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四十四
第 八 章 陈兵日出

  拓跋珪与楚无暇和一众将领,立马平城东门外,看着战士们从城门鱼贯而出,望东驰去。
  先锋部队三千人,由长孙道生领军,分成三路行军,向日出原推进。他们是全骑兵的部
队,任务是为主力部队廓清前路,占夺日出原的最高地月丘。
  拓跋珪自抵平城后,从没有疏懒下来,他踏遍平城四周的丘陵山野,而日出原一直是他
心中最理想的战场。
  日出原为平野之地,变化不大,桑干河由东北而来,横过草原,往西南流去,灌溉两岸
的草野。
  月丘是日出原著名的丘陵,北依桑干河,像一条长蛇般纵贯平原近三里,位于平城和太
行山之间。
  如能占夺月丘,将取得制高以控草原的优势,是日出原最具战略价值的地点。
  只要拓跋族大军能利用月丘的特殊地理环境,部署大军,将成日出原最坚实的阵地,扼
守着慕容垂往平城必经之路。
  投进今次战争的战士共二万人,余下二千人分驻平城和雁门,以防慕容垂派兵绕路突袭。
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拓跋珪只是以防万一,因为他随时可今日出原的大军回师反扑敌人攻
打两城的突击军,教慕容垂吃不完兜着走。
  拓跋珪又从两城另外征召工匠壮丁五千人作工事兵,随主力部队出发,负起运送粮草、
建立阵地的防御设施和军中杂务。
  拓跋珪的心情很平静,战争的来临,反令他放松下来,不像以往般朝思夕虑,为茫不可
测的未来而忧心。
  从城门驰出来的骑士人人士气旺盛,斗志高昂,每一个人都清楚知道,对手是北方的军
事巨人慕容垂,此战将决定北方的霸权谁属;但亦清楚晓得最高领袖拓跋珪今仗是成竹在胸,
一切依计而行,井然有序。
  楚无暇一身武装,风姿掉约的坐在马背上,双目闪动着兴奋的神色,向旁边的拓跋珪欢
喜的道:「春天真的来了,地上已不见积雪。」
  拓跋珪微笑道:「大地的春天来了,也代表着我拓跋族的春天正在来临。当慕容垂骇然
惊觉我们进军日出原,已是迟了一步,悔之莫及。」
  另一边的长孙嵩道:「慕容垂会有何反应呢?他当晓得自己的奇兵再不成奇兵。」
  拓跋珪有感而发的欣然道:「任他智比天高,但他想破的脑袋,仍不会明白为何我们可
以对他的进军路线了若指掌,时间上拿捏得如此精确。只是在这方面的失误,足可令他阵脚
大乱,进退失据。」
  众人均以为他指的是向雨田这个超级探子,却不知拓跋珪心想的却是纪千千。没有纪千
千,眼前的优势绝不会出现。
  叔孙普洛轻松的道:「慕容垂惊悉我们布军月丘之际,龙城军团被破的坏消息同时传进
他耳内去,不知他是否抵受得了这双重的打击,真希望有人能告诉我他的表情。」
  众人闻言发出一阵哄笑声。
  长孙嵩道:「那时他仍有两个选择,一是立即退军;一是直出草原和我们正面交锋,而
不论是哪个选择,都是那 困难,那 难以决定。」
  拓跋珪缓缓摇头,道:「不!慕容垂只有一个选择,如果他仓惶撤退,我会全力追击,
教他在回到中山前全军覆没,重蹈他儿子小宝儿的覆辙,慕容垂是不会这么愚蠢的。」
  接着以鲜卑语高声喝道:「儿郎们!努力啊!」
  三千骑士轰然呼应,领军的长孙道生发出指令,号角声响起,三千骑分作三队,放蹄像
三把利剑般往远方的日出原刺去。
  蹄音填满夕照下的原野。
  二百多辆骡车似一条长蛇般蛰伏岸旁,诱敌大军经过一个白昼的休息,人与畜都回复精
力。太阳下山前,他们开始整理行装,准备入黑后上路。
  由小杰指挥的探子团三次派人回来传递消息,指前路上没有发现敌踪。
  王镇恶、卓狂生、姬别、红子春和庞义等人,聚在一起商讨行军的路线。
  卓狂生道:「我们沿河再走一个时辰,将偏离河道,进入太行西原,由此再走两个夜晚,
可于黎明前抵达敌人最有机会发动突袭的北丘,不过这只是我们的猜测,事实上慕容隆可在
我们到达北丘前的任何一刻,以快马攻击我们,因为表面看来,我们太脆弱了,根本不堪一
击。」
  王镇恶摇头道:「敌人只有两个攻击我们的机会,因为只要是懂得兵法的人,当不会选
在我们行军途上发动攻击,那时我们正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下,在那种情况下攻击我们,会
