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七
第 九 章 其人之道
  离正午尚有个半时辰,以馒头名著边荒集的“老王馒头”店内,只有燕飞和刘裕两个客
人,看着热闹繁盛的大街车来人往的,使人不由有种懒洋洋甚么都不想做的心情。而对街处
第一楼的重建工程,正进行得如火如荼,因为纪千千的积极参与,搬搬抬抬再不成苦差,而
是充满游戏乐趣的风流韵事。 
  饮饱食醉的燕飞伸个懒腰,叹道:“终于回到边荒集哩!他娘的!边荒集从未试过如此
刺激好玩。” 
  刘裕凝望对街,想像着第一楼从废烬复活过来矗立东大街的壮观模样。他明白庞义是怎
样的一个人,绝不会重覆自己的作为,所以正在进行重建的第一楼,会是他最新和最具创意
的杰作。 
  轻轻道:“千千在迫你去追求她,我敢肯定她在怀疑你的诚意。唉!实不相瞒,千千不
但令敌人心动,也令我们每一个人心动。这几天我总有点糊里糊涂,一切都不真实的混噩感
觉,直到你耍出送走马灯的手段,我忽然醒觉过来,感到浑身轻松,因为你是世上唯一能令
我反会替你夺得美人归而高兴的人。” 
  燕飞苦笑道:“走马灯?唉!我真不知该多谢高小子还是狠揍他一顿。” 
  刘裕失声道:“竟是高彦弄出来的鬼!难怪不像是你平日的作风!” 
  燕飞从椅背滑下一寸,一脸米已成炊的遗憾之色,道:“幸好还有你清醒,现在你来教
教我该怎么办?” 
  刘裕露出个灿烂的笑容,以带点幸灾乐祸的口吻道:“这是边荒第一高手的甄别试,当
然不容易过关。可是直至这一刻,你仍做得很称职。” 
  燕飞沉吟道:“可是若依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我们一定会输给慕容垂,例如他派来一
万精锐,边荒集肯定不战而溃,若玄帅竟遣人来解围,更会步入慕容垂精心巧布的陷阱去。” 
  刘裕道:“坦白说!我也为此担心得要命,却仍苦无对策。” 
  又颓然道:“任遥曾说过,有取司马皇朝而代之的大计,当时他是与自己的皇后说密话,
没有吹牛皮的道理,此事更令我昨晚没有合过眼。” 
  燕飞思索道:“任遥的阴谋,应是他三个月前南下建康后开始的,建康城有甚么异样的
情况呢?接着安公便给迫走。” 
  刘裕肃容道:“我和你的想法不谋而合,这三个月建康的形势变化得很厉害,司马曜忽
然一面倒的支持司马道子,纵容他的派系,令安公无立足之地,关键全在司马曜新纳的贵
人。” 
  两人你眼瞧我眼,脑内想的均是任遥的爱妃曼妙夫人。 
  刘裕拍腿道:“早该猜到的!” 
  燕飞叹道:“我们太忙哩!忙得透不过气来。任遥此招叫对症下药,一下子控制了司马
皇朝,连司马道子也是受害者,如此心计,确是骇人。” 
  刘裕道:“此事定要知会玄帅,否则他会作出错误的估计。” 
  燕飞道:“还是你亲自走一趟稳妥点。顺道告诉他边荒集的第一手情报,请他勿要中慕
容垂诱敌之计,因为孙恩、任遥和慕容垂已结成联盟。” 
  刘裕皱眉道:“那至少须十五天的时间,我怎放得心下?” 
  燕飞哑然笑道:“你和我只是纪千千的喽罗,少个喽罗有甚么问题?” 
