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四十五
第 二 章 门庭依旧

  进军日出原,实是拓跋珪一生人中最大的军事冒险。
  当慕容垂晓得他驻军月丘,会猜到龙城军团凶多吉少,因他既知道慕容垂藏军猎岭,自
该探到龙城军团的所在。而慕容垂唯一扭转局面的方法,就是趁龙城军团兵败的消息尚未传
至,军心还没有受挫,另一方面他拓跋珪则阵脚未稳的一刻,以压倒性的兵力,从猎岭出击,
把他打垮?
  拓跋珪卓立月丘的最高地平顶丘上,鸟瞰星空下的平野河流,大地笼上一层雾气,令视
野难以及远。
  今仗最大的风险,不在对方人多,因为己方高昂的士气,据丘地以逸代劳的优势,会把
军力的差距扯平。风险在对手是慕容垂。
  一直以来,慕容垂都是拓跋珪心中最畏惧的人,在兵法上,慕容垂乃天纵之材,用兵如
神,将士均肯为他效死命,故数十年来纵横北方,从无敌手。
  不过这个险是完全值得的。
  拓跋珪计算精确,今回慕容垂慌忙来攻,准备不足,难以持久,只要能顶着慕容垂的第
-轮猛攻,其势必衰,最后只有撤退一途。
  此战能幸保不失,将会消除己方战士对慕容垂的惧意,令手下感到自己是有击败慕容垂
的资格和本领。
  身边的楚无暇喘息道:「还有个许时辰便天亮了,为何仍不见敌人的踪影?」
  拓跋珪从容道:「慕容垂来了!」
  楚无暇登时紧张起来,左顾右盼,道:「在哪里呢?」
  拓跋珪微笑道:「无暇紧张吗?」
  楚无暇苦笑无语,面对的是有北方第一兵法大家的慕容垂,谁能不战战兢兢?
  拓跋珪淡淡道:「早在乎城伏击赫连勃勃一役,我便想出这个诱敌来攻之计,现在情况
正依我心中所想进行,无暇该兴奋才对。」
  楚无暇不解道:「难道那时族主已猜到慕容垂发兵到猎岭吗?」
  拓跋珪心忖我不是神仙,当然无从猜测慕容垂会来自何方,不过却晓得有纪千千这个神
奇探子,令慕容垂再难施奇兵之计。
  就在此时,四面八方同时响起蹄声,慕容垂终于来了,且毫不犹豫地全力进攻。
  拓跋珪大喝道:「放火箭!」
  待命身后的号角手,立即吹响起长号,发出他下的命令。
  数以百计的火箭从月丘的外围射出,目标非是敌人,而是广布在月丘四周,过百堆栈起
如小山、淋了火油的柴木枯枝,登时熊熊火起,映照得月丘外周围一带一片火红,而月丘则
黑灯瞎火,不见半点光芒。
  一时间敌我分明,攻来的敌人完全暴露在火光里,但又欲退无从。
  尽管是长途奔袭,燕人仍是军容整齐,分八队来犯,其中两队各三千人,从正面攻至,
目的只是要牵制他们。
  慕容垂真正的杀着,是从后绕击,硬撼他们的后防和两边侧翼,把骑兵冲击战的优点,
发挥尽致。
  只看慕容垂来得无声无息,事前不见半点先兆,骤起发难又是如此来势汹汹、声威骇人,
便知慕容垂在组织突袭上是何等出色。
  如果拓跋珪不是早有准备,此战当是有败无胜,还要输得很惨。
  战号再起,一排排的劲箭从月丘外围的阵地射出,敌骑则一排一排坠跌地上,扬起漫天
尘土,与夜雾混和在一起。
  在这一刻,拓跋珪清楚知道,过了今夜后,慕容垂再非每战必胜的战神。
  刘裕踏入谢家院门,随行的只有四个亲兵,因他不想予谢家他是挟威而来的印象。
  接待他的是梁定都,他代替了宋悲风以前在谢家的位置,且是熟悉刘裕的人,可是以刘
裕现在的身份地位,梁定都实不够资格和末符礼节。
  刘裕今次到访谢家,是想和谢混好好面谈,纡缓他们之间的紧张关系,谢混若是识相的,
好该亲身来迎,那一切好办,但眼前情况显非如此。
  梁定都落后一步,低声道:「大小姐正在忘官轩恭候大人,大小姐因抱恙在身,不能亲
到大门迎迓,请大人见谅。」
  刘裕道:「孙少爷呢?」
  梁定都苦笑道:「孙少爷外出未返。」
  刘裕叹了一口气,心忖自己是肯定了谢混在家,方到乌衣巷来,这小子是摆明不想见自
己。
  梁定都压低声音道:「孙少爷晓得大人会来,从后门溜掉了。」
  刘裕讶然朝梁定都看去。
  梁定都似猛下决心,恭敬的道:「定都希望能追随大人。」
  刘裕心中一颤,想到树倒猢繇散这句话,谢家的确大势已去,连府内的人亦生出离心,
梁定都透露谢混的事,正是向自己表示效忠之意。心中感慨,轻描淡写的道:「现在还未是
