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六
第 九 章 佳人有约
  小诗道:“燕公子和高公子回来哩!” 
  纪千千像个天真的小女孩般雀跃道:“果然是他们,两位凯旋而归的英雄。” 
  庞义深悉高彦的性格,颓然道:“我却怕是屋漏更兼逢夜雨,高彦没有大叫大嚷向千千
邀功,是非常坏的兆头。” 
  刘裕同意道:“今趟我们真的是不名一文,明天的三餐也有问题。” 
  郑雄等亦颓然无语。在边荒集最令人害怕的首先当然是变成公敌,其次便是没有钱。 
  纪千千微笑道:“或许高公子是故意装输来戏弄我们,然后再给我们一个惊喜。” 
  燕飞和高彦终踏入营地,前者打量苦挂遍营地蔚成奇景的走马灯,后者苦笑道:“我现
在大有丑妇终须见家翁的感觉,燕飞是我最好的兄弟,我与他荣辱与共,唉!我们输光哩!
咦!为甚么你们的脸色这么难看?” 
  纪千千瞪大美目瞧他,罕有的正容道:“告诉千千,你是在开玩笑。” 
  庞义惨笑道:“他不是开玩笑。燕飞这没用的家伙失了手,与我们命运相同,分别在他
们是输清光,我们是给偷清光,他奶奶的……明天怎样做人呢?” 
  燕飞一震往刘裕望去,心忖以他的精明老到,怎会有此疏忽? 
  刘裕踏前一步,脸上现出坚决的神情,沈声道:“我向各位保证,在天亮前,我会把金
子放回千千的箱子裹。” 
  说罢转身昂然去了。 
  纪千千急道:“燕飞你怎可以让他一个人去冒险?” 
  燕飞微笑道:“若我不让他单独去完成此事,我便不是他的知己。若刘裕须靠我的保护
方能在边荒集生存,他也不配作玄帅的继承者。” 
  纪千千看着刘裕的背影没入主帐之后,欣然道:“千千明白哩!”接着面向燕飞喜孜孜
的道:“还未谢过你的走马花灯呢!千千真想不到你这个人也懂讨女儿家的欢心,千千感到
很意外哩!”又甜甜浅笑,白他一眼道:“人家真的很感动。”
  庞义和高彦一众人等莫不神迷目眩,此刻的纪千千迷人至极点,若有人感觉不到她对燕
飞的爱意,此人必是大笨蛋。
  燕飞却给害得把早想好的一篇婉转解释此事来龙去脉的说词,全硬咽回肚内去,说不出
半个字来。 
  他怎忍心伤害纪千千?破坏她在边荒集第一个晚上的美好印象。 
  何况他根本没法抗拒纪千千惊人的魔力,天下间还有比她更动人的女子吗?爱情的浪潮
正铺天盖地横卷而来,他是无路可逃,只好面对。 
  纪千千道:“人家本想央你带人去夜游边荒集,一起欣赏这个美丽的晚上,便当作是对
你的回礼,不过刘老大已离开去办正事,这裹当然须你坐镇。” 
  高彦正容道:“如此良辰美景,佳人有约我们的燕老大岂可错过。千千放心去玩吧,没
有人敢动我们的,且我们又是偷无可偷,有甚么放不下心的。” 
  庞义加入道:“绝对同意,我们也不是第一天在边荒集混。” 
  纪千千皱眉道:“小诗怎么办?” 
  燕飞道:“她可以随我们一道去。” 
  小诗立即霞生玉颊,摇头道:“小诗留在这里,有庞大哥和高公子在,小诗不怕。”接
着瞄燕飞一眼,抿嘴笑道:“若他们不是怕燕老大,何用干这些鼠窃狗偷的事。” 
  高彦道:“说得很好,仗着燕老大的朵儿,谁敢不卖点情面。” 
  纪千千大喜道:“真的可以去?” 