  刘裕沉声道:“我总有个不安的感觉,花妖会以千千为最终的目标。” 
  燕飞道:“若我们终日提心吊胆,便正中花妖之计,而此正为他惯用的手段。 
  你不是说这是边荒第一高手的过关试吗?花妖正是其中一条题目。你回来时,说不定可
以在第一楼的平台和我喝酒聊天。” 
  刘裕岔开道:“你怎样看郝长亨这个人。” 
  燕飞的目光投往外面街上经过的一队骑士,油然道:“我真的看不透他这个人,说话非
常了得,乃天生说客之流。他既可以是豪情仗义之辈,更可能是大奸大恶之徒,他自谓在边
荒集只是挣扎求存,令人难辨真伪。” 
  刘裕道:“话谁不可以说得漂亮,不过其行为将会泄漏其底子。在一般情况下,我是不
会担心他,可是现在我们的情报头子高彦,正给他的小白雁迷得糊里糊涂,对他的监视难免
出现偏差,所以你要多留神。” 
  燕飞晓得他接受了自己的提议,决定往南方走一转,欣然道:“晓得哩!” 
  刘裕思索半晌,道:“暂时在边荒集,我们最大的对头不是祝老大,而是屠奉三,他是
桓玄的代表,与我更是势不两立,我希望燕兄容许我独力与他周旋。” 
  燕飞皱眉道:“一切回来后再说。” 
  刘裕道:“或许太迟哩!我虽然是首次见到他,但玄帅却一直留意他,所以我们也曾对
他是怎样的一个人下了一番调查工夫。” 
  稍顿续道:“屠奉三擅用奇兵,最爱以刺杀突击的手段削弱敌人的实力,更懂得营造恐
惧,令敌人不战而溃,最可虑的是,他比任何人更清楚我的底细,而他第一个要杀的人将会
是我刘裕。照他一贯的作风,由于我和你的关系,他也会把你一并计算在内。” 
  燕飞哂道:“那又如何呢?” 
  刘裕微笑道:“所以我想把对付的责任承担过去。” 
  燕飞摇头道:“我不明白!” 
  刘裕凑前道:“只要他晓得我孤身返南方见玄帅,肯定他会不惜一切的追杀我,此等若
斩断玄帅对边荒集最直接的影响力,更对我们的无敌组合造成严重的打击,你也暂时不用担
心他有空去对付高彦或我方的任何人。” 
  燕飞道:“这是非常危险的事,离开边荒集后,屠奉三将全无顾忌,不易应付。” 
  刘裕欣然道:“别忘记我是北府兵内最出色的斥候,对边荒我是识途老马,他肯追杀我,
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如此我去也去得安心点。” 
  燕飞对其胆大包天生出敬意,刘裕不单志向远大,更是无畏的冒险者。 
  刘裕从容道:“我要当屠奉三以为自己是猎者时,忽然反变成猎物,想想也感刺激有趣。” 
  燕飞沉吟道:“问题是如何可把你返回南方的消息知会他,又不会惹他生疑?” 
  刘裕淡淡道:“找人光顾他的刺客馆如何?或许还是他的第一单生意哩!” 
  两人对望一眼,会心而笑。 
  燕飞思忖道:“找谁去光顾他较适合呢?” 
  刘裕早胸有成竹,道:“拓跋仪如何?因为他不希望你与玄帅有任何关系,想你只站在
他们的一方,而他更是有资格晓得我秘密离开的人。” 
  燕飞点头道:“换过我是屠奉三,也不会为此引起怀疑。刘兄的脑筋转得很快,这么妙
想天开以身为饵的计划,眨眨眼便想出来,真有点舍不得让你走。” 
  刘裕现出一丝苦涩的表情,道:“起初我真不愿离开,但到想出此计,又恨不得可以立
即动身。像千千般,我也是喜欢刺激的人,不会安于平淡的日子。唉!离开一段时间,对我
来说是好事,我虽然已对千千死心,可是总有点害怕她多情善变的性格,更要为你和她的关
系而操心,离开了却可以眼不见为净。” 
  燕飞叹道:“都是高彦那小子弄出来的祸。” 
  刘裕笑道:“是福是祸,谁能逆料。千千确是人见人爱的动人女子,且比较适合你。” 
  燕飞不解道:“为何不适合你呢?” 
