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第十六卷)
第十二章 莫不有数

    欧阳希夷、可风道长与寇仲一道离开书斋。
    可风道长问寇仲道:“看寇小兄的神情,似乎不大欣赏尚书大人有关替身的安排。”
    寇仲苦笑道:“这证明了我道行尚浅,一点心事都藏不住。”
    可风道长微笑道:“人在年轻时,谁不是如此,我和希夷兄都是过来人。”
    欧阳希夷笑道:“像小兄弟的年纪时,我那有这么本事。”
    可风道长道:“现在轮到我当值,希夷兄最好养足精神,这几天恶战难免。”言罢
停步施礼。
    欧阳希夷与寇仲并肩朝大门走去,道:“世充兄的面子真大,竟请得动可风这等高
手来助阵,可见他跟老君庙关系不浅。”
    寇仲顺口问道:“老君庙是什么家派,为何有个这么古怪的名字。”
    欧阳希夷奇道:“你给人的感觉是神通广大,却竟然不知洛阳北邙山翠云峰顶的老
君庙,此实教人难以相信。”
    寇仲在门槛前停下来,瞧着雨粉飘飞的户外,从容道:“所以前辈至紧要多提点小
子,我有时是很胡涂的。”
    欧阳希夷低声道:“我第一趟见你们时,便心中欢喜,觉得你们很合眼缘。不过昨
晚收到你们被人在天津桥围攻的讯息,却是老夫力主不要妄动。一来是我相信你们定有
脱身之法,另一个原因是这明显是个陷阱。”
    寇仲道:“小子怎会不晓得呢?”
    欧阳希夷道:“此事若我不说,你也定不会知道。而我特别要提起此事之意,皆因
力主出战者正是可风,可见他对你颇有怜才之心。”
    寇仲皱眉道:“以他的智能,难道看不出这是精心布下的阴谋吗?”
    欧阳希夷道:“当时是谁都觉得有点不合情理,对付你们,独孤阀何需派出近千禁
卫去封街截道,但却都没时间去想清楚整件事。幸好世充兄手下一个叫虚行之的幕僚私
下提醒老夫,否则恐怕已中了敌人的奸计。”
    寇仲心中暗喜,虚行之果然是个人才,这么快便掌握到欧阳希夷是可以信任的人。
    欧阳希夷拍拍他肩头道:“现在老夫要回房打坐静修,今晚你若回来,可以来找老
夫聊天喝酒。你懂下棋吗?”
    寇仲道:“只看别人下过。”
    欧阳希夷大笑道:“世事如棋,若我是棋场中的高手,你便是棋盘外的下棋高手,
小心点。想要你项上头颅的人,横冲直撞都可碰上呵!”
    言罢欣然返回府内。
    寇仲也觉好笑。
    自己现在该下那一步棋呢?
    跨过门槛,两旁侍卫肃立致敬,无不现出尊敬神色。
    寇仲自知已在洛阳建立了威名,问其中一人道:“小姐是坐车还是骑马的?”那人
冲口而出的答道:“小姐骑马走了。”
    寇仲心中大快,想象着董淑妮质问杨虚彦后这对狗男女知道中计的绝妙情景。杨虚
彦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他不似是肯屈居人下之徒。
    假若王世充跟李世民谈成交易,董淑妮将成为李渊的妃子。那杨虚彦岂非先吃了董
王妃的头啖汤,这笔账该如何算?
    想到这里,寇仲顿时胡涂起来。

