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过海神仙            

    换上禁卫武服的寇仲、徐子陵,策骑来至曼清院大门处,喝道:“秀芳小姐的车驾起行
了吗?”

    把门者连忙启门,道:“两位官爷,秀芳小姐仍在梳洗,不过马车已准备好了,随时可
以起行。”

    寇仲大摆官款道:“给我引路!”

    接着两人跃下马来,随带路者往内院走去,路上寇仲旁敲侧击,很快便弄清楚尚秀芳所
带随从和平常出门赴会的情况,心中立有定计。

    天上仍是密云不雨,压得人心头沉翳烦闷,院内的花草树木,也像失去了颜色。

    抵达尚秀芳居住的小院时,尚秀芳的十多名随从正在抹拭车马,准备出发。

    寇仲遣走引路的人,把那叫白声的随从头子拉到一旁说道:“玄应太子特别派我们来保
护秀芳小姐,白兄该知近日东都事故频生吧!”

    白声打量两人一会后,道:“两位军爷脸生得很。”

    寇仲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道:“我们这些日子来都跟玄感公子到了偃师办事,所以少有
见面。不过上趟秀芳小姐到尚书府,我不是见过白兄吗?只不过我守在府内而已,还记得秀
芳小姐第一首便是甚么『少年公子负恩恩』,嘿!我只记得这一句,其他的都忘了!”

    他说的自是事实,白声疑虑尽消,但仍眉头紧皱道:“我也闻得东都不大太平,玄应太
子果是有心。不过小姐素不喜欢张扬,两位军爷这么伴在两旁,只怕小姐不悦。”

    旁边的徐子陵心中好笑,心忖这么十多个随从前后簇拥,仍不算张扬吗?可知只是这白
声推托之词。又或尚秀芳小姐想予人比较平民化的印象,不愿公然与官家拉关系。

    寇仲却是正中下怀,拍拍白声肩膀道:“这个容易,待会我们脱下军服,远远跟在队后
便可以了!”

    白声那还有甚么话说,只好答应。

    此时盛装的尚秀芳在两名俏婢扶持下出门来了。寇仲忙『识趣』地扯徐子陵避往一
旁,沉声道:“现在只要能过得皇城入口那一关,我们便是过了海的神仙啦!”

    ***

    尚秀芳的车队开出曼清院,朝皇城驶去。

    徐子陵和寇仲在队尾处,瞻前顾后,装模作样。

    各人都不住抬头望天,怕积聚的大雨会随时倾盘洒下,且下意识地提高了车速。

    走了不到片刻,后方蹄声骤响。

    寇仲和徐子陵警觉后望,立时心中叫糟,原来追来者竟是李世民、庞玉、长孙无忌和尉
迟敬德四人。

    此时他们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向天祷告,希望李世民并不认识尚秀芳的每一个从人,否
则立要给揭破身份。

    李世民等可不同白声,岂是那么易被欺骗的。

    两人连忙前后散开,又运功收敛精气,佝偻身子,免致引起李世民等人的警觉,暗幸若
非坐在马上,只是两人挺拔的身形便可令敌人对他们大为注意了。

    李世民领先越过他们,似乎心神全集中到甚么要紧事情上,并没有对他们投上一眼。

    白声等纷纷行礼,李世民则以颔首微笑回报。

    庞玉等紧随李世民,也没有怎样注意他们。

    李世民追到马车旁便同速而行,道:“秀芳小姐好!世民来迟了!”

    两人心叫好险,原来李世民竟预约了尚秀芳要陪她入宫的。

    尚秀芳隔下垂的帑幕还礼问好后讶道:“秦王一向准时,为何今天竟迟到了,秀芳并
无任何嗔怪之意,只是心生好奇吧!”

    李世民仰望黑沉沉的天空,伴马车走了好一段路,才叹道:“秀芳小姐可还记得寇仲
和徐子陵吗?”

