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四十五
第 九 章 随机应变

  「燕郎!燕郎!」
  燕飞闭上眼睛,进入元神的精神层次,响应道:「我离千千愈来愈接近了,如计划不变,
后天可抵日出原。」
  纪千千喜孜孜的道:「燕郎烧掉慕容垂的军粮,开始见成效哩!风娘刚才告诉我,她曾
劝慕容垂以我们来交换粮食和安全撤退,只是慕容垂仍不肯服输,但风娘预估他迟早要屈
服。」
  燕飞道:「千千要有心理准备,风娘的猜测只是她主观的愿望,像慕容垂这种人,只要
有一线机会,绝不会罢手放弃。」
  纪千千不解道:「粮尽之时,慕容垂如何撑下去呢?」
  燕飞道:「所以我说千千心里须有个准备,现今慕容垂手上唯一的筹码,就是千千和诗
诗,他会设法营造一种形势,令我们荒人不得不舍命来救,让他可尽歼我们。」
  纪千千大吃一惊,差点心神失守,中断心灵的连结,道:「那怎办好呢?肯定会吓坏诗
诗。」
  燕飞暗叹一口气,道:「你必须鼓励诗诗,教她坚强起来,千万不要气馁,苦难转眼便
会过去,诗诗必须为未来的好日子提起勇气。」
  纪千千道:「慕容垂只能以我们来威胁你们,对拓跋珪该没有任何作用。你们可否待慕
容垂粮尽的一刻方到日出原来,那便不愁他不屈服了。」
  燕飞苦笑道:「难在我们没法知道慕容垂何时粮尽,若让慕容垂知道我们用的是缓兵之
计,绝不会坐以待毙,而会不顾一切的彻退,那时我们只有狂追的份儿,恰正堕入慕容垂的
陷阱去。」
  纪千千沮丧的道:「千千高兴得太早了。」
  燕飞道:「千千放心,当适当的时机来临,我会公开挑战慕容垂,开出他不能拒绝的条
件。相信我,我定可把你们救出来,很快我们又可以再在一起。」
  纪千千道:「千千信任你,燕郎珍重。」
  联系中止。
  燕飞睁开虎目,映入眼帘是拓跋仪的脸孔,他正呆瞪着自己。
  燕飞问道:「甚么事?」
  拓跋仪道:「崔宏和他的人到了。」
  依照原定的计划,崔宏和他手下五千拓跋族战士,负责把载满粮食的骡车护送到平城去。
现在形势有异,计划随之改变,大伙儿会合后,共赴日出原,以应付燕人或许会趁他们长途
跋涉、人疲马倦、阵脚未稳的时刻来袭。
  燕飞闻言起身,道:「我们须立即举行到日出原前最后一场议会。一
  拓跋仪明白过来,晓得燕飞定是从纪千千处得到最新的情报。
  八十二艘战船,披星戴月的在辽阔的大江航行,逆流西上。
  刘裕卓立在「奇兵号」的指挥台上,迎着河风,衣袂拂扬,确有君临天下的威势。左右
伴着他的是魏泳之和老手,两人见他神驰意飞的模样,都不敢说话扰他。
  这一刻刘裕心情的畅美,是没法形容的。桓玄今次自寻死路,事实上是有迹可寻,虽然
他从未见过这个平生最痛恨的大敌,但对他的了解,却或许超越桓玄对自己的了解。
  像桓玄这种高门子弟,目中无人,狂妄自大,他要得到的东西,会千方百计,不择手段
的去夺到手上。在荆州,他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而当他想得到某人或某物,会一意孤行,
