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暗怀鬼胎            

    抵达总管府接客的外堂,值勤的队长叁人等候,道:“大王正在见客,请叁位稍候片
刻。”

    坐下后,徐子陵闲无聊,功聚双耳,探听只隔一道门户的大堂内的声息,刚好捕捉到一
把带外国口音的熟悉声音道:“战马可於十天内运至江都,让大王重整骑兵队伍,而我则只
要寇仲项上的人头。”声音虽细至几不可闻,基本上他仍可听得个一字不漏。

    徐子陵吓了一跳,认得正是窟哥的声音。

    李子通乾笑两声,得意道:“契丹战马,天下闻名,王子放心,这五百匹优质良马我绝
不会白收的。只要寇仲肯领军南来,形势恰当时,寡人会请王子亲率奇兵,配合我们的劲
旅,狠狠予这小贼重重一击,教他永不能超生。”

    另一把难听如破锣的声音道:“寇仲和徐子陵威风得太久哩!弄至仇家遍地,梁王昨天
通知我们兄弟,他已派出『大力神』包让、『恶犬』屈无惧和『亡命徒』苏绰叁大高手,到
来协助对付这两人,到时配合吴王旗下的众多高手,任他两人叁头六臂,也难逃此劫。”

    李子通笑道:“只要有大江会仗义帮忙,何愁大事不成。”

    徐子陵这才知道那难听的声音若非“龙君”裴岳,就怠案虎尽惫裴炎,禁不住心中好
笑,若李子通知他能以灵耳偷听,必然非常后悔。

    李子通又道:“现在寇仲派来的人正在门外等候,待我摸清寇仲的底子,再和各位商
议。那小贼好大喜功,总以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甚么人都不放在眼内,我就利用他这点,许
以些许甜头,引他人彀。”

    接是窟哥等从后堂离去的声音。

    徐子陵心想该是轮到自己上场表演的时刻了。

    ***

    寇仲拉陈长林,到总管府的花园去漫步,恳切地道:“长林兄的性命是自己的,不须给
我,更不用给任何人。大家走在一起,最重要是理想和利益一致;那我可为你而死,你可为
我而亡,但分别在仍是为自己。一旦出现分歧,便各自上路,哈!多么理想。”

    陈长林苦笑道:“少帅和王世充绝对是两种不同类的人,他要的是盲目的忠心,把个人
的利益完全抛开,只以他的利益为先。”

    寇仲笑道:“那是历史上所有帝皇对臣子的要求。我怎同呢!对小弟来说,上下之分只
是一种方便;最好是大家能似兄弟凑兴般向某一崇高的目标迈进,为受苦的百姓干些好事,
挑战各种欺压人民的恶势力。”

    陈长林道:“少帅的想法非常伟大特别,令人感动。”

    寇仲忽地停步,负手细察小径旁的一株盘栽,沉吟一会后,道:“现在我们的少帅军已
略具刍形,兵卒的编伍训练有宣永和焦宏进主持,政府的运作有虚行之,侦察通讯有洛其
飞,财务粮草有任媚媚,水战有卜天志,假若再有长林兄为我主理海上河上的贸易和建造优
良的战船和货船,将可令少帅军如虎添翼。”

    陈长林心悦诚服道:“少帅果然是高瞻远瞩的人,不像沈法兴之辈,得势后只顾巩固权
力,榨取人民的血汗,掠夺钱财粮草,短视无知。少帅放心,长林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寇仲道:“有长林兄我自是放心哩!但我们最大的问题是时日无多,一旦给李小子平定
了关西的其他义军,便是他出兵东下之时,所以我们必须抢在那日子来临前,建立起一支有
庞大水师辅助却以骑战为主力的军队,才有望可与关中军决战沙场。在船舶的建造上,长林
兄有甚么好的提议。”

    陈长林点头道:“水战的主要装备就是战船,它等若城廓、营垒、车马的混合体。好的
战船以战则勇,以守则固,以追则速,以冲则坚,能达到勇、固、速、坚,才能称为好的战
船。不过水战中战船极易折损,所以不仅数量要多,还要在性能上各式各样俱备,以应付千
变万化的战斗。”

    寇仲转过身来,欣然道:“长林兄对水战确很有心得,我便从未想过这些问题,少时听
人说书,便有『青龙百馀艘,黄龙数千艘』之语,还以为是夸大之词。”

    陈长林笑道:“与少帅谈话既轻松又有趣,谈笑用兵,怕就是这样子。不过水战上动用
以千计的战船,是确有其事,例如东汉时马援伐交趾,便将楼船二千馀艘,梁朝与北齐作
战,在合肥一战就烧齐船叁千艘。”

    寇仲一震道:“梁朝是否就是萧铣先祖的梁朝?”

