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平分春色            

    在众人呆瞪下,安隆左手掩胸,拿印卷的右手轻轻抖颤,脸上血色退尽,双目直勾勾瞧
往破洞外月色遍洒的大地,脸上现出难以书信的神色,其中揉集深切的惧意。

    是谁能令这邪道中殿堂级的高手如此大失常态呢?靠墙的石青漩忽然娇躯一震,一言不
发的循破洞闪身飘出殿外,消没不见。事起突然,徐子陵已来不及阻止。

    徐子陵和侯希白交换个眼色,同时出手,往安隆扑去。不菅是谁把安隆迫回来,都是要
先把印卷抢到手上再说。

    杨虚彦见见状急压下心中惊疑不定的情绪,大喝道:“安叔小心!”安隆被喝得似从一
个噩梦里醒过来般,随手将手中印卷往上抛掉,狂叫道:“不关我的事!”接而朝洞口的反
方向疯了的逃去,撞破另一个大洞。

    侯希白和杨虚彦那还有兴趣理会他,同时拔身而起,往不断抛升,快抵殿顶的印卷追
去。

    徐子陵怕倌倌偷袭,卓立原地,全神注意倌倌的动静。只见这美女俏立原地,对侯杨两
人的斗争象忽然失去兴趣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露出思索的神情,紧盯安隆退回来的破
洞口处。

    徐子陵心中一动,有几分清到是谁在破洞外把安隆迫回来,事实上亦不是难猜,天下间
能令安隆如此仓皇失态的,不出宁道奇、祝玉妍和石之轩等寥寥数人,其中以直接和此事有
关的石之轩可能性最高。

    想到是”邪王”石之轩,不由冒出一股寒意。

    扇剑交击之声在殿顶处连串响起,接著侯希白和杨虚彦两人分别落在徐子陵左右两旁,
怒目对视,两人手中竟各有半截印卷。

    徐子陵也不由呆住。

    倌倌幽幽一叹,油然道:”这或者是最佳的解决办法,奴家不陪你们玩啦!”倏地后
移,从正门处飘身离殿。

    “锵”!

    杨虚彦还剑鞘内,双目精光电闪,在徐子陵和侯希白身上来回扫视几遍后,冷哼一声,
迳自从破洞离开,消没不见。

    大殿回复宁静,只余一地塑像破碎后的残屑。

    徐子陵往侯希白瞧去,后者从手上的半截残卷收回目光,苦笑道:“小弟也有点同意棺
小姐的话,这或者是唯一的解决方法,大家同时得到却又失去了。”

    徐子陵问道:“刚才把安隆迫回来的,是否令师呢?”

    侯希白摇头道:“瞧来不似,石师虽罕有出手,但出手必有人命丧。

    照我猜杨虚彦也不信来的是石师,至於究竟是谁有这通天彻地之能,小弟也好想有人能
答我。”

    徐子陵忍不住问道:“侯兄多久没见过令师?”

    侯希白轻描淡写的道:“怕有七、八年吧!”像是不愿谈及有关石之轩任何事的样子,
岔开道:“很高兴今晚能交上子陵般这有情有义的朋友,小弟刚才力拚下受了点伤,必须觅
地疗养,若子陵这几天仍在成都盘桓,小弟会来找子陵饮酒畅谈。”

    一扬手上的半截残卷,微笑道:“我真的很感激。请啦!”言罢穿洞潇洒去了。

    那点烛光刚好熄灭,不片刻大殿又亮起来,皆因正是天明的时刻。

    想起昨晚惊涛骇浪般的经验,份外感觉能见到晨光的珍贵。

    徐子陵走出墙外,天已大白。忽然一阵叮冬脆响,从佛塔那边传来,远眺过去,隐见佛
塔檐角翘起处挂有铜铃,山风吹来,发出一阵阵悦耳的清音,使人尽去尘虑。

    在罗汉堂侧有夹道通向佛塔,花木扶疏,幽邃浓荫,非常引人。

    徐子陵暗忖横竖闲来无事,不如顺便随意参观,然后立即离川,赶去与寇仲会合,同赴
关中寻宝。

    叹了一口气后,缓步朝佛塔走去,穿过竹林,高近十五丈,分十三层的宝塔巍然屹立林
内广场处,峥嵘峻拔。

    在初阳东升的辉光下,塔顶的镂金铜制飞鹅更是灿烂辉煌,光耀远近。

    每层佛塔四面共嵌有十二座石雕佛像,宏伟壮丽,纹理丰富。

    “徐兄对这座佛塔似是情有独锺呢?”

    徐子陵负手仰观佛塔,头也不回的淡然道:“师小姐是昨晚已来,还是刚到的?”

