚实,如
何?”徐子陵皱眉道:“你想到荣府还是皇宫去呢?”

    寇仲道:“现在仍未决定,不要担心,甚么危险我也有应付的把握。”两人约定不同情
况下联络的手法和碰头的地方后,各自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