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奇计克敌            

    中午时份,众人在沮水东岸弃舟登陆,把七艘风帆藏在支流隐蔽处,又牵马躲进岸旁的
密材去,马儿休息吃草时,寇仲、徐子陵、骆方、白文原、宣永五人先去观察敌阵。

    董景珍的一万精锐驻军处离他们登岸的上游只有五里远,在沮水搭起几个渡头,泊着十
多艘战舰,靠岸处设首三座木寨,分别是萧铣、朱粲和曹应龙三方面的军队。

    他们驻军的位置紧扼水陆要道,不但可迅速支援攻打远安和当阳的军队,又可从水路或
陆上赶去截击寇仲的少帅军,在安排上确是无懈可击。

    五人大感头痛。

    白文原颓然道:“我虽清楚此地形势,却不知他们会分三处小丘立寨。哨楼林立不在话
下,更把附近所有树木荡平,攻寨一方将无隐可藏,无险可。”

    宣永皱眉道:“这三座木寨都非常坚固,塞内外防御充足,只从垛孔放箭,已可粉碎我
们的进攻。若有充足时间,我们尚可做一批攻寨的工具,现在却是无法可施。”

    寇仲苦恼道:“若我们不能趁今晚破敌,明天定瞒不过敌人的探子,最头痛是以我们的
兵力,攻任何一寨已嫌不足,更不用说同时攻击三寨,看来只有用诈才行。”

    徐子陵一拍骆方肩头,微笑道:“兄弟,怕要委屈你啦!”

    一艘风帆,从支流开出,冒黑往上游敌寨方向开去。

    众人站在看台上,遥观两岸形势。

    这晚月照当头,把远近山林笼罩在金黄的色光下,不用照明都可清晰视物。

    寇仲和徐子陵当然戴上面具,好掩去真脸目。前者叹道:“下次若再以奇兵袭敌,定须
计算月圆月缺,像现在这样干,和白天偷袭分别不大。”

    徐子陵问白文原道:“照白兄所知,九江的陈武会否有办法用信鸽一类的东西,先一步
知会董景珍,告知他我们会代押俘虏来给他呢?”

    白文原沉吟道:“这个可能性很大,信鸽当然不懂飞到这里来,但却可飞往夷陵去,再
以快马把信息送此。”

    寇仲道:“此事很快可知,来啦!”

    白文原不慌不忙,亲自打出灯号,知会迎来的两艘快艇。

    三船相遇后,两艘快艇掉头领航,指示他们停泊的位置。

    尚未泊好,一名巴陵军的将领跳上船来,向白文原施礼道:“白将军你好,末将雷有
始。董帅早知你们会来,却不知来得这么快。”

    白文原放下心事,笑道:“事关重大,当然怎么辛苦也要尽快赶来交人,有没有那两个
小贼的消息?”

    那叫雷有始的巴陵偏将答道:“今日有消息来,说那两个小贼以怪招搞得荣凤祥的百业
大会一塌糊涂,咦!白将军不是曾到那里去吗?该比我们更清楚。”

    白文原欣然道:“此事异常复杂,容后细谈,人交董帅后,雷兄不若到我方寨中叙
叙。”

    雷有始苦笑道:“今晚是我当值,明晚如何?那两个小贼一向神出鬼没,连李密、宇文
化及、李子通等都非他们对手,不打醒十二个精神怎成。”

    寇仲和徐子陵泛起奇异的感觉。

    这可不是客气话,而是出自敌人之口带有深切戒惧的真心话,可见他们确是名慑天下,
难怪萧铣、朱粲和曹应龙会这么处心积虑算计他们,比之飞马牧场更被重视。

    船身轻颤,靠泊渡头。

    白文原喝道:“把人押来!”

