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造化弄人            

    寇仲返回下邳后,尚未坐暖,已开始接见来自附近各城县的头脸人物,投诚者中不乏李
子通的离心将领。

    其中一个叫李星元的,年约叁十岁,长得高大威武,不但是李子通的同乡,还是下邳和
东海间另一大城沐阳的守城将,他肯把沐阳拱手奉上,等若有半个东海郡落进寇仲的袋子
里。

    寇仲大讶问故,李星元冷哼道:“李子通刻薄寡恩,用人论亲疏而不论才具,眼光短
浅,非是有大志的人。不过坦白说,星元本仍犹豫难决,可是手下诸将和商农领袖,由老至
少,均一致赞成投奔少帅麾下,星元这才明白甚么叫万众归心。”

    寇仲失笑道:“星元倒够坦白,我就是欢喜你这种爽直的汉子,不知东海现况如何
呢?”

    李星元道:“东海郡现在由李子通亲弟李子云主理,绝不会向少帅投降,且粮草充足,
一年半载也不会出现问题。”

    寇仲皱眉道:“李子云是个怎样的人?”

    李星元不屑道:“他除了懂得欺凌弱小,取民脂民膏外,还懂得甚么?李子通正是知他
有勇无谋,所以特派坏鬼书生童叔文作他军师,此人极工心计,非像李子云只是草包一
个。”

    寇仲饶有兴趣的追问道:“为何星元唤他作坏鬼书生?”

    李星元咬牙切齿道:“童叔文最爱自鸣清高,对人自称他读的是圣贤之书,学的是帝皇
之术,终日仁义挂口,骨子里却贪花好色,不知败坏多少妇女名节,连属下的妻妾女儿都不
放过,若非本身武功高明,又得李子通兄弟包庇,早给人碎万段。”

    寇仲心想这该是李星元离心的重要原因,不禁暗幸自己非是好色之徒,点头道:“要得
东海,此人该是关键所在;如能将他除去,李子云挺恶也只不过一只无牙老虎,星元有甚么
好提议?”

    李星元脸露难色道:“东海没有人比童叔文更害怕刺客临身,所以不但出入小心,行藏
诡秘,就连睡觉的房间都晚晚不同,要刺杀李子云反为容易些。”

    寇仲沉吟道:“星元来见我的事,李子云是否知晓?”

    李星元道:“童叔文虽在我处布下眼线,但怎瞒得过我,此行更是特别小心,他们理该
还不晓得。”

    寇仲喜道:“那就成啦!星元立即潜返沐阳,不动声息,待我拟好全盘大计,才与你配
合作出行动。”

    李星元点头答应,接眼中射出热切的期望,道:“星元有一个不情之请,万望少帅俯
允。”

    寇仲欣然道:“现在大家兄弟,有甚么心事话儿,放胆说吧!”

    李星元低声道:“我希望少帅手下留情,不要祸及东海郡的平民百姓。”

    寇仲哑然笑道:“这岂是不情之请,而是既合人情,又和天理。星元放心,若要杀人盈
城才可夺得东海,我寇仲绝不为之,如违此誓,教我寇仲不得好死。”

    李星元剧震拜跪,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寇仲忙把他扶起,约下联络的方法后,李星元匆匆离开。

    他后脚才去,陈长林的前脚便踏进府门来,寇仲大喜出迎。

    他现在最渴求的,就是人才。

    ***

    夕阳下,渔船缓缓泊往巴陵城外的码头。

    扮成渔民的卜天志凑到正凝望城门的徐子陵耳旁低声道:“子陵务要小心,萧铣近年声
势大盛,兼且财力丰厚,招揽了江南江北一带数不清那么多的高手,香玉山乃他的宠臣,又
因曾成杨虚彦刺杀的目标,所以必有高手贴身保护。”

    徐子陵在疤脸大侠的面具遮盖下,那忧郁但炽烈的眼神毫无变化,淡然道:“据志叔所
知,有甚么特别须注意的厉害人物?”

