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再擒玄应            

    “平台戚里带崇墉,炊金馔玉待鸣钟,小堂绮帐三千户,大道青楼十二重…”不知是否
忽然给勾起心事,或由于别绪离情,又或为殿外的惊雷暴雨触景生情,每音每字,明明是经
由她香□吐出,但所有人包括在外面淋雨的寇仲和徐子陵在内,都有她的歌声像是直接从
自己深心处传送出来的奇异感觉。

    她虽是活色生香的在殿心献戏艺。但在座者都似乎感到她已整理好行装,刻下正在码头
旁徘徊,随时会登上即将启碇开航的帆船。

    她的歌声随雷鸣雨音婉转起伏,柔媚动人,但最感人是歌声里经极度内敛后绽发出来
漫不经意的风霜感和失落的伤情。无论唱功以至表情神韵,均达登峰造极境界,更胜以前任
何一场的表演。

    寇仲和徐子陵一时竟听得呆,几至浑忘和错过了出手的最佳机会。

    蓦地掌声骤起,两人这才醒觉过来,立即出击。

    “砰砰”!

    殿内众人仍沉醉在尚秀芳袅袅绕梁的余音之际,近殿顶处木屑纷飞,两团水花漫天洒
至,几疑是暴风雨改移阵地,转到殿内肆虐。

    同一时间殿外近处霹雳震耳,其回响更使人像身悬危崖,骇然魂惊。

    众人大吃一惊时,两道人影分别扑向王世充和李世民。

    凛冽的劲气,凌厉的破风声,粉碎了尚秀芳早先营造出来那像是觉醒泪尽,万幻皆空般
的悲怆气氛。

    此时尚秀芳仍在殿心未曾归座,蓦见刺客临空,骇得呆立当场,素手捧心,虽失常态,
却出奇她仍是风姿楚楚。

    首先遇袭的是李世民。

    寇仲破入殿内,立即一个空翻,头下脚上的笔直下扑,井中月化为眩目黄芒,像最可怕
的梦魇般疾劈李世民天灵盖。

    陪坐在李世民身后半丈许外的庞玉,长孙无忌和尉迟敬德,因事起突然,兼之寇仲速度
迅疾,要救援时,已迟了一步。

    反应最快的是李世民。

    他来不及拔剑挡驾或闪避,竟就那么力贯双臂,把身前的红木几提起过头,迎向寇仲惊
天动地的一刀。

    几上的酒杯酒壶,全部倾跌在地。

    “轰”!

    红木几中分而裂。

    李世民得此缓冲,往后滚开。

    寇仲再一个空翻,井中用化作万千刀芒,如影附形的朝在地上滚动的李世民卷去,没有
半点留情。

    此时徐子陵已斜越殿堂上三丈多的空间,像雄鹰搏兔般滑泻至王世充前方空际,一拳向
满脸骇容的王世充击去。

    守在左右的禁卫虽疾扑过来,但都来不及拦阻。

    殿内其他宾客大多不懂武功,又或武功平常,只能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郎奉、宋蒙秋、王玄应等先后纵身而起,但亦远水难救近火。

    动作最快的是居于王玄应邻席的荣凤祥,左手轻按席面,像一朵云般腾空窜升,再横移
寻丈,双掌连环发出劈空掌劲,疾攻空中的徐子陵左侧,显露出令人意外的绝世功力。

    王世充终是一等一的高手,惊骇过后,知此乃生死关头,猛地收摄心神,双掌平胸推
出,硬接徐子陵这霸道至极的一拳。

    “篷”!

    王世充旧创未愈,新伤又临身,虽勉力架徐子陵力能开山裂石的一拳,喉头却不听指
挥,喷出一篷鲜血。

    徐子陵亦被他浑厚的反震力道冲得身法凝滞,而荣凤祥雄浑的掌风已排山倒海般侧攻而
至。

    在电光石火的刹那间,他判断出荣凤祥的真正实力尤在他自已之上,其气势速度和拿X
奔涞淖既沸裕锏搅舜蠹业木辰纾钊四岩灾眯诺目膳潞屠骱Α?冷哼一声,徐子陵乘
势疾落地上,然后身往前倾,不但避过荣凤祥的劈空掌,还在前胸触地前,炮弹般改向正往
他扑来的王玄应射去,变招之快,教人叹为未之前见。

    “叮”!