    师妃暄来到他身后油然道:“那有甚么分别。你不过是想问谁把安隆迫回罗汉堂吧?此
人那么可恶,冒渎佛门圣地,妃暄吓得他以后睡不安寝,也不为过,徐兄同意吗?”

    徐子陵转过身来,面对清丽淡雅的师妃暄,苦笑道:“我也踏碎其中一座塑像,小姐打
算怎样惩罚小弟?”

    师妃暄微笑道:“我不见更不知,徐兄莫要问我。”

    徐子陵一拍额头,洒然笑道:“昨晚就像发过一场梦,差不多每件事都是令人费解,不
明所以。例如师小姐是凭甚么惊退安隆,吓得他连《不死印卷》都要抛弃,以至见鬼似的抱
头鼠窜?”

    师妃暄温柔地道:“我上趟入川,就是奉师命到幽林小谷把《不死印卷》细阅一遍,虽
不会因而练成不死印法,但模拟到有两三成相似并不困难,加上安隆作贼心虚,机缘巧合下
才那么有效,这是否可解去徐兄其中一个谜团。”

    徐子陵明白过来,但却产生新的问题,讶道:“师小姐何不索性把印卷带返静斋收藏,
岂非不用有昨晚的纷争?”

    师妃暄淡然自若道:“这不但是秀心师伯传给青漩小姐的遗物,更是石之轩借刀杀人的
凶物,没有青漩小姐的同意,谁都不能将它带离幽林小谷。今次最使人难解的,就是杨虚彦
怎会忽然知道此卷的存在?”

    徐子陵愕然道:“借刀杀人口.石之轩若要杀人,不懂自己下手吗?”

    师妃暄秀目抹过一丝悲哀的神色,低声道:“我们边行边说好吗?”

    徐子陵不敢和她并肩而行,落后在她侧旁两步许处,一起进入迂回於竹林内的小径。

    师妃暄忽地停下,徐子陵自然随即止步,前者微滇道:“你这人的脑袋是用甚么做的,
为何不敢和妃暄并肩漫步,我们之间没有尊卑之分,更无主从之别,是否要妃暄拂袖而去,
不再理你?”

    徐子陵心中泛起一股难以形容的感觉,不知是否因熟络了的关系,师妃暄对他的态度比
之初会时有很大的转变,以前她从未试过以这种半娇瞠、半责备的神态语气和他说话,其中
动人处,教人惊喜。

    徐子陵哈哈一笑,来到她左旁的位置,有点乱了阵脚的道:“只是一场误会,小弟还以
为师小姐因身份特殊,须严守男女之防,所以……嘿!

    敬而远之,噢!不对!我只是尊重小姐超然的身份,唉!你该明白的。”

    师妃暄莞道:“并肩而行与男女之防有甚么关系?反是你这样故意堕后,甚敬而远之,
更为著相和蹩扭。”

    说罢继续前行,玉容回复止水不波的平静,今趟徐子陵悠闲轻松地走在一旁,静待她说
话。

    好一会后,师妃暄沉重的道:“石之轩录下不死印法,是故意让秀心师伯看的,那关系
到魔门和静斋的斗争,其中细节可以想象。若非研读此卷,秀心师伯绝不会在芳华正茂的时
刻,撒手离开尘世。”

    徐子陵心中冒出一股寒意,道:“石之轩的心肠是用甚么做的,难怪石小姐不肯认他作
父亲。”

    旋又担心道:“师小姐刚才不是说过曾细阅《不死印卷》吗?你岂非重蹈令师伯的覆
辙。”

    师妃暄若无其事道:“可以这么说。而这更是石之轩录之成卷的用意,对静斋来说则是
公然的溺战。有一天妃暄可能忽然就那么走了,但总不能置之不理。”

    徐子陵听得乏语而对,更不知如何去为她分担,好半晌才道:“安隆为何想得到印卷,
对他又有甚么好处?”

    此时林木已尽,两人来到罗汉堂旁的空地处,师妃暄缓缓转身,面对徐子陵,平静地
道:“安隆对石之轩,有种近乎疯狂的崇拜,数十年来从没有改变过,一直希望石之轩能一
统魔道,对他来说,以前的障碍是秀心师伯,现在的障碍则是青漩小姐。而在杨虚彦和侯希
白两人间,他选取前者,因为他认为杨虚彦会是另一个石之轩。”

    徐子陵不解道:“杨虚彦既是这么一个人,李世民为何仍要重用他?”

    师妃暄道:“杨虚彦是属於太子李建成一系的人马,更因杨勇和李渊的密切关系,故非
常受李渊爱宠,加上最近杨虚彦凭李渊纳董淑妮为妃一事,地位更是巩固。除非李世民要与
父兄决裂,否则对这屡建奇功,新近才把薛举剌杀的大功臣有什么办法呢?”

