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四十四
第 十一 章 等待黎明

  「燕郎!燕郎!」
  燕飞闭上眼睛,精神像潮水般从现实的世界退返纯心灵的精神天地,与纪千千的心灵接
合,作最亲密的接触,他们肉体的隔离虽以百里计,但他们的心却是零距离,浑融为一。
  千千并不是梦体的出阳神状态。
  「千千!我们又在一起了!」
  纪千千火热的爱恋,填满他心灵的空间,爱得那么炽烈、那般彻底,没有丝毫犹豫,也
没有丝毫怀疑,男女热恋时无可避免的负面情绪,在他们融合的心灵内没有容身之处。
  「燕郎呵!你在哪里呢?」
  燕飞在心灵响应道:「我在太行山区的另一角落,当地的人称之为雾乡,正等待黎明的
来临,一场激烈的战役将会展开。」
  纪千千低沉的叹息道:「千千明白在这样的情况下,战争是无可避免的,但总按不下内
心的恐惧,最矛盾的是千千不但担心你们,也担心身边的所有人,老天爷为何要把千千置于
这样的处境下呢?」
  燕飞道:「千千你必须坚强起来,勇敢地面对眼前的一切,关键的时刻即将来临,发生
在十天八天之间。你不是要爱我至天荒地老吗?比对起来,千千眼前的苦难只是剎那的事。
为了我,为了小诗,千千必须坚强起来,还要比任何时刻再坚强,然后我们便可在一起了:
水远再不分离。」
  纪千千道:「燕郎不用担心千千,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的重聚,千千对燕郎有十足的信
心。昨夜风娘说了很奇怪的话,她是不认同慕容垂这样对待我和诗诗的,说要我心中有最坏
的打算,可是又指出只要燕郎能避过劫数,千千仍拥有美好的将来,她说的话令我很不安。」
  燕飞道:「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认为我们在此战必败无疑,且会败得很惨,不过
她这个看法在明早之后,会改变过来,而我们正为此而努力。」
  纪千千道:「那为何我又能有美好的未来呢?」
  燕飞微一沉吟,道:「照我猜测,风娘是下了冒死释放你们的决心,在你们现时的情况
下,她纵有心也无力。或许她晓得慕容垂的安排,例如把你们留在山寨处,又或把你们送往
中山,那风娘便可以想办法了。」
  纪千千一呵」的一声叫起来,在心灵的天地道:「燕郎是旁观者清。」
  燕飞叹道:「可是明早之后,慕容垂的想法会改变过来。凡事有利有敝,明天之战,如
我们大获全胜,慕容垂再没法阻止我们荒人北上,他将会改变主意,把千千和小诗带在身旁,
不容你们离开他的视线。」
  纪干千失望的道:「那我和诗诗该怎么办呢?」
  燕飞道:「战场上形势干变万化,难以测度,我们必须耐心等待机会。千千须尽量和小
诗在一起,当时机来临,千千和小诗的苦难会成为过去。千千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把自己
保持在最佳的状态下。我要去了!」
  纪千千呼唤道:「知道哩!燕郎珍重。」
  燕飞睁开虎目,向雨田魁伟的脸容映入眼帘,正闪动着奇异的光芒,凝神看他。
  四周雾气弥漫,十多步外的景物已是模糊不清,像被雾吞噬了。
  燕飞道:「清除了障碍吗?」
  向雨田不答反问道:「燕飞刚才是否和纪千千心灵传感?」
  燕飞道:「你感应到千千吗?」
  向雨田道:「这正是最奇怪的地方,我丝毫感应不到她,只感觉到燕兄的心灵退往遥不
可触的远处,留下的只是一个空的躯壳,感觉上燕兄和死了并没有分别。」
  又叹道:「我真羡慕你,坦白说,我也想尝尝个中滋味,最惨是晓得自己绝没有这福分,
我是注定要孤独终生的。」
  燕飞道:「向兄不必自怜,你拥有的,已是常人梦想难及的了。」
  向雨田话题一转,欣然道:「今仗我们是稳胜无疑。」
  燕飞讶道:「向兄为何忽然这么肯定?」
  向雨田微笑道:「因为直至谷地,我仍没有发觉任何陷阱或障碍,显然慕容隆根本没有
想过藏兵处会被发现,因而也没有防御的准备,只要我们接到讯号,冒雾突袭,肯定可把留
在雾乡的敌人逐出去。这将会是场一面倒的战役。」
  燕飞双目射出坚定的神色,点头道:「离天明只有半个时辰,我们很快会知道结果。」
  接着撮唇发出鸟鸣声,藏在后方的百名荒人好手,小心翼翼毫无声息地