    陈长林点头应是。

    寇仲恍然道:“难怪萧铣如此重视卜天志的背叛,因为他事事都学足先人,更深明水师
的重要性。哼!所以欲要击垮巴陵帮,除了要封香小子的青楼断其情报来源外,尚要先破他
们的水师,此两项缺一不可。”

    陈长林只好聆听,深感寇仲的思想有如天马行空,难以测度。

    寇仲想了想又问道:“凭我们现在的人力物力,要建造一队由五百艘战船组成的水师,
需多少时间?”

    陈长林爽快答道:“若一切从头开始,最少要十五年。”

    寇仲愕然道:“那怎么行?”

    陈长林胸有成竹道:“少帅放心,其实大多数战船与民用货船在船体结构上并没有大差
别,无论楫、棹、篙、橹、帆、席、索或沉石,都是同样的东西。只要将民用货船加上防卫
设施与武器装备就可转为军用。再配以精於水战的将领士卒,便规模具备。故不用一年我可
替少帅弄出一支有规模的水师舰队。”

    寇仲喜出望外道:“又有这么便宜的事。长林兄还有没有办法使人在平时看不出它们是
战船,到作战时才露出真脸目,那更可成水上的奇兵。”

    陈长林道:“我可以想想办法。”

    寇仲搂他肩头,朝大堂方向走去,压低声音道:“此事须量力而为,并以不扰民为主。
待我起出『杨公宝库』后,会有大量真金白银去收购民船。现时不妨将就点先改装彭梁会和
骆马帮的旧船,那怎都有百来二百艘,加上巨鲲帮投诚的数十艘大小船只,该可应个景儿
吧!”

    ***

    李子通高踞龙座之上,斜眼睨在邵令周和沈北昌陪伴下步入大堂的徐子陵,似要把他看
穿看透。

    大堂内左右排开共十八张太师椅,此时左边的首叁张均坐李子通手下的心腹,椅后是两
排持戟的侍卫,甲鲜明,威风凛然。

    这样的气派,在皇宫内摆出来是恰如其份,但在总管府大堂便有虚张声势之嫌。不过李
子通也是迫於无奈,要放弃被大火肆虐过的皇宫而改用总管府,且为表示与昏君有别,更不
敢入住其他为享乐而建的行宫。

    门官唱喏下,邵令周和沈北昌只依江湖礼数晋见,徐子陵有样学样,省却很多麻烦。

    李子通赐坐后,冷然问道:“凌先生在少帅军中身居何职,有否令符信物,能否代表寇
仲和徐子陵说话?”

    坐在下面的叁名将领,均以冷眼紧盯徐子陵,看他如何应对。

    李子通的容貌明显地比当年相遇时消瘦憔悴,鬓发花斑,可见争天下须付的代价。

    徐子陵淡然道:“我军因仓卒成立后,征战连绵,很多方面都未暇顾及,令符文书,一
概未备,请吴王见谅。”

    李子通眉头大皱道:“那凌先生如何证明可代表他两人说话?”

    邵令周插入道:“大王明鉴,敝帮桂锡良,亲口向老夫证实凌将军乃寇少帅的全权代
表。”

    李子通“哦”的一声,挨往太师椅去,神态悠闲的介绍叁名将领与徐子陵认识,依次序
是左孝友、白信和秦文超。

    徐子陵心中涌起奇异的感觉,早在扬州当小混混时,他和寇仲便听过这叁个人的名字,
还心生仰慕。

    尤其是左孝友,更曾是其中一股义军的领袖,在大业十年於蹲狗山起义后,威风过一段
日子,后来才归降比他迟一年崛起的李子通。叁将中亦以他年纪较大,在四十许间,高瘦精
矍,满脸风霜。

    白信和秦文超均是年青威猛,典型山东汉子高大过人的体型,对徐子陵的神态隐含敌
意,只是微微颔首为礼,冷淡而不客气。

    “砰”!

