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迦楼罗王            

    寇仲扯著娇柔无力靠在他身上的莲柔往山崖边缘移过去,云帅眼睁睁的瞧著,目露杀
机,显是动了真怒。若非徐子陵在旁虎视耽耽,说不定他会凭绝世轻功行险一试。

    到寇仲与徐子陵会合后,后来的那十多人中有三人拔身而起,落到云帅之旁,认得的有
“四川胖贾”安隆和“毒蛛”朱媚,馀下一人乍看毫无特异之处,中等个子,身材适中,不
蓄胡须,但徐子陵和寇仲都感到这是个具有高度危险性的人物。这不单因他目带邪芒,更因
他的身法气度,绝不在安隆之下。要知安隆乃位列八大邪道高手的人物,只凭这评估已可知
此人非是易与之辈。

    云帅却像看不利其他人般,精光闪闪的眼神仍盯著寇仲,冷然喝道:“放开她1.本人
可予你们公平拚斗的机会,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寇仲和徐子陵可说是从小给吓著大的,怎会将他威胁的言语放在心上,对视一笑,前者
哈哈笑道:“枉你身为一国之师,这么可笑的话竟然从尊口说出。我们既是凭真功夫把你的
宝贝女儿生擒活捉,想放人吗?请拿出些真功夫来给老子看看。”

    安隆往他们瞧来的目光凶芒烁闪,显是勾起旧恨深仇,却没有说话,摆明是要尊重云帅
的决定。

    朱媚亦是眼含怨毒,狠狠道:“你两人都算有头有面,这样挟持女流之辈,算甚么英雄
好汉。”

    寇仲的真气终成功制伏莲柔体内所有反抗的气劲,使她连眼睛都睁不开来,更不用说要
移动或说话,全赖他抓著她玉臂始不致软倒地上。他闻言好整以暇道:“媚公主你这番话确
令人费解,首先我和陵少只是江湖混饭吃的小流氓,从来都不算甚么英雄好汉,其次女流之
辈也可分很多种,假若能把祝玉妍挟持,恐怕任谁都只会赞你厉害了得,媚公主以为然
否。”

    朱媚登时语塞,尚欲反唇强辩,她旁边那中年人轻拍她一下,朱媚立即乖乖的把吐至唇
边的说话收回,只怒瞪寇仲。

    徐子陵和寇仲大感奇怪,此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朱媚这么听他的话。

    四人身后的高手早散向四方,把山崖围得水泄不通,两人除非跳崖逃走,否则休想离
开。

    犹幸对方尚未知突利正在后崖秘处疗伤,否则两人定要大感头痛,这正是寇仲阻止莲柔
说话的作用。

    云帅忽然朝那中年男子瞧去,那人微笑道:“云国师可自行决定,朱某无不遵从。”

    两人心中剧震,络猜到来者乃朱媚之父,自号“迦楼罗王”的朱桀。只看他纵於国务繁
重、兵凶战危的当儿亦抽身来对付他们,可见对他们仇恨之深,即使倾尽天下江河之水,也
难以洗脱。

    云帅目光回到寇仲身上,沉声道:“开出放人的条件来,不要太过份。

    别忘记你们汉人有两句话,就是宁为玉碎,不作瓦全。”

    寇仲微笑道:“这才是实事求是嘛。条件很简单,就是贵方人马在明天黄昏前不得来找
我们麻烦,更不可派人或鹞鹰来监视我们。唉!我本想要你把鹰儿杀掉,但这要求对可爱的
鹰儿实在太残忍,只好将就点算了。”

    包括云帅在内,朱桀方面人人大感愕然,非是条件太苛刻,而是因条件太好和太难拒
绝。

    只有徐子陵心中明白,寇仲需要他们这张牌,好进行以战养战和利用之以制衡其他势
力。不过这和玩火没多大分别,一个不好,就有自焚之祸。

    云帅点头道:“假若你肯立即释放柔柔,本人以西突厥国师之名作担保,必如你所
愿。”

