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双龙传(第十二卷)
第十三章 往事如

    王世充换上戎装,卓立船头。
    寇仲和一众将领,分立身后。
    洛阳的外郭城已然在望,气象肃穆。
    四艘水师船加入护航行列,使船队更为壮观。
    王世充精神奕奕,看来心情大好,把寇仲召到身旁来,问道:“寇小兄到过洛阳吗?”
    寇仲恭敬答道:“尚是首次到洛阳。”
    王世充哈哈一笑,自豪地道:“我们下面这条洛水,把都城一分为二,成南北两部
分。皇宫和皇城位于城西北部;街、坊、巿均分布在城南和东部。”
    寇仲道:“船队可直接驶进城内去吗?”
    王世充得意洋洋的道:“不但可驶进城内,还可抵达任何地方,若论内外水陆交通
的便利,天下没有一个城巿可及得上东都。除洛水贯穿其中外,还有东瀍河、西谷水、
北金水渠、南通津渠、通济渠、伊水、漕渠、道渠、重津渠、丹水渠与大街小巷纵横交
错,车船相接方便无此。”
    水闸早已升起,船队沿洛水长驱入城。
    眼前忽地换上了城内繁华的景象,寇仲连呼吸都停止了,看得虎目圆睁。
    王世充凑到寇仲耳旁道:“若你助我东破李密,西克长安,我便封你为洛阳王,此
城就是你的封邑,而小妮妮便是你的王妃!”
    寇仲收摄心神,深吸一口气道:“多谢圣上龙恩!”
    说完也觉心中好笑。
    但亦知不佯作奉承,王世充可能会随时反脸。
    王世充听到“圣上”两字,哈哈大笑,又低声道:“人传你两人知道‘杨公宝库’
的秘密,究竟是真是假?”
    寇仲心中暗骂,表面则摆出恭敬的神色,耳语道:“我们只有一些线索,能否找到
仍是未知之数。”
    王世充道:“宝藏究竟是否在洛阳呢?”
    寇仲故作愕然道:“尚书真厉害!”
    王世充冷哼道:“昔年建设新都时,杨素曾积极参与,要弄个宝藏该是顺理成章的
事。”
    寇仲心中大乐,暗忖你这么想就最好了。忽见船队朝横跨河面的大桥驶去,骇然道:
“要撞桥哩!,”
    王世充和一众手下虽苦忍着笑,但已是忍得极苦。
    寇仲大惑不解时,大桥中分而开,朝两边仰起,露出足够的空间,让船队畅通无阻
的鱼贯驶过。
    王世充欣然对仍驾讶得合不拢嘴的寇仲道:“这是我们中土第一座开合桥,出自天
下巧艺大宗师鲁妙子的设计,寇小兄没有见过并不足怪。”
    又指着前方右岸道:“那就是皇宫,我们直接去见杨侗,看他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               ※                 ※

    徐子陵愕然道:“李大哥成亲了吗?”
    李靖老脸一红道:“已有多年了!当年我和素妹亡命北上,幸好遇上了她,得她义
助,接回我一条断筋,否则你的李大哥已变成一个跛子。”
    剎那之间,徐子陵明白了整件事。
    正因李靖移情别恋,素素才被迫黯然离开李靖,从此不愿再提起他。
    李靖奇道:“小陵的脸色为何变得这么难看?”
    徐子陵脸容转冷,一字一字地道:“由今天起,我们再非兄弟,李靖你走吧!”
    李靖剧震道:“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徐子陵冷然道:“你该清楚知道是什么一回事,枉素姐对你情深一片,你却移情别
恋,把她拋弃。我们之间再没有什么话好说。”言罢转身便去。
    李靖大喝道:“小陵!”
    徐子陵展开脚法,瞬眼间离开堤岸区,没入一道横街的人流里。

