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五
第 六 章 大任临身
  听着刘裕、高彦和梁定都边走路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燕飞的心神却转到自身的问题
去,引发他驰想翩翩的是谢玄“扭转乾坤”的四字提示。 
  自己之所以会摸错行气的路子,原因或在自己是以后天卦理的方法行气运功,此为“扭
转乾坤”后所有修道者的修法正理,却不知他如今体内的真气是完全不同的类别,所有后天
修炼之法均派不上用场。 
  证据便是自己进阳火便变成退阴符,退阴符刚好变成进阳火,恰好相反。以此推论,倘
若把以前的功法掉转过来,自己当可控制掌握体内的真气,由“后天”的“日月丽天大法”,
演进而成“先天”的“日月丽天大法”。 
  燕飞心中涌起狂喜,晓得凭谢玄一句话的提点,已隐隐掌握到开启体内先天正气的门径。 
  不过这只是个开始,前路仍是步步为艰,他现在顶多晓得泥丸宫反干为坤,丹田穴反坤
为干,最要命是不能像摸着石头过河般逐分逐寸的去探索,因为他是不能任意施为,一个不
好,不是焚经便是凝经的结局。 
  心中再动,三度想起怀内的《参同契》,那或许是解决所有困难的宝藉。 
  恨不得立即取经出来看个痛快。 
  梁定都的声音在他耳内响起道:“到哩!” 
  四人转出林路,忘官轩矗立前方。 
  刘裕还是首次到中园来,看到入门处的对联,心中涌起难以言喻的感觉。没有谢安,就
没有谢玄,更没有淝水之战,而这位被誉为天下第一名士的智者,就在轩内运筹帷幄,决胜
于千里之外,打了一场自古以来最漂亮的一场大仗。 
  有燕飞在旁,他心中更有种暖融融的亲切感觉,他绝对地信任燕飞,燕飞不但救过他的
命,还令他成为淝水之胜的关键人物,更使他成为谢玄的继承人。他也欢喜高彦,但那种欢
喜是不同的,高彦可以是很好的玩伴,只要想想高彦见到纪千千的情况,生命顿然生趣盎然。 
  高彦的心神除纪千千外,再难容下其他东西。他唯一害怕的是纪千千并不是他想像中那
么完美无瑕。例如,她像建康城的其他人般,根本看不起荒人,哪她便没啥特别!她可以拒
绝他,看不上他,一切均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她必须像传说中般美好,令人无法挑剔。 
  三人各想各的,愈发感受到谢家主园如诗如画的景致,彷如远离建康城的繁嚣。 
  刘裕笑道:“燕飞!我很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老实作答。” 
  燕飞哑然失笑道:“难道我一向不老实吗?不过我的确不惯于回答问题,这与是否老实
没有丝毫关系。” 
  梁定都欣然道:“你们在这里聊几句,我去为你们通传,看看会否忽然又有客人来访。
自大少爷回来的消息传开,便不断有客到访。” 
  说罢去了。 
  燕飞心忖纸包不住火,建康的高门权贵络绎不绝的来见谢玄,不避嫌疑,不但表示对谢
家的支持,更表示对司马道子的不满。只从这方面看,司马氏皇朝便处于下风,教司马曜兄
弟更不敢妄动。 
  高彦笑道:“刘裕你也不是第一天到江湖上去混,更在边荒集打过滚,可知,向荒人问
三问四乃边荒集的大忌,何况问的对象竟是最不愿答问题的燕飞?你是否想自讨没趣呢?” 
  刘裕微笑道:“我们三人间的交情,早破尽边荒集的规条,不受任何限制。何况我问的
非是甚么大不了的问题,只是想问我们的燕公子,以他的人品武功,为何乐于在边荒集作第
一楼的保镖而已!” 
  燕飞开始发现刘裕另一长处,是待人处事很有分寸。明明晓得,高彦这么说多少带点嫉
忌他和刘裕关系的情绪,可是经他一句话,便把三人的交情拉在一起说,高彦自然听得心中
舒服。 
  他朝忘官轩瞧去,梁定都正与把守轩门的谢玄近卫说话,心忖宋悲风受创,梁定都又在
饺子馆遇袭一役中表现出色,在谢家内地位已大幅提高,对他的前途大有裨益!倘若再加磨
练,改变性格上一些缺点,见多点世面,会是另一名好汉子。 
  目光回到刘裕处,微笑道:“因为我欢喜令本性善艮的人,能在最恶劣的环境中安安乐
乐地生活,做生意赚钱,人人可放心到第一楼享受片刻的安宁。谁敢在第一楼生事,先要问
过小弟的剑,对我来说,这已是很了不起的成就。” 
  刘裕苦笑道:“原来燕兄是个这么懂自得其乐的人,我接着的话说不下去哩!” 
  高彦讶道:“你有什么提议,只要是有钱赚的,大家可以从详计议。” 
  刘裕道:“还不是有关边荒集的!那小子唤我们过去哩!迟些再谈吧!” 