    卜天志答道:“算得上是一等一好手的有五个人,首先是『大力神』包让,此人的『横
炼罡』在大江流域非常有名,他从铁布衫这种下乘的外家硬功,练至现在别辟蹊径的上乘内
家真气,是南方武林津津乐道的一个练功奇谭。此人生性暴戾,仇家遍地,今趟肯投靠萧
铣,该是为了避祸。”

    徐子陵心中暗念包让的名字,没有作声。

    卜天志续道:“第二个是『恶犬』屈无惧,此人原是肆虐奥东的马贼,因惹怒宋阀的高
手,千里追杀下仅他一人孤身逃出,不知如何会忽然成了萧铣的人。他的凶名直追『大力
神』包让,擅长兵器是一对名为“玄雷轰”的大铁锤,非常厉害。唉!能不动手,还是不动
手的好。”

    徐子陵冷然道:“谁人阻我接回素姐和她的孩儿,谁便要死!”语气中自然而然透露出
一往无回的决心。

    卜天志知道劝说不会起任何作用,只好道:“另叁个人虽及不上这两者的名气,但在南
方均是响当当的人物,分别是『亡命徒』苏绰,用的是锯齿刀;『素衣儒生』解奉哥,叁十
八招掩月剑法,被誉为南方后起一辈中最佳剑手;至於最后一个『牛郎』祝仲,使的是齐眉
棍,自创的牛郎一百零八棍,变化万千,绝不可掉以轻心。”

    渔船泊岸。

    徐子陵一言不发,登岸入城。

    ***

    陈长林大步趋前,两手探出抓寇仲的肩头,眼中射出热烈的神色,欣喜道:“当日我听
到寇兄和徐兄差点被王世充那忘恩负义的老贼加害的消息,立即赶返东都质问老贼,怎可对
两位恩将仇报,和他大吵一场,当然没有结果,只好愤然离去,幸好不久后听到你们在梁都
以少胜众,凭乌合之众大败宇文化及的精锐雄师,遂兼程赶来,不巧是寇兄刚离城,要等到
今天才见到寇兄,子陵呢?”

    寇仲咋舌道:“原来是你自己寻来的,我还四处打锣般找你,长林兄真大胆,竟敢顶撞
世充老鬼::”直到此刻,他始知陈长林是个外冷内热的好汉子。平时木讷寡言,但遇上看
不过眼的事时,绝对义无反顾。更想不到他视自己和徐子陵为好友。

    陈长林放开双手,冷哼道:“王世充还不敢杀我,因为推荐我的人是夷老,一天他未真
的当上皇帝,他仍没有开罪整个白道武林的胆量,子陵兄呢?”

    寇仲搂他肩头,朝大堂走进去,边行边道:“小陵到巴陵去办点事,长林兄来了真好,
便让我们为天下苍生尽点力,长林兄则顺便干掉沈纶那畜牲以报毁家之恨。”

    陈长林一对眼睛立时亮起来。

    ***

    徐子陵沿街不徐不疾的朝香玉山的大宅走去,巴陵风貌如昔,只是人更多了。

    他的心境出奇地平静,自踏进城门后,他一直以来对素素的担心和渴望重见的期待,均
因抵达目的地而搁在一旁,剩下的只有如何去完成目标,清楚而肯定,再不用花费精神到别
的方面去。

    要把素素母子弄出巴陵并不困难,问题只在如何去说服素素,那需要向她揭露残忍的真
相。

    长街古,楼阁处处,在巴陵城贯通南北的大道上,徐子陵步过重重跨街的牌坊和楼阁,
一路回溯当日杨虚彦刺杀香玉山不果的旧事,终於抵达香府的大门外。

    ***

    书斋内,陈长林听罢寇仲的话后,把手中香茗放到椅旁小几处,点头道:“海上贸易绝
不困难,只要有利可图,商人会像蚂蚁般来附,困难只是我们必须保证海域河道的安全。那
我们必须有一支精良的水师,把领地的水道置於控制之下。”

    寇仲同意道:“我也想过这问题,巨鲲帮的卜天志已约好率手下船队依附小弟,据他说
只是五牙巨舰便有五艘之多,全是从旧隋抢回来的战利品,其他较小的战船二十多艘,货船
更是数以百计。”

    陈长林精神大振道:“这就完全不同啦!最难得是忽然多出大批不怕风浪的老到水手,
只要再给以水战的训练,改善旧战船,因应水道形势建造新舰,总有一天我们可雄霸江河,
一统天下。”

    寇仲一呆道:“你似乎比小弟更有信心。”

    陈长林微笑道:“那是因为我对寇兄有信心嘛!刻下当务之急,是要徵召一批优良的船
匠,先对旧船进行改装的工作。待预备妥当时,我们可封锁东海郡的海上交通,断去东海郡
与江都的海上连系,那时东海只有捱揍的份儿,绝无还手之力。”

    寇仲皱眉道:“那里去找这么一批船匠呢?”