                  ※               ※                 ※

    城内洛水之端,外郭城西北处,坐落着气魄宏大的东皇宫。
    皇宫分为皇城与宫城两部分。
    皇城围护在宫城的东、南、西三面,呈“凹”形,北面与宫城有城墙分隔。
    皇城城墙都是夹城,有两重城墙。北面则有三重,更增其防御能力。
    皇城内东西有四条横街,与南北三直道交错,中央大道居中轴线,什么省、府、寺、
尉等官署分别排列在大道两侧的横冲,众星拱月般,不离皇宫左右。
    宫城则是杨侗这小皇帝的居处和接见群臣的地方。
    宫城之北,再有曜仪和圆壁两城,使宫城处于重重包围之中,防范严密处,更胜江
都的皇城。
    船队在皇城外的码头缓缓靠岸,王世充笑道:“由于李密不知你和淑妮早已脱身,
所以消息该尚未传返洛阳,只看现在杨侗全无防备,恐怕到现在仍未知我王世充已回来
了。”
    寇仲道:“这叫以快打慢,只要我们能控制杨侗,独孤阀便失去最大的凭借,那时
要杀要剐,再不由他们决定了。”
    王世充道:“独孤峰武功虽高,但仍未放在我心上,但那老婆子尤楚红却真是非同
小可,我旗下虽高手如云,恐怕仍没有人拦得她住,若给她漏网逃去,会是个很大的祸
患。”
    寇仲讶道:“为何尚书不提独孤凤呢?”
    王世充愕然道:“为何要提她?”
    寇仲心知不妙,沉声道:“吾友跋锋寒曾和独孤凤交手,差点便不能脱身。据说她
的武功已超越了独孤峰,仅次于尤楚红,尚书怎会一无所知的?”
    王世充曾在彭城亲睹跋锋寒强绝一时的身手,闻言变色道:“若真有此事,那说不
定独孤阀仍有其它隐藏起来的实力,用以伺机暗算我。”
    寇仲点头道:“定是如此,我们必须小心应付,否则一个不好,就要吃大亏。”
    船已泊定,王世充领头走下船去。

                  ※               ※                 ※

    徐子陵低头疾走了半条街后,心情才稍为平复。
    尤其道旁均满植树木,绿荫环护,天上则白云蓝天,春光明媚,遂勉力拋开李靖和
素素间那不能挽回的恨事,把心神集中在洛阳城的建设上。
    自离开飞马牧场后,每有空间,他都取出鲁妙子的遗笈翻阅研究,对建筑之道已颇
有心得,故此时能以专家的眼光,浏览这事先周密规划、顺应地势、精心布局的天下名
都。
    徐子陵心境转趋开朗,漫步横街里巷,无论走到何处,街巷纵横,都是方格整齐,
犹如棋盘。而民居则平均分布在棋格之中,秩序井然。
    一群小孩正在一处空地上玩耍,天真的欢笑声填满周遭的空间,不由使他想起与寇
仲在扬州度过的童年岁月,他们好象从未试过如此这般地玩耍过,每天都为了温饱挣扎
奋斗,以及应付别人的欺凌。
    想得入神时,身后风声响起。
    猛然回首。来者竟是窦建德手下的头号大将刘克闼。

                  ※               ※                 ※

    王世充踏上码头,一名中年大将迎了上来,施礼后道:“一切安排妥当,尚书请放
心。”
    此人身量颇高,只比寇仲矮上寸许,生了一张马脸,留着一撮山羊须,两眼闪闪有
神,显是内外兼修的高手。
    王世充介绍道:“这是郎奉将军,我不在时,洛阳的事就由他和宋蒙秋将军两人负
责。”
    寇仲心中恍然,原来是王世充的心腹。
    同时亦暗自懔然。
    只看现在一片平静的情形,便知王世充已通过特别的通讯渠道,指示郎奉和宋蒙秋
两人暗中调集兵马,控制了皇城。
    所以别看王世充初听得情况不妙时似是手足无措,但老狐狸毕竟是老狐狸,待得情
绪平定下来后,便显出老辣厉害的本色。
    郎奉道:“尚书大人请!”
    王世充从容一笑,领头朝进入皇城的端门大步走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