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刀宋缺            

    那是张没有半点瑕疵的英俊脸庞,浓中见清的双眉下嵌有一对像宝石般闪亮生辉,神采
飞扬的眼睛,宽广的额头显示出超越常人的智慧,沉静中隐带一股能打动任何人的忧郁表
情,但又使人感到那感情深还得难以捉摸。

    宋缺两鬓添霜,却没有丝毫衰老之态,反给他增添高门大阀的贵族气派,儒者学人的风
度。又令人望而生畏,高不可攀。配合他那均匀优美的身型和渊亭岳峙的体态,确有不可一
世顶尖高手的醉人风范。

    他比寇仲尚要高寸许,给他目光扫过,寇仲生出甚么都瞒不过他的不安感觉。

    宋缺仰首望往屋梁,淡然自若道:“自晋愍帝被匈奴刘曜俘虏,西晋覆亡,天下陷於四
分五裂之局,自此胡人肆虐,至隋文帝开皇九年灭陈,天下重归一统,其间二百七十馀年,
邪人当道,乱我汉室正统。隋室立国虽仅三十八年,到杨广为宇文化及弑於扬州而止,时间
虽促,却开启了盛世的契发式谁能再於此时一统天下,均可大有作为。”

    目光再落在寇仲脸上,冷哼道:“少帅可知杨坚因何能得天下?”

    寇仲沉吟道:“该是时来运到吧?”

    宋缺仰天长笑,道:“说得好,当时幼帝继位,杨坚大权在握,古来得天下之易,未有
如杨坚者也。杨坚自辅政开始至篡位建立隋朝,首尾只是区区十个月,成事之速,古今未
见。”

    又微笑道:“少帅可知杨坚因何能这么快成不朽之大业?”

    寇仲心中庆幸曾熟读鲁妙子的史卷,道:“敌手无能,北周君威未立,杨坚遂可乘时挟
势而起,这只是小子一偏之见,请阀主指点。”

    宋缺点头道:“少帅所言甚是,只是漏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汉统重兴。”

    说罢露出思索的神情,举步负手,踱步而行,经过寇仲左侧,到寇仲身后五步许处挺立
不动,目光射出深刻的感情,凝注在庭院的槐树处,油然道:“北魏之所以能统一北方,皆
因鲜卑胡人勇武善战,汉人根本不是对手。但自胡人乱我中土,我大汉的有志之土,在生死
存亡的威胁下,均知不自强便难以自保,转而崇尚武风,一洗汉武帝以来尊儒修文的颓态。
到北周未年,军中将领都以汉人为主,杨坚便是世代掌握兵权的大将,可知杨坚之所以能登
上皇座,实是汉人势力复起的必然成果。”

    寇仲叹道:“阀主看得真透彻,我倒从没这么深入的去想这问题,难怪现时中士豪雄辈
出,兴旺热闹。”

    宋缺沉声道:“但能被我看入眼内的,就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李渊次子世民,另一个就
是你寇仲。”

    寇仲老脸一红,有点尴尬的道:“阀主过奖啦!”

    目光不由落到像神位般供奉在堂端的磨刀石上,从十多个刻在石上的名字搜索,赫然发
觉自己的名字给雕写在石上最高处,不由暗觉惊心。

    宋缺声音转柔,轻轻道:“自汉朝败亡,天下不断出现南北对峙之局,究其因由,皆因
有长江天险。少帅可知关中李家已与巴蜀诸雄达成协议,假若李家能攻陷洛阳,以解晖为首
的巴蜀就会归降李家,那时南方将因李家得巴蜀而无长江之险可守,只要有足够舟船战舰,
李家大军将顺流西下,到时谁可力抗?”

