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独尊古堡            

    独尊堡位於成都北郊万岁池南岸,坐南朝北,仿似一座规模缩小的皇城。全堡以石砖砌
成,予人固若金汤的气象。

    来到横跨护堡河吊桥的另一端,师妃暄止步道:"妃暄已完成任务,徐兄只要报上
名字,自有人领徐兄往见青旋小姐。”

    徐子陵愕然道:“你不陪我进去吗?”

    师妃暄有点无奈的道:“青漩小姐怕不是那么欢喜见到我,但请勿追问原因,徐兄珍
重。”

    说罢淡然一笑,飘然去了。

    徐子陵呆立片刻,才通过吊桥,敞开的堡门早有人恭候,是个衣服华丽的锦衣大汉,年
纪四十许间,恭谨有礼,听得来者报上姓名,自我介绍为独尊堡的管家方益民后,道:“徐
公子大驾光临,实是我独尊堡的荣幸,请这边走。”

    徐子陵虽觉得整件事颇透著古怪的味道,但师妃暄怎都不会骗人,遂随方益民进入堡
门。

    入门处是一座石砌照壁,绕过照壁是一座高大的石牌坊,上书“忠信礼义”四个大字,
接通一条笔直的石铺通路,两旁植有苍松翠柏,房舍藏在林木之间,景色幽深。

    方益民微笑道:“我们堡主到今早才知公子光临成都,又闻知巴盟的人有心留难公子,
故立即找巴盟的奉振说话。”

    徐子陵受笼若惊道:“解堡主的隆情厚意,徐子陵非常感激。”

    方益民领他经过一道横跨自西北逶迤流来的清溪上的石桥,见前方位於独尊堡正中的建
筑组群楼阁峥嵘,斗拱飞担,画栋雕梁。尤其是主堂石阶下各蹲一座威武生动高达一丈的巨
型石狮,更给主堂抹上浓厚的神秘和威严。

    方益民边行边笑道:“是我们感激公子才真,请这边走。”

    徐子陵愕然跟在他身侧,绕过主堂,踏土一道通往侧园的羊肠小径,两旁尽是奇花异
卉,在阳光下灿烂夺目,绿荫怡人。

    忍不住问道:“你们因何要感激我?”

    方益民神秘地微笑,压低声音道:“待会公子自会知晓,请恕小人不敢先行透露。”

    小径已尽,前方柳暗花明的展现出另一个空间,在花木环拱下,一座别致的小楼宁静的
座落在这幽雅的角落中。

    方益民施礼道:“公子请进小楼见青漩姑娘,小人告退。”

    就那么躬身退返小径去,消没在弯角处。

    徐子陵糊涂起来,好一会才收摄心神,朝小楼走去。

    一路行来,最可疑是从未碰上堡内其他人,若非是师妃暄亲自迭他来此,早怀疑独尊堡
是布下陷阱,不怀好意。

    来到小楼的阶台下,徐子陵扬声道:“石小姐,徐子陵应约来哩。”

    石青旋充盈磁力的动人声音从楼上传来道:“上来吧!”