                  ※               ※                 ※

    徐子陵瞧着师妃暄那令天下男子倾心拜倒的动人背影,沉声道:“那晚在天津桥上,
小姐是否根本没有被伤?”
    师妃暄终于缓缓转过娇躯,清丽无匹的玉容首次露出惊讶之色,仔细打量他半晌,
柔声道:“徐兄是凭空猜想出来,抑是眼力高明至可看破我的地步?”
    徐子陵淡然自若道:“那纯粹是一种直觉。”
    师妃暄叹道:“那徐兄就真是具有慧根的人。不过我确受了点内伤,只不过绝非我
装出来的那般严重,当我步下天津桥时,已完全复元过来。”
    顿了顿露出个带点天真味儿的甜美笑容,秀眸深注的道:“徐兄知否妃暄为何要耍
这种骗人的手段?”
    徐子陵因这罕有出现在她脸上的神态而心弦剧烈抖颤一下,瞬又平静下来,微笑道:
“小姐是否想要婠婠上当呢?”
    她那对眸子胜比一泓秋水,于嫣然一笑中,动人至极点。
    师妃暄见徐子陵在她目光的迫视下,仍是那么飘逸潇洒,神态动作宛如发自天然,
芳心更是讶异。
    换了以前所遇的男子,除侯希白外,在这种情况下,若非手足无措,便是心慌意乱,
那像此人般完全不受自己慑人心神的目光所影响。
    师妃暄淡雅清艳的玉容露出一个大有深意的浅笑,缓缓道:“没有人可以骗她,我
要骗的只是你徐子陵,若非如此,妃暄便没有撤退的借口。”
    徐子陵终于招架不住,俊脸微红道:“小姐这番话确是出人意表,小姐难道认为我
与和氏璧失窃的事真个无关吗?”
    师妃暄徐徐道:“刚好相反,打开始我便知和氏璧是你偷的。”
    徐子陵大惑不解道:“这教在下更不明白了,为何小姐要故意放过我呢?”
    师妃暄欣然道:“你终于肯承认是盗宝贼哩!”
    徐子陵苦笑道:“这正是我来拜见小姐的原因。什么账都可算到我头上来。可是我
却绝不会束手待毙,但也不会伤害寺内的任何人。”
    师妃暄泛起怜悯的神情,叹道:“〈长生诀〉虽令你步上一流高手之列,但仍差点
火候。这里除妃暄外,了空大师亦稳有致你于死之能。徐兄可否告诉我,为何明知是送
死,仍要来此?”
    徐子陵耸肩道:“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你们都是为万民尽心竭力,但本身又是不追
求任何私利的人,使我感到欺骗你们是一种罪过。”
    师妃暄步步进逼道:“盗宝不是过错吗?为何徐兄却明知故犯。”
    徐子陵哑然笑道:“我想反问小姐一句。李世民会否因对手是个善长仁君,而放弃
与他争地盘打天下呢?”
    师妃暄不但不以为忤,反饶有兴趣的道:“想不到徐兄竟是雄辩滔滔之士,言归正
传,和氏璧究竟在那里?”
    徐子陵颓然道:“坦白说,假若和氏璧在我手上,说不定我真会还给你,可惜和氏
璧已完蛋了!”
    师妃暄玉容不见半丝波动,静静的注视他好半晌,最后娇叹道:“想不到千古以来,
经过无数贤人圣士殚思竭虑都解不开的两个秘密,先是〈长生诀〉,接着是和氏璧,都
给你们揭破了,这不是缘份是什么呢?”
    徐子陵大讶道:“只这么一句话,你便明白了。”
    师妃暄温柔地道:“早在桥头初遇时,我已生出感应,却是难以置信,到现在始能
证实,还有什么话可以说的?即使杀了你又是于事何补。”
    徐子陵奇道:“是否我的错觉?小姐似乎根本不把和氏璧的存亡放在心上。”师妃
暄淡淡道:“天下之事,莫不有数,像和氏璧这种稀世奇物自有其气运定数,丝毫勉强
不来,徐兄请走吧!”
    她肯下逐客令,徐子陵本该额手称庆才对。但这刻他却彷有宁愿被她痛打一顿或狠
狠教训一番的渴求,苦笑一下,施礼离去。
    在雨粉中走了五、六步,终忍不住停下来道:“小姐可否再详作赐示,那晚为何要
诈伤放过我们?”
    师妃暄平静的优美声音从后传来道:“皆因妃暄生出怜才之意,这样说够坦白了吗?”
    徐子陵哑然失笑,洒然去了。
    师妃暄定睛瞧着他孤傲不群的背影,直至没进林路深处,才收回目光。