遭到我们最顽强的反抗。」
  红子春道:「镇恶言之成理。唉!老卓,不是我说你,说书你是边荒第一,对战争却完
全外行。」
  卓狂生笑骂道:「你这死奸商,总不肯放过糗我的机会。好!我认外行了。镇恶,告诉
我们,敌人会在哪两种情况下攻击我们?」
  王镇恶道:「敌人最佳的攻击时刻,是待我们经一夜行军,人疲马乏,松驰下来,生火
造饭的一刻,那时我们精力尚未回复,抵抗力最薄弱,斗志亦不坚凝,最易为敌所乘。」
  姬别笑道:「如果没有我想出来的奇谋妙策,我们确是不堪一击,老卓至少在这方面没
有说错。」
  庞义笑道:「卓馆主真的不赖,至少是半个兵法家,在知己知彼上,是只知己而不知彼,
所以是半个兵法家。」
  卓狂生苦笑道:「放过我成吗?」
  众人哄声大笑,气氛轻松写意。
  王镇恶道:「崔堡主之所以猜测敌人会在我们抵达北丘方发动攻击,一来因北丘位于雾
乡之西十里许处,令敌人得进攻退守之利,更因为丘陵地易于埋伏,可在四面八方对我们发
动攻击,使我们守无可守。根据小杰的情报,前路上见不到敌人,正代表慕容隆一意在北丘
伏袭我们,所以不派探子来侦察,以免惹起我们的警觉。」
  红子春点头道:「明白了!」
  姬别仰望天空,道:「今晚看来又是天朗气清的一晚,视野清晰对我们行军大增方便,
敌人绝不会冒险来袭。」
  王镇恶道:「这是敌人第三个不会在我们抵北丘前发动攻击的原因。据崔堡主说,由于
地势关系,初春时节,黎明时雾乡一带水气积聚,影响到北丘一带,致烟雾迷茫,视野不清,
是敌人最佳的伏击地点,过了北丘,敌人将失去天时地利的地理上优势,故而慕容隆绝不会
错过这个机会,亦使我们能巧妙布局,引敌人入彀。」
  卓狂生大笑道:「关键仍是慕容隆自以为是奇兵,而我们则视他为送进口来的鲜美肥肉。
哈!是动身的时候哩!」
  北丘西南方不到五十里的一处密林内,五千名边荒战士休息了整天,正等待日落西山再
绩行程的一刻。
  他们在诱敌大军起行后才动身,先朝西行,待远离崔家堡后,方改向北上,为的是避过
敌人耳目。
  由于轻装马快,虽比诱敌大军迟上路,却远远把诱敌大军拋在后方,一夜急赶,等于诱
敌大军两夜的行程。
  他们会早一晚抵达北丘,埋伏在北丘西面的密林,养精蓄锐,好待螳螂来捕蝉时,他们
成为在后的黄雀。
  慕容战来到正倚树而坐的屠奉三前方,蹲下来道:「一切顺利!」
  屠奉三现出灿烂的笑容,响应道:「一切顺利!」
  两人伸手互击,以表达心中兴奋之情,发出清脆的响音。
  慕容战叹道:「苦待的时刻终于来临,自千千主婢被掳北去,我便快乐不起来。」
  屠奉三道:「我从没有想过自己会为一个女人而去出生入死,但现在却觉得是义无反顾,
理所当然。」
  慕容战道:「想想也是奇怪,由边荒集到这里,我没有听过半句怨言,每一个人都是自
发性的参与今次的行动,每一个人都愿意为千千流血至乎献上宝贵的生命。」
  屠奉三道:「千千感动了我们每一个人,如果她不是牺牲自己,边荒集早完蛋了。」
  慕容战道:「但我仍非常担心,打胜仗并不代表可以成功把她们拯救出来,希望燕飞能
再创奇迹,完成这个近乎不可能的任务。」
  屠奉三双目闪闪生光,沉声道:「那就要看我们能赢得多彻底,如能把慕容垂围困起来,
便可逼他以千千主婢作为脱身的交换条件。」
  慕容战道:「我想过这个可能性,但拓跋珪肯答应吗?拓跋珪在我们胡族中是出名心狠
手辣的人,如果可以,他不会容慕容垂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屠奉三道:「那就要看他是不是真的当燕飞是最好的兄弟。」
  慕容战叹道:「我并不乐观。」
  此时拓跋仪匆匆而至,道:「好险!姚猛使人回来通知我们,前面三里处有一队由百多
人组成的敌骑经过,朝北丘的方向去了,差点发现我们。」
  慕容战吁出一口气道:「想不到慕容隆如此小心谨慎,我们须格外留神。」
  屠奉三道:「不用担心,这该是最后一支巡查附近地域的敌人骑队,慕容隆比我们更怕
被发现影踪,惹起我们的警觉。」
  拓跋仪道:「我已着姚猛和他的人探清楚远近的情况,在高处放哨,只要再不见敌踪,
入黑后我们便可以上路。」
  又讶然审视屠奉三道:「是否我的错觉呢?总感到屠当家与以前有点分别,像是春风满