从来不理后果,淡真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成了牺牲品。当桓玄成为南方最有权势的人,再没
有人,包括他自己在内,可遏制他篡朝夺位的野心。
  事实上他并没有顾及后果。
  在魔门精密的布署和周详的计划下,桓玄轻易除去聂天还和郝长亨两大劲敌,还以风卷
残云的姿态,不费吹灰之力的攻克建康,斩杀司马道子父子,声威之盛,一时无两。
  如果他能于此关键时刻,沉着气和魔门继续合作,依照原定的计划,凭其尊贵的出身,
推行正确的策略,确大有机会成为新朝的天子。可是桓玄的劣根性很快显露出来,以为一切
功劳全归于己,建康只是另一个江陵,令他完全失控。内则视建康高门如无物,把司马德宗
当作奴材,再不肯听魔门的逆耳之言,还把魔门的人排斥于权力中心之外;外则不把他刘裕
放在眼内。
  当魔门骤然撒手再不管桓玄的事,如果桓玄能认清楚形势,集中全力对付他刘裕,即使
失利,亦不致败得这 快这 惨。可是桓玄的性格和出身害了他,使桓玄打从心底裹看不起
他刘裕,而桓玄本身是绝经不起挫折和打击的人。忽然间,桓玄醒觉建康并非江陵,在建康
他只是个不受欢迎的占领者,没有人真心的支持他,这个想法令他生出惧意,弃建康逃返老
家江陵。
  可是重返江陵后,荆州诸将均向他表态效忠,他的错觉又回来了,以为一切依旧,荆州
军仍是桓温时期的无敌雄师,而他更急于雪耻,重振威风,就是在这样没有自知之明的心态
下,妄然发动孤注一掷的反击。
  刘裕比任何时刻更清楚知道,桓玄的小命正紧握在他手上。
  淡真呵!为你洗雪耻恨的时刻真的来临了。
  「咯!咯!咯!」
  尹清雅的娇声,在舱房内响起道:「是不是高彦那个小子?又有甚么事哩!」
  高彦推门而入,向坐在舱窗旁的尹清雅嘻皮笑脸道:「老夫老妻,还有甚么事比为你解
闷儿更重要。哈!我见你的舱房灯光火着,当然要过来看看。」
  看着高彦掩上房门,来到身旁坐下,尹清雅没好气道:「谁和你是老夫老妻?你最好检
点些,不要以为立了些小功小劳,我会格外宽容你。噢!放手!」
  高彦收回刚捏了她脸蛋不规矩的怪手,心满意足的叹道:「终于到了收拾桓玄这个奸贼
的时候,雅儿开心吗?」
  尹清雅雀跃道:「人家正是因太兴奋,所以睡不着。我们真的可以打败他吗?」
  高彦道:「你可以放十万个心。桓玄比起我们的小刘爷,实在差远了。老刘这小子真的
不赖,场场硬仗,却是每战必胜。桓玄这蠢家伙打过甚 大仗?两人根本不能相比。」
  尹清雅半信半疑的道:「希望今次不会是例外。」
  高彦神舒意畅的闭目道:「雅儿只须看我的神情,便知我这个最害怕上战场的人也毫不
害怕,尤其我们现在乘的是『奇兵号』,有南方第一操舟高手老手把舵,纵然在战火漫天的
大江之上,仍可倒头大睡,高枕无忧。上战场哪有上得这般写意的?而事实偏偏是这样。」
  尹清雅两眼上翻,骂道:「真夸张!」
  高彦睁眼朝她瞧去,道:「我们生多少个孩子好呢?」
  尹清雅左右脸蛋立即各升起一朵红晕,大嗔道:「谁和你生孩子?」