    当下自有人把骆方推出来,交由寇仲和徐子陵左右看管,押下船去,表面看来,骆方曾
被毒打一番,不但衣衫破烂,脸上还见瘀黑血肿。

    其他人仍留在船上。

    雷有始领路,随口道:“你们的船吃水这么深,定是装满货物。”

    后面寇、徐、骆听得暗暗心惊时,白文原若无其事的笑道:“雷兄的眼力真厉害,整个
仓底都是米粮,不吃重才怪,若非顺风,也不能这么快赶到这里来。”

    寇仲和徐子陵交换个眼色,都看出对方心内的赞赏,白文原这几句话,连消带打,不但
捧了雷有始,解释船重的问题,最要紧是指出因顺风的关系,才能以这种速度赶来,免去对
方的疑虑。

    抵达岸上,一队二十多人的巴陵军护在前后,步往巴陆军的陆寨。

    雷有始回头瞥了“垂头丧气”的骆方一眼,低声道:“这小子看来吃过白将军的苦头,
究竟叫甚么名字,可曾问得甚么有用的消息?”

    白文原正等着他这番话,欣然道:“此子叫骆方,是飞马牧场副执事级的重要人物。今
次是去向那两个小贼求援,自己则早一步回来知会商秀洵有关整个反攻我们的大计,你说这
消息有用吗?”

    雷有始动容道:“这消息真是非同小可,白将军确有办法。”

    白文原阴恻侧道:“还不是那一套老手段,谁人的口可比毒刑更硬。”

    雷有始向前面的一名巴陵军喝道:“立即飞报董帅,白将军有天大重要的消息需立即面
陈。”

    那兵卫应命飞奔去了。

    雷有始忽地邪笑道:“前天在这附近村落拿了批村姑娘,其中有两个长得相当标致,白
将军有兴趣吗?”

    寇仲和徐子陵眼中同时闪过杀机。

    白文原笑道:“留给雷兄享用吧!我刚到过合肥,哈!雷兄该明白啦!”

    雷有始大乐道:“明白!明白!唉!荒山野岭的生活实在太枯躁。”

    此时众人转上丘坡通往山寨的路,只见路旁两边均有三重陷马坑,里面插满尖刺,看得
寇仲等大叫侥幸。

    若非有此赚门而入的妙计,凭那不足二千人的军力,去攻打分守二座木寨内的万人部
队,只等若灯蛾扑火,又或螳臂挡车。

    帅帐内灯火通明。

    董景珍踞坐帅椅上,左右各有四名将领,均目不转睛盯看被押进帐内的骆方。

    董景珍年约四十,是瘦高个儿,方脸大耳,脸上线条分明,下巴兜起突出,眉浓发粗,
长相继为威猛。

    寇仲和徐子陵同时喝造:“跪下!”

    骆方一阵颤抖,像双腿发软般跪往地上,低垂头,似模似样,连寇仲、徐子陵和白文原
都看不出破绽。

    除雷有始外,其他兵卫都没有跟进帐内。

    董景珍哈哈笑道:“白将军能从这小子口中问出这么重要的军情,为联军立了大功,可
喜可贺。”

    白文原转向寇、徐两人命令道:“你们到帐外等候。”

    寇仲和徐子陵轰然接令,转身出帐。

    这帅帐是居于木寨中央,周围有大片空间,其他营帐均在五十步外,四周有八名军士把
守站岗。

    随雷有始来的二十名军卫正沿旧路准备出塞返回渡头处。

    两人追在他们身后,朝寨门走去。

    营内军士,均已入帐休息就寝,只余下当值的卫士把守巡逻,除了贯通四方塞门的通路
上挂有照明风灯,营地一片昏暗,在明月下营帐像一个个坟起的包子。

    寨门处有十多名军士值勤把守,其中四名分别在寨门两旁高起近二丈的哨楼站岗,不过
由于谁都想不到敌人已至,故警觉性极低,戒备怠弛。

    把门者见众人来到,忙拉开一边闸门,让他们通过。

    宣永等随船而来,挤在船仓内的五百精锐,早解决掉渡头上的巴陵军。

    又接应了其他赶至的己方人马,宣永亲自率领十多名轻功高明者,藏身最接近丘脚的陷
马坑内,此时见寨门打开,忙扑将出来。

    哨楼上的士兵首先察觉,待要喝问时,寇仲腾身而起,握在于上的飞刀连珠发放,四名
军士惨哼一声,已成了糊涂鬼。

    徐子陵同时发动,虎入羊群般挥动劲拳,把门的军士纷纷倒地,连呼叫的时间都欠奉。

    寇仲则凌空换气,一个筋斗翻出寨门,配合抢上来的宣永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
度,收拾正要出寨驰援的巴陵军。在眨几下眼的高速下,固若金汤的寨门,落入他们的控制
里。