  梁定都正在阶台上向三人招手,着他们入轩。 

  不但谢玄在,谢安亦回来了,谢石、谢道韫、谢琰全在座,显然在商量关乎到谢家存亡
的头等大事,而谢安则带来最新的信息。 
  谢安微笑道:“各位随便坐下,定都也来参与吧!” 
  只听最后一句话,已令人体会到谢家正以自身的急剧变化,对眼前危局作出应变,为家
族的命运而奋战。 
  南方最有威望的侨寓世族,对司马氏皇朝的压迫排挤,在作出反击。 
  燕飞等各有所感的默默在外围四散坐下,梁定都则诚惶诚恐的坐到谢琰背侧,那是宋悲
风以前坐的位子。谢安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把梁定都提升至家将头子的位置。 
  谢玄沈声道:“司马曜已公然让步,批准了我们明天离开一事,可是谁都晓得这叫君子
不吃眼前亏。所以我们必须为未来作部署,否则终难逃家毁人亡的惨局。” 
  高彦松了一口气,这表示至少由此刻至明天正午,建康亦应该不会有突变,那他们就可
安然去见纪千千了。 
  接着谢玄朝刘裕瞧去,道:“小裕有甚么意见?” 
  燕飞心中一动,明白到谢玄是要刘裕表现一下,令谢安等晓得他谢玄没有拣选错人。从
这角度看,眼前闲话家常似的会议,实是事关重大。既是如此,为何会让自己和高彦两个外
人兼荒人参与。 
  他的目光落到谢道韫处,这位风韵动人的谢家才女,总能牵动他内心深处对娘亲的感情,
究竟是因为她那个酷肖娘亲的神情,还是因为她有着娘亲的影子。 
  刘裕先向谢安、谢石和谢琰三人分别请安,分析道:“现在全城均在我们的严密控制和
监察下,任何军事上的调动,均瞒不过我们,所以我们的离开根本不到任何人来左右,皇上
只是因势成事,无法可施。在现时利我的形势下,我们有把握在明天日出前,完全控制建
康。” 
  谢安点头道:“小裕不仅有胆有识,最难得是气度沈稳却从容,自信而不嚣张,是能创
出大事业的人物,我对你有信心。” 
  众人晓得这只是开场白,他已肯定了谢玄的选择,而谢安接着的答话更事关重大,直接
决定谢家会否推翻司马氏皇朝。 
  谢安仰望屋梁,柔声道:“现在的情势就像这根横梁,中间的一截是司马氏皇朝,两端
分别是荆军和北府兵,中间的一截塌下,南晋立即四分五裂,堕入北方的同一命运,另两截
任何一截折断,房子也会因而崩塌。所以我谢安不想做这个带来百姓大灾难的罪人。” 
  谢玄接着道:“但也不是代表我们束手待毙,故此我们要为未来定下目标,首先是南方
的安定,匡内然后攘外,再完成统一南北的空前壮举。” 
  刘裕点头道:“小裕明白!” 
  谢安向燕飞笑道:“我没有说错吧!恭喜小飞神功尽复。” 
  燕飞心中温暖,赧然道:“只是有点起色,打后还须看我的运数。” 
  谢道韫柔声道:“说到运数,公子的好运数正代表我谢家仍是气数未绝,正因有公子,
不但救回宋大叔,揭破敌人奸谋,二弟又如此适逢其会的赶回来,有如鬼推神使似的。” 
  刘裕心中大赞,透过这番说话,兰质慧心的谢家才女,巧妙地以天命运数来表示老天爷
是站在她家的一边,所以不用害怕。 
  燕飞则心中一颤,看看她,就像娘亲重新活在他眼前,那种对生命无奈地被迫去忍受的
神情,有如历史的重演。 
  谢玄忽然现出一个抱歉的表情,向燕飞道:“我想求燕兄弟去做一件你不愿意的事情。” 
  燕飞愕然道:“既明知我不愿意,主帅因何还要迫我去做,我是个大懒人,最怕的就是
任务或使命。” 
  谢道韫“噗哧”浅笑,接着又以衣袖掩口,表示失态,大大冲淡轩内严肃的气氛。 
  谢玄哑然失笑道:“因为我晓得你拒绝不了。” 
  连高彦也听得心中佩服,他虽不喜欢高门大族,可是谢家确有一种空山灵雨式的精神感
染力,名士世家的慑人风采,其内涵亦透过谢安、谢玄和谢道韫三个成员发挥得淋漓尽致。 
  不知如何,他感到燕飞是责无旁贷的。 
  燕飞叹道:“玄帅该晓得我仍未适合与人动手吧?” 
  谢玄欣然道:“我求你去做的事,刚好是我为你对症下药,令你可以在短时间内勘破体
内先天异气的运转。” 
  高彦忍不住嚷道:“我也好奇得要命,究竟是甚么事如此刺激?” 