  高彦大乐道:「雅儿猜会是谁呢?来!让我哄雅儿入睡,醒来时,该身在峥嵘洲哩!」
  燕飞偕向雨田,来到远离营地北面的一个小山岗上,苦恼的道:「看来慕容垂是不肯罢
休的了。」
  接着把与纪千千的最新对话详细道出。
  向雨田皱眉苦思片刻,道:「你的心是否很乱?」
  燕飞点头应是。
  向雨田道:「这正为慕容垂最厉害的手段,可利用纪千千主婢,扰乱你们的心神,令你
们丧失理智,作出错误的判断、错误的行动。换过是拓跋珪,保证慕容垂难以得逞。」
  燕飞道:「你说出了我们最大的弱点和破绽,不过纵是晓得如此,但关心则乱,所以我
找了你这个最清醒的人到这里来想办法。」
  向雨田道:「你肯定找对了人,我是旁观者清,慕容垂既拒绝了风娘和平解决死结的提
议,显示他心有定计。可预见他只有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方肯接受你的挑战,而现在明显
他仍末陷进这个田地。」
  燕飞颓然道:「我最害怕的情况,是甫抵日出原,慕容垂趁我们人疲马乏之际,公然表
示要在某时某刻处决千千和小诗,那时我们该怎么办呢?」
  向雨田断然道:「慕容垂只是虚张声势,他肯定不敢下手。」
  燕飞摇头道:「你太小觑慕容垂了!当如他般的一个人,作出了于他最有利的选择后,
是绝不会改辕易辙,教人耻笑。试想如下的-种情况,如他在阵地外架起高台,堆满淋上火
油的柴枝,然后把千千和小诗缚在高台的木桩上去,再点火焚烧,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
  向雨田仍保持冰雪般的冷静,点头道::晅个大有可能发生,且是无法化解的毒计,我
们肯定会发了疯般街过去拚命,结果会是我们全军覆没,还被慕容垂抢去粮食,拓跋珪也同
时完蛋。」
  接着思索道:「可是慕容垂同样要冒最大的风险,如果我们忍得住手,完蛋的肯定是他,
那时他只好把千千和小诗从火场裹救出来。对吗?」
  燕飞道:「我们忍得住吗?且你还算漏了一个可能性,就是慕容垂处死她们后,可循太
行山北的军都关退却,再派人死守军都关,让他可以从容退往中山,只要途上得中山来的援
军接应,他便不用完蛋。记着他的兵力仍是在我们之上。」
  向雨田道:「另一个可能性,是慕容垂于我们长途跋涉抵达日出原的一刻,立即带苦干
千和小诗诈作从军都关退走,引我们去追击,吃亏的也肯定是我们。」
  燕飞痛苦的道:「我们不得不承认,主动权仍紧紧控制在慕容垂手上,而我们则被他牵
着鼻子走。」
  向雨田双目异芒闪闪,沉声道:「你没有想过夺取军都关,断慕容垂的退路吗?」
  燕飞道:「当然想过。可是或许我们能攻下军都关,却绝无法抵受得住慕容垂的反扑,
最后军都关仍要重入他手上,没有任何分别。」
  向雨田微笑道:「那就要看我们攻陷军都关的时机,你真的心乱了。」
  燕飞倏地进入晶莹剔透、万里通明的精神境界,不是因向雨田的警告,而是掌握到救回
纪千千的诀窍。
  慕容垂之所以敢拿大燕的命运来豪赌一场,皆因他仍有退路,九死里尚有一生,可是如
能断去他的退路,慕容垂仍敢冒这个险吗?