    寇仲笑道:“这又有何难哉,大家就此一言为定。”

    拦腰抱起莲柔,轻轻松松的把整个波斯大美人向云帅抛来,莲柔在空中不住翻滚,动人
的胴体妙曼无穷,直至她安然落入云帅臂弯中,在场众多男人的心神才回复过来。

    安隆和朱桨仍是木无表情,丝毫不透露内心的情状,朱媚一对美目却亮起来,不住向安
隆打眼色,显是希望毁诺出手,一举把两人收拾解决。

    云帅略一检视,知女儿只是经脉受制,经过行气活血即可复原,双目精芒大盛,朝两人
瞧去,点头道:“两位好好珍惜这半夜及一天的光阴,本人必雪此恨。”

    话毕就那么横抱女儿掉头而去,一阵风般消没在山坡之后。

    情况立时变得非常微妙,由於云帅并没有招呼其他人一道离开,生似他们是否动手对付
两人,全交由朱桀决定,气氛转趋紧张。

    朱媚更是眸珠乱转,跃跃欲试,正要鼓励乃父出手,竟给安隆一把拉住,这大胖子竖起
拇指赞道:“英雄出少年,两位小兄弟果然了得,安某人佩服佩服,只可惜难逃英年早逝之
厄,就此拜别。”

    拖著绝不情愿的朱媚,转身离开。

    朱粟亦往后退开,长笑道:“我们间的事只能以一方溅血曝尸来解决,两位珍重啦!”

    眨眼间,敌人走得一乾二净,山崖回复宁静,星空当头下,寇仲苦笑道:“我是否做错
了?”

    徐子陵搭著他肩头,离开崖边,欣然道:“你当然没有做错,照我看你已赢得云帅的尊
敬。”

    寇仲愕然止步,不解道:“尊敬?你是否哄我,难道你听不到他走时口口声声必雪此恨
吗?”

    徐子陵分析道:“云帅只是为了朱粱父女和安隆才会对付我们,他的目标该是突利,与
我们并没有真正解不开的仇怨。刚才你表现得那么爽快大方,对比下朱桀安隆一向的作为更
显得卑鄙低下,所以他才故意不顾而去,没留下半句话,看看朱粱安隆等人会否尊重他的承
诺。”

    又道:“况且我们一直没对他的宝贝女儿施辣手,老云是鸡吃放光虫,心知肚明哩
1.”寇仲心服道:“经陵少这么分析,我也深有同感。不过照我看老云这波斯家伙生性高
傲,绝不肯接受挫折失败,所以他仍会全力追击我们,此事后患无穷。哈!那波斯女确是动
人,真舍不得将她送还,搂在怀内不知多么舒服。”

    徐子陵没好气的道:“你不如把精神留著想办法应付她父亲大人的快刀,单扛独斗,我
们仍稍逊老云一筹。”

    寇仲双目亮起来,点头道:“和老云动手确可以学得很多东西,横竖有空,让我们研究
切磋一下吧!”

    徐子陵沉吟道:“首先我们要好好思量的,就是为何他能比我们快速,只要想通此点,
我们并非没机会胜他。”

    寇仲扯著他又走回崖边,到两人四脚悬空的坐在崖缘处,广衰的空间以星空和大片的原
野作无垠的扩展,登时令他们心神开朗,焕然一新。

    寇仲沉默片刻,始油然道:“我和他交手的时间比较长,感觉特别深刻,此刻回想起当
时的情景,敢肯定他之能使出这快速迅疾的刀法,是基於三个理由。”

    徐子陵深吸一口迎面吹来的强劲山风,饶有兴趣的道:“说来听听。”

    寇仲欣然道:“今趟我们重逢并肩北上,有空闲时从不放过研究武功的机会,可见只有
在压力下,人才会力争土游,奋斗不懈。”

