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易《边荒传说》卷五
第 四 章 以眼还眼
  王国宝似乎想稍缓一触即发般的紧张气氛,插入道:“若石头城已落在谢帅手内,当然
立即轰动京师,因何我们现在仍没有听到半点消息呢?”
  谢玄微笑道:“若你不是我的亲戚,我今天肯定会先宰掉你。你收不到风声,皆因我们
手脚够干净,不信的话,你现在大可立即派人去查看。明天正午前我是绝不会离开京师的,
我若没有点手段!你们怎会直到这刻,仍不敢主动出手?”
  竺不归目不转瞬的瞪着谢玄,神情冷酷,似要看遍看透谢玄的一切虚实。
  燕飞明悟过来,终瞧透眼前由谢玄一手营造出来的局势,正类似边荒集黑道的争霸,皇
法是根本不存在的,就看谁的实力强。
  现在双方各有优势,也各有弱点。司马曜兄弟的错失在任谢玄的精骑,来至建康城外仍
懵然不知;而谢玄的问题,当然是压在他肩头的家族负担。
  燕飞是曾在边荒集打过滚的人,心忖谢玄是坐言起行!以江湖的手法解决整件事, 自
己在“谈判”上自可助谢玄一臂之力。
  淡淡道;“在下‘荒人’燕飞!愿领教王兄绝艺!好为宋老哥除去他至少占上一半的心
头之恨! 
  今趟连谢玄也不明白燕飞,若王国宝答应出战!尚末懂运用体内新鲜热辣!又玄幻至极
的真气的燕飞,将如何对付? 
  燕飞却知王国宝有九成可能不敢或不愿动手,他采取的是边荒集帮会惯用的一种手法,
以己方较不为人晓得深浅的高手,忽然挑战对方较有头面的人物,若对方不敢应战,气势会
大幅被削弱 
  以王国宝的身分地位!当然犯不着冒这个险!与一个在建康籍籍无名却又不知虚实的燕
飞交手。 
  在边荒集,通常应付的手段是由另一个份量较次的人迎战,以表示看不起对方,输了亦
不影响全局。 
   事实上,燕飞并不怕出手,且是故意要自己陷身于这种情况。正如谢玄提示的,置诸
于死地而后生,从动辄分出生死的战斗中去掌握、学习“自然之道”,眼前正是最佳的速成
机会。何况在此强敌环伺之时!他既要相助谢家,且还要照顾高彦,故眼前当务之急,是恢
复武功。否则即使托庇谢家,可以安然离开建康,回到边荒集仍是死劫难逃!至少王国宝便
绝不肯放过他。这卑鄙小人没法拿谢玄出气!只好退而求其次,杀燕飞以泄愤。 
  王国宝表现出高手的风范,手落到剑把处!一言不发的瞪着燕飞!假若谢玄依江湖规矩
退避一旁!在场所有人都生出他会立即出手的感觉,可见他的气势是如何凌厉,一派置生死
于度外的气概!显示他王国宝得以列名九品高手榜上!凭的确是真材实料。 
  燕飞却差点要唤娘,那种感觉确是太奇妙了。他一线不误地掌握到王国宝的虚实!至乎
他会发动的攻击,他因掌握到王国宝的“现在”!故而亦可掌握延伸下去的未来。全属于一
种近乎通灵的神妙感觉,既没法解释,更没法形容。
  燕飞一瞥之下,竟已看过看透了王国宝。 
  竺雷音跨前一步!来到石阶边缘,禅杖往地面一顿,发出闷雷般的金石交呜声,戟指燕
飞道:“你这荒人是甚么资格身分!竟敢口出狂言.若活得不耐烦!我竺雷音立即把你超
渡!”
  禅杖顿地的响声传入燕飞的耳鼓,他立即掌握到对方的武功路子是专走刚猛横练!善于
以硬碰硬;更准确测出他功力的深浅。令燕飞泛起自己果有“神通广大”的感觉。 
  对于燕飞这个曾在边荒集打滚的人,当然明白竺雷音并非真的要出手,只是要予王国宝
一个下台阶的机会。可以想像司马道子一方的人!见燕飞能独力救走宋悲风,岂无戒惧之意?
