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八
第 八 章 爱情游戏
  高彦道:“我给你的是最上等的东西,这个挂背的行囊,则是我每次出门的随身法宝,
不要小觑它,是以罕有的乌头穿山甲的坚皮浸制而成,内中夹有能化内家气功的“登南花”
的棉絮,可以护着你背心。”
  刘裕正把一张弩弓挂在探手可及的马侧处,二十四枝箭矢整排连布囊安装在另一边,感
激地道:“你这小子很够朋友。”
  高彦亲自为他挂上行囊,道:“你拔刀时用点巧劲,记着索钩在你右边,迷雾弹在左边,
你试试看。”
  刘裕探手往后,从行囊侧的小袋找出可以弹簧射出索钩的铁筒子,顺口问道:“索子有
多长?”
  高彦欣然道:“说出来你或不相信,这宝贝是由北方巧匠精制,分三重关钮,可分别射
出两丈、三丈和四丈远的索钩,收发自如,是我以重金买回来,曾多次助我逃出死门关。不
要看索子只是条绵线般粗细,实是由坚勒天蚕丝织成,一般庸手休想可扯得断它。”
  又拍拍行囊道:“里面除你要求的东西外,还有刀伤药,希望你用不上吧!”
  刘裕待要说话,小诗来到两人身前,看到刘裕在整理行装,愕然道:“刘老大要到那裹
去?”
  刘裕微笑道:“我立即起程返南方,须十多天才回来。”
  小诗似明不明的点头道:“祝刘老大一路顺风。”
  高彦见她脸色阴沉,似乎有些心事,问道:“小诗姐在害怕花妖吗?放心吧!害怕的该
是花妖,我们的燕老大最擅长的正是擒拿采花贼。”
  刘裕忍俊不禁笑道:“你这小子最爱夸张,燕飞捉过多少个采花贼呢?”
  小诗也被他惹得“噗哧”笑出来,横他一眼道:“有位尹姑娘来找你……”
  高彦一震道:“尹清雅!天!她来找我干甚么?”
  大力一拍刘裕的肩头,道:“我借小诗姐那句话,祝你一路顺风,记得要活着回来见我
们。”又向小诗作个揖,一阵风般溜了。
  刘裕见小诗黯然垂首,知她从高彦对尹清雅的雀跃看出端倪,心中不大舒服,暗责高彦,
道:“娘曾对我说过,当年与爹同时追求她的还有个同村的家伙,这家伙说话了得,最懂讨
她欢心,可是她偏偏下嫁我爹,因为她要的不是一时的开心,而是能长相厮守的郎君。”
  小诗的脸红起来,有些狼狈地盯他一眼,嗔道:“这种话只该对女儿说,刘老大在哄我,
人家根本……噢!不说哩!”
  刘裕苦笑道:“确是胡诲,真实的情况是我娘的外家不准娘与那口甜舌滑的家伙来往,
硬迫娘嫁给我既老实又勤奋的爹。不过娘并没有后悔不与那家伙离家出走,因为她婚后的生
活很幸福,是爹告诉我的。”
  小诗忍不住娇笑起来,笑得虽仍有点勉强,但显然心情开朗多了。
  此时燕飞、纪千千、慕容战、庞义和方鸿生联袂而至,见小诗笑不拢嘴,均感讶异。
  小诗向纪千千道:“原来刘老大也懂乱吹大气,胡言乱语。”
  庞义紧张起来,道:“你向小诗姐说过甚么花言巧语?”