    徐子陵同意道:“这叫自强不息。不过若没有像云帅这类刺激,我们绝难像这两天般不
断有新突破,以战养战,正就是要作这样的追求。唉I.我好像要给你引得岔开话题了。”

    寇仲笑道:“好吧!言归正传,云帅的刀法之所以能既快速又劲道十足,皆因他能以圆
为直,此亦是他那把怪刀的特性。除非我们能似他般也弄把这样的弯刀,否则只会画虎不成
反类犬。”

    徐子陵点头道:“这确是其中一个关键,弯刀转动变化的速度当然比宜的刀子快上很
多,更可利用其旋转破空的特性,配以独特的手法,此点真的是我们无法偷师的。”

    寇仲道:“但亦非全无办法,你的手法一向以直为主,若多加点弧度圆角,会更是变化
无方,陵少可多加考虑。”

    徐子陵动容道:“这提议相当不错。”

    寇仲道:“其次就是他的身法步法,这方面我们怎都低他一筹。你有甚么办法加以汲收
改进,否则再遇上他时,仍只是看捱得多久的局面。”

    徐子陵露出苦思的神色,忽然剧震道:“我想到啦I.”寇仲大喜道:“小子真行,连
这近乎没有可能的事都给你勘破。”

    徐子陵双目异采连闪,望往崖下黑沉沉一片的密林草野,徐徐道:“还记得那趟在学艺
滩跳崖成功,终练成乌渡术的情景吗?”

    寇仲露出缅怀的神色,又疑惑的道:“那跟这些有甚么关系?”徐子陵别过头来瞧他
道:“我是指从崖顶跃下去时的那一刻感觉,全身虚虚荡荡似的。现在我们的问题是当从一
点移往另一点时,惟恐力道不足,故全身劲气贯脉,既费力又拖慢速度,假若我们只须在移
动之初发劲,就像跳崖时那样子,明白吗?”寇仲倏地弹起,然后“喽”的一声飘往三丈远
处,大嚷道:“成功哩!”.徐子陵心想难道真的这么容易,不过寇仲刚才的飘身,确比平
时快土一点,猛一运转真气,体内正反力道推动下,立即腾身而起。

    他再不像往常般继续运劲,任由开始的力道带得自己往寇仲投去,全身虚飘若羽毛,没
有半点重量似的,到落在寇仲身旁再运动另一股真气,略一点地,斜飞而起,横过近七丈的
遥阔空间,落在崖后一株老松横伸出来的粗干上。一重一轻,深合天然息养之道。

    这是平时无法办到的,更远没现在般轻松容易,像不费力似的,且用不到往常一半的劲
气。

    寇仲一声长啸,冲天而上,双手抱膝,连续十多个翻腾滚转,落在徐子陵旁。

    两人齐声长笑,充满欢愉满足的味儿。

    事实上他们自目睹云帅绝世的轻身功夫后,千方百计改进这方面的不足,宜至想通这心
法,才功行圆满。

    换过是其他人,就算想得此点道理,亦无法做得成功,试问谁能像他们般把体内真气操
控自如,收发由心。

    寇仲笑罢道:“第三个条件是体内真气运转的窍妙,为今我们既刚刚学晓,就再不用费
神去想。”

    徐子陵倏地移往横干外虚空处,一个筋斗,左右脚连续踢出,疾攻寇仲胸口,后者不慌
不忙,退离树干,两掌封格,“砰砰”两声,借力来到徐子陵头顶上,井中月离背出鞘,旋
斩徐子陵,叫道:“老云最厉害是有力卸力,无力借力这八字真言,看老子的功夫。”

    徐子陵急速换气,右掌扫出,虽然命中共中月,却有无法用力的难过感受,皆因大半力
道给寇仲以巧妙的手法和气劲卸开。

    寇仲大笑道:“这才是真的!”

    井中月微荡开半尺许,又迥刀劈至,速度比上一刀迅疾多了,显然不但掌握到卸力的法
门,还有借力的窍妙。

    徐子陵往下堕去,左掌上托,掌劲迎上井中月的刀锋。

    “蓬”!