  刘裕目光投往重建场址,双目射出憧憬的神色,道:“在事业上我虽然爱冒险,可是,
却希望回到家中,有温馨安逸的日子可过,我心目中理想的妻子,会理好家中的一切,为我
生儿育女,可以令我忘掉外面的阴恶和奸诈。” 
  燕飞道:“然则,你认为千千不会是贤妻良母。” 
  刘裕道:“千千是男人梦寐以求的女人,是否贤妻良母并不重要,但要她待在家裹等丈
夫回来,却是一种浪费。匹配她的该是你这类浪迹天涯的浪子,既有胡族的野性,又不失汉
族的温文尔雅。只有跟随你去闯荡,她方可以发光发热,亦只有你的豁达,方不会阻碍她在
曲艺上的发展,所以我在千千的事上,从没有劝过你半句话。” 
  燕飞道:“可是在过去一年,我没有离开过边荒集,挺安于现状的。” 
  刘裕深深望他一眼,道:“哪是因为你疲倦了,所以需歇下来好好休息。现在你已逐渐
恢复过来,你不觉得今次返回边荒集后,你的变化很大吗?” 
  燕飞默然片刻,欲言又止。 
  刘裕真诚的道:“自加入北府军后,我的眼界开阔了,却没有一个知心的朋友,直至遇
上你。和你在一起,我可以畅所欲言,不用有任何隐瞒,这情形令我自己也感到古怪,因为
我自幼都爱把心事密藏心底里,但对着你时,竟有不吐不快的冲动。你有甚么话要说的,该
像我般坦白才对得起我。” 
  燕飞哑然失笑道:“对得起你?哈!我只是想知道,你是否曾动过劝我勿要碰千千的念头。” 
  刘裕道:“俗语有云,英雄难过美人关,若你像我般,亲睹慕容战或屠奉三乍见千千时
的眼神,当明白这句话的含意。千千是个很特别的女人,你看她的眼睛便晓得,她不会容任
何男女驾御她,她的感情更是开放的,大有任性而行的味道。我真怕她伤害你,当我看到她
透过车窗,盯着哪甚么边荒公子的神情,便知道自己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燕飞的目光移往阳光灿烂的晴空,若有所思的道:“少时在我们的逃亡生涯中,我们曾
到黄河之南住过一段日子,小圭喜欢捕捉蝴蝶,看到美丽的东西,他总要据为已有。可是对
我来说,瞧着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已是最大的乐趣,罩在网内的蝴蝶已失去它最动人的一
面。千千便是最美的采蝶,要飞便让她飞吧!我只会衷心祝福她,希望她可以继续她精采的
生命。” 
  刘裕大松一口气道:“哪我更放心哩!我真担心你抵受不起另一次打击。” 
  燕飞苦笑道:“你这个懂猜人心事的家伙,唉!我的娘!另一次的打击,说出来也觉得
可怕。正如你所说的,说是一回事,行动又是另一回事。这几天我确有点儿神魂颠倒,糊里
糊涂的。” 
  刘裕笑道:“这就是秦淮首席才女的魔力,从建康移师到边荒集。好好保护她,事不宜
迟,我今晚便动身。” 
  又道:“若每个人肯坦白说出心事,必然有过为某些永不能得到的人神魂颠倒的经验,
那是成长的当然经历。可恨的是,到你功成业就,一切已变为没法挽留的过去,成为一段只
会惹起怅惘的回忆。” 
  燕飞讶道:“你似是有感而发,对象应不是千千,而是虽有意却没法子得到的美人儿。
对吗?” 