  刘裕探手抓着来到身前庞义的肩头,道:“勿要冤枉好人,我告诉小诗姐选夫婿绝不要
拣如我般懂得花言巧语的家伙,而须挑选些像你老哥既老实又勤奋的人。”
  小诗“呵”的一声垂下螓首,连耳根都烧红了。
  刘裕再加一句“是我娘教的”,说罢踏蹬上马。
  纪千千看看小诗,又瞧瞧老脸胀红的庞义,娇笑道:“看不出刘老大也懂花言巧语,再
说几句来听听。”
  刘裕心中暗叹,他不单要忘记王淡真,且须把对纪千千的爱慕化为友情,同样不是人生
乐事,不过事实如此,别无选择,在马上道:“一切留待活着回来再说吧。”
  与燕飞交换个眼神,又向慕容战挥手作礼,朝方鸿生道:“祝方总领导众英雄马到功成,
为世除害。”
  一夹马腹,放蹄而去。
  
  高彦追在“白雁”尹清雅娇俏的背影后,却不敢胡思乱想,还要收摄心神,否则肯定追
不上她。
  在夕照下,这迷人的小精灵白衣飘飞,说不尽的风流娇美,每一个腾跃的姿态都美妙动
人,瞧着她一个觔斗翻上第一楼的后院墙,足尖轻点,毫不费力的越空而去,投往对街一座
荒废庭院,心内的感受实在难以形容。
  高彦学她般点墙投去,小美人早在瓦脊坐下,后方是扇状散射的落日霞彩,看得高彦目
眩神迷,连老爹姓甚名谁一时忘掉了。
  坐到她身旁,尹清雅笑吟吟的瞧来,道:“你的轻功不错哩!不知拳脚功夫如何呢?找
天我们比比看。”
  高彦自己知自己事,她刚才是留有余力,自己则把吃奶之力全用将出来,还跟得颇为辛
苦,最要命的是轻功本为自己所长,已是逊她至少两筹,自己的弱项拳脚功夫更不用说。
  幸好他的性格绝不会因此自卑,笑嘻嘻道:“来日方长,好玩的玩意多着哩!有我高彦
陪你,保证小清雅你不愁寂寞。”
  尹清雅“噗哧”笑起来,媚态横生,白他一眼道:“小清雅?哪有这样别扭的,师傅他
老人家唤我雅儿,郝大哥叫我小雅。嘻!小清雅都算不太难听吧!看!”
  高彦给她的亲切话儿说得心内燃起火炭似的,随她玉指的方向道:“有甚么好看的?”
  尹清雅娇痴的道:“才好看呢?昨晚人家就是在这裹观察你们营地的动静,还看到千千
姐姐和“边荒第一剑”燕飞,燕飞长得很不错,听说你和他是好朋友,对吗?”
  高彦立即不舒服起来,道:“甚么第一剑第二剑,燕飞从来只是条大懒虫和酒鬼,只是
因纪千千才稍为振作起来。嘿!小清雅今趟来找我,是否有甚么事呢?”
  他自问说得非常有技巧,点醒尹清雅燕飞的意中人是纪千千。
  尹清雅像听不到他话意所指般,看着纪千千、燕飞等人与刘裕说话,双目射出迷蒙的神
色,自言自语般道:“不!郝大哥的看法不会错,他说在边荒集最欣赏的只有燕飞一个人,
你若不肯引介,我便自己去寻他,看他的蝶恋花了得至何等程度。比试可真最好玩哩!大家
又不用拿性命出来拚。”
  高彦似给人在背上狠抽一鞭,苦笑道:“你该直接找他才对。”
  尹清雅瞥他一眼,目光回到三十多丈外、隔了一条街和后院的马房处,看着刘裕策骑离
去,微嗔道:“人家喜欢找你也不成吗?刘大哥要到哪裹去呢?”
  天色倏地暗黑下来,太阳没入西山之下,不知是否因花妖的威胁,今晚的边荒集份外处
处危机四伏。
  高彦给尹清雅耍得晕头转向,糊涂起来,讶道:“喜欢找我?”
  尹清雅别过俏脸来向他皱鼻子嗔道:“不成吗?快答我的问题。郝大哥着我来打听消息,
若我空手而回定给他骂死。唉!我昨晚和你们玩耍已被他臭骂一顿,吓得我差点哭起来,你
定要帮人家这个忙。”
  高彦神智不清的答道:“刘裕是回南方去。”
  尹清雅抿嘴笑道:“算你乖啦!不过南方这么大,他要返广陵还是建康呢?答中有奖。”
  高彦仍保存半丝清醒,问道:“有何奖赏?”