  燕飞暗叹一口气,看来只好骗她到底。幸好唯一知道真相的高彦绝不会拆自己的台,让
手道:“千千公子请起行。” 
  纪千千嫣然一笑,向小诗等挥手,踏着轻盈的步伐,朝东大街走去。 
  高彦立即发出怪叫,催燕飞追去。 
  燕飞虽恨不得狠狠踢他两脚屁股,却苦于莫奈他何。惟有追着纪千千迷人的仙踪去也。
  刘裕绝非空口讲白话,而是有把握把金子寻回来,因为他是北府兵中最好的斥喉探子,
他办不到的,别人也办不到。 
  偷金者或没想过他们会于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现失窃,金子大有可能仍留在集内某处,未
及运走或分散收藏。 
  今夜边荒集各大小帮会是外弛内张,所有出入集的水陆路均被置于严密监视下,所以非
是毫无顾忌把金子运走的好时机。 
  千多两金子是一笔庞大的财富,足够像汉帮那种帮会运作至少一年之久,且重达八十多
斤,不论偷金者是徒手携带,又或以工具运送,均会留下蛛丝马迹,难瞒他这位曾受严格追
踪蹑迹训练的高手的侦察。 
  他首先从失窃的睡帐外打亮火熠子仔细搜寻,不片刻已发现偷金者的痕迹,对方已非常
高明,落足处尽在不会留下印迹的石块或杂草丛生处,可是由于身负重物,仍是有迹可寻。
  刘裕循着痕迹直追出后院外的地方,此区景况荒芜,道路毁烂,园宅因弃置而野草蔓生。
边荒集前身的项城是中等大城,原本的居民达二十多万之众,现在城内诸族边民总数不过五
万,加上流动人口亦只在六、七万间,所以人口均集中在四条大街和靠近码头的区域,其他
地方便静如鬼域,成为边荒集另一特色。 
  到达院后的破道,刘裕在往右转数百步外,发现新的印痕,那是车轮和蹄印,尚未被风
沙掩盖,明显是不久前有马车从此处开走。 
  刘裕暗呼狡猾,以偷金者的精明老到,绝没有可能犯下如此大的错误,这分明是掩人耳
目的手法。 
  他立即以其处为中心遍搜方圆数百步之地,终于再在不远处一座废宅的院落发现踪迹,
至此那小偷再没有掩饰,就那么从后门离开。 
  刘裕保持冷静,沉着气追去,心忖若找到那小偷,管他是天王老子,也要把他斩成数段,
始可泄心头之气。 
  街道乌灯黑火,静悄无人,远方夜窝子却灯火耀天,相映成趣,形成奇特的明暗气氛。
  纪千千步履轻盈的和燕飞并肩而行,还不时有意无意的以香肩轻撞燕飞的肩头,哪种温
馨甜蜜的感觉,即使心如止水如燕飞者,也有点心猿意马起来。 
  嗅吸着她醉人的体香,边荒集再不是以前的边荒集,而是天下间最迷人的处所,充满对
未来的憧憬、希望和生机。 
  纪千千柔声道:“人家很想和你说说心事,你愿意听吗?” 
  燕飞最后一丝向她解释送走马灯真相的念头,在她温柔软语的威力下,终告冰消瓦解,
道:“千千有甚么心事?” 
  纪千千欣然瞥他一眼,轻轻道:“千千真幸运,以前在建康有干爹作知己,来到人人害
怕的边荒集,又有位燕老大,老天爷待千千真的不薄。” 
  燕飞很想问她那位能令她钟情者又如何?当然晓得这是大煞风景的蠢话。他太久没有和
女性有这般亲密的接触,说真的仍没法完全习惯和投入,一时不知如何反应。 
  纪千千续道:“千千常在想,当我离开人世的一刻,会后悔的事,不是千千曾做过的事,
而是我想去做但又没有付诸实行的事。你明白千千的意思吗?” 