    陈长林拍胸道:“当然是小弟的故乡南海郡,我们陈姓是南海郡的巨族,族人不是曾当
旧朝的水师就是惯做海上买卖,且多与沈法兴父子势不两立,只要我偷偷潜回去,必可带回
大批这方面的人才,为寇兄建立一支天下无敌的水师,那时沈法兴父子的时日将屈指可
数。”

    寇仲拍台叹道:“得长林兄这几句话,天下有一半落进小弟的袋子啦!”

    ***

    徐子陵过门不入,绕往宅后去,心中暗叫不妙。

    凭近乎通灵的听觉,他把握到香府外驰内张的形势。

    香府附近的几座房舍,均布有暗哨,监视香府的动静,反是香府本身死气沉沉,像宅内
的人早迁往他处,只馀几点灯火。

    徐子陵不禁大惑不解,因为眼前的布局分明是个陷阱,还似是针对他而设的。照道理香
玉山和他的关系仍未恶劣至如此地步,就算收到云玉真的飞鸽传书,尚未须一副如临大敌的
样子。

    蓦地连串剧烈的咳嗽声,从墙内传出。

    徐子陵虎躯剧颤,此时他已寻得如何避过暗哨耳目的路线,从小巷贴地窜出,到达香府
后院墙脚处,才贴壁翻入宅内。

    果然素素虚弱的声音从一座小楼的二楼传来道:“把陵仲抱出去!快!”

    徐子陵那还按捺得住,迅即扯下面具,腾身疾起,穿窗直入。

    素素俯坐床上咳得昏天黑地,每咳一次,手上的巾子便多上几点触目惊心的鲜血。

    憔悴的病容没有半点血色,本是乌黑精亮的秀眸更失去昔日的辉采。

    徐子陵扑往榻沿,手掌接到她背心上,真气源源输入,热泪盈眶,哽咽道:“素姐!”

    素素娇躯一颤,奇迹地停止咳嗽,刹那间美眸回复神采,朝他瞧去,不能相信地叫道:
“小陵!这不是真的吧?”

    徐子陵强忍泪滴,摇头道:“这一切应该都不是真的,我们实不该让素姐离开我们身
边。”

    素素双目奇光迸射,探手爱怜地抚摸他英俊无匹的脸庞,像完全康复过来般平静温柔的
道:“终於盼到你们回来啦!小仲呢?不过即使他因事未及前来,有你在这里已令素姐心满
意足。”

    徐子陵的心直往绝望凄苦的无底深渊堕下去,一切都完了,从输进素素的真气,他探知
素素生机尽绝,当他的手离开她背心的一刻,就是她玉殒香消之时。所有热切的渴望和期
待,都被眼前这残酷和不可接受的命运彻底粉碎,尽成泡影。

    素素别转娇躯,无限温柔地边为他拭泪,边道:“好弟弟不要哭,姐姐一直在盼你们
来,现在好啦!你知否那乖宝贝唤甚么名字?”

    徐子陵瞧她嘴角飘出那丝充盈母性光辉的笑意,心头却似被尖锥一下一下无情地狂插,
勉力收摄心神,轻轻道:“是陵仲吗?”

    素素欢喜地道:“这名字改得好吧?每次唤他,我都记起你们这对乖弟弟,将来他必定
像你们那么乖的。”

    徐子陵差点要仰天悲啸,热泪再控制不住从左右眼角泻下,凄然道:“为甚么会这样
的,香玉山到那里去了?”

    素素玉容沉下去,轻垂螓首低声却肯定的道:“姐姐本早捱不下去,但为了等待你们
来,才撑到这一刻,过去发生的事,让它过去算了,姐姐走了后,小陵你给姐姐带走陵仲,
把他养育成像你们般英雄了得。姐姐是姓方的,他便叫方陵仲吧!”