  慕容垂将会陷身绝局,唯一的出路就是接受燕飞的挑战--一个他没法拒绝的挑战,不
论是胜是败,他和七万战士均可安然渡过此劫。
  当然胜和败是有天渊之别的,胜则不但可继续拥有纪千千,且可把劲敌逐出中原,败仍
可以安全离去,再谋束山复起的机会。
  这是慕容垂在进退无路下最佳的选择。
  向雨田欣然道:「老哥回复正常了。凡事有利必有弊,你因有与纪千千心灵传递消息的
异能,故可以掌握慕容垂的一举一动,至乎慕容垂的心态,故令我们着着领先,可是亦因与
纪千千的心灵联结,深切感受到纪千千情绪上的波动,反过来影响你的情绪,致道心失守。」
  燕飞点头道:「事实确是如此,愈接近成功的阶段,我得失之心愈重,千千对我太重要
了,若失去她,我绝对消受不起。」
  向雨田道:「如果没有纪千千暗里的通风报信,我们会猜测慕容垂将因恶劣的形势屈服,
而误判敌情。你到过军都关吗?那是穿越太行山北端的峡道,两边是高山野林,道路崎岖不
平,忽起忽落,只可容双骑并行。长达五里的峡道中间处有座石堡,楼高二丈,可容纳百来
个战士。以慕容垂近七万之众,要从这么狭窄的山道撤走,怕要二、三天时光,所以如果慕
容垂胆敢杀死她们,绝对是冒上天大的危险。」
  燕飞道:「你既熟知军都关的情况,由你来告诉我该如何做吧!」
  向雨田双目奇光闪闪,道:「我们仍然依计划往日出原推进,好令慕容垂以为我们中了
他的奸计,事实上到日出原去的只有崔宏的拓跋族战士和装满粮货的骡车。抵达日出原后,
于慕容垂阵地南面平野布下骡车阵,只守不攻。由于拓跋族战士绝不像你们荒人般,会因纪
千千主婢遇险而不顾一切的进攻,故此慕容垂本万无一失的毒计,将再不起任何作用。」
  燕飞深吸一口气道:「说下去!」
  向雨田道:「我们的荒人部队全体潜往军都关,包括你和我在内的精锐特击队先行一步,
在崔宏抵达日出原前半个时辰,攻陷军都关的石堡。凭你和小弟的身手,加上姬大少凌厉的
火器,肯定可以办到。然后我们将慕容垂把守军都关的军队逐出峡道,我们则蜂拥而出,在
军都关外布阵,断去慕容垂的退路。慕容垂虽然兵力远在我们之上,可是在拓跋珪和崔宏两
军牵制下,肯定动弹不得,这时便该是向慕容垂送出战书的最佳时刻,逼他接受你的挑战。」
  燕飞叫绝道:「好计!」
  向雨田道:「慕容垂当然仍可以纪千千主婢威胁我们,却变成拿全军至乎整个大燕国的
命运作赌注,实乃智者所不为。」
  燕飞道:「小珪可亲赴敌阵外与慕容垂公开对话,亲口代我向他挑战,让慕容垂的手下
人人清楚明白是甚么一回事。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慕容还退缩不敢应战,改而拿千千她们
来要胁我们,会失尽军心。小珪明白慕容垂,他会懂得拿捏分寸。」
  向雨田沉声道:「拓跋珪会依你的话去做吗?」
  燕飞道:「他是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出卖我的,我会着小仪去向他解说清楚。」
  向雨田道:「这是拓跋珪证明自己是否燕兄好兄弟的最佳机会,很快我们便会知道答
案。」
  燕飞道:「我们回去吧!人该到齐了,可以立即举行议会,研究行动的细节。」
  向雨田微笑道:「慕容垂向以奇兵制胜,今次我们却反以奇兵制他,肯定他到现在仍不
晓得岔子出在哪里,想想也觉讽刺荒诞。今回慕容垂受挫而回,威名尽丧,实非战之罪。」
  燕飞欣然道:「千千固是今仗成败的关键,是慕容垂梦想不及的事,但向兄的帮忙亦起
了决定成败的作用,我是非常感激的。」
  向雨田哑然笑道:「我们之间何用说这些话呢?你感激我,我感激你,你我心照不宣。」
  燕飞笑道:「大家不用说客气话了。我有满天阴霾散去的美妙感觉,精神更回复清明的
境界,似能看透未来的情况,有十足的把握和信心。」
  向雨田道:「信心归信心,却千万勿要轻敌,慕容垂是个难测的人,不可以常理来测度
他,我们至要紧随机应变。」
  两人对视而笑,充满知己难求,有会于心的意味,然后赶返营地去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