    李子通一拍扶手,喝道:“既可代表他们说话,凌将军师请告诉我,你们为何要攻打东
海,杀我亲弟,动摇我李某人的根基?”

    徐子陵丝毫不让地回敬他凌厉的眼神,淡淡道:“吴王该是明白人,在这争雄天下的年
代,非友即敌,而敝军先礼后兵,曾派出彭梁会的任二当家,来江都谒见大王,商讨联盟之
事,却为大王所拒,致由友变敌,责任岂在我方。兼之发觉沐阳李星元竟来诈降,只好将计
就计,先发制人。”

    话尚未说完,李子通已霍地立起,戟指厉声喝道:“大胆!人来!给寡人把他推出去斩
了。”

    李子通两旁侍卫蜂拥而前。

    徐子陵的手按往刀把上,邵令周和沈北昌手足无措时,左孝友跳起身来,大喝道:“且
慢!”

    众卫士倏地止步。

    左孝友向李子通道:“合则两利,分则两亡,大王请息怒。”

    李子通气呼呼的狠盯徐子陵好一会后,才坐回台阶上的龙椅内去。

    卫士退回他左右两旁。

    左孝友坐下后,向徐子陵道:“少帅今赵派凌将军来,究竟有甚么好的提议?”

    徐子陵由於早先偷听到李子通对窟哥等人说的话,心知肚明对方是采用一硬一软的方
法,制造压力,以在谈判中占得更大的好处。暗觉好笑,仍是那副好整以暇的姿态道:“左
将军说得好,合则两利,分则共亡。杜伏威可与沈法兴结盟,我们少帅军当然亦可与贵方联
手。假若大王认为此议尚可行,我们便继续谈下去,否则本人只好立刻离开,回报敝上。”

    李子通冷笑道:“寇仲夸口能解我江都之围,是否真有此言?”

    众人的目光全集中到徐子陵身上。

    徐子陵从容笑道:“确有此言!”

    秦文超长笑道:“杜伏威称霸江淮,敝主雄踞山东之际,寇仲和徐子陵仍只是扬州城的
小混混,在竹花帮中连一片竹叶的资格也欠奉。现在虽稍为得势,但凭甚么能耐可击退江淮
与江南的联军呢?”

    徐子陵哑然失笑道:“比起李密的纵横中原,杜伏威算得上是老几?问题是大王能否像
王世充般,至少在破李密之前,大家衷诚合作吧了!大王可以办得到吗?”

    李子通脸色立变,因为徐子陵言下之意,自是寇仲既可破李密,自亦可不把杜伏威和李
子通放在眼内,而与李子通的合作更只止於解江都之围,其后双方再分高下胜败。

    白信怕李子通忍不住怒火,插入道:“但我们怎知贵上有合作的诚意?”

    徐子陵哈哈笑道:“敝上寇仲和徐子陵均是一言九鼎之人,你们何时听到他们做过任何
背信弃义的事?”

    大堂内一片绷紧了的沉默。

    李子通的手指一下下敲响扶手,沉声道:“空口白话,说来何用之有?寇仲究竟有何妙
计,可解江都之危?”

    徐子陵微笑道:“只要大王肯解除对运河的封锁,从锺离向我方提供粮草补给,再予我
们有关敌人精确的情报消息,我们即可挥军偷袭敌人的后方阵垒营寨,教他们首尾难顾,腹
背受敌。当年李密就是以此法,教宇文化及的十万精兵疲於奔命,况於杜伏威区区数万江淮
军乎?”

    左孝友道:“当时李密战将如云,兵力雄厚,现在少帅军只是初具规模,怎可相媲?”

    徐子陵答道:“这正如江淮军亦难与当时宇文化及的精兵相比,且听说杜伏威和辅公佑
并不咬弦,此事究竟是真是假?”

    众人到这刻始知遇上了个雄辩滔滔的说客,一时语塞。

    李子通直接了当的道:“寇仲可发动多少人马来助我?”

    徐子陵断然道:“二万军马又如何?”

    李子通紧接道:“先告诉寡人,你们打算怎样处置在东海我们李姓的族人。”

    徐子陵微笑道:“大王是明白人,该知大家如在合作上没有问题,大王的族人自可随意
离开惫李子通大笑道:“好!就这么决定吧!”

    徐子陵早知这是最后必然的结果,如此对李子通百利而无一害的建议,对方怎能拒绝
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