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美女灵鹰            

    十多股浓烟,直冲云霄,覆盖达十多里的范围,遮蔽了星光月色,亦失去鹰儿的综影。
三人仰望上空,寇仲道:“这招果然妙绝,雀鸟最怕烟火,若昨晚使出这招,我们便不用差
点给人把卵蛋也打出来。”

    突利道:“子陵非是没有想过,只因昨晚下起毛丝细雨,没办法烧东西,至今天暴晒整
日,才可生起这些火头。”

    徐子陵道:“现在该怎办,是打还是逃。”

    寇仲露出诡异的笑容,道:“你说呢?”

    徐子陵道:“若我们这么往襄阳又或北上,早晚会重演昨晚的事,给李元吉和康鞘利的
联军截著再狠揍一顿敌人的追蹑,那批突厥人都是追踪的大行家,我从这里把他们的动静看
得清清楚楚。”

    寇仲道:“有否见到鹰儿呢?”

    徐子陵道:“鹰儿在康鞘利的肩头上休息,还套上头罩,模样古怪。”

    寇仲笑道:“可能给烟火熏伤了鹰眼,哈!真个妙不可言。”

    徐子陵问道:“可汗的伤势如何?”

    寇仲道:“他无论内伤外创,都颇为严重,幸好我功力尽复,所以可全力助他行气疗
伤,现在他正在行功的紧要关头,只要再有一晚工夫,明天他该可回复生龙活虎的状态。”

    徐子陵喟然道:“那想得到我们会和锋寒兄的仇人共患难,今趟可说是出师不利,才离
竟陵,便给人蹑上,三人都受伤。”

    寇仲淡淡道:“只要死不去就成,我现在愈来愈忍受不得别人对我们的欺凌压迫。李元
吉这么联合突厥人恃强来对付我们,这口气我怎都下不了。我可不是说笑的,不论他如何人
多势众,只要保持我暗敌明,我便可敦他好看。”

    徐子陵道:“你现在是要去起宝藏,不是和人斗气。今次若非突厥方面欠个‘魔帅’赵
德言,李家一边的李神通没有来,恐怕我们早完蛋大吉。其实你该感激李元吉才对,不是被
他代替李世民,还有得你好受呢。”

    寇仲道:“超德言怎会不来?杀死突利对他来说乃眼前头等大事。否则让突利返回属
地,说不定东突厥再分裂为甚么!嘿!该是东东突厥或东西突厥,哈!说来多么不顺口。”

    徐子陵提醒道:“昨晚敌人虽来势凌厉,但因他们欠缺真正的特级高手,勉强算也只有
李元吉和康鞘利两人,所以虽人多势众,但仍给我们以新领悟回来的轻身功夫和配合地势,
成功溜掉。但经此一役,李元吉和康鞘利当知自己的不足处,再次碰头对仗时将不会是那么
好应付。”

    寇仲欣然道:“这个我晓得。有时我的说话会夸大点,但绝不会蠢得去轻视敌人。并实
上李元吉昨晚整个布置,从栏河迎头痛击到密林之战,都头头是道,每次都差点可收拾我
们。可惜成败之差正是那么的一线之隔。唉!我差点把云帅忘掉,这波斯家伙究竟滚到那里
去1.”

    徐子陵道:“轻功愈高者,愈精於探察之道,如云帅晓得颉利想杀突利,他说不定会反
过来保护突利性命,东突厥的内部斗争愈烈,督来的不是云师而是他的爱女莲柔,大感意
外。尚未有机会说话,寇仲已冶然道:“原来是莲柔公主芳驾光临,公主真个了得,竟有办
法寻到这里来。”

    莲柔皱起眉头上下打量寇仲好半晌后,微带不悦道:“你这人干甚么啊1.说话凶巴巴
的,我偏不答你。若子陵问我,人家才会回答。”

    徐子陵大感头痛,早在成都青羊肆的地牢内,他便领教过她看似天真,其实狡猾如狐的
性情手段。现在听她说话的语调,又不知在耍甚么噱头。

    寇仲却放下心来,莲柔理该尚未找到突利,否则就不用上崖来浪费时间。遂向徐子陵打
出著他询问莲柔的手号。

    徐子陵虽感到处於下风,但因投鼠忌器,只好虚心向莲柔请教。

    莲柔露出得意神色,忽然撮唇尖啸,天空立时传来振翼之音。

    两人恍然大悟,暗怪自己疏忽,只去注意康鞘利的鹞鹰,却忘掉云帅是西突厥人,亦惯
以鹞鹰为探子。

    鹞鹰从高空疾冲而下,带起一阵劲风,倏忽间破空降至莲柔的香肩土。深邃锐利的鹰目
闪闪灼灼的打量两人。

    寇仲讶道:“这头鹰比康鞘利的细小些,毛色亦较深,是否不同种呢?”

    他故意提起康鞘利,是要试探莲柔的反应。

    莲柔探手轻抚鹰儿,眼中射出爱怜神色。美人灵鹰,又站在星夜下的高崖上,兼且衣袂
迎风飘拂,确有番说不出来的动人味况。

    徐子陵却大感不安,莲柔和他们是敌非友,没理由这么把鹰儿召唤下来,予他们有杀鹰
的良机。

    此女智计之高,干会逊於棺棺多少,这么做定大有深意”偏是他一时掌握不到。

    莲柔像故意拖延时间般,好一会始答道:“这是只产於西突厥的猎鹰,当然和东突厥人
所养的不同。”

    徐子陵心中一动,沉声道:“敢问莲柔公主,今尊是否正赶来此处?”

    莲柔愕然道.;“令尊?甚么叫‘令尊’?人家的汉语不大灵光呢!子陵你须得有怜香
惜玉之心,尽量迁就人家才成。”

    寇仲醒悟过来,“锵”的一声掣出井中月,哈哈笑道:“好丫头,竟在耍我们,这么把
猎鹰召下来,分明在通知你老爹我们的位置。横竖你也非第一次给人生擒活捉,不争在再被
擒多一次啦!”

    强大的刀气,狂潮般涌往莲柔。

    莲柔露出不屑神色,把猎鹰送上高空,往小銮腰一抹,拔出缠在腰间的软剑,迎风一
抖,挺个笔直,遥指寇仲,抗衡他可怕的刀气。

    徐子陵目光追著升土夜空的猎鹰,只见它不但迅速急旋,还不住呱呱呜叫。寇仲却对莲
柔的软剑大感有趣,笑道:“这样的东西都可用来打架吗?”

    说话间,唆的一刀劈出,快逾闪电,正中莲柔软剑。

    “当”!

    出乎寇仲意料外,本是柔可缠腰的剑,竟毫无花巧地和他的井中月硬拚一招,刀剑交触
时还火花四溅。

    莲柔往后飘飞,没在崖后。,

    两人扑至时,莲柔俏立低於崖顶的一方巨岩土,娇笑道:“人家别的功夫或者及不上你
们,但轻功一项却绝不在两位之下,你们要不要来和人家捉迷藏试试呢?”

    两人现在已可肯定莲柔是孤身一人寻到这里来,且尚未发现突利的藏身处。不过这好景
并不能持续多久,待云帅和朱桀的人抵达时,将会是他们未日的来临。

    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不理多么辛苦,也要在云帅赶到前把她擒下来,那是唯一生
路。”

    徐子陵尚未回答,一声冷哼,从山腰处响起。

    两人心叫不妙时,另一冷哼再又传来,来人已快抵山崖,可见其身法的迅快惊人。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