  尹清雅耸肩道:“唱一曲小曲你听好吗?师傅最爱听我唱曲,当然比不上千千姐姐,不
过也不是人人听得到的。”
  高彦最后一点灵明亦告消失,糊裹糊涂的道:“他当然回广陵去,难道回建康向司马道
子求援吗?哈!可以唱歌哩!”
  尹清雅撒娇道:“只有一个消息,哪够人家向郝大哥交差?我还想知道你们如何对付花
妖,郝大哥也想尽点力呢?”
  高彦终是老江湖,开始有些醒觉,皱眉道:“你来找我只是要打探消息,这就是你的
“喜欢找我”?”
  尹清雅嗔道:“我早告诉郝大哥,我在这方面是不行的。不过看在与你高彦尚有点交情,
这才勉强答应。原来你根本不当我是朋友,怕我会害你吗?算了吧!”
  高彦的防御立即崩溃,赔笑道:“我们当然是一见知心的好朋友,唉!你看到那个胡须
汉吗?他就是北方著名的“羊脸神捕”方鸿图,缉捕花妖的事由他主持。关于这方面的事可
以直接问红子春,他不是和你们有特别交情吗?”
  尹清雅轻松的道:“我想知道的是你的好朋友燕飞有甚么特别对付花妖的法宝,看来你
并不清楚?”
  高彦叫屈道:“我怎会不清楚?咦!你不是在助你的郝大哥一臂之力,让他可以擒得花
妖,好向千千领悬赏吧!”
  尹清雅“噗哧”笑道:“完蛋哩!竟给你看穿呢?你这个人很机灵,不过我可不喜欢骗
不倒的人,你要扮得呆头呆脑才成。”
  轮到高彦心叫完蛋,自己对着她时,不但使不出平时一半的本领,且被她玩弄于股掌之
上,偏又愈相处愈感到她迷人可爱。
  看着她便像看着没有人能驯服的小妖精,不单没有办法,还无处着力入手。
  尹清雅甜笑道:“不为难你哩!清雅也为你着想的,他们要动身呢?你还不回去参与他
们的饯别行动。”
  她的笑容不但甜如蜜糖,还充满漫无机心的天真意味,可是高彦却晓得她是狡猾在骨子
裹,先来一招欲擒先纵,看自己还可以拿出甚么好消息来讨她欢心。
  远处庞义和慕容战把姬别送赠的两匹匈奴马牵出马房,燕飞还朝他瞧来,却没有表示,
小诗却似没有察觉他们在这边说话。
  高彦猛一咬牙,故意装出不放她在心上的神情,笑道:“小清雅也要小心点,不要让花
妖把你这头可爱的白雁衔了去哩!”
  再不理会她,弹将起来,迳自回营地去也。
  
  汉帮总坛,忠义堂内,帮主祝老大独坐堂内,沉思不语,只看他深锁的眉头,便晓得他
心事重重。
  “军师”胡沛步入堂内,来至他身旁,俯身凑到他耳旁道:“大仙离开哩!我们已加强
戒备,若屠奉三敢来犯,我们包保他来多少杀多少,有来无回。”
  祝老大朝他瞧去,沉声道:“若来的是支多达千人的精锐荆州劲旅,你仍这般有把握
吗?”
  胡沛为之愕然,尴尬的道:“屠奉三不敢这般胡来吧?”
  祝老大目光闪闪的打量他,肃容道:“到今夜此刻,我忽然感到自己是孤立无援,即使
江老大亦帮不上忙,若非他派文清及时赶来,情况更不堪设想。”
  胡沛站直身体,赔笑道:“屠奉三的出现,确令我们乱了阵腰,不过一天胜负未分,鹿
死谁手,尚未可知。”
  祝老大“霍”地起立,负手在大堂来回踱步,好一会后在胡沛旁停下来,长叹道:“我
帮弄至今天如此地步,先受挫于燕飞的剑,继而被钟楼议会孤立,不得不同意让第一楼重建,
接着又被屠奉三公然挑战,我当然要负最大的责任,但更因是我错信你的提议,于淝水之战
后盲目的扩张势力,触犯众怒,你还有甚么话好说呢?”