  燕飞心神颤荡,纪千千这几句话,尽道出她敢作敢为的性格。像今次到边荒集来,便是
具体的例证。轻叹道:“看来我该会在临死前后悔得要命!因为我是条大懒虫,甚么事都不
想去做,只希望生活尽量简单,不想背着大大小小的包袱渡过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余下日
子。” 
  纪千千雀跃道:“千千真的感到很荣幸,一向懒得去做任何事的燕飞,竟会送千千十八
盏走马彩灯,令千千在边荒集的第一晚充满动力和色光!人家须怎样谢你呢?” 
  燕飞暗下立誓,永远不让纪千千晓得真相,微笑道:“你肯公开约会我这个卑微不配的
傻瓜,已是最大的谢礼。这边走!” 
  领着她转入横街。 
  纪千千乖乖的随他举步,逐渐远离夜窝子的照明。 
  燕飞讶道:“千千不是一心要到夜窝子去吗?为何不出言抗议?” 
  纪千千微耸肩胛,喜孜孜的道:“约会是奴家提出的,到那裹去当然由你作主。 
  燕飞带千千去的地方,便是边荒集最动人的地方。” 
  燕飞感到自己的心在溶化,她的善解人意,令任何人与她相处均有如沐春风的醉人感受。
道:“我从来不去夜窝子,怕它的挤迫和热闹。别的名城大都,雅人名士都爱冠以甚么十景
八景的美名,我们的边荒集也有“边荒四景”,其中之一便是我现在和你去的“萍桥危
立”。” 
  纪千千大喜的道:“这个名称很别致哩!其中的“危”字分外传神,最合边荒集的凶险
情况。” 
  燕飞有感而发的道:“对别人来说,边荒集真个是最危险的地方,每天都活在动辄送命
的境况中。可是对纪千千却是另一回事,因为没有人肯狠下心肠伤害你。” 
  纪千千忽然美目一黯,垂下螓首,幽幽道:“人家才刚给人偷去全部财产,还说没有人
来伤害千千?你燕飞又如何呢?你舍得伤害人家吗?” 
  一阵酸苦洪水般潮卷心头,纪千千提到失窃的事,只是为掩饰她难忘旧爱的心事,她现
在眼内的凄苍神色,与那天在船上甲板看到的如出一辙。 
  纪千千到边荒集来,是要忘记建康曾发生的事,离开令她神断魂销的伤心地;现在与他
夜游边荒集,亦是要借助他来忘记伤害她的那个人,并非真的对他燕飞动情,否则便不会因
想起“他”而无法控制情绪。 
  这个想法令他生出万念俱灰的感觉,生无可恋的滋味涌上心头。在男女之事上他早受够
哩!再不愿也经不起另一次的打击。 
  周围环境一黯,原来走入一道由两边高墙夹成的窄巷,只余下长形的灿烂星空,感觉奇
异,似不该属凡间可睹的景象。
  纪千千把手挽上燕飞的臂弯,柔声道:“为甚么不回答人家呢?这小巷真美!” 
  她的纤手有若温香软玉,抓着他的臂弯,哪种感觉美妙而诱人。可是燕飞却心知肚明纪
千千晓得自己看破她的心事,故以此来补偿他、抚慰他。 
  他生出甩掉她的手的不理性街动,可是他怎忍心伤害她?苦笑道:“事实上我已以行动
来回答了你的问题。” 
  纪千千再度垂首,默然不语。 
  穿过窄巷,眼前豁然开朗,一个浮萍飘飘的小湖展现眼前,湖岸四周不是被荒弃的庄园,
便是历经火劫人祸的颓垣败瓦,野草蔓蔓,一条多处崩塌的残桥,横跨湖上,其破烂可令人
怀疑她负载的功能。 
  在这夜窝子的灯火照耀不及的荒城东南角,漫空星斗罗列棋布,铺天罩地,荒芜的景象,
一片暗喻死亡和毁灭后荒凉的异常美态,湖内盛开的白莲花,在碧绿浮萍的衬托下,在星夜
下的小湖闪闪生辉,充盈生机,与比邻的凄苍景况成强烈的对比,生和死的界限模糊难分。
  残桥便似从死到生再复死,通往茫不可测的彼岸唯一的过渡。 
  纪千千“啊”的一声叫起来,放开燕飞,俏脸放射着圣洁的光辉,秀眸瞪得大大的,不
能置信地看着眼前异景。 
  从窄黑的小巷走出来,骤然见到如此开扬辽阔的星夜美景,格外令人震撼。 
  当纪千千的玉手离开他的手臂,燕飞不由生出失落的感觉,只好暗骂自己不争气,又生
出自怜的窝囊情绪,百般滋味在心头! 
