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重振声威            

    “天君”席应跃到草地上,徐子陵才知席应身段极高,比他尚要高出寸许,且气势迫
人,两腿撑地,颇有山亭岳峙的威猛雄姿,再无丝毫文弱书生之状。

    他站的神姿非常奇特,就算稳立如山之际,也好像会随时飘移往某一位置。

    在岳山的遗卷中,曾详细论及席应的魔门奇技紫气天罗,否则徐子陵不会知道当此魔功
大成时,会有紫瞳火睛的现象。

    紫气指的非是真气的颜色,而是施功时皮肤的色素,故以紫气称之。紫气天罗最厉害
处,就是当行功最盛时,发功者能在敌人置身之四方像织布般布下层层气网,缚得对手像落
网的鱼儿般,难逃一死。

    假若席应真能练至随意布网的大成境界,那他将是近三百年来首位练成紫气天罗的人。

    岳山虽在遗卷内虚拟出种种攻破紫气天罗的方法,但连他自己都没信心可以成功;何况
他与席应交手时,席应的紫气天罗尚未成气候。

    他在打量席应,席应亦在仔细观察他,绕著他行行停停,无限地增添其威胁性和压力。

    徐子陵根本不怕席应在背后出手,凭他灵锐的感觉,会立生感应,作出反击。

    西厢四房向著这面的窗均人影绰绰,不肯错过这场江湖上顶尖高手的生死决战。

    绕了两个圈后,席应做然在岳山对面立定,嘴角逸出一丝不屑的笑意,双目紫芒大盛,
语气却出奇的平和,摇头叹道:“自席某紫气天罗大成后,能被我认定为对手者,实屈指可
数。但纵使席某知道岳兄仍在人世,岳兄尚未够资格列身其中。不过有像岳兄这样的人物送
上门来给席某试招,席某还是非常感激。”

    徐子陵从他眼露紫气,更可肯定他的内功与祝玉妍的天魔大法同源而异。天魔功运行
时,会生出空间凹陷的现象。但席应的紫气天罗正好相反,以席应为中心产生出膨胀波动的
气劲,就像空间在不断扩展似的。

    事实上席应那两个圈子绕得极有学问,一方面在试探对方的虚实破绽,另一方则桃引他
出手,岂知徐子陵虽没手捏印契,实质体内真气已结成大金刚轮印,稳如泰山,虽不攻不
守,却是不露丝毫破绽。

    徐子陵闻言哑然笑道:“席兄你的狂妄自大,仍是依然故我,你接过这一招才再表示感
激吧!”

    在楼上众人期待下,徐子陵缓缓举手,五指先是箕张,再缓缓拢指合拳,霎时生出气凝
河岳般的狂扬。

    如此功夫,不要说见所未见,连听都未听过。

    席应首次露出凝重的神色。

    只有他才明白对手每一下动作都是针对他紫氨天罗而发的奇招。

    他刚才大言不惭的宜指岳山没资格作他的对手,非因狂妄自大,而是要故意激一向性格
暴戾的岳山出手,那就会掉中他的陷阱。

    紫气天罗或者可用一个以气织成的蜘蛛网去比拟,任何猎物撞到网上,愈挣扎愈缠得
紧,诡异邪恶至极点。

    假若对手率先抢攻,席应会诱对方放手狂攻,然后再吐出丝劲,以柔制刚,宜至对方缚
手缚脚,有力难施时,才一举毙敌。

    怎知这像变成另一个人似的岳山有若看破他居心般,来一招似攻非攻,似守非守,看来
毫无作用的奇招,反令他完全失去预算,一时不知该如何应付,只好静待其变。

    徐子陵嘴角逸出一丝笑意,忽然大喝一声:“著!”

    拳头合拢。

    真气如流水般经过体内脉穴的千川百河,汇成洪流,虽没有出拳作势,但庞大凌厉的劲
气竟透拳而去,重重击在席应无形有实的天罗气网最强大的一点上,准确得敦席应大吃一
惊。

    楼上各人无不瞧得目瞪口呆,谁都猜不到徐子陵可如此运劲发功,整个人就若投石机般
把真气形成的万斤巨石发出去。

    “蓬”!