  谢玄微笑道:“此事该由安公亲口说出来,燕兄弟更无法拒绝。” 
  众人的注意力全转移到谢安身上,后者从容道:“我希望小飞从第一楼的保镖,跳级至
边荒集的保镖,不过若你选择不回边荒集,可当谢安没有说过这几句话。” 
  高彦、刘裕和梁定都均大感意外,晓得燕飞绝不肯接受。因为谢安虽说得有趣,却等若
要燕飞成为边荒集最具权势的人,在群雄争霸的边荒集,这是任何一方势力都力有不逮的事,
何况燕飞只是孑然一身? 
  燕飞叹道:“安公太看得起我,与人仇杀斗事,更非我所愿,非我所长。” 
  谢安好整以暇的道:“我有一半是站在荒人的立场为民请命,只有一半是关乎到南晋的
盛衰。现时人人明白,边荒集在统一南北上的战略意义,故成为北方分裂后诸胡政权必争之
地,也是南方一众势力的必争之地,大祸早晚降临边荒集,为了边荒集的太平,必须有一位
肯为荒人着想的人出来主事,而我们能想到的人就是小飞你。不管你用甚么能耐,千万别让
边荒集落入某方的控制下,那将代表南北的平衡被打破,而我们目前最需要的却是和平与稳
定。” 
  燕飞沉吟片刻道:“安公可知我体内流的有一半是胡人的血?” 
  谢玄接口道:“这正是舍你其谁的另一个主因,即使边荒集由你主宰,南北的平衡依然
没有被打破。我们并非要你成为我们的棋子,而是希望你保持边荒集一贯以来不受任何一方
支配的特色。” 
  谢道韫轻轻道:“边荒集是二叔憧憬向慕的奇异处所,只是从没有想过它变得像现在般
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燕飞忽然感到,谢府内他最难拒绝的人既不是谢安,也不是谢玄,而是这位气质神态均
酷肖娘的女子。 
  刘裕皱眉道:“燕兄返回边荒集,已是踏足险境,慕容兄弟固与燕兄仇深如海,燕兄更
分别与太乙教、逍遥教、弥勒教等结下梁子,他却只有孤人单剑,保命已不易,还如何去控
制天下间最无法无天的著名凶地?我们亦没法予燕兄任何支援,有起事来,远水难救近火。” 
  谢琰冷哼一声,似在怪刘裕不分上下,竟插嘴且站在燕飞那边说话,道:“此正为爹所
言,燕公子是否要返回边荒集去背后的意思,若燕公子根本没意思回边荒集,当然一切休提。
但倘若燕公子回到边荒集去,不论他是韬光养晦,又或大干一场,仇家遍地的情况仍没有丝
毫改变。” 
  高彦心情矛盾,既想燕飞返回边荒集,又知等若要他投身动辄丢命的险境,在边荒集,
有很多事不是纯凭武力可以解决的。燕飞一向独来独往,敌众我寡下,任燕飞三头六臂,想
独霸边荒集,犹如扑火的飞蛾,徒是自取灭亡。不过话说回来,边荒集更是个不讲常理的地
方,是为有本领和有运气的人而设的。 
  燕飞露出一丝苦涩的表情,目光投往窗外的园林,沈声道:“安公看得很准,边荒集确
是个奇异的处所,更是我现在唯一可容身的家,否则我将变成无家可归的人。而我燕飞唯一
的长处是并不怕死,更不害怕死亡的来临。如果保持边荒集的势力均衡,确可以带来南方暂
时的安稳,我会尽力一试,虽然现在我没有半分的把握。” 
  谢安欣然道:“有小飞这句话,形势顿然不同,今晚小飞和高公子立即起程,坐船返边
荒集去。” 
  高彦大急道:“今晚的庆功宴呢?” 
  谢玄失笑道:“我们岂是不通情趣的人。今夜高兄弟离开雨坪台之时,一艘风帆会在秦
淮楼恭候高兄弟的大驾,送你回家去。” 
  高彦放下心事,却没有丝毫感到不好意思,神情令人发噱。 
  刘裕没有说话,亦轮不到他说话,不过心忖,以谢玄和谢安的为人,绝不会让燕飞去送
死,何况燕飞对边荒集了如指掌,假设他在内功和剑术两方面突飞猛进,凭他的才智,说不
定可创造出奇迹来。 
  他比燕飞和高彦更明白,谢安和谢玄这着棋子主要是针对桓玄,因为大江帮的江海流与
边荒集汉帮的祝老大关系密切,如边荒集落入桓玄手上,不但可源源从北方取得战马等南方
缺乏的物资,更可大发南北贸易的财,又可以在战略布置上占尽优势,边荒集更变成他监视
天下的耳目。 
  其次是对付司马道子和王国宝,令两人的势力止于建康城内,所以,边荒集不但关乎到
南北的平衡,更直接影响南方诸势力的荣枯。 
  燕飞正要说话,一缕红影挟着少女的香气,从正门似风般吹进来,往谢玄投去。

  ----------------------
  noproblem扫描 小小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