    后面的寇仲和徐子陵正倾耳细听,闻得李世民向尚秀芳提及自己的名字,都大感兴趣,
一方面奇怪李世民的迟到为何与他们有关,另一方面亦想知道这色艺双全的美女如何回答。

    尚秀芳尚倏地沉默下去,好一会始轻柔地道:“提到寇仲!秀芳曾与他有两次同席之
缘,印象颇深,总觉得他气质有异于其他人。至于徐子陵呢!只在听留阁惊鸿一瞥的隔远见
过,仍未有机会认识。秦王的迟到难道是为了他们吗?”

    她的声音婉转动听不在话下,最引人处是在语调中透出一种似是看破世情般的洒脱和慵
懒的味儿。此时不见人而只听歌声,那感觉可更加强烈。

    透过她说话的顿挫和节奏,亦令人联想和回味她感人的歌声,忧怨中摇曳落漠低回
的感伤,间中又似蕴含一丝对事物的期待和欢愉,形成非常独特的神韵。

    李世民苦笑道:“秀芳小姐可知世民和他们本是好友,但现在却成了生死相拚的仇
敌?”

    尚秀芳“啊”!的娇呼一声,好一会然后低声道!案秦王这些时日来,是否为了此事弄
得心身皆忙呢?”

    李世民没有正面作答,岔开道:“我刚才正为他们奔波,原来只是一场误会。”

    尚秀芳讶道:“寇仲不是为王公效力的吗?”

    李世民叹道:“那是以前的事了。秀芳小姐不要让人世间的尔虞我诈沾污了双耳。”尚
秀芳似在试探的道:“他两人虽是武功高强,英雄了得,但若要与秦王作对,是否太不自量
力呢?”

    蹄音Ⅹ嗒中,车马队转入通往皇城的沿河大道。

    洛水处舟船往来,与道上的人车不绝,水陆相映成趣。

    众人都因她动人的声音忘了黑沉沉的天色。

    李世民呼出一口气喟然道:“这两人已不可用武功高强来形容他们那么简单,他们可能
是有史以来最天才横溢的绝代高手,更难得的是智勇兼备。所以直至今天,仍没有人能奈何
得了他们。连想置他们于死地的李密最后都栽在他们手下,即此便可想见其余。”

    语气透露出浓厚的无奈和伤情,使人感到他确是很重视和珍惜这两个劲敌。

    如此推崇敌手,亦可看出他广阔的胸襟和气魄,不会故意贬低对方。

    寇仲和徐子陵心中都泛起异样的感受。想不到李世民这样看得起他们,难怪会如此不择
手段的与王世充合作以图歼灭他们。

    尚秀芳低声道:“他们为今是否仍在东都?”

    李世民道:“这个非常难说,当他两人隐在暗里图谋时,谁都感到难以提防和测度!”

