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为尔之后            

    宋家山城由数百大小院落组成,院落各成体系,又是紧密相连,以供奉历代祖宗神位的
宋家祠堂为中心。每个院落均分正院偏院,间隔结构,无不选材精良,造功考究。

    在嘉微的晨光里,寇仲与宋缺并肩来到与磨刀堂毗邻的明月楼,步入庭园,一位白发斑
斑的老人正在修剪花草,斜斜瞥两人一眼后,便视若无睹的继续工作。

    寇仲心中大讶,宋缺笑道:“方叔是山城内唯一不怕我的人,因为自幼就由他侍候
我。”

    寇仲点头表示明白,穿过两旁花木扶疏的长廊,是一道跨越池塘的长石桥,四周树木浓
深,颇有寻幽探胜的气氛,池塘另一边就是门士正中处悬有刻上“明月楼”三字木雕烫金牌
匾的两层木构建筑物。木门隔窗均是以镂空雕花装饰,斗拱飞檐,石刻砖雕,精采纷呈。

    宋缺在桥中停步,凭栏俯首,凝视正在池内安详游动的鱼儿,道:“你的身法是否从鱼
儿领悟出来的?”

    寇仲佩服道:“阀主真厉害,这都给你瞧穿瞧透。”

    宋缺摇头叹道:“到现在我才明白甚么是天纵之材,徐子陵比之你如何呢?”

    寇仲道:“子陵是这世上唯一能令我真正佩服甚或害怕的人,幸好他是我最好的兄弟。
如若他肯全力助我去取天下,我会轻松得多。”

    宋缺道:“人各有志,不能相强。来吧!不要让他们久等哩!”寇仲为之愕然,谁在等
他们呢?徐子陵给小孩的叫声惊醒过来,接著是韩泽南夫妇抚慰孩子的声音,小杰睡回去
后,韩泽南低声道:“小裳!你觉得那弓辰春是怎样的人?”

    徐子陵本无心窃听人家夫妻间的私话,但因提到自己,自然功聚双耳,看韩妻怎样回
答。

    被称为小裳的韩妻压低声音道:“他的样貌虽凶悍,但言谈举止均像极有修养的人,对
小杰亦相当慈祥爱惜,相公是否想请他帮忙唉!人心难测,相公虽三思而行。”

    沉吟片晌后,韩泽南道:“他虽名不传於江湖,但只看他毫不费力就迫退合一派的人,
此人武功之强,足可与解晖之辈相媲美。若他肯帮手,我们或能摆脱那些人。”

    小裳叹道:“他为何要惹祸上身?”韩泽南道:“他若拒绝,我们也不会有损失。我有
个奇怪的感觉,他似乎真的很关心我们。”

    小裳道:“这正是妾身最害怕的地方,最怕他是另有居心。”

    韩泽南苦笑道:“凭他的身手,在这天下纷乱的时势,要对付我们一家三口实在易如反
掌,何须转转折折。那个姓雷的江湖客和他闭门谈了一整天,不知会说些甚么话。”

    小裳道:“到九江再说吧!说不定我们可把追兵撇甩,那时海阔天空,可任我们飞翔
哩!”

    徐子陵睡意全消,起床穿衣,往甲板走去。

    寇仲跟在宋缺身后,进入与磨刀堂同样规模宏大的明月堂,只见数名宋家的年青武土,
正为他们摆开一桌丰盛的早膳,宋智、宋鲁两人则虚位以待。见到宋缺时两人神态恭敬,显
示出宋缺在宋阀内无上的威权。

    分宾主坐下后,宋缺挥手不意众年青武土退出楼外,向宋鲁道:“玉致呢?”

    宋鲁答道:“她刚才仍在梳洗整装,该快到哩!”

    寇仲此时深切体会到宋缺行事莫测高深的风格,只是桌上热气腾升,精巧讲究的各式菜
肴,便知厨子至少要在半夜起来工作,而那时他正和宋缺在打生打死。可见宋缺早在这之前
已对自己作出准确的判断,始有眼前的筵会。

    想起即将见到宋玉致,心中实是既喜且惊,皆因既不知宋玉致会如何“款待”自己,更
不知宋缺会如何“处置”他们。

    宋缺神采飞扬,兴致勃勃的为三人斟酒,向寇仲道:“这是杭州特产桂花酒,不但酒味
醇厚,柔和可口,兼且有安神、滋补、活血的作用,多饮亦无害。”

    寇仲瞧往杯中色作琥珀的美酒,透明清亮,一阵桂花的幽香,中人欲醉,不用喝进口内
已有飘然云端的曼妙感觉。

    单看桌上所用器皿,无论杯、盘、碗、碟,瓶、樽、陕、盏,均是造工精细,情趣高
雅。最特别是皿具所用釉彩,状似雨点,於黑色釉面上均*布满银白色的放射状小圆点,大
者如豆,小者若粟,银光褶褶。亦只有这种名贵的器皿,才配得起宋阀超然於其他诸阀的地
位。