时候,迟些再说吧!」
  刘裕真的不忍心拒绝这个可算宋悲风半个弟子的「老朋友」。
  梁定都立即干恩万谢,以表示心中的感激。
  此时来到忘官轩正门外,看到挂在两边「居官无官官之事,处事无事事之心」的对联,
别有一番以前所没有的感受,而到此刻他方明白谢安当年的心境,感同身受。比起谢安的潇
洒磊落,他是自愧不如,根本不是谢安那种料子。
  「大人!」
  刘裕被梁定都从迷思中唤醒过来,吩咐手下在外面等候,径自进入忘官轩。
  轩内景况依然,但刘裕总感到与往昔不同,或许是他心境变了,又或许是因他清楚谢家
现在凋零的苦况。
  谢道韫仰坐在一张卧几上,盖着薄被,容色苍白,见刘裕到,轻呼道:「请恕我不能起
身迎接持节大人,大人请到我身旁来,不用拘于俗礼。」
  刘裕生出不敢面对她的感觉,暗叹一口气,移到她身边,坐往为他特设的小几去。
  伺候谢道韫的小婢施礼退往轩外。
  谢道韫道:「大人是否为小混而来呢?」
  刘裕忙道:「夫人请叫我作小裕,我也永远是夫人认识的那个小裕。」
  谢道韫露出一个苦涩的表情,满目忧色,似要费很大的气力,方能保持思路的清晰,道:
「我怎会不明白小裕的心意,小混刚回来,你便来了,该是想化解和小混之间的僵局。唉!
现在年轻的有年轻的想法,我身体又不好……」
  刘裕痛心的道:「夫人好好休息,不要为小辈的事烦恼,很快便可康复过来。」
  谢道韫平静的道:「康复又如何?还不是多受点活罪,我能撑到今天,看着玄弟的梦想
在你手上完成,我已感到老天爷格外开恩。」
  她说的话和神态,勾起他对谢钟秀弥留时的痛苦回忆,热泪哪还忍得住,夺眶而出。
  谢道韫微笑道:「小裕确实仍是以前的那个小裕。告诉我!那只容小混犯三次错误的警
告,并不是你想出来的。」
  刘裕以衣袖抹掉流下脸颊的泪渍,道:「的确是别人替我想出来的办法,我是否做错了?
我真的很后悔,警告似对孙少爷不起半点作用。」
  谢道韫轻轻道:「这种事,哪有对错可言?人都死了!我实在不想说他,但要怪便该怪
小琰,他的冥顽不灵,不但害了自己,还差点拖累了你,这是安公也料不到的事。幸好小裕
你有回天之术,否则情况更不堪想象,眼前情况得来不易,小裕你要好好珍惜。」
  刘裕诚恳的道:「小裕会谨记夫人的训诲。」
  谢道韫道:「桓玄的情况如何?」
  刘裕道:「小裕今回来拜访夫人,正是要向夫人辞行。现在我正等候前线的消息,一旦
捷报传来,我须立即起程到前线去,指挥攻打江陵的战事。」
  谢道韫道:「我知小裕贵人事忙,不用再等待小混了,他大概不会在初更前回来。唉!
我再管不着他。」
  刘裕心中暗叹,谢混错过了和他化解嫌隙的最后机会,而谢道韫亦来日无多,一俟谢道?
撒手而去,他和谢混之间再没有缓冲,情况的发展,不再受任何人控制。
  谢道韫心疲力倦地闭上眼睛。
  刘裕低声道:「夫人好好休息,待我诛除桓玄后,再来向夫人请安。」
  接着后退三步,「蹼」的一声跪下,恭恭敬敬地叩了三个响头,含泪去了。
  同时他心中生出不详的预感,这或许是他见谢道韫的最后一面。
  黄昏时分,燕飞和向雨田赶抵日出原,看到月丘仍飘扬着拓跋珪的旌旗,方放下心头大
石。
  昨夜显然有过一场激烈的战斗,视野及处仍有不少人骸马尸,工事兵正在收拾残局,就
地挖坑掩葬。
  外围的防御工事则在密锣紧鼓地进行着,最瞩目是月丘东线,倚丘挖开一道长达二里,
深逾丈、宽丈半向前突出的半圆形壕沟,挖出的泥土堆于内岸靠拢,泥堆本身便高达半丈,
加强了壕坑的防御力。
  两人直奔营地,战士认出燕飞,立时惹起骚动,呼喊震天,波及整个丘陵区。
  正在那区域当值的叔孙普洛闻声赶至,隔远见到燕飞,大喝道:「燕爷是否带来好消息
呢?」
  燕飞以鲜卑话响应道:「幸不辱命!龙城军团再不复存。」
  他的话登时惹起另一阵震天喝采声,战士们奔走相告。
  叔孙普洛亦大喜如狂,跃下马来,就那么领着两人如飞般往帅帐所在的平顶丘掠去。
  沿途向雨田留心营帐的分布,不由心中暗赞,比之慕容垂和慕容隆父子的营法,拓跋珪
是毫不逊色的,依月丘的特殊环境,做到营中有营、营营相护,方便灵活、相互联系,能应
付任何一方的攻击。