    此时车马队抵达承福门,守门的卫士举戈致礼,任由车马队长驱直进。

    寇仲和徐子陵高悬的心终可轻松地放下来。

    李世民与尚秀芳停止说话,在亲卫的开路下,穿过太常寺和司农寺,在尚书府前左转,
入东太阳门,沿内宫城城墙旁的马道直抵内宫的主大门则天门,进入气魄宏大的宫城。

    内宫城中殿宇相连,楼台林立,殿堂均四面隔高墙,墙间设有门户,殿堂间连环相
通。

    徐子陵是首次踏足宫城,寇仲上趟虽曾逃入宫城。却是连走马看花的时间和心情都欠
奉,故而都有大开眼界的感觉。

    只是则天门,便可看出隋炀帝建城所投下的人力物力。

    此门左右连阙,阙高达十二丈,辅以垛楼,门道深进十多丈,檐角起翘,墙阙相映,衬
托出主体宫殿的巍峨雄伟。

    入门后,衢道纵横,位于中轴线上共有三门两殿,门是永泰门、乾阳门和大业门、殿则
乾阳、大业两殿。

    乾阳殿为宫城的正殿,是举行大典和接见外国使节的地方。

    乾阳门门上建有重楼,东西轩廊周匝,围起大殿外的广阔场地,此时已有几队车马停在
殿门外,可知殿内正举行盛会。

    乾阳殿不愧宫城内诸殿之首,殿基高达寻丈,从地面至殿顶的鸱尾,差不多有二十丈,
四面轩廊均有禁卫把守,戒备森严。殿庭左右,各有大井,以供皇宫用水;庭东南、正南亦
建有重楼,一悬钟,一悬鼓,楼下有刻漏,到某一时刻便会鸣钟鼓报时。

    殿体本身则更规制宏大,面阔十三间,二十九架,三阶轩,柱大二十四围,文栋雕槛,
雪楣秀柱,绮井垂莲,飞虹流彩,望之眩目。

    寇仲随队尾,与徐子陵并排而行。

    他们再不用担心李世民,但却担心白声。

    现在的情况是李世民以为他们是尚秀芳的人,而白声则认定他们是王世充的人。

    所以只要王世充的禁卫显露出任何不把他们当是自己人的神态,白声便会知道他们是冒
充的。

    这结果似乎是不可避免。

    假若没有李世民同行,他们或者仍可设法先行出手制白声,但现在当然办不到。

    正头痛时,车马缓缓停下。

    宋蒙秋从殿台上迎下时,李世民跃下马来,亲自为尚秀芳拉开车门。

    四周全是禁卫军,想溜掉亦没有可能。

    寇仲和徐子陵交换了个无奈的眼色,亦各自硬头皮下马。

    禁卫过来为他们牵马。

    『轰隆』!

    一声惊雷,震彻宫城。

    狂风刮起,吹得人人衣衫拂扬,健马跳窜惊嘶。

    接豆大的雨点洒下,由疏转密。

    宋蒙秋似早有准备,忙打开携带的伞子,遮盈盈步下马车的绝色美人儿。其他人只好
暂做落汤鸡。

    地暗天昏。

    尚秀芳和李世民等匆匆登上殿时,雨势更盛,倾盘而下。

    最高兴的当然是寇仲和徐子陵,他们趁各人忙避雨之际,展开身法,神不知鬼不觉的
溜往东南的钟楼处。

    ***

    两人望乾阳殿典雅宏大的殿顶,都生出历史重演的奇异感觉,甚至有些儿不寒而□。

    殿顶离开他们置身处的钟楼远约三十丈,和昨晚荣府的情况大致相同。而滂沱大雨亦把
白天变换成黑夜。

    环绕大殿的围廊满布避雨的禁卫军,而他们唯一入殿的方法就是从上而下,由接近殿顶
的隔窗突袭殿内的目标。

    寇仲深吸一口气道:“你不是有方法可渡过这样的远距离吗?在这里是否可重施故技
呢?”

    徐子陵点头道:“当然可以,现在还更轻易,因为我们多了条原来用来攀城墙用的长索
子。来吧!”

    寇仲解下背囊,把长达十丈的索子取出,递给徐子陵道:“今次要看你的能耐!”

    徐子陵胸有成竹的把绳子的两端分别捆紧两人腰上,道:“若这方法到不了乾阳殿顶,
那时便用来逃命好了!”

    顺手拔了他的井中月。

    寇仲抗议道:“你至少该告诉我应怎样配合吧?”

    徐子陵道:“非常简单,我把你送往空中,你再运气滑行,然后由小弟掷出井中月,你
便学晃公错踏飞钹般凭刀势投往目的地,记至紧要运功把刀吸住,若『叮』的一声插在
殿顶处,我们便要一起宣告完蛋。”

    寇仲立时双目发光,道:“真有你的!”

    徐子陵低喝道:“起!”