    劲气交击。

    席应浑身剧震,横移一步。

    徐子陵只是上身微晃,并非因功力胜过席应,而是在於集中和分散,拳劲与网劲的分
别,故占尽上风。

    席应终於色变,知道让徐子陵这么发招下去,最后他只会陷进一面倒的挨打局面。

    厉啸一声,席应脚踩奇步,脸泛紫气,飘移不定的几个假身后,抢往徐子陵左侧,左手
疾劈,看似平平无奇,可是楼上众人无不感到他的掌劲之凌厉大有三军辟易,无可抗御之
势,不论谁人首当其锋,只有暂且退避一途。

    更令人震骇的事发生在徐子陵身上,只见他竟闭上眼睛,应掌横移侧身,若能先知先觉
般二掌竖合,十指作出精奥无伦的动作,鲜花绽放般丝毫不让的先一步迎上席应惊天动地的
劈掌。

    就在天君席应避拳横移的刹那,徐子陵清楚把握到席应整个天罗气网的移动和重心的移
转,遂索性闭上眼睛,不为其步法所惑,硬拚他这凌厉无匹的招数。

    “轰”!

    席应闷哼一声,往后飞退,一副惟恐徐子陵趁势追击的神态。

    徐子陵仍只是上身往后一晃,便回复稳如泰山的姿势,同时心中大定。

    刚才他用的是*九字真言手印*中内缚和外缚两印,先把席应的劲气照单全收,透指卸
解发散,再狠狠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射刺在席应罩体而来的天罗气网上,即使以席应的高
明,也只有立刻撤走的唯一选择。

    席应退后寻丈方停止下来,双目凶光闪闪,冷然道:“这算是甚么鬼门道?”

    徐子陵微笑道:“紫气天罗不外如是。假设席应你技止於此,那明年今日此刻就是你的
忌辰。”

    大喝一声,隔空一拳击出。

    楼上人人鸦雀无声,皆因宜至此时,仍无法分清楚那一方占到上风。

    席应见徐子陵出拳强攻,不惊反喜,两手高举,如大鹏展翅,十指伸张,再迅速合抱,
盘在胸前,同时探步趋前,迎往徐子陵大有无坚不摧之势的拳风,招数怪异非常。

    徐子陵长笑道:“你中计啦!”

    猛又收拳,拳化为掌,掌化为施无畏印。

    劲气以螺旋的方式往掌心回收,形成一个类似天魔功的空间凹陷。

    这招是向棺棺偷师学来的,那晚在大石寺,棺棺凭一个天魔劲场,不但令杨虚彦不敢进
犯,更乘势追击安隆,杀得他慌惶逃命。但若非在栈道时,姐姐透过他的经脉向尤乌倦施
功,他亦不能把握其中的奥妙。

    现在凭旋劲造成的真劲力场,虽然比之天魔大法的千变万化,邪诡精奇要逊上几筹,却
是恰到好处的对症下药,刚好克制席应的全力一击。

    席应正施展紫气天罗,利用两手织出以千百计游丝交错组成的天罗气网,再往对方
“撤”过去。这张无形的网不单可抵御敌手的拳风掌劲,且收发由心,可随时改变形状。当
他两手盘抱聚劲时,天罗收束为车轮般大小的气劲,打横往徐子陵割去,正期待可割破他的
拳劲,予徐子陵重重一击,蓦地天罗气劲变得虚不著力,最今他大吃一惊的是气轮竟不能保
持原状,被对方掌印生出的强大旋转吸劲,扯得由椭圆变为长条形,往对方掌心倾泻过去。

    席应魂飞魄散下,连忙收功,比上次退得更为狼狈。

    徐子陵暗呼好险,假若席应不是误会他在施展天魔功,仍是原式不变的和他硬拚一掌,
凭他现在比自己至少胜上一筹的魔功,而自己又不能像棺棺般随心所欲的吸劲借劲,多少要
吃个大亏。

    幸好席应非常合作,不进返退,那还肯错过良机,长笑一声,如影附形的往席应追杀过
去。

    旁观的人都看得不明所以,但谁都可瞧出席应是无功而退,失去主动。

    “蓬”!

    席应终是魔门宗师,退出丈许远近后回掠过来,侧击徐子陵,双方各以精奥手法硬拚一
招。

    两人倏地分开,再成对峙之局。

    观者仍有呼吸困难的紧张情况,皆因两人衣袂拂扬,均是全力摧发劲气,准备下一次石
破天惊的攻势。

    席应厉喝道:“岳兄刚才用的恐非换日大法吧?”

    徐子陵冶笑道:“究竟是何功何法,请恕岳某人不便透露,请问席兄现在尚有多少成胜
算?”

    上面的安隆大笑道:“老席你不用破例说真话啊!”