    寇仲倒抽一口凉气,他最害怕的事,终於发生。

    师妃暄比之千军万马更厉害,兵不血刃的就替李世民取下半壁江山。

    没有多少人比他更清楚王世充的虚实,纵有坚固若洛阳的大城,亦远非李世民的对手。

    宋缺叹道:“假若一年前你寇仲能有今天的声势威望,我宋缺定会全力助你,更会通过
解晖令巴蜀站在你的一方。可惜目下形势已改,除非你在磨刀石前立誓退出这场争天下的纷
争,否则你今天体想能活著离开磨刀堂。

    李世民虽有胡人血统,追源溯流,宋缺仍可视他为汉人,就让他来收拾这四分五裂的烂
摊子吧!不过若非他李家现在与突厥划清界线,宋某人亦绝不会作此决定。”

    寇仲听得头皮发麻,至此才明白自己的名字为何会给刻在磨刀石上,而宋玉致则要千方
百计阻止自己来见他,确是他始料所不及。

    *种荒谬绝伦的感觉涌上心头,寇仲仰天大笑道:“既是如此,寇仲乐於领教阀主的天
刀秘技,请!”

    徐子陵待雷九指情绪回复过来后,除下面具,道:“我徐子陵直到雷兄真情流露,才敢
相信雷兄的话。”

    雷九指用神看他,压低声音道:“小心驶得万年船,徐兄弟这种态度是对的。唉!我早
该猜到你是徐子陵,子陵是否另有一副岳山的面具?”

    徐子陵点头应是。

    雷九指接著询问徐子陵与鲁妙子相通的情况,然后惋惜的道:“凭子陵能博杀“天君”
席应的惊人实力,若能助我,事情当可水到渠成,但我当然知道子陵有更重要的事在身,只
好自己设法解决。”

    徐子陵道:“雷兄何碍说出来研究一下。”

    雷九指沉吟片晌,道:“我正与巴陵帮的香贵斗法,而霍家父子,表面上与香家没有关
系,事实上却是巴陵帮在巴蜀的负责人,专营妓院和赌场。”

    香贵正是香玉山的老爹,徐子陵闻言后大感兴趣,问道:“难怪雷兄见霍纪童追来,误
以为他们是来寻你晦气,可否说得再详细一点?”

    雷九指道:“此事说来话长,江湖土一直盛传巴陵帮不但为死鬼杨广在中士和域外搜索
美女,又暗中从事贩卖女子的可耻勾当。但始终没有人能抓得甚么确实证据,但却给我在一
个偶然的机会中,碰到他们在云南大理一带从事这种活动。”

    徐子陵皱眉道:“这该是以前的事吧?”

    雷九指嗤之以鼻道:“这么有厚利可图的事,他香家怎肯放弃。照我看连肃铣都给蒙在
鼓里,而变成他香家自己的生意。如此即使将来萧铣兵败,他香家仍可享尽荣华富贵,嫖赌
两业,自古以来均从未衰败过。”

    徐子陵心忖在公在私,他和寇仲绝不能让香玉山再这么丧尽天良的干坏事,且又可富贵
安享不尽,道:“他们贩卖人口的事怎能保得这么密呢?”

    雷九指道:“他们有两种保密的手段,首先就是不让人知道那些赌场或青楼是属於他们
旗下的”其次就是专在偏远的地方,以威逼利诱的手段,贱价买入稚龄女子,再集中训练,
以供应各地青楼淫媒。以前有隋廷的腐败官僚为他们掩饰,现在则是天下大乱,谁都没闲情
去理他们。”

    徐子陵道:“雷兄有甚么计划对付他们?”

    雷九指露出充满信心的笑容,道:“我要把香贵迫出来和我大赌一场。”

    宋缺又从寇仲身旁缓步经过,微笑道:“少帅无论瞻色武功,均有资格作我宋缺的对
手。不过却有个极大破绽,注定你必死无疑。”

    瞧著宋缺雄拔如松柏山岳般的背影往磨刀石走去,寇仲苦笑道:“阀主说得好,我寇仲
怎能对心上人的亲爹起杀机呢?”