所以竺雷音不想王国宝在摸清楚燕飞底细前!去冒这个险。更何况若没有谢玄点头!又或司
马道子肯不顾一切与谢玄决裂,竺雷音亦绝不用莽然动手!致弄得情况一发不可收拾。 
  想是这么想!燕飞本身也准备只凭黑道的谈判方式,压得对方抬不起头来!可是体内的
真气却是另一回事!忽然间,他成为王国宝和竺雷音针对的目标,他们虽尚未出手,可是精
神气势立即锁紧燕飞!一触即发。
  他体内直到此刻,仍不是由他作主人的真气,立即生出感应!天然运转,在眨眼的高速 
内!真气急聚外溢,猛冲左手经脉。 
  燕飞心叫糟糕,却不敢对自动运转的真气有半点违逆阻止,因有前车之鉴,怕自己未出
手已真气错乱,窝囊倒地。只好顺乎自然,一掌劈出。 
  在其他人眼中!竺雷音刚说毕,燕飞便一掌隔空朝王国宝虚劈,似缓似快!其动作充满
浑然天成、无懈可击的境界,但表面看来!似乎全无杀伤的威力。 
  首当其冲的王国宝却是另一番味道,他身为出色剑手!因燕飞的言语挑衅!摆出即要攻
击的姿态,虽然并不准备真的下场动手!可是已然而然地亦蓄势待发,拟定了出手的步法和
出剑的角度。而令他骇然的是燕飞此记虚劈,竟封死他拟采的攻击路线!就像能预知他的招
数变化般!即使他立施反击,结果仍不会有两样,他的剑锋肯定会给对方劈中,且不敢变招
进击!因
为任何变化,在燕飞这夺天地造化之功的一劈下,均会暴露破绽!而对手在气机感应下,专
隙攻来! 自己将尽失先机。 
  燕飞的手掌似在眼前扩大,隐与天地的力量结合为一!把王国宝完全锁紧笼罩。 
  进既不能!只有退而守之!王国宝应掌后撤一步,把剑拔离剑鞘三寸,改采守势。 
  由司马道子、竺不归打下、人人色变!想不到燕飞如此高明,跟在饺子馆捱揍而无力还
手的燕飞,活像天南地北的两个人。 
  燕飞本想见好该收!可是体内真气却完全不听脑袋指挥! 已然而然的掌握为拳!扭腰
一拳隔空朝石阶上的竺雷音击去。 
  沛然难测的气劲脱拳越出!没有带起任何风声,却是高度集中,还击竺雷音。 
  竺雷音感到燕飞的拳劲似气柱般贯胸而来,避无可避!大吃一惊下禅杖点出,与燕飞正
面硬拚一招。 
  “蓬”! 
  劲气交击,竺雷音全身剧震!虽然勉强挡着燕飞拳劲!全身经脉却如被烈火焚烧,难过
至极点,身不由主的后退回原有位置,接着又打个寒颤,灼热被冰冻代替!又是另一番感受!
登时战意全消!脸上血色尽褪。 
  全场鸦雀无声!人人目光集中到燕飞身上,无不生出戒惧之意。 
  谢玄侧目射奇光,看着燕飞。 
  燕飞去除威胁,体内真气再无异动,终可以垂下出击的手,神情有点尴尬,且心中叫苦。
他从来不是爱主动进攻的人!可以不用出手决不出手,但看来体内真气并不会那么听话,只
要遇上威胁!会自然发动。如此一来!说不定会弄砸了事情 
  一阵娇笑声,出自艳尼妙音的香唇,立即稍为引开敌我双方的注意力!也为剑拔弩张的
气氛注进一点春意。 
  燕飞朝她瞧去!见她未语先笑,万种风情,不由联想起既狠又毒的无义妖女青媞!心中
一阵烦厌!