面的模样。」
  屠奉三笑道:「救回千千主婢有望,谁不是春风满面呢?」
  慕容战仰首望天,道:「是时候了。」
  纪千千来到正凭窗外望的小诗身旁,道:「还有不舒服吗?」
  小诗答道:「好多哩!春天真的来了,天气暖了很多。」
  又压低声音道:「小姐!我很害怕呢?」
  纪千千爱怜地搂着她肩膊,道:「诗诗又在担心了。」
  小诗抗议道:「我不是瞎担心。你看,那边本来有十多个营帐,现在全都不见了。」
  纪千千早留意到这情况,道:「现在是行军打仗嘛!军队当然会有调动。」
  小诗道:「他们到哪里去呢?」
  纪千千柔声道:「当然是到平城去,还有甚 地方好去呢?」
  小诗朝她望去,讶道:「小姐真的不担心吗?这个山寨这么隐蔽,平城的将兵可能懵然
不知,那就糟糕哩!」
  纪千千微笑道:「勿要胡思乱想了,平城由燕郎的兄弟拓跋珪主持,他是很厉害的狠角
式,绝不会窝囊至此。」
  小诗不解道:「为何小姐总像很清楚外面情况的样子呢?我真不明白。」
  纪千千道:「你不明白的事多着呢!总言之你要对我有信心,我们脱离苦难的日子快来
临哩!」
  小诗天真的道:「那就好了。得到自由后,我们是否回边荒集定居呢?」
  纪千千道:「当然要回边荒集去,天下还有更好的地方吗?」
  小诗答道:「的确没有了。」
  今回轮到纪千千讶道:「你在边荒集时不是很害怕吗?」
  小诗不好意思的道:「起始时当然不习惯,个个都是凶神恶煞、杀气腾腾,一副想吃人
的样子。可是相处下来,原来他们是良善的人,对我们都好好的。」
  纪千千哑然笑道:「良善是谈不上哩!不过他们都是真情真性的好汉子,让我告诉你一
个秘密吧!他们正从边荒远道而来,为我们的自由作战。」
  小诗不解道:「小姐怎会晓得呢?」
  纪千千拍拍小诗肩头,暗示风娘刚入门来。
  风娘举步朝她们走过来,纪千千感到风娘要找她说话,凑到小诗耳旁低声道:「一切不
用担心,老天爷自有最妥善的安排,诗诗受了这么多苦,还不够吗?现在上床好好睡一觉,
明天一定会比今天更好。」
  小诗依言而去。
  风娘来到纪千千身旁,叹了一口气。
  纪千千直觉感到风娘心中很同情她们主婢的遭遇,只是无能为力,不由好感大增,道:
「大娘为何像心事重重的样子呢?」
  风娘道:「小姐没有心事吗?」
  纪千千耸肩道:「担心有甚么用呢?」心中一动,问道:「我和小诗不用到前线去吗?」
  风娘答道::厄要由皇上决定,我们很快会知道。」
  纪千千生出希望,如慕容垂不在,主力部队又被调往前线,燕飞只要有足够人手,突袭
营地,她们大有脱身的机会。旋又想到刀剑无情,在那样的情况下,风娘定会拚死阻止,一
时心中矛盾之极。
  问道:「皇上在哪里呢?」
  风娘微一犹豫,然后道:「皇上会于几天内回来,届时小姐的去留,自会分明。」
  接着再叹一口气。
  纪千千忍不住道:「大娘是不是又想起旧事呢?」
  风娘沉默片刻,道:「小姐心中要有最坏的打算。」
  纪千千心忖这句话该向慕容垂说才算找对了人,但对风娘的关坏和提示,仍是非常感激,
答道:「自失去自由的第一天开始,我一直作着最坏的打算。」
  风娘有感而发的道:「那是不同的,直到今天,小姐仍抱着希望,可是当一切希望尽成
泡影,那种感觉绝不好受。」
  纪千千感到风娘是在描述她自己的感受,而她正是失去了期待和希望的人,因为风娘的
幸福和快乐,早被不能挽回的过去埋葬了。
  纪千千道:「若我真的失去一切希望,我会晓得怎么做的。」
  风娘凄然道:「这是何苦来哉!我已曾多次苦劝皇上,但他总听不入耳,到头来他只会
一无所得。这样做有甚么意思?男女间的事怎能勉强?」
  纪千千讶道:「风娘……」
  风娘截断她道:「老身只是一时禁不住发牢骚,小姐不必放在心上。唉!我的确有心事,
想到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希望燕飞能逃过此劫吧!」
  纪千千愕然道:「燕飞?」
  风娘道:「不要多想。只要燕飞在世,小姐仍拥有美好的未来,对吗?」
  纪千千感到风娘这番话内藏玄机,只是没法测破。
  风娘低声道:「小姐早点睡吧!老身多言了。」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