    宋缺倏地立定,厉喝道:“如此你不如自尽算了!若不能舍刀之外,再无他物,你就算
多练一百年刀法,也不能臻刀法之致极。”

    寇仲哂道:“世土岂有致极可言,若有极限,岂非代表某种停滞不前。”

    宋缺旋风般转过身来,闪亮得像深黑夜空最明亮星光的眼神异芒大作,利箭般迎上寇仲
目光,完美无瑕的容颜却仍如不波止水,冷然道:“这只是无知者之言,每个人在某一时
间,都自有其极限,就像全力跃高者,不论其如何用力,只能到达某一高度。但如若身负重
物,其跃至极限高度当会扛个折扣,其他都是废话。”

    寇仲愕然道:“我刚才说的是另一种情况,是从大体上去思考,不过对阀主来说恐怕只
是废话。”

    宋缺做然道:“确是废话。用志不分,乃凝於神,神凝始可意到,意到手随,才可言
法,再从有法人无法之境,始懂用刀。”

    寇仲露出思索的神色,沉吟道:“神和意有甚么分别?”

    宋缺往墙上探手一按,“铮”的一声,其中一把刀像活过来般发出吟音,竟从鞘子内跳
出来,和给人手握刀柄拔出来全无分别,看得寇仲心中直冒寒气。

    宋缺再隔空虚抓,厚背大刀若如给一条无形的绳索牵扯般,落入他往横宜伸的左手掌握
中。

    奇变突至。

    寇仲感到就在厚背大刀落入宋缺掌握的一刻,宋缺的人和刀合成一个不可分割、浑融为
一的整体,那完全是一种强烈且深刻的感觉,微妙难言。

    宋缺双目同时神光电射,罩定寇仲,令寇仲感到身体里外,没有任何部份可瞒得过这位
被誉为天下第一用刀高手的观察,被看通看透,有如赤身裸体,暴露在寒风冷雪之中。

    就在宋缺掌刀的刹那,一堵如铜墙铁壁、无形却有实的刀气,以宋缺为中心向寇仲迫
来,令他必须运气抵抗,更要迫自己涌起斗志,否则必然心胆俱寒,不战而溃。

    如此武功,非是目睹身受,人家说出来都不敢信是真实的。

    宋缺的神情仍是好整以暇,漫不经心的淡然道:“神是心神,意是身意,每出一刀,全
身随之,神意合一,就像这一刀。”

    说罢跨前一步,庞大的气势像从天上地下钻出涌起的狂扬,随他肯定而有力的步伐,挟
带冰寒彻骨的刀气,往寇仲卷来。

    “锵”!寇仲适时掣出井中月,只见宋缺的厚背刀破空而至,妙象纷呈,在两丈许的空
间内不住变化,每一个变化都是那么清楚明白,宛如把心意用刀写出来那样。最要命是每个
变化,都令寇仲拟好的对付方法变成败著,生出前功尽废的颓丧感觉。

    用刀至此,已臻登峰造极,出神入化的至境。

    刀势变化,步法亦随之生变,寇仲甚至没法捉摸他最后会从那个角度攻来。

    面对如此可怕的强敌,寇仲反生出强大的斗志,一对虎目迸射出前所未见的精芒,眨也
不眨地注视对手。到敌刀离他只三尺许,刀气狂涌而至时,他才冷喝一声,往前抢出,井中
月疾迎而去,大有不成功便成仁,壮土一去兮干复还之势。

    “当”!两刀交击。

    寇仲闷哼一声,连人带刀给宋缺的厚背刀扫得跄踉跌退三步,但亦封死宋缺的后著变
化。

    眼看脸上失去红润之色的寇仲,宋缺刀锋遥指这年轻的对手,并没有乘势追击,仰天长
笑道:“少帅果然了得,心神竟能不露丝毫破绽,看破这一刀只有冒死硬拚,始有保命机
会,换过一般俗手,必因看不破其中诸多变化,而采取守势或试图躲避,那就会招来立即败
亡的结局。现在你当知道甚么是身意吧!”

    寇仲脸色复常,点头道:“我根本看不破阀主的刀势变化,但当我把自己置身於死地的
一刻,我的手竟似知道如何保住小命的样子,这大概就是身意吧!”