    李世民于近乎没有可能的情况下,不但倏地停止滚动,还弹起身来,拔剑扫在寇仲的井
中月处。

    寇仲积蓄的螺旋劲像长江大河般攻入他经脉内,李世民有若触电,跄踉跌退到庞玉三人
之中,但也保住性命。

    寇仲落到地上,井中月随手挥击,挟主动猛攻的余威,迫得庞玉等寸步难移,这才疾
往后掠,希望可与徐子陵会合。

    徐子陵此际刚欺近王玄应身前。

    紧追在他身后的荣凤祥是他成败的最大影响力,他和寇仲因荣姣姣高明的身手,本已对
他评价甚高,但仍想不到竟是这般级数的可怕高手。假若徐子陵不能在一个照面的高速下擒
住王玄应,那就再没有机曾,而无论王玄应如何不济,也不会无能至如此地步。

    人急智生,徐子陵双目发出凌厉的神光,直望进持剑攻来的王玄应眼内,后者被他气势
所慑,兼之又曾是他和寇仲手下败将,果如徐子陵所愿,心生怯意,改进为退,希望其他人
能施以援手。

    荣凤祥大叫不好时,徐子陵增速扑前,两手幻化重重掌影,连续十多记拍打在王玄应剑
上。

    王玄应不住踉跄,脸上血色尽退,忽然后小腿碰上长几,兼之被徐子陵一波接一波的劲
气冲击,那收得住势子,长剑脱手时,人亦翻倒几上,杯壶倾跌。

    十多名禁卫从左右赶至,但已来不及救回他们的少主。

    “篷”!

    徐子陵反手一掌,硬封荣凤祥一记重击,同时借劲窜前,冲天而起时,顺手把封了穴道
的王玄应小鸡般提起来。

    荣凤祥一声厉啸,改变方向,迎往寇仲。

    这时寇仲刚来到呆立殿心的尚秀芳之旁,竟顺手X松行惴剂车耙话眩乖谒?低
声道:“小姐唱得真好!”

    井中月同时幻起黄芒,疾劈攻来的荣凤祥。

    “篷”!

    两人错身而过,寇仲暗叫厉害时,徐子陵提王玄应避往一角,厉声喝道:“全部给我
住手。”

    整殿人呆在当场之际,寇仲像天神般落往徐子陵之旁,把井中月横架在垂头丧气的王玄
应咽喉处,大笑道:“世充小儿,世民小子,今趟服输了吧!”

    在众禁卫重重簇拥下的王世充,纵使没有因失血受伤而引致的苍白脸孔,也是有那么难
看就那么难看,一时竟气得说不出话来。

    到现在仍没有人知道他们如何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皇宫,发动突袭。

    “轰隆”!

    差点被遗忘了的雷声,又再提醒殿内诸人外面的世界仍是在它们的掌握中。

    李世民踏前一步,风度依然的微笑道:“仲兄和子陵兄鬼神莫测的手段,确令人不得不
服。”

    接爱怜地瞧尚秀芳道:“尚小姐受惊了,请回座位稍息。”

    尚秀芳像听不到他说话般,直勾勾的瞧寇仲和徐子陵,好一会才移到李世民之旁。

    荣凤祥似对截不住两人心生盛怒,双目杀机连闪,冷哼道:“你们是如何进来的?”其
他人则鸦雀无声,也轮不到他们发话。

    寇仲讶道:“何来这么多废话!”

    接向王世充道:“不用我说圣上你也该知道怎办吧!小弟一向都是没有耐性的人
哩!”

    王世充气得差点吐血,狠狠道:“把虚行之抓来!”

    禁卫应命去了。

    寇仲微笑道:“快给小弟找条像样点的快船,船过偃师后我便放人,其他条件均不会接
受,明白吗?”

    王世充还可以说甚么呢?***

    风帆远离京都,顺流朝偃师而去。

    雨过天青后的黄昏,份外诡艳迷人。

    王玄应被封了穴道,昏迷舱内。

    三人畅叙离情,都有劫后相逢的愉悦。

    虚行之道:“我从王世充大封亲族部下,却独漏了仲爷,便知他要施展毒手加害两位爷
儿,于是趁出差金墉,乘机溜往偃师找你们,岂知却是失诸交臂。”

    徐子陵正掌舵控船,闻言道:“照我看王世充仍想重用虚先生,否则以他豺狼之性,该
命人把你就地处决。”

    寇仲冷哼道:“那他的宝贝太子也完了。”