  不待他领路,纪千千已领头往残桥走去,似忘记了适才发生的所有事般,雀跃道:“我
们到桥上坐下来好吗?肯定有很好的感觉。” 
  刘裕在边荒集西北角一座废宅的屋檐伏下去,审视右邻另一座荒弃的屋宅,此宅三进组
成,夹着两个大天井,乌灯黑火的,不觉人踪。 
  刘裕可以肯定偷金贼是把金子藏于其内,因为对方入宅后离开的印迹,已变得微不可察,
如不是在尘土上露出足尖点过的破绽,他又是心有定见,当会一无所觉。 
  以刘裕的沈稳,亦大感自豪。他能追踪到这裹来,看似容易,事实上却是干锤百炼而来
的成果。 
  对方并不是单人匹马,而是有组织的行动,至少除偷金贼外,还另有人驾马车,更以声
东击西之法,以导人误入歧途。
  此处或只纯用作收藏贼赃之用,又可能是对方的临时巢穴,不论何种情况,敌人也会随
时回来,所以他必须先一步起回金子,哪时要打要逃,悉随其便。 
  刘裕腾身而起,投往目标宅院去。 
  燕飞凝望桥下浮萍,心中一片茫然,对现实世界那种虚幻而不真实,宛如一个清醒的梦
的感觉,又在他的思域中蔓延。因娘亲而来的思念、儿时生活的追忆,交织成他不可磨灭的
过去!既像遥不可及,又似近在眼前,若即若离,令人生出怅惘无奈的伤情感觉。 
  纪千千写意而放任的坐在断桥边缘处,双脚悬空,全情投入到这荒寒而美丽、对比鲜明
的特异环境里,听着从废墟传来野蝉的呜叫。她也如燕飞的感受般,过去的一切虽是近在眼
前,又若在千里之外。 
  “我不会后悔曾做过的事,只会后悔想做而没有付诸行动的事。” 
  纪千千这句话仍萦绕耳边,现在此刻他对纪千千已是心灰意冷,给可以燎原的星星爱火
泼下冷水,但将来某一天,他会因自己没有在争夺她芳心一事上尽过力而后悔吗? 
  纪千千甜美的声音响起道:“不要像呆子般站在哪裹好吗?坐到人家身旁来吧!” 
  她愈是迷人,燕飞愈感神伤失落,他对男女之情早有杯弓蛇影的恐惧,纵使没有爱情的
天地是如何灰暗和没有生趣,至少令他拥有平淡和没有牵累的安全。 
  纪千千忽然跳起来,纤手抓着他臂弯,硬把他拉得坐下去,嗔道:“小气鬼!你在生人
家的气。” 
  燕飞朝她瞧去,感受着给她挽手的动人滋味,迎上她美丽而变化多端的眸神,苦笑道:
“千千啊!你对他已是情根深种,难以自拔,你并没有忘记他。” 
  纪千千放开他的手,垂下螓首,摇头道:“不!我没有忘记他,只因为我恨他。” 
  燕飞心中一阵痛楚,他已看到纪千千垂头前眼泛的泪光,她正因错种情根,爱之深恨之
切,方如此悲苦。 
  纪千千以微仅耳闻的声音道:“燕飞!你会像他般伤害千千吗?” 
  燕飞心神剧震,天啊!面对如此佳人,他该如何是好呢?只要一句决绝的话,他便可以
结束与她刚刚开始的男女关系,但他忍心如此去伤害她吗?

  -------
  天鹰首发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