    宋缺微笑道:“身意就是过往所有刻苦锻练和实战经验的总成果,心止而神欲行,超乎
思想之外,但若只能偶一为之,仍未足称大家,只有每招每式,均神意交融,刀法才可随心
所欲。看!这是第二刀。”

    寇仲心叫救命,直到此刻,他体内翻腾的血气,酸麻不堪的手臂才勉强回复过来,心知
肚明无论内功刀法,均逊於对方不止一筹。而从刚才宋缺那一刀推之,他可肯定宋缺确有杀
他之心,故出手全不留馀地,挡不过就要应刀身亡,连宋缺自己都改变不到这必然的结局。

    幸好他心志坚毅,绝不会因自问及不士对方而失去斗志,冷哼一声,主动出击。

    宋缺踏前一步,发出“噗”的一声,整座磨刀堂竟像摇晃一下,随其步法,一刀横削而
出,没有半点花巧变化,但却破掉寇仲所有刀法变化。

    寇仲感到宋缺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刀,大巧若拙,能化腐朽为神奇,除去挡格一途,再
无他法,主动立即沦为被动。

    “铮”!寇仲又给劈退另三步。

    宋缺刀锋触地,油然道:“少帅可看出本人这一刀的玄虚?”

    寇仲暗中调息,点头道:“千变万化,隐含在一个变化之中,那微妙处怎都说不出
来。”

    宋缺叹道;“孺子可教也,可惜却要送命宋某人刀下。”

    寇仲哈哈一笑,井中月迅疾劈出,登时风雷并发,刀势既威猛无伦,其中又隐有轻灵飘
逸的味道,令人觉得他能把这两种极端相反的感觉揉合为一,本身便是个教人难以相信的奇
迹。

    宋缺大喝一声“好”,锐目亮起异采,英俊无匹的脸庞却不含丝毫喜怒哀乐,手中厚背
刀往前急桃,变化九次,正中寇仲的井中刀刀锋处。

    以寇仲对自己刀法的信心,也要心服口服,这一刀乃他出道以来的颠峰之作,本以为怎
都可抢得些许先机,岂知宋缺看似随便的一个反击,就像奕剑术般把主动全掌握在手上,使
他所有后著没半寸施展的馀地。

    宋缺的气势更不住膨湃增强,令他压力大增,有如手足被缚,用不出平时一半的功夫。

    “呛”!两人乍分倏合。

    转眼双刀交击十多干。

    若有人在旁观战,宋缺每一刀均似是简单朴拙,但身在局中的寇仲却知道对方刀起刀落
间,实酝藏千变万化,教人无法掌握其来踪去迹,只能见招拆招,甚么“以人奕剑,以剑奕
敌”之术在这种情况下是提也休提,更遑论找寻对方那“遁去的一”。

    挡到宋缺忽轻忽重,快慢由心,可从任何角度攻来的第二十七刀后,寇仲的内气已接近
油尽灯枯,不及补充的绝境。在宋缺无可抗衡、惊天地位鬼神的刀法下,他就像在惊涛骇
浪,暴雨狂风的大海中挣扎求存,只恨这一刻他已筋疲力尽,面临没顶之祸。

    寇仲趁尚有少许馀力,蓦地一个旋身,井中月猛扫对手长刀。

    “当”!这一著妙至毫颠,就在旋身之时,寇仲借螺旋之力神迹般逸出宋缺刀风锋锐所
笼罩的范围,然后再投往宋缺刀势最盛处,以宋缺之能,亦被迫要硬架他一刀。一出一入,
刀法仿如天马行空,勾留无迹。

    交战至今,他尚是首次争取回少许主动。

    “当!当!当!”

    就趁刹那间的时间,寇仲从三个不同的角度,向宋缺劈出连绵不断,中间没有任何隙缝
破绽的三刀。

    他自忖必死,所以这三刀全不留后势,登时生出强大无匹的凶厉之势,充满一往无还的
气魄。

    宋缺长笑道:“痛快!痛快!从未试过这么痛快。”

    就那么刀势翻飞的连接他三刀。

    三刀过后,寇仲无已为继,此时到宋缺一刀扫来,把他连人带刀劈得往后抛跌,就那么
滚出门外,坐倒庭院之中。

    “哗”!寇仲终忍不住,喷出漫天鲜血。

    自盼必死时,宋缺的声音传出来道:“太阳下山时,我们才再续此未了之缘吧!”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