  三国之时,蜀王刘备倾举国之力攻打孙吴,竟把营帐布置成一条七百里长的长线,被孙
吴的大将陆逊觑准其弱点,使手下持火攻之,猛攻一点,蜀军立告土崩瓦解,成为「火烧连
营八百里」流传千古的故事。于此可见立营的重要性,可关系到战争的成败。
  登上平顶丘上,特大的帅帐出现眼前,位于长近三百步,宽若百余步的高地中央,周围
插上各色旗帜,代表着不同的军团,不论从任何一方看上丘顶来,均可见到随风飘扬的旌旗。
  拓跋珪坐在帐门外,楚无暇正为他包扎受伤的左臂,另一边是长孙嵩,似刚向他报告军
中的事。
  亲兵把守帅帐四方。
  拓跋珪的目光像两枝箭般朝他们射来,接着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予人他是从心中笑出
来的感觉。
  夕阳没入西山之下,发出万道霞彩,映照着成了一个小黑点的平城,益发显得帅帐所在
处气象万千,拓跋珪更有不可一世的慑人气势。
  拓跋珪霍地立起,摇头叹道:「你们终于来哩!我盼得颈都长了!」
  长孙嵩和楚无暇连忙随他站起来,后者有点儿害羞的朝他们施礼。
  向雨田立定,暗推燕飞一把。
  此时拓跋珪举步朝他们走过来,目射奇光,边走边道:「小飞该比任何人都清楚,我自
懂人事以来,一直苦待这一刻的来临,终于盼到了。」
  燕飞迎了上去,笑道:「我一路赶来,一路担心是否仍可见到你的帅旗飘扬在日出原上,
现在亦放心了。」
  两人齐声欢呼,拥作一团。
  向雨田带头叱叫,众人一起和应,立即引起丘顶下四面八方传来的欢呼吶喊,士气直攀
上沸点。
  拓跋珪离开燕飞少许距离,锐目生辉的道:「小飞你告诉我,龙城军团是否已溃不成军
呢?」
  燕飞笑道:「若非如此,你怎见得着我们?」
  众亲兵又再爆响欢呼。
  拓跋珪心满意足的放开燕飞,与来到他们身旁的向雨田进行抱礼,欣然道:「你既是小
飞的兄弟,也是我拓跋珪的兄弟,一日是兄弟,永远是兄弟。」
  向雨田问道:「昨夜慕容垂是否吃了大亏?」
  拓跋珪放开向雨田,微笑道:「或可以这 说。昨夜临天明前,慕容垂领军来攻,我虽
然早有准备,仍应付得非常吃力。坦白说,慕容垂确不负北方第一兵法大家之名,其战法令
人叹为观止,像一波接一波的惊涛巨浪般,在个多时辰内不住冲击我们的营地,此退彼进,
令我们没有喘息的空间。曾有个时刻我还以为再挺不住,最惊险是慕容垂亲自领军,突破我
们的右翼,攻入阵地,幸好最后被我硬逐出去,我左臂的伤口,就是拜他的北霸枪所赐。」
  燕飞和向雨田你眼望我眼,均想不到昨夜之战,如此激烈凶险。
  燕飞道:「伤亡如何?」
  拓跋珪道:「我方阵亡者八百多人,伤者逾二千,不过慕容垂比我更惨,死伤达五千之
众,我敢肯定未来几天,我们再不用担心他。」
  说罢挽着两人的手臂,朝帅帐走去,先介绍长孙嵩和楚无暇予向雨田认识,接着道:
「无暇快向小飞赔罪问好,我这位兄弟是心胸广阔的人,不会再和你计较旧事。」
  楚无暇欠身施礼道:「燕爷大人有大量,请恕无暇以前不敬之罪。」
  燕飞还有甚么话好说的,只好向她回澧。
  向雨田忽然伸个懒腰,道:「我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息,族主和燕兄可好好一叙,以诉离
情。」
  燕飞立即头皮发麻,晓得向雨田在暗示他打铁趁熟,向拓跋珪提出要求。
  拓跋珪像感觉到向雨田的心意,讶然朝燕飞瞧去,道:「小飞是否有话要和我说呢?」
  燕飞苦笑道:「正是如此!」
  拓跋珪欣然道:「向兄请进敝帐内休息。」又对楚无暇道:「由你负责招呼向兄。」
  向雨田毫不客气,拍拍燕飞肩头,在楚无暇带领下进入帅帐。
  拓跋珪笑道:「桑干河旁有-处叫『仙人石』的地方,景致极美,我们就到那里聊天如
何?」
  燕飞点头应是。
  拓跋珪仰首望天,叹道:「今晚会是星光灿烂的一夜。马来!」
  亲兵忙牵来两匹战马。
  拓跋珪道:「谁也不用跟来,有我的兄弟燕飞在,任何情况我们也可以轻松应付。」
  说罢与燕飞踏鉴上马,从北坡驰下乎顶丘去,所到处,尽是直冲宵汉的激烈呼喊。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