    尤鸟倦则发出一声嘲弄的怪笑。

    这样的战果,实大出他两人料外。

    徐子陵则心叫侥幸,若非刚才凭模拟出来的天魔力场冒险成功,自下会是另一番局面。

    席应不怒反笑,两掌穿花蝴蝶般幻起漫空掌影,随著前踏的步法,铺天盖地的往徐子陵
攻去,游丝劲气,笼罩方圆两丈的空间,威霸至极点。他全身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隐透紫
气,更使人感到他天罗魔功的诡异神奇。

    虽是在对方惊涛骇浪的全力进攻下,手结不动金刚印的徐子陵心神逼透灵动若井中水
月,丝毫不为敌手所动。

    就在数缕游丝劲气袭体的一刻,他迅速横移,朝虚空运续劈出三掌,击出一拳。

    无论席应想象力如何丰富,也从未想过徐子陵会以这种手法应付他的紫气天罗。

    天罗劲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游丝真气可以绕的方式从任何角度袭向敌人,徐子陵的三
掌看似劈在全无关系的虚空处,实际上却把他三股游丝劲切断,最后那拳则重轰在他掌势最
强处,封死他所有后著。

    席应发觉再无法了解眼前这“老朋友”的造诣深浅,以前岳山从来没有这类充满创意,
天马行空般的即兴招数。

    *蓬*!

    螺旋劲发,由慢而快的宜钻进席应经脉去,这一著更是大出席应意料之外,登时被徐子
陵破开因催发天罗劲气而难以集中防守的掌劲,五脏立受重伤。

    在众人一瞬不瞬的瞪目注视下,席应跄踉跌退,威风尽失。

    徐子陵暗叫好险,他已把压箱本领,浑身解数全搬出来对付席应,欺的是对方只知岳山
而不知有他徐子陵。

    先是“真言手印”,接著是模拟的“天魔大法”、“奕剑术”,到最后寸以看门口的
《长生诀》与和氏璧螺旋奇劲一招克敌,若席应仍能像适才般化解,就轮到他捱揍。

    此际当然是另一回事,精神大振下,徐子陵全面抢攻,一时拳劲掌风弥漫全场,失去先
机的席应落在下风守势,不但无法展开天罗气网,还要千方百计保著小命,在一个狭小的空
间,被动的抵挡徐子陵似拙实巧,不著痕迹、充满先知先觉霸气的狂攻猛击。

    观者无不动容。

    劲气交击之声响个不绝,更添此战风云险恶的形势,两道人影此进彼退,鏖战不休,人
人都有看得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近身搏斗下,两人是以快打快,见招拆招,在这样的情况下,席应更是吃亏。

    问题在徐子陵的招数根本是毫无章法,举手投足,均是随手拈来,针对形势的创作,兼
且真气变化多端,打得席应发挥不出紫气天罗五成的威力,无法扳转败局。

    “轰”!

    两人四掌交击,各自退后,凌厉的眼神却彼此紧锁不放。

    边不负还以为席应抢回主动,大喝一声“好”。

    徐子陵已从容笑道:“换日大法滋味如何呢?”

    席应胸口忽地剧烈起伏,狠狼道:“你不……”徐子陵怎容他说出“你不是岳山”整句
话,手结大日轮印,惊人的气劲排空切去,及时截断席应吐至唇边的下半句话。

    席应厉吼一声,拚死力抗。

    “砰”!

    人影倏分。

    徐子陵挺立原地,稳如山岳。

    席应却像喝醉酒般满脸赤红,往后跌退打转,眼力高明者都瞧出他致命之伤,是给徐子
陵重踢在小腹的一脚。

    “砰”!

    另一下响音从上传来,边不负破窗而出,就这样往院墙方向落荒逃去,安隆和尤鸟倦怎
肯放过他,穿窗疾射而出,往他投去。

    徐子陵一对虎目仍还叮在席应身上,丝毫不敢放松,立刻运气疗治自己体内说轻不轻的
伤势。

    这近乎没可能的事,终在千辛万苦干完成。

    风声骤响,两道人影跃落国内,把席应所有逃路封死,显是怕他仍有力徐子陵没有转
身,淡淡道:“奉盟主有何指教。”

    奉振来到他旁,微笑道:“岳老客气!小弟只想知道岳老是否仍会在成都盘桓两天,若
是如此,可否赏脸让小弟和范兄略尽地主之谊。”

    徐子陵淡淡道:“两位好意岳某人心领啦!只是本人一向不善应酬,且另有要事,请恕
失陪。”

    言罢逾墙而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