  喝断她的娇笑道:“我燕飞以人头保证!玄帅并非虚言恫吓,王爷若走错一着,大晋立
成分裂之局,建康难保安定。而此事咎不在玄帅!而须由王爷承担。我燕飞没有听人说废话
的习惯,王爷若不肯交出暗算宋悲风的人!便请说一句话交待。” 
  谢玄哑然笑道:“好一个燕飞,不负边荒第一剑客的威名。” 
  司马道子和王国宝交换个眼色!均心中叫苦。 
  他们的计划只是针对谢安,迫他离开建康!假若宋悲风横死街头,谢家根本无从追究!
更可报宋悲风羞辱司马元显之仇。 
  岂知事与愿违,横里杀出个燕飞,救走宋悲风,暴露行凶者的身分。更想不到的是谢玄
突然回到建康,还带来一支奇兵!令他们手足无措,陷于下风。 
  最头痛是燕飞表现出来的武功!即使及不上谢玄,也所差无几。若两人一意突围!他们
凭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阻止,变成不动手不行!动手更不行之局。 
  一直没作声的竺不归!阴侧侧的笑道:“一人做事一人当 ,宋悲风的事,是因本人看
不过眼他横行霸道,放出手教训,一概与王爷无关。王爷和王大人适逢此会!只因来此参拜
迎奉回来的弥勒佛,谢玄你若要为宋悲风出头!冲着本人来吧!” 
  燕飞顿然对竺不归改观,此为唯一解决眼前死局的方法,就是以江湖的手法解决,手底
下见真章!只要竺不归能击退谢玄,谢玄当然再没有大动干戈的借口。如果谢玄落败身亡!
亦只好怪自己技不如人!不但谢家没法追究,北府兵将也没有借口为他报仇,因为这是江湖
规矩。
  谢玄唇角飘出一丝笑意,点头道:“小活弥勒既肯赐教!谢某人当然乐于奉陪,请!” 
  司马道子和王国宝交换个眼色,均看出对方眼中喜色。
  对竺不归他们有绝对信心,此又为最佳的解决办法,当然不会出言阻止。 
  竺不归缓缓步下石阶,手往后探,取下挂在背上的无边环。 
  燕飞往一旁退开,他见过竺不归出手对付宋悲风!知他武功高明,手上无边环千变万化!
但却没有为谢玄指出,暗忖他可以一剑击退高手如任遥!对方又只是竺不归而非与任遥齐名
的竺法庆!谢玄肯定不会失手。 
  谢玄则仍是那副从容不迫的名士风范!缓步后移,来至寺前广阔空地的中心处!似欣赏
园景多于与劲敌生死决战。 
  在竺雷音的指使下,两名僧徒把寺门关上!隔断寺外群众窥探的目光。 
  谢玄和竺不归隔丈对峙,决战如箭在弦!一触即发,气氛顿然紧张起来。 
  “锵”! 
  谢玄拔剑出鞘,略一沉腕!九韶定音剑的七个音孔同时生呜,整齐划一,有如吹起战争
的号角,确收先声夺人之功!令人有莫测其深浅的休然感觉。 
  落入燕飞耳中则化为一种讯息!使他完全掌握到九韶定音剑的锋快和沉重的剑质,至乎
谢玄于剑上力量分布的细微情况!玄妙至极点。 
  燕飞生出明悟!从独叟的丹房走出来后,他再不是以前的燕飞,丹劫把他体内与体外的
世界彻底改变了,眼前的世界忽然充满生趣!纵使在生死决战中,他也看到生机萌生的希望。
单是视觉和听觉!己可变成最令人满足的享受。 
  若以这种境界的视听之力!看通看透对手的强项弱点!天下岂还能有抗卫之辈? 
  问题在他此刻尚未能控制体内真气,随意化为己用,以之克敌制胜。
  战斗中双方无所不用其极!变化万千,不像刚才般的分明情况,纯凭真气的天然感应肯
定还未足以应付。且成为体内真气的奴隶或扯线木偶也太过窝囊!难成大器。但如能另创一
种可以运用体内真气独特性能的武功,配合近乎通玄的感官,即使张狂如任遥,亦不用畏惧。 
  不由第二度想起怀内的《参同契》。 
  所有念头以电光石火的高速闪过燕飞的脑际,“小活弥勒”竺不归的无边环脱手而出!