    宋智见寇仲留神观看桌上用以盛载名酒美食的器具,笑道:“这种雨点釉,又称天目
釉,尺瓶寸盂均被视为不世之珍,甚至碎片亦可与金玉同价。

    我们搜寻多时,亦只能集齐此套。”

    这是第二趟与宋智坐下说话,感觉上有天渊之别。

    寇仲从宋智亲切的口气,清楚晓得他把寇仲当作自己人。

    出奇地由宋鲁领头举杯祝酒,笑道:“近十年来,尚是首次见到大兄这么多笑容,这杯
就先敬大兄,下一杯才轮到小仲。”

    宋缺哑然失笑道:“鲁弟定是把这话在心内蹩足十年,到今天才可乘人之危的倾情吐
露。哈!饮胜。”

    接著轮番敬酒,数巡过后,宋缺忽然淡淡问道:“师道是否爱上那高丽来的女子。”

    寇仲在摔不及防下,有点手忙脚乱的答道:“这个哩!阀主请勿为此动气,实情是……
唉!我也脱不了关系,因为……”宋缺截断他道:“其中情况,我们从他遣人送来的书信知
道详情,故不用重覆。我只想知道凭少帅的观察,师道是否爱上那叫傅君瑜的高丽女子。”

    寇仲不敢骗他,苦笑道:“严格来说,二公子该是爱屋及乌,但会否因此渐生情愫,则
非常难说。”

    宋智和宋鲁由宋缺问起宋师道开始,都不敢置一词半语,可推想宋缺曾为此大发电霆,
故没人敢插口。

    宋缺沉吟片刻,忽然举筷为寇仲夹菜,像忘记了宋师道的事般微笑道:“这是麻香鸡,
趁热吃才酥脆可口。听说你和子陵曾在飞马牧场当过厨子,该比我们更在行。”

    寇仲尝过一口,动容道:“比起弄这麻香鸡的高手,小子差远哩!”

    宋缺转向宋智道:““天君”席应那方面有甚么新的消息?”

    宋智道:“据前天才收到来自独尊堡的飞鸽传书,席应尚未露面,但阴癸派的棺棺却曾
在成都现身。”

    寇仲的心中打了个突疙,不由为徐子陵担心起来,忍不住问道:“‘天君’席应是甚么
家伙?”

    宋鲁笑道:“席应是‘邪道八大局手’榜上名列第四的魔门局手,仅次於祝玉妍、石之
轩和赵德言之下,昔年曾惨败於大兄手下,逃往域外多年后最近重返中原,还公然向大兄示
威,该是魔功大成,才敢这么放恣。”

    宋智冷哼道:“若他真的有种,该登上山城正式挑战,现在却远远躲在四川张牙舞爪,
显然心怀不轨。”

    宋缺脸容变得冷酷无比,缓缓道:“就算祝玉妍胆敢撑他的腰,他亦难逃魂断我宋缺刀
下的宿命。”

    足音轻响,宋玉致来了。

    这风姿绰约的美女不施脂粉,秀发在头上结了个简单的髻饰,身穿白地蓝花的褂裙,腰
围玉带,清丽宛如水中的芙蓉花。带点苍白的脸色,减去她平日三分的刚强,多添几分楚楚
动人、我见犹怜的美态。

    她故意避开寇仲灼热的目光,坐到宋缺的另一边。

    宋鲁爱怜地为她添酒。

    宋缺有点不悦道:“致儿何事担搁?”

    宋玉致轻垂眷首,低声道:“刚接到成都解堡主的飞鸽传书,‘天君’席应於前晚被重
出江湖的岳山空手击杀於成都散花楼,亲眼目睹者尚有川帮的范卓和巴盟的奉振。”

    寇仲失声叫道:“甚么?”

    宋缺等的目光全集中到他身上,连宋玉致亦忍不住朝他瞧来,不明白他的反应为何比在
座任何人都要急速和激烈。

    寇仲定过神来,尴尬一笑,又趁机迎著宋玉致清澄的眼神深深一瞥。

    宋智把目光移往神情肃穆的宋缺,道:“此事确是非同小可,难道席应的紫气天罗,仍
未臻大成之境?”