    寇仲跃离钟楼,徐子陵平伸双掌,在他脚底运劲一托,登时把他斜斜送上远达十丈和雷
雨交加的高空去。

    若在平时,骤然来个空中飞人不给人发觉才怪,但在这样的疾风大雨中,纵有人肯望
天,怕亦看不见他们。

    一道闪电,裂破寇仲头顶上的虚空。

    寇仲到势子尽时,一个翻腾,像尾鱼儿般朝殿顶方向滑过去。

    此时徐子陵亦斜冲而起,直追寇仲。

    暴雨哗啦声中,寇仲『游』过近十丈的空间,到离殿顶仍有近十五丈的距离时,徐子陵
运劲掷出的井中月,刚巧到了他身下。

    寇仲一把抓刀柄,同时提气轻身。

    『蹬』!

    两人间的幼索扯个笔直。

    寇仲被带得直抵殿顶边沿时,徐子陵亦被幼索的带动借力再来一个空翻,落往他旁。

    行动的时候到了。

    两人脚勾殿顶,探身下望。

    通过接近殿顶透气窗隔,广阔的大殿内灯火通明,摆开了十多个席位,分列两排,向
主席。

    悠扬的乐声和谈笑的声音,在雨打瓦顶檐脊的呜声中,仿佛是来自另一世界的异音。

    寇仲凑到徐子陵耳旁道:“李小子这么公然出席王世充在宫殿内举行的盛会,是否等若
间接承认王世充的帝位呢?”

    徐子陵正细察形势,见到王世充主席左边第一席坐的是王玄应,接是郎奉、宋蒙秋,
荣凤祥等人,右边首席却是尚秀芳,次席才是李世民,其他全是洛阳的官绅名人。

    没好气的答道:“亏你还有时间想这种事,李小子肯参加这午宴,当然有他的理由
哩!”

    他说话时,雨水顺项颈流到他脸上口里,使他有种痛快放任和随时可豁出去的感觉。

    整个天地都被雷鸣电闪和雨响填得饱满,对比起殿内温暖的灯火,外面就显得特别狂暴
和冰冷无情。

    雨水从瓦面冲奔洒下,像一堵无尽的水廉般投到殿廊旁的台阶去。

    卫士都缩到廊道靠殿墙的一边,似乎整个皇宫就只他们两人吊在殿檐处任由风吹雨打。

    每根头发都在淌水。

    王世充可恨的声音从殿内隐约传上来道:“秀芳大家今晚便要坐船离开,让我们都来敬
她一□,祝她一路顺风。”

    两人这才恍然,明白为何宴会在午间举行,又且李世民肯来赴宴。

    寇仲凑过来道:“我诈作行刺王世充,你则负责去擒拿小玄应,如何?”

    徐子陵摇头道:“王世充由我负责,你去对付李小子,好把尉迟敬德那三个家伙牵制
住。”

    寇仲愕然道:“那谁去擒人。”

    徐子陵脱掉面具,道:“当然是小弟,王玄应见到老爷遇袭,必会抢过来救驾,那就是
他遭擒的一刻。”

    寇仲学他般除下面具,道:“你小心点荣凤祥,只要他比荣姣姣更厉害一些,便够你头
痛的。嘿!你说我会否一时错手把李小子宰掉呢?”

    徐子陵沉声道:“我们的目标是要救虚先生,你若贪功求胜,反被敌人擒下,我们便要
全盘皆输,那时要换的便不是虚先生而是你这蠢家伙,明白了吗?”

    寇仲苦笑道:“在你面前,为何我总像是愚蠢的一个?”

    徐子陵不再跟他胡扯,道:“何时动手?”

    寇仲沉吟道:“你说呢?”

    徐子陵抹掉封眼的雨水,露出笑意,轻柔地道:“当然是当敌人的警觉性降至最低的时
刻!告诉我,那该在甚么时候动手?”

    寇仲灿烂她笑道:“这叫英雄所见略同,我们的秀芳大家开金口之时,就是我们出手的
一刻哩。”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