  潜下来,各自进入指定的攻击位置去。
  卓狂生叹道:「终于到了!」
  小杰和十多个兄弟,在两边丘顶插上火炬,映照出他们在北丘的驻扎地,也让埋伏暗处
的敌人清楚掌握他们的位置。
  他们选择的地点,正是北丘最适合设营的地方,两边是高起十多丈的丘陵,由南至北的
界定出中间里许的疏林平野,一道溪流从东北而来,蜿蜒流过丘陵夹着的平原。
  不待吩咐,骡马车分作两大队,缓缓注进野原,井然有序的分列两旁,队与队间相隔百
丈。
  卓狂生喝道:「手足们!办正事的时间到了。」
  像训练过千百次般,战士们一组一组的到达指定的地点,纷纷下马,并解下马鞍,让马
儿到小溪喝水休息。
  只有卓狂生、王镇恶、姬别、红子春等荒人领袖,仍留在马上,指挥大局。
  姬别道:「虽然有雾,却没有想象中般浓密。」
  卓狂生笑道:「这处有点雾应景便可以,至要紧是雾乡不负其名,雾浓得伸手不见五指。
哈!」
  姬别道:「卓馆主的心情很好。」
  卓狂生道:「怎到我们的心情不好呢?我最怕是行军太慢,赶不及在黎明前到达此处,
现在早了近半个时辰,当然心情大佳。」
  王镇恶喝道:「解骡!」
  正候命的千多个荒人战士连忙动手,把骡和车厢分开,又把骡子集中往小溪两旁。
  姬别傲然道:「看我想出来的东西多么精彩,这叫横车阵,由于车内放了泥石,保证可
以抵受千军万马的冲击。」
  王镇恶待解骡的行动完成后,发出第二道命令,喝道:「固轮拆篷!」
  手下儿郎应声行动,以预备好的木方把车轮固定,令其没法移动。同时有人把所掩盖的
帐篷拆掉,露出内中的玄虚。
  原来车内除了装载泥石外,向外的一面均装着蒙上生牛皮的防箭板,令两边一字直排的
车阵顿成屏障,护着中间的人马,成为强大的防御设施。
  王镇恶又道:「立鼓!」
  战士们把摆放在其中十辆车上的大鼓搬下来,移往中间处,成其鼓阵。
  王镇恶喝道:「置绊马索。手足们!各就各位。」
  今回五千多战士全体行动,数百人往两边丘陵的坡底,设置一重又一重的绊马索,其它
的人取出弓矢长戈等应付敌骑的利器,在车阵后集合编整,人人双目射出兴奋的神色,皆因
晓得胜券在手。
  红子春仰首望天,道:「快天亮了,该是生火造饭的好时候。」
  慕容战和屠奉三蹲在一座山丘顶,遥观东面诱敌大军的动静,隔开近三里之遥,他们只
能隐见火光。
  慕容战道:「这样的薄雾,对我们来说,是有利还是有害呢?」
  屠奉三道:「当然有利,至少利于追敌歼敌。」
  又道:「我真担心他们不能依时到达,现在可以安心。」
  慕容战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希望你老实作答。」
  屠奉三笑道:「甚么事这么严重?好吧!我投降了,我在建康遇上我的心上人,至于细
节和详情,请容打完这场仗再禀上。」
  慕容战喜逐颜开,欣然道:「真想不到,要恭喜你哩!」
  屠奉三道:「不但你想不到,事前我也没有想过,更想不到仍有人可令我心动。但一切
就像天崩地裂般发生,避也避不了,且是不想躲避。」
  慕容战叹道:「给你说得我急不可待想知道详情,可否透露多一点儿?」
  此时一道人影从下方林野闪出,直奔至两人身前,原来是姚猛。
  姚猛绕往两人后方,蹲低道:「敌人中计了,在老卓等人阵地西面里许远的林区内,埋
伏着一支敌人的骑兵队,虽没法弄清楚有多少人,但肯定在五千人以上。」
  屠奉三松了一口气,道:「以敌人的兵力作估计,埋伏在西面的兵马该有两队,每队在
五千至八千人间,这才合理。因为敌人有三万军力,必是倾巢而来,全力进击。」
  慕容战点头认同,道:「如此留守雾乡的龙城兵,该在一千人以下,或只是数百人,燕
飞和他的人肯定可吃掉他们。」
  屠奉三凝目远方,沉声道:「讯号来哩!老卓他们开始生火造饭,显示布署完成,他们
已设置了以车阵为主、防御力强的战阵。」
  慕容战道:「我们回去准备。」
  荒人设阵处东北方三里许的疏林区,崔宏从树顶跃下来,向丁宣道:「镇恶兄他们开始
生火造饭。」
  后方是分作两队,每队二千五百人的拓跋族精锐战士,人人体型彪悍,精神抖擞,此时
所有人都为座骑解下马鞍,自己则坐在地上,与座骑一起休息,养精蓄锐好上战场与敌人拚
个死活。
  他们全是拓跋珪的奉族战士,忠诚上绝对无可怀疑,每个人都肯为拓跋族的兴衰献上性
命。