  胡沛神色出奇地平静,垂头道:“世事之奇,往往出人意表,教人难以逆料,老大你要
怪罪于我,我胡沛当然没有话说。”
  祝老大勃然大怒,转过身来面向胡沛,双目杀机闪闪,戟指斥道:“一句难以逆料便可
以搪塞过去吗?当日我对设立拦江铁索一事已大感犹豫,全是你大力怂恿,说甚么借此立威,
致令我帮骑虎难下。至于甚么巧立名目的地租,亦是你的主意,让燕飞借此重重打击我们,
你这个军师是怎么当的?”
  胡沛抬起头来,从容道:“老大你既不信任我,我这个军师当下去再没有意思,老大若
要杀我泄愤,胡沛绝不敢还手。”
  祝老大全身一阵抖颤,双目似欲喷火,好一会方把激动的情绪勉强压下去,转身背着胡
沛道:“立即给我滚,以后勿要让我见到你,边荒集再没有你容身之处。”
  胡沛趋前少许,来到祝天云身后,压低声音道:“胡沛对老大的多年提携爱护,永远铭
记心中,在离开边荒集前,我尚有一个天大重要的秘密上报老大。”
  祝老大沉声道:“说吧!”
  胡沛又把声音压低少许,至仅可耳闻,道:“此秘密是与“大活弥勒”竺法庆有关。”
  祝老大皱眉道:“竺法庆?”
  胡沛再靠近少许,续道:“竺法庆的夫人尼惠晖是我的师母。”
  祝老大全身剧震,立即运功,往前冲出再反手后击的应变招数刚在脑袋内成形,一向诡
计多端却武功平平的胡沛,十根指头已骤雨般戳在背心二十多处穴位。
  胡沛的说话故意兜了个圈来透露自己真正的身分,令他不由分神去咀嚼,早令他慢了一
步,更关键的是,他仍身负昨晨因燕飞而来的内伤,兼之胡沛在出手前没有任何先兆,故一
下子便着了道儿。
  祝老大眼耳口鼻全渗出鲜血,却没有往前抛跌,因为胡沛双掌生出吸摄的劲力,令他仍
直立不倒,想呼叫求救,声音来至咽喉变成微弱的呼喊。
  胡沛凑到他耳旁笑道:“老大滋味如何呢?这八年来,我早把你的武功底子摸通摸透,
你有多少斤两,我比你更清楚。”
  祝老大双目喷出仇恨的火焰,强忍着十多道入侵劲气在体内经络激荡交战的撕心痛楚,
呻吟道:“你逃不了的。”
  胡沛失笑道:“我何须逃走?多年来你生活糜烂,荒淫无度,武功不进反退,我却是勤
力练功,为你打理帮务,不断把我的人安插于帮内重要的位置,只是找不到下手的好时机,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祝老大急促喘息,双目无力地闭上,抖颤道:“你瞒不过文清的。”
  胡沛狞笑道:“怎会瞒不过她呢?你先被燕飞所伤,可是因情势紧张,故急于练功恢复,
致内气失引,走火入魔,即使华陀再世,也绝察觉不到是由旁人下手。刚才一击即中的手法,
虽是眨眼间的事,却是我苦练多年的成就,胡沛开怀笑道:“我怎会这么蠢?徒然启人疑窦?
更何况屠奉三要杀的人,从来没有能寿终正寝的。你也不会死得这般轻易,我还需数天时间
好好部署,便让我们的赌仙暂代你的位置。老大你明白吗?”
  倏地双手离开祝老大背脊。
  祝老大再支撑不下去,颓然倒地。

  --------
  悲情者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