    虚行之往后方瞧去,一艘战船正衔尾随来,长长呼出一口气道:“对这种刻薄寡恩的
人,我宁死也不会为他出力。像仲爷和陵爷的义薄云天,为了别人而不顾自身安危的英雄豪
杰,我虚行之就算要赔上小命,也心甘情愿。”

    寇仲犹有余悸的道:“今趟其实险至极点,荣凤祥的武功不但高得离奇,还有种诡异邪
秘的味道,非是正宗的路子,差点便教我们功亏一篑。”

    徐子陵讶道:“我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想不到你也有同感。表面看他的手法大开大
阖,但其中暗含诡邪的招数,且有所保留,像在隐瞒甚么的样子,其中当有不可告人的秘
密。”

    寇仲露出思索回忆的神情,好一会才道:“我和他动手时,虽只是两个照面,但却感到
他的眼神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此事非常奇怪,为何我以前遇上他时,并没有这种感觉呢?”

    虚行之道:“那应是他平时蓄意敛藏眼内光芒,动手时由于真气运行,再藏不住。

    如此推之,仲爷以前定曾遇过他,只不过不是他现在这副脸孔而已。”

    徐子陵点头道:“虚先生这番话很有道理,荣凤祥这人根本没有立场,似乎何方势大便
靠向何方,心怀叵测。”

    寇仲苦思道:“若是如此,那荣凤祥的真正身份该不难猜,有谁是接近祝玉妍那种级
数,又曾和我碰过头的?噢!”

    浑身一震,瞧向徐子陵。

    徐子陵茫然道:“是谁?”

    寇仲深吸一口气道:“我记起!我的娘啊!定是辟尘那妖道,真是厉害。”

    徐子陵愕然道:“怎会是他,不过也有点道理,今次王世充有难了。”

    寇仲苦笑道:“好家伙,这么看来,荣姣姣怕亦非是他女儿,而杨虚彦的出身更是可
疑,甚至连董淑妮都大不简单,李小子可能中计都不晓得。”

    虚行之不解道:“辟尘是谁?”

    寇仲解释后道:“阴癸派想争天下,辟尘妖道的甚么派亦想混水摸鱼,手段虽异,其心
一也,若辟尘知道这么一动手便给我们看破,定会非常后悔。”

    虚行之遥望远山上初升的明月,道:“过了偃师后,我便登岸赶赴飞马牧场,两位爷儿
最紧要小心点,李子通这人也不是好相与的,他手下白信、秦文超和左孝友三人,都是有名
的猛将。”

    两人想起要对付杜伏威和沈法兴联军这近乎不可能的任务,只有颓然以对。

    虚行之沉吟道:“杜伏威和沈法兴只是利益的结合,其中定是矛盾重重,若两位爷儿能
巧妙利用,说不定可不费吹灰之力,便破掉他们的联军。”

    寇仲精神大振道:“先生的提议隐含至理,我必谨记于心,到时再因势而施。”

    风帆转了一个急弯,驶上平坦宽阔的河道,全速顺流放去。

    船过偃师十里后,才缓缓靠岸。

    由于人少船轻,从京都跟来的战船早被抛在远方。

    岸上蹄声轰鸣,老朋友杨公卿只率十余骑追至,然后只身登船。

    寇仲哈哈笑道:“杨大将军果是有胆有识,竟敢孤身登船。”

    杨公卿来到寇仲身前,瞧了平躺地上仍昏迷不醒的王玄应一眼后,又与看台上的徐子陵
虚行之打个招呼,叹道:“尚书大人今趟是咎由自取,我杨公卿无话可说。”

    寇仲道:“顺便告诉大将军两件事,若大将军欢喜的话,可转告世充小儿。”

    杨公卿奇道:“甚么事呢?”

    寇仲遂把李世民可能向李密招降和荣凤祥该是辟尘之事坦然相告,然后笑道:“不害得
他们提心吊胆,难有宁日,我如何可下这口气。”

    杨公卿色变道:“这两件事均非同小可,我须立即以飞鸽传书,向王世充报告。”

    只听他直呼王世充之各,便知他对王世充的不满已溢于言表。

    寇仲凑过去低声道:“大将军即管把人拿回去,不过须谨记王世充可这样待我,异日也
可以用同样方法对待大将军,侍候虎狼之主,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杨公卿苦笑道:“我早明白了!三位好好保重。”

    提起王玄应,迳自去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