  刘裕心湖里泛起王恭之女王淡真的秀美娇容,于乌衣巷谢府分手时的殷殷道别,甜美的
笑容,似在昨天发生。 
  纵然他能在北府军中攀上大将的位置,碍于高门与寒门之隔,又不论王恭如何看得起他,
他仍没有与王淡真谈论嫁娶的资格,这是永不能改变的残酷现实。 
  叹了一口气道:“我只是想起曾偷偷暗恋过的美女,现在我是在怎样的情况下,你该比
其他人清楚。玄帅虽然看得起我,可是北府军山头派系林立,只有玄帅有驾御的能力。有一
天玄帅如他所说的撒手而去,情况实不堪想像。” 
  燕飞想起谢玄的伤势,立即心如铅坠,再没有闲情向刘裕寻根究底。 
  两人各有各心事,不由默然无语。 
  忽然有人从街外走进来,见到两人哈哈笑道:“果然在这裹躲懒,这位定是能令任遥负
伤的大英雄刘裕兄。在下卓狂生,失敬失敬!” 
  竟是“边荒名士”卓狂生,大模大样的在两人对面坐下。 
  燕飞讶道:“你不是白昼睡觉,晚上才出没的吗?吹甚么风可以令你未睡够便起来呢?” 
  卓狂生接过刘裕递来的茶杯,看着刘裕为他斟茶,道:“还不是你燕飞累人不浅,既把
纪千千带回来,又搞到满集风雨,祝老大晨早便来吵醒我,说要召开钟楼会议,指明要你赴
席。你这小子真行,祝老大要退让哩!他当然说得漂漂亮亮的,说甚么为应付花妖,大家须
团结一致,所以赞同永远取消纳地租的事,且悬红百两黄金,予任何提供线索擒拿花妖归案
的报讯者。花妖真是他下台阶的及时雨。” 
  燕飞和刘裕听得瞪目以对,不由因祝老大的沉着多智,对他作重新的估计。 
  他肯容忍燕飞,不与他正面冲突,并非因怕了燕飞,而是因为形势日趋复杂,保留实力
方为上计。 
  卓狂生向刘裕道:“你老哥和任遥之战,已成轰动全集的大事,若你肯到我的说书馆现
身说法,我可以付你三两金子,每晚十场,连说三晚。” 
  刘裕没好气道:“我可以说甚么呢?刀来剑往,只是眨几眼的工夫。” 
  卓狂生欣然道:“你不懂添盐添醋,我可以负起指导之责。” 
  燕飞没有闲情和他胡扯,道:“现在岂非人人晓得,花妖已来到边荒集犯事。” 
  卓狂生苦笑道:“这叫先发制人,以证明祝老大仍是边荒集最话得事的人。” 
  旋又兴奋起来,道:“现在我正重金礼聘任何可以说出花妖往事的人,只要有这样一个
说书者,肯定可让我狠赚一笔,包保你们也控制不了自己的一双腿子,到来听个够本。愈清
楚花妖的行事作风、犯案手法,愈有把握把他逮着,好与纪才女共渡春宵。” 
  刘裕不悦道:“你倒懂做生意,不过万勿传递错误讯息,千千只是肯陪喝酒唱曲而矣!” 
  卓狂生面不改容道:“甚么也好,只要能与纪千千孤男寡女独对一个晚夜,其他的当然
看你的本事。” 
  燕飞淡淡道:“钟楼会议何时举行。” 
  卓狂生道:“离现在不到一个时辰,于正午举行,纪才女已答应随你去参加,你们虽然
没有赞成或反对的权责,却可以参加讨论,随意发表意见。” 
  燕飞沉声道:“长哈老大会否出席?” 
  卓狂生道:“我说服他后才决定会议举行的时间,他是当事人,若想为爱女报仇,他怎
可以缺席?” 
  说罢起立道:“记着与纪千千准时出席,我还要去通知其他人。” 
  又咕哝道:“千万不要当会议的主持,只是大跑腿一名。” 
  接着匆匆去了。

  --------
  逸云 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