                  ※               ※                 ※

    寇仲策骑奔出皇城,心中总像多了一根刺似的,心情郁闷,难以排遣。
    最令他困扰的,就是王世充的畏首畏尾,原本是天衣无缝的计划,却弄得不汤不水
的,教人啼笑皆非。
    王世充本身乃一等一的高手,在有心防备下,又有他寇仲和徐子陵在旁护驾,在遇
刺下佯作受伤,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沈落雁的武功在他现时眼中虽不算怎样,可是对她的狡诈多智,寇仲却是深深顾忌。
    若非阴差阳错,加上机缘巧合,恐怕他们两兄弟早栽在她手上。
    所以用兵必须如臂使指,否则就算孙武复生,武侯再世,都成不了事。
    想到这里,已转上天街。
    董家酒楼矗立桥头,与另三座高楼相映成趣。
    天街人车络绎不绝,河上则船揖往来,细雨徒添某种难以说出来纠缠不休的气氛意
趣。
    现在离午时尚有半个时辰。
    小陵是否能及时赶回来陪他赴会?
    想到这里,早过了天津桥,往南门驰去。
    寇仲一口气赶过三辆骡车,又在两辆马车间穿过,痛快之极。
    如此在闹市中策马奔驰,昔日在扬州时只有羡慕别人的份儿,那想到自己亦有机会
享受这种风光。
    这时左方行人道上有几个结伴而行,打着各式彩伞的标致胡女,正对他行注目礼,
秋波拋送。
    寇仲连忙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以灿烂的笑容回报,惹得她们更秀目发亮,娇笑作
态。
    寇仲大感有趣,示威似的快马加鞭,连过两名骑士,风驰电掣间,心中忽生警兆。
    一道微仅可察的黑影,从右方行人道电射而来,斜斜穿过两辆奔行的马车和骡车间
的空隙,以惊人的准绳和速度朝他射来。当寇仲察觉是一条长而闪亮的头发时,它已钻
进马儿的右鼻孔去。
    暗算者最高明的地方,就是利用两辆车子作掩饰,待被袭者察觉时,已不及应变。
    若头发的目标是寇仲本人的话,他定可及时避过,现在则是马儿惨遭暗算。
    马儿一声痛嘶,人立而起,接着往右倾摔。
    寇仲在随马儿一起跌个灰头土脸前,弹了起来,越过马车,往暗器来处扑去,心中
勃然大怒。
    街上的交通立时乱作一团,人人奔走侧目。
    马儿挣扎下又爬起来,此根头发摆明是作弄性质,并没有真的伤及马儿。
    但寇仲正在意气风发的当儿,更感脸目无光。
    足尖点在对面车马道微靠行人道那一边奔至的另一辆马车顶上,借力再作腾升,刚
好捕捉到一个优美的女子背影,闪进一道横街去。此女穿上红色劲装,目标明显。
    寇仲猛提一口真气,顾不得惊世骇俗,就在行人的头上掠上一间杂货铺的瓦面,追
赶敌人。
    如此当众失威的事,这些日子来他尚是首次遇上,这口恶气怎都硬咽不下去。远处
瓦面那动人的红影一闪而没,像是诱他追去的样子。
    寇仲现在艺高人胆大,明知可能是个陷阱,仍夷然不惧,全速追去。
    一囗气掠过十多间房舍,奔落一条横巷时,女子倏地出现前方。
    寇仲一震停了下来,愕然道:“原来是你!”
    赫然是把李靖从素素手上抢了过去的红拂女。
    红拂女不知是否钟爱红色,不但手上的拂尘血红似火,与红衣互相竞艳,乌黑闪亮
的秀发处更插着一朵红白相间的簪花。配合着她的冰肌玉骨,不但没有丝毫俗气,还出
奇地显得冷艳秀气。
    寇仲不知如何,心中的怒火消敛大半,正思忖谁人可穿红衣比她穿得更好看时,红
拂女冷笑道:“今趟我使手段引你来此,纯是为了私人间的恩怨,与秦王完全无关,所
以你不用担心会有旁人插手。”
    寇仲踏前一步,皱眉道:“我和你间有什么恩怨?”
    红拂女一对动人的美目射出凌厉的神色,语气却出奇的平静,徐徐道:“若非你两
人颠倒黑白,不辨是非,我夫君何须为你们终日长嗟短叹,困苦惆怅。大义当前,你们
现在若能迷途知返,尚为时未晚。否则休怪我手下无情。”
    寇仲大感头痛。
    只看刚才她以秀发作暗器的手段,便知她名不虚传。无论内功、手法、眼力均达到
顶级高手的境界。
    寇仲自问便办不到,而她却是一击功成。
    他并非真的怕了她,皆因他从没有在暗器此项上下过功夫。
    最大的问题是无论他如何痛恨李靖,亦难以狠心下杀手来对付他这美艳的娇妻,除
婠婠外,他对女人都是容易心软的。
    在这种情况下,对方是全力出击,而他则是心有顾忌,自然是大大不利。
    红拂女还以为他在认真考虑她的忠告,耐心的等候着,那知他心中想的竟是这么回
事。
    好半晌后,寇仲叹道:“夫人究竟是怎样遇上李靖的呢?”
    红拂女不悦道:“你先答我刚才的话。”
    寇仲颓然道:“我不想和你动手。”
    红拂女玉容转冷,沉声道:“那你是一意孤行,执迷不悟了。”
    寇仲哂道:“这不是执迷不悟,而是人各有志。试问谁不认为自己所做的乃最正确
的事?”
    红拂女双目闪过杀机,一字一字的缓缓道:“若非看在你们曾是夫君的兄弟份上,
我早出手宰了你们。大是大非之下,尚要砌词狡辩。只是你们盗取和氏璧一事,已是死
罪难饶。”
    寇仲一点不让的与她锋利似剑的目光对视,沉声道:“今次你来找我,李靖是否知
情?”
    红拂女眼中露出痛心的神色,拂尘扬起,矫叱道:“看招!”
    寇仲哈哈一笑,往后飘退。
    只退半丈,便知自己因无心作战,致犯了非常严重的错误。
    天策府的第一高手,果是非同等闲。

                  ※               ※                 ※

    城门在望,徐子陵快马加鞭,以免因迟到而失约。
    对侠义豪情的宋鲁,他一直保持看崇敬之心,何况他是宋师道的族叔。
    他从来没有想过宋师道是这么情深义重的人。由于出身的关系,他对高门大族的子
弟向来没有什么好感,但宋鲁和宋师道却改变了他的想法。
    宋玉致也是个好女子,可惜……
    正思索间,十多骑迎面而至,还一字排开,拦着去路。
    徐子陵连忙勒马,原来是拓跋玉师兄妹和一众突厥好手,人人脸色凝重,杀气腾腾。
    徐子陵心中叫苦,这时避之已不及,只好策马迎上。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