    宋玉致道:“据范卓和奉振覆述当时的情况,席应的紫气天罗威力惊人,只是敌不过岳
山赤手空拳施展的换日大法。此战立合岳山重新登上顶尖高手的位置。”

    宋鲁吁出一口凉气道:“岳山此人一向心胸狭窄,此番练成换日大法,定会到川城来生
事。”

    宋缺油然道:“我最怕他不来。”

    忽然仰天长笑,道:“好一个‘霸刀’岳山,请恕我宋缺低估了你。”

    转向宋玉致吩咐道:“立即通知成都那边,不论他们用甚么方法,也务要找到岳山的行
踪,我已因出门对付崔纪秀那帮人而错过席应,今次再干容有失。”

    寇仲心叫乖乖不得了,无奈下只好苦笑道:“阀主恐怕今趟亦要失望哩!”

    众人愕然朝他瞧来。

    寇仲硬起头皮道:“因为这个岳山是假的。”

    宋缺神色不变道:“此话何解?”

    寇仲挨到椅背处,拍桌叹道:“杀席应的只是载著个由鲁妙子亲制的岳山面具的徐子
陵,这小子真行,连在邪道鬲手榜上排列第四的人都给他宰掉。”

    包括宋缺在内,众人无不动容。

    寇仲再解释一番后,道:“小陵定是在武道上再有突破,否则不会厉害至这等地步。”

    今次轮到宋缺苦笑道:“这叫一场欢喜一场空,将来的中原武林,怕该是你和徐子陵两
人的天下。”

    接著平静地宣道:“我已代表宋家和少帅达成协议,我们宋家虽不直接卷入少帅争天下
的战争中,但却在后援各方面全力支持他。假若少帅兵败,一切休提,如若他终能统一天
下,玉致就是他的皇后,诸位有否异议。”

    宋智和宋鲁都没有说话,只宋玉致俏脸倏地飞红,霞色直延至耳根,垂下头去。

    宋缺长身而起,来到寇仲身后,探手抓紧他肩头道:“膳后玉致会送少帅一程,至於其
他行事细节,你们仔细商量吧!”

    言罢哈哈一笑,飘然而去。

    徐子陵卓立船头处,欣赏河光山色,心中思潮起伏。

    韩泽南两夫妇的武功相当不俗,韩妻小裳更是高明,足可置身江湖名家之林,究竟是甚
么仇家令他们如此慌张害怕。

    凭他“弓辰春”击退合一派的威风,小裳仍以“惹祸上身”来形容他的出手帮忙,可知
他们的仇家实力庞大,且有至少能与他相掳的高手在其中,好心肠的小裳才害怕会连累自
己。

    正思忖间,林朗来到身后恭敬道:“弓爷原来是真人不露相,难怪以侯公子的恃才傲
物,也肯为弓爷奔走安排。”

    徐子陵心中好笑,他从未说过自己武功低微,故何来真人不露相可言;但他的而且确没
有露相,皆因戴上面具。顺口问道:“今天是否会泊岸呢?”

    林朗点头道:“前方的大城就是巴东郡,我们会在那里停半个时辰,好补充粮水。”

    徐子陵极目瞧去,隐见城墙的轮廓,两岸林木间的房舍数目大增,不像先前的零落。

    此时雷九指来了,两人遂结伴到舱厅吃早膳。

    他两人是最早起床的客人,坐好后,乌江帮的人都争著侍候他们,雷九指当然是叨了徐
子陵的光。

    闲聊几句后,雷九指三句不离本行,又讲起赌经来,今次说的是牌九,幸好他表情多
多,口角生春,尚不致落於沉闷。

    只听他道:“赌场有个禁忌,就是没有‘十一’这数目,也不准说十一,因为在牌九中
由‘么五’和‘么六’两牌组成的十一点,几乎是必输无疑。还有是‘十’,因为十点在牌
九中是最小的,骂人话‘蹩十’,就是来自这张牌。‘二板六’也是骂人的话,因二板为四
点,配上么六刚好是十点。哈!”

    徐子陵笑道:“你这么说,我会较易去体会。”

    雷九指得意洋洋以夸张的语气说道:“牌九的诀要,就在‘赶尽杀绝’这四字真言上,
最伤感情。”

    此时船身微颤,缓缓减速,往左岸泊去。

    雷九指赞道:“乌江帮操舟之技确是一绝,难怪多年来过三峡的沉船事故屡有所闻,却
从未发生过在他们身上。”

    风帆终於停在码头。

    徐子陵正想低头多喝一口稀粥,衣袂破风之声振空响起。

    两人愕然对望时,一阵怪笑从甲板处传来道:“本座有事须料理,谁若敢管闲事,莫怪
我杖下无情。”

    另一把娇柔浪荡女子声音道:“小裳啊!姐姐来向你问候请安哩!还不给我滚出来。”

    徐子陵心中一震,终知道韩泽南夫妇害怕的是甚么人。

    他们确有害怕的理由。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