    徐子陵皱眉道:“以前师小姐对魔门的事总是不愿谈论,现在忽然又变得言无不尽,其
中是否有甚么特别的原因?”

    师妃暄微笑道:“自大巴山别后,妃暄从水路全速赶赴幽林小谷,通知青漩小姐这件
事,才晓得鲁妙子临终前曾以飞鸽传书予青漩小姐,遗书中提及很多事,对你和寇仲更是推
崇备至,其中提及你可能是天下唯一的一个,可不须学习花间或补天的魔功,亦能读通《不
死印卷》的奇材,她遂决定把印卷交给你。假若你不能及时赶来,那她就当著安隆和杨虚彦
面前把印卷毁掉,好一了百了。”

    徐子陵禁不住心中涌过一阵失望,原来师妃暄现在对他另眼相看的原因,非是因她对自
己观感有变,只是因鲁妙子的遗书,又或因石青漩对他的信任,不由暗感失望,那种滋味确
不好受。

    由此推之,自己真的可能对这淡雅如仙的美女生出情嗉,否则怎会因此而神伤。想到这
里,徐子陵把所有扰人的情绪压抑下去,若无其事道:“原来如此,早知小弟便不用千山万
水的赶到道理来。”

    师妃暄讶道:“未能一窥印卷上所载,你不觉得可惜吗?”

    徐子陵有感而发道:“得得失失,怎能介怀那么多!否则做人岂非万分痛苦。况且鲁先
生极可能错看或高估了我徐子陵,看得走火入魔时才不划算。若要学士乘武技,罗汉堂内的
五百尊塑像,无不暗含玄奥道理,大自然的鸟飞鱼落,无不可为我之师,谁还有空去参详魔
门邪人创出来的东西!”

    师妃暄美目深深地凝注他,秀眸彩芒闪闪,叹道:“妃暄现在才明白鲁大师为何如此欣
赏你徐子陵啦!徐兄可知此寺的罗汉,均是依后秦圣僧鸠摩罗什亲绘的手本敬制。”

    徐子陵一呆道:“鸠摩罗什是谁,名字这么古怪的。”

    师妃暄肃容道:“鸠摩罗什乃天竺来中士传法有大德大智的高僧,广究大乘佛法而尤精
於般若性空的精义,武技更是超凡入圣,却从不以武学传人,只论佛法。来中土后在长安的
逍遥园从事翻译佛经的工作。恐怕连他自己也没想过竟然有人能从他设计的塑像瞧出玄虚,
且非是佛门的弟子,确是异数。”

    接著横他一眼道:“亏你这人还要说鲁师错看你,是否怕负上什么责任呢?”徐子陵苦
笑道:“给你说得我差点要入殿再多看两遍。唉!现在这里再用不著我这个闲人,巴盟的人
又四处为李世民寻我晦气,小弟实不宜久留,师小姐请啦!恕小弟失陪。”

    以师妃暄的恬淡无求,也忍不住蹙起秀眉不悦道:“为何你一副赶著要溜的样子?你难
道看不到天下万民的苦难,即使是能避开中原战火的巴蜀,亦因外面政治形势的变化而风起
云涌。自祝玉妍、石之轩出世,一直是道消魔长之局,否则天下不该乱成这个样子。有志气
的人均应为人民办点事。”

    徐子陵的苦笑更深,叹道:“有志气的是寇仲而非徐子陵,师小姐对我的期待不嫌太高
吗?”师妃暄回复平静,微笑道:“徐兄知否我因何要冒充石之轩吓安隆一跳?”

    徐子陵思索道:“是不是想试探石之轩有否牵连在这件事内?假若安隆是奉石之轩的命
令行事,当然不会害怕。”

    师妃暄白他一眼道:“不嚷著要走了吗?”

    徐子陵尴尬道:“原来师小姐也懂得耍人。”

    师妃喧轻吁一口气,柔声道:“你这人很难侍候,如若徐兄不介意,可否让妃暄作个小
东道,请你尝试成都著名的地道斋菜,青漩小姐尚有些东西要交托你哩!”

    徐子陵皱眉道:“师小姐不用为我浪费宝贵的时间,只要告诉我何处可见到石小姐,小
弟自行寻去便成。”

    师妃暄像瞧通看透他般,樱唇角逸出一丝微仅可察的笑意,漫不经意地油然道:“又来
哩!此地一别,不知何日再有相见之期,陪妃暄多一阵子也不成吗!”

    师妃暄尚是首次对他软语相求,想起连毁掉她的和氏璧人家都不计较,心中一软,只好
点头答应。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