    徐子陵双目闪过骇人至极的浓烈杀机,沉声道:“香玉山究竟对你做过甚么?”

    素素凝望手上的血巾,淡淡道:“不要怪他,要怪就怪姐姐不信你们对他的看法,不懂
带眼识人。”

    徐子陵深吸一口气,以所能做到最冷静的神态语气道:“他在那里?”

    素素朝他瞧去,摇头叹道:“他要姐姐给你们写一封信,姐姐拒绝后,他对姐姐冷淡下
来。唉!这些不提也罢。”

    素素伏入他怀里,柔声道:“提来又有甚么意思呢?姐姐能遇到你们,已感没有白活。
人生难免一死,迟点早点并没有甚么分别,姐姐现在很开心,死亦无憾。小陵!给我敲响几
上的铜钟好吗?”

    徐子陵这才注意到榻旁几土置有一座铜钟,钟旁放一根敲打的小铜棒。

    徐子陵发出一记指风。

    “当”!

    钢钟的清音催命符的远传开去。

    素素虚弱地道:“扶我坐好!”

    徐子陵知她到了油尽灯枯,回光返照的时刻。强忍心内无可抗御的悲痛,扶她坐好,手
掌不敢有片刻离开她粉背。

    足音拾级而上。

    素素向入门处勉力道:“小致不用惊惶,我的好弟弟来探我哩!”

    一声惊呼后,战战兢兢的小婢抱方陵仲出现在房门处,骇然瞧徐子陵。

    徐子陵伸手道:“把陵仲给我,然后回到楼下去,但不可以离开,明白吗?”

    小婢给他凌厉的眼神一瞥,立即浑身抖索,那敢不从,忙把婴孩交给徐子陵,自己则脚
步不稳的走了。

    徐子陵把熟睡中胖嘟嘟的小陵仲送入素素怀抱里,心中涌起莫以名之的深刻情绪,就像
这不知亲娘快要离他而去的婴孩和他的血肉已连接起来。

    素素美目深注到怀内的孩子去,俏脸泛起圣洁的光辉,爱怜无限的道:“你有两个爹,
一个叫寇仲,另一个叫徐子陵,娘曾想过嫁给他们,天下间只有他们才配作你的爹。”

    徐子凌猛地省起刘黑闼请他转交素素的玉『贺礼』,连忙取出,为她戴在腕上,心中又
酸又痛的低声道:“这是刘大哥托我送给姊姊的::唉!”

    素素的美目亮起,搂小陵仲欢喜的道:“呵!是李大哥送的吗?”

    徐子凌知她误『刘』为『李』,欲言无语。

    素素呼吸转速,喘道:“告诉李大哥,素素从没怪过他。”

    说罢娇躯一软,含笑而逝。

    徐子陵出奇地没有表现出任何激动,轻柔地把素素的身平放榻上,抱起好梦正酣,茫不
知发生了骨肉分离的人间惨剧的小陵仲,撕下布条,把他扎在怀里。

    他把注意力全集中在每一个动作上。竭尽全力不去想素素的死亡。

    楼外静寂无声,素素的消逝是那么宁谧和令人难以觉察。

    窗外广袤深邃的天空嵌满星星,似乎这人世间除去黑丝缎般的夜空,他受到打击重创的
破碎心,素素的遗孤和她的死亡外,再无他物。

    接他以棉被卷起素素的遗体,本要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悲啸,以把所有绝望痛苦的悲怆
情绪,尽渲於远近的夜空去,可是为怕惊扰怀内小陵仲的美梦,他只能轻轻悲叹一声,穿窗
疾走。

    当他把素素和小陵仲交给卜天志安置时,就是他回来的一刻。

    香玉山必须以死来偿还他欠的价。

    惊告的烟花讯号箭在后方高空爆出朵朵光花,不过已错失良机,本是天衣无缝的陷阱,
因不能识破徐子陵的真面目,又因徐子陵的聪明机智神不知鬼不觉地潜进宅内,使香玉山的
卑鄙诡计终落得棋差一。

    否则若徐子陵因素素母子的负累,在众多高手的围攻下,定难侥幸。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