    徐子陵提起的心终放下来。

    坦白说,虽有九成肯定师妃喧不会害他,但由於以往的经历,尤其是沈落雁和云玉真两
女的恩将仇报,使他总有那么一点的不放心。

    在争天下的大前提中,父子兄弟均可反脸成仇,何况只是萍水相逢的朋友。

    徐子陵暗为对师妃暄的怀疑而惭愧,这仙子般的美女理该超然於尘世之外,不会随波逐
流。

    拾级登楼。

    楼下的小厅布置简雅,充满女性温柔的气息,石青漩借居的地方,当然该是堡内某些有
身份地位的女子闺房。

    一道阶梯通往楼上。

    不知如何,徐子陵忽然有点紧张起来,不知是因为那异乎寻常的气氛,还是这个由师妃
暄穿针引线的约会。

    想起初到成都的昨晚,在烛天的灯笼光映照中,石青漩揭起一半面纱那今他惊艳的迷人
感觉,心脏不由也跳跃快一点。

    徐子陵朝上走去,当地来到二楼时,顿时呼吸屏止,心神猛颤。

    寇仲独自一人立在左船舷处,极目眼前无限扩展的大海汪洋。

    一幅一幅久被遗忘的回忆,以电光石火的速度闪过脑海。

    遥想当年和徐子陵这难兄难弟,绞尽脑汁从海沙帮这恶虎的爪牙下偷满一船私盐,逃入
大海,后更遇上风浪,迫得要弃盐取命的情景,如今仍是历历在目,像刚不久前才发生。

    光阴转瞬即逝,他和宋玉致的交往亦是如此,转眼便黯然分离。

    今次自己到宋家找她,这刚强骄做,出身於南方最显赫世家的美人儿会有怎样的反应?
命运最迷人也是最可怕的地方,就是那茫不可逆料的发展。

    在中秋之前,他从没动过心千里迢迢的去找宋玉致,但现在他正在赴岭南的路途上,事
先谁能预知。

    所有往岭南的理由,均只是渴欲见伊人一面的藉口。

    唉!

    寇仲心中暗叹,无论在争天下或爱情的追求上,他可能只是只不自量力的扑火灯蛾,灿
烂后隐藏的只是自我的毁灭。李世民现在远远把他甩在后方,但他再没有回头的可能,在战
败身亡前,他怎都要见宋玉致一脸。

    这是他现在唯一的心愿。

    石青漩身穿双襟圆领,蓝色印花的女装,轻盈潇洒的坐在窗台前,淡淡的凝视他。清丽
绝伦,没有半点脂粉的俏脸挂著某种难以形容的凄幽美态,自然便风姿姊约,楚楚动人。对
她有若刀削般充满美感的轮廓线条和冰肌玉肤,清丽如仙的容貌来说,任何一丝一毫的增减
都会破坏这只能出自上天鬼斧神工的月貌花容。加个假鼻子又或把脸肤变得粗黑,已是截然
不同的两回事。

    石青漩终於遵守诺言,让徐子陵看到她丽质天生的至美之态。

    她身穿的印花布质地轻柔,纵是单色印花,却予人蓝白色对比的强烈,能於单色中求多
变,於对比中得调和,非常别致。

    她那天下倾慕的玉箫就那么随随便便的搁在膝上,灿烂夺目的阳光从林木间洒落窗前,
化成彷如把她笼罩仙氲霞彩的绿荫中,令人感动得屏息。

    徐子陵心中涌起难以形容的感觉。

    石青漩的美和师妃暄的美都令人感到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可是前者的美态於此之外却能
引人去欣赏和沉醉其中,特别亲切。

    徐子陵旋又生出自惭形秽之心,赧然道:“徐子陵有负小姐所托,终失去印卷。”

    石青漩瞧往窗外,自由写意地挨在窗框处,淡然自若的道:“青漩从未曾拥有过它,有
甚么失去可言,徐兄肯长途跋涉来川,青漩已非常欢喜。”

    徐子陵不是拙於言辞的人,但此时为她绝世的容色美姿所慑,竟说不出话来。

    她乌黑柔软的秀发在头上结了个简单的发髻,以玉簪固定,随意得有小撮发丝散垂下
来,另有一种独特放任的韵味。

    在花布褂裙下露出一对白玉无瑕般的赤足,合她更添女性慵懒诱人的风田月。

    石青漩平静地道:“看到桌子上的东西吗?”

    徐子陵这才看到窗前的书桌上,放有一把式样奇特,纹理高古的连鞘厚背大刀,刀旁还
有一卷书。

    直到这刻,他才发觉四周摆满书柜,藏书丰富,暗叫惭愧。

    心中一动道:“是否岳山仗之成名的霸刀呢?”

    石青漩移回目光,一瞬不瞬美目深注的瞧著桌上的宝刀,玉容虽不见半点情绪波动,秀
眸却透出缅怀伤感的神色,轻吁一口气道:“正是此刀。”

    徐子陵眉头大皱道:“小姐的好意心领啦!一来我不爱挥刀弄剑,二来更怕背这么重的
大刀奔波跋涉,小姐还是留来作纪念吧!”

    石青漩轻轻道:“没有它,你怎能扮岳山呢?”