    与宣永等会合后,寇仲下令道:“先收拾巡兵和哨楼上的人,以免他们示警。”

    手下应命去了。

    少帅军从渡头那边源源开来。

    寇仲和徐子陵伸手互握一下以作庆贺,心中都有侥幸的感觉。

    营内虽有超过四千人的巴陵军,但只有是等待屠戮的份儿。

    作好准备和配合后,寇仲和徐子陵带着换上敌人军服的二十名少帅军,掉头往帅帐走
去。

    守卫帅将的军士见他们去而复返,更是由寇仲和徐子陵带头,均感奇怪。

    宣永等趁他们注意力全集中到寇仲诸人身上时,分从暗处扑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
法,制服这些军士。

    只听董景珍的人笑声从帐向传来道:“骆兄弟确是知情识趣,既肯投靠我方,我可包保
你将来富贵荣华,子孙福泽无穷。”

    寇仲和徐子陵揭帐而入。

    董景珍等愕然朝他们瞧来时,白文原和骆方苜先发难,向最接近的人发动攻击。寇仲井
中月出鞘,化作一道黄芒,往兵器仍搁在一旁的董景珍劈去。

    徐子陵则双拳隔空远击,攻向董景珍左右两旁的将领。

    一时刀光剑影,弥漫帐内。

    董景珍也是了得,竟临危不乱,破帐后跌,滚出帐外,虽避过寇仲惊天动地的一刀,却
避不开宣永的鸟啄击和十多把圈杀上来的刀剑,登时多处受伤淌血,若非他护体真气雄劲深
厚,又往空处滚开,早命丧当场。

    井中月如影附形,迎头劈下。

    董景珍怒吼一声,右掌施出精妙绝伦的救命招数,扫在井中月锋口处。

    螺旋劲随掌而入。

    一个是顺势全力而赴,一方是负伤后仓卒应战,高下自有天壤云泥之别。

    董景珍全身剧颤,球子般不自然的往后翻滚,鲜血不住从口中喷洒,最后摊倒地上,只
能喘气。

    徐子陵扑出帐外,笑道:“全解决哩!”

    寇仲环目一扫,见到附近营帐的人已被打斗声惊醒,一把扯下面具,喝道:“降者免,
抗者杀无赦!”

    众人领命去了。

    寇仲瞥了正被手下以牛皮索缚起手脚的董景珍一眼,向徐子陵叹道:“陵少该知我是别
无选择,战场上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别忘记他们对这本是太小的地方做成多么大的损
害。”

    徐子陵苦笑道:“我又没责怪你,何用说这么多话,来吧!”

    领先去了。

    那根本不算一场战争。

    由于董景珍和一众将领被擒在先,在睡梦中惊醒的巴陵军群龙无首,纷纷投降,减去寇
仲很多杀孽。

    二更时份,整个木寨均落到寇仲手上,使他们可进行计划中的第二步。

    寇仲、徐子陵、白文原押着垂头丧气的董景珍,偕同四十多名扮成董景珍亲卫的手下,
策马向由朱粲另一大将闻良统领的木寨驰去,随后则是宣永的千名少帅军。骆方和其他数百
人,则留守木寨。

    众人长驱直进,抵达半里外迦楼罗军的木寨,喝门道:“董景珍大帅有急事见闻帅,已
有少帅军行踪的消息。”

    白文原亦喝道:“是我!快开门迎入。”

    把门者怎知是诈,既见到董景珍,又见到己方将领白文原,一边派人飞报高卧帐内的闻
良,一边开门。

    门刚打开,众人一拥而入,见人便杀,一时喊声震天,惊醒了营内军士的好梦。

    宣永的大军潮水般冲上来,涌入木寨内,四处放火,肆意破坏。

    不片刻整个木寨已陷进熊熊烈火内,迦喽罗军糊里糊涂中只懂打开其他寨门,落荒逃
命。

    曹应龙的寇兵率众来援,给埋伏恭候的少帅军杀个落花流水,弃寨窜逃。

    到天明时,由三方面组成的精锐联军,再不存在。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