弯弯的循着一道嵌合天地物理的弧线,飞击谢玄,顿即狂风之声大作!发出啸声!出奇地无
边环自身只是缓缓旋动,对比无边环飞行的迅快速度!矛盾而玄妙!本身己收慑敌之效。 
  燕飞却清楚,竺不归已落在下风,他因受谢玄充满杀伐味道的“定音”所惑!误以为定
音剑将主动出击!遂先发制人!不知谢玄正是要引他出手。 
  双方交手的微妙情况,一丝不漏的显现燕飞心头,谢玄一阵长笑,九韶定音剑画破虚空,
弯击竺不归离手而来的无边环。 
  “当”! 
  剑环交击!竺不归以鬼魅般普通肉眼难察的高速,抢前探手抓着被击得回飞回来的无边
环,化作漫天环影,狂风暴雨的往谢玄攻去,场内立即劲气横空。司马道子方面爆起震天采
声。 
  谢玄仍是那副从容不追的样子,人剑合一的投入环影里去,剑到处,闻雷之声大作,不
但倍添其声势!最要命的是剑啸声和定音剑并不真正吻合,似乎另有一把发出闷雷之音的无
形之剑!当其真身水银觞地的还击敌人时!这把无形之剑却在别处呐喊助威,扰敌惑敌,令
敌人生出错觉!眼所见和耳所听生出差距!玄妙非常。 
  环剑交击声爆竹般连串响起!密集快速,谢玄在环影劲气中进退自如, 
  剑势像湖水般起伏,时强时弱!弱时引得环势大盛,强时逼得环影收敛!而谢玄仍是那
么潇洒写意,几番如此攻守后,竺不归锐气全消!变得守多于攻!主动权落在谢玄手上。 
  司马道子和王国宝一方变得人人脸色凝重!看出竺不归落在下风,而谢玄九韶定音剑的
可怕威势!形成他们心头沉重的压力!连似是永远脸挂挑逗意味笑容的艳尼妙音,亦失去笑
意
  “叮”! 
  谢玄忽然于退后的刹那,环势刚展的一刻!施出精妙绝伦的手法!重手猛劈无边环!击
个正着!巧妙至极点。 
  竺不归全身剧震!被劈得往后疾退!谢玄己如影附形,九韶定音剑化作万千剑芒,剑啸
声由闷雷声而化为尖锐的破风声!人在场上游走,飘忽无定,忽近忽远!令人无从凭听觉去
掌握应付。 
  司马道子方面人人暗叫不妙!燕飞更是心中一震!感应到谢玄身负内伤,所以无法支持
以这种进退攻守的战略,而要在时机未完全成熟下,速战速决。
  竺不归仍未有资格令他负伤,其内伤当是以前战斗遗下来的旧患,而燕飞隐隐猜到,多
少与任遥曾令他身受其苦的阴损真气有关系。 
  “锵”! 
  竺不归应剑连人带环一跤跌退!谢玄却凝立不动,九韶定音剑遥指竺不归。 
  全场鸦雀无声。 
  “当”!
  无边环脱手堕地!竺不归双目居心处现出剑伤红点!往后便倒,“蓬”的一声仰跌地上,
当场气绝。 
  竺雷音脸上血色尽褪,似欲动手为竺不归报仇!但又犹豫不决。 
  谢玄淡淡道:“这一剑是代宋大叔还给你的。”接着望向司马道子,双目神光剧盛!语
气仍是平和如常!微笑道:“琅琊王肯否下场赐教?” 
  司马道子回过神来,两眼充盈杀机,冷哼道:“谢帅力战之后!最宜回府休息,恕本王
不送哩!” 
   燕飞暗凛司马道子的沉得住气,不过换国自己是他,也要先弄清楚双方形势,始敢有
进一步的行动。 谢玄哈哈一笑,舆燕飞扬长而去。

  ----------------------
  noproblem扫描 黄易迷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