    徐子陵笑道:“以前我不也是没有它吗?连祝玉妍一时间都差点被瞒过。”

    石青漩摇头道:“今次是不同的,祝玉妍只和岳山有一夕之绿,且由於她一向厌恶岳
山,自然会设去忘记他。”

    徐子陵愕然道:“今次?甚么意思?”

    石青漩朝他瞧来,道:“今次要骗的人是你另一死敌天君席应,只要有少许破绽,会立
即给他看破,怎可不力求完美。”

    徐子陵明白过来,苦笑道:“见过小姐后,我立即离川,恐怕……唉!

    教在下该怎么说呢?”

    石青旋露出一丝如鲜花盛放,阳光破开乌云的笑意,登时驱走脸土令人心碎的哀思愁
绪,娇憨地道:“看!连自己都知道过意不去哩!你弄坏人家和尚寺那么多尊罗汉,又从中
学到没人能明白的神奇功夫,这么说走便走,不惭愧吗?”

    徐子陵见她回复本色,不由颓然在桌前坐干,呆看横放眼前的霸刀,彷似能嗅到刀上隐
藏的血腥味,一时乏言以对。

    石青漩温柔的声音传入耳内道:“子陵啊!你怎会是如此对别人苦难视若无睹的人呢?
只有你扮成岳山,才可把席应诱出来,舍此再无其他妙计。”

    徐子陵开始明白为何会由师妃暄安排他与石青漩见面。

    苦笑道:“小姐非不间世事的人吗。为何今次这么热心参与。”

    石青漩浅叹道:“这恰好是青漩肩上负担之一,岳老临终前对宋缺已恨意全消,唯独对
害得他家散人亡,更变得性情暴戾的天君席应念念不忘,假若子陵能为青漩和所有被害的人
诛杀此魔,青漩会非常感激。”

    徐子陵这才注意到她唤自己作子陵,心中一热叹道:“好吧!连我自己都找不到拒绝的
藉口,不过我确身有要事,只能在成都再逗留七天,期满我立即离开,小姐意下如何。”

    石青漩欣然道:“七天是非常足够。首先你要依人家指点,把岳山扮得天衣无缝,最重
要是你装成练得换日大法的样子,那纵使和真岳山有分别,别人都不会怀疑,皆因认识岳山
的人均知他在与宋缺决战前,一直修练换日大法。”

    徐子陵皱眉道:“换日大法是否很厉害呢?若是如此,席应没理由送上门来给岳山试刀
练靶的?”

    石青漩道:“放心好啦。席应今次敢重返中原,因其练成了本门至高心法,再不把任何
人放在眼内。如此公然宣布要毁寺,照我猜正是要把宋缺诱来,他又怎会怕宋缺的手下败
将,他恨不得你出现才对。”

    徐子陵想到“武林判官”解晖和宋家的关系,心中信了大半,望往刀旁的书卷。

    石青漩解释道:“这是岳山晚年武功尽失的数十年间,闲来把霸刀和换日大法记录下来
的心得,还旁及对一些人事的批评。嘻!这是你今天的功课呢。”

    徐子陵那还有甚么话可说的。

    石青漩续道:“不用苦起脸孔哩。人家会在这里陪你,把岳山生前的事迹巨细无遗的说
与你知晓,保证你可扮得天衣无缝,不露任何破绽。”

    接著微瞠道:“你仍未曾说呢。人家现在这样子好看吗?”

    徐子陵心中一荡,朝她瞧去。

    石青漩别过俏脸,向他展现堪称人间绝色,美丽极品的侧脸轮廓,缓缓举起玉箫,纤指
按著气孔,姿态美得不可方物。

    百千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蔓延往徐子陵全身,那感觉就像如坐云端。

    当年在王通的大宅听她在屋顶奏曲时,那想到今天竟能独对玉人,还会听到她特意赐赠
的仙曲。

    忽然间,他忘掉其他所有人事,这小楼变成一个自成一国,独立封闭的天地。在这王国
边界外的任何地方,再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石青漩。

    多么动人的美女。

    箫音缓起。

    徐子陵完全迷失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