    寇仲给冲得往士弹升时,徐子陵右拳疾出,在双足触地的刹那,拳风才冲天而起,疾击
寇仲。

    寇仲横移避过拳劲,落在离他三丈的山岩上,骇然道:“你怎能在捱我一刀后,这么快
便能反击?”徐子陵微笑道:“这是另一种借力,我吸收你少许力劲后,再回赠给你,天下
间恐怕只有我们从《长生诀》与和氏璧得来的武功才能办到。”

    顿了顿后,续道:“当日在往巴蜀的栈道上,官妖女曾借我的身体和尤鸟倦过招拚搏,
那时我记起与你和老跋吸取和氏璧内异能的经验,把棺妖女这份功力偷偷藏起,所以你刚才
提起借力之法,我灵机一触,故能活学活用,练成这天下无双的借功大法,就算云帅看到,
也要教他慨叹我们已青出於蓝。”

    寇仲动容道:“这确是旷古绝今的奇学,假若真能运用得出神入化,就算对手比我们
强,只要招式高下相差无几,我们将可立於不败之地,看刀!”

    疾标前抢,井中月化为一卷黄芒,直取徐子陵。

    徐子陵明白他心意,卓立不动,双掌推出。

    “蓬”!寇仲刀沿砍中他双掌后,略一回收,劈出第二刀。

    徐子陵笑道:“成啦!”横掌扫出,卸开刀劲。

    寇仲大喜,凌空一个翻腾,嚷道:“试试大家同时借劲,看看有甚么后果?”“当”!

    两人齐声闷哼,一往后挫,另一则给反震上半天,竟是谁都借不到半分劲力,毫无花假
的全力硬拚一招。

    寇仲落回地上时,发觉肩下伤口因用力过猛以致扯裂冒血,连忙叫停,且道:“是时候
去看看我们的小可汗啦!”

    突利的声音从崖后的密林传来道:“多谢寇兄关心,小弟早已复原,只因目睹两位老哥
练功正紧,不敢打扰吧!”

    两人大喜下,气色回复正常的突利手持伏鹰枪落到两人侧处,欣然道:“适才发生的
事,我听得一清二楚,只因行功至紧要关头,不敢中断,两位老兄对小弟的大仁大义,实今
小弟汗颜惭愧。”

    寇仲讶道:“听可汗这么说,似乎是对我们做过些甚么亏心事,否则何用愧疚。”.突
利一揖到地,坦然道:“单是突利把养鹰练鹰之法保留藏私,已是大大不该,今趟突利若能
安返敝国,必使人送少帅一头异种良鹰,好使少帅能以之在战场上克敌制胜。”

    今次轮到寇仲不好意思的道:“我要可汗教我练鹰之法,只是贪玩的戏言,可汗不必因
此背弃祖先的遗训。”

    突利微笑道:“少帅确是心胸广阔,不贪不求。但突利话已出口,绝不反悔。另一使小
弟感到惭愧的,是没有向两位透露小弟根本没有返回关中的意思。”

    两人大感错愕。突利压低声音道;“我的目的地是洛阳而非关中,因为敝国刻下有个庞
大的贸易使节团,正在洛阳与王世充作交易,稍后才转赴关中,负责者与我有密切关系,只
要我能与他们会合,可转危为安。”

    徐子陵皱眉道:“如此我们该恭喜可汗才是,可汗不须为此介意。”

    突利摇头道:“两位对小弟义薄云天,不计较利害得失的所为,深深把小弟打动。所以
我已改变主意,决定只要潜抵洛阳,将全力掩护两位进入长安。表面上这使节团只代表颉利
的方面,连康鞘利和超德言都不会起疑,李家更不敢截查,实为人关的万全之策。至於行动
的细节,还须两位动点脑筋。”

    寇仲哈哈笑道:“趁日出前,我们不若先赶他娘的百来里路,到早膳时再谈吧!哈!”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