  崔宏叮嘱丁宣道:「记着!是第二轮鼓响我们才出击,千万别弄错。」
  丁宣答道:「我不会弄错的。」
  崔宏转身过去,先环目扫视手下儿郎,然后打出装上马鞍的手势。
  众战士如响雷应电火般跳将起来,敏捷地抓起放在地面的鞍子,送往马背上去,没有人
表露出丝毫犹豫,令人感到他们是热切期待这-刻的来临。
  崔宏心中一阵激动。
  眼前的战士,正是他梦想中的部队,他深信他们将是继燕人之后,纵横天下的无敌雄师,
而拓跋珪会是另一个统一北方的霸主。
  到这一刻,他深切体会到拓跋珪派遣他率领眼前这五千精锐,以支持边荒劲旅的关键性,
否则荒人纵能取胜,其军力亦不足以歼灭兵力逾三万之众的龙城军团,那与失败并没有分别。
  他自身的计谋与荒人结合后,龙城军团便注定了全军覆没的命运,打败慕容垂的可能性
终于出现。
  崔宏沉着气向仍朝战场方向眺望的丁宣道:「荒人会在敌人呈现败象之时,敲起第二轮
鼓响,切记在鼓声停下之际方可进击,那时敌人将往雾乡败退,而你的任务是把敌人冲断为
两截,再与从阵地冲杀出来的荒人夹击燕军,其它退往雾乡的敌人由我来招呼。」
  丁宣转过身来,沉声道:「得令!」
  此时众战士完成装鞍,立在座骑旁候命。
  崔宏喝道:「登马!」
  战士们纷纷翻上马背。
  崔宏和丁宣跳上座骑,同时掉转马头,往战场推进。
  后方分成两队的战士,一队追在丁宣马后,笔直的朝战场方向缓驰而去;另一队跟着崔
宏,偏往雾乡的方向。
  此时东方天际现出曙光,丘陵山野蒙上一重薄薄的雾气,战争的时刻终于来临。
  向雨田正研玩手上的火器,道:「在这样雾浓湿重的天气下,这玩意仍会生效吗?」
  燕飞正用神观看下方五十丈处敌人的营寨,不过即使是他的锐目,亦只能看到二十丈许
内的东西,视野便被浓雾隔绝,闻言道:「这是姬大少特别针对春湿的情况而特制的神火飞
鸦,可飞行百多丈,命中目标时,鸦内火药爆发,火油会附上对方的营帐和房舍,保准可燃
着任何东西,对姬大少我们要有信心。」
  向雨田仰望天空,叹道:「天亮了!刚过去的一夜似乎特别漫长。」接着一拍背囊,道:
「神火飞鸦外尚有十颗毒烟榴火炮,不过看来于今仗派不上用场,可留待后用。」
  见燕飞没有答他,问道:「你紧张吗?」
  燕飞道:「说不紧张就是骗你。我们在这裹等若与世隔绝,完全不清楚雾乡外的情况,
也不知道老卓他们是否依时到达设阵拒敌的地点,要到第一轮鼓响,我们方晓得一切是否顺
利。」
  向雨田道:「对你这番话,我深有同感。过去我总是独来独往,一切事控制在自己手上,
明白自己的能力。但战争却属体的事,只要有一方面配合不来,便成致败的因由,那种感
觉并不好受。」
  忽然双目亮起来,道:「你听到吗?」
  燕飞沉声道:「敌人发动了!」
  远方隐隐传来万骑奔腾的蹄音。
  天色渐明。
  两列长车阵旁的荒人正默默的等待着。
  卓狂生急促的喘了两口气,向身旁的红子春道:「等待的滋味真不好受,最怕敌人忽然
察觉是个陷阱,我们便要完蛋大吉。」
  红子春道:「放心好了!你害怕的情况,可在天明前任何一刻发生,却绝不会在这刻发
生。直到此时敌人仍没有任何动静,正代表敌人已上了我们的大当。可以多点耐性吗?」
  在红子春另一边的姬别正瞪着西面的长丘,长吁一口气道:「我的心儿真不争气,自我
们的『生火造饭』开始,便不安定的跳个不停,我这个人肯定不是上战场的好材料,如果可
以有选择,我会当逃兵。」
  卓狂生骂道:「不要说泄气的话,那你又为甚么来呢?没有人逼你的。」
  姬别道:「我是为千千小姐而来,为了她我再不愿做的事也会去做。千千小姐被掳北去,
是我们荒人最大的耻辱,只有把她救回来,我们荒人才可以快乐起来。」
  红子春笑道:「现在姬大少后悔了吗?」
  姬别笑道:「怎会后悔?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不能活着回边荒集去。」
  卓狂生一震道:「来了!」
  东西两方,同时蹄音轰鸣。
  主持东面战线的王镇恶大喝道:「手足们准备!」
  五千荒人战士,全体额上扎上夜窝族标志的巾带,盾手在车阵后竖起盾牌,接着是持着
长兵器的战士,后方的三排箭手,人人弯弓搭箭,严阵以待。
  战争在敌我双方的热切期待下,全面展开。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