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小说精选·黄易《边荒传说》卷四十三
第 三 章 此地一别

  燕飞来到正凭窗眺看外面景色的慕清流身旁,后者一脸欷歔的叹道:「或许在很多年以
后,眼前的景物已荡然无存,但有关谢家倜傥风流、钟鸣鼎食的韵事仍会流传下去。乌衣巷
豪门中,以王、谢两家为代表,而支持他们高贵独特的传承,有三大支柱,像鼎之三足,一
为门阀制度、二为九品中正的选官方法,三为清谈玄学的风气。令他们能在历史的文化长河
中别树一帜。唉!俱往矣!谢安、谢玄去后,后继无人矣!」
  燕飞道:「慕兄似是满怀感触,不知今次来找燕某,有何指教呢?」
  慕清流从容道:「我还是首次公然踏足谢家,心情颇为异样,教燕兄见笑。燕兄还会见
到向雨田吗?」
  燕飞点头道:「我该仍有见到他的机会。」
  慕清流转过身来,含笑打量燕飞,道:「劳烦燕兄为我向他传几句话,告诉他一天他保
有典籍,一天仍是我圣门的人,请他恪守圣门的规矩和传承,万勿让他的支派至他而亡。」
  燕飞爽快答道:「慕兄原来为此事而来,我定会将慕兄这番话如实向他转告。」
  慕清流道:「燕兄猜错了,我只是忽然心中一动,想起燕兄是最佳的传话人选。今回来
此是特地向燕兄道别,并对燕兄令我圣门避过此劫的恩情,致以深切的谢意。」
  燕飞讶道:「想不到慕兄竟会说客气话,事实上这是对你我双方均有利的事。我同样该
感谢你。」
  慕清流笑道:「本来我要说的,并不是客气话,但给你这么一说,倒真的变成了客气
话。」
  燕飞生出轻松的感觉。
  本来他因谢钟秀的事心情直跌至谷底,可是慕清流的口角春风,却大大纡缓了他沉重的
情绪。慕清流肯定是名士的料子,所以他最仰慕的人是谢安,因为他体内流的正是名士的血
液。可以这么说,慕清流乃圣门中的名士。
  慕清流道:「能舆燕兄相交一场,实是人生快事,在乌衣巷谢府与燕兄话别,对我更是
别具深长的意义。此地一别,将来怕无再见之日,祝燕兄旗开得胜,夺得美人归。燕兄珍
重。」
  说毕告辞而去。
  燕飞直送他到外院门,返回主堂松柏堂时,刘裕赫然在堂内,神情木然,由屠奉三和宋
悲风左右陪伴着他,两人同样神色黯淡,燕飞不用问也知谢钟秀已撒手而去。
  燕飞走至刘裕前方,他多么希望眼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个不真实的梦境——一个幻觉,可
是感觉是如此有血有肉,心中的悲痛是如此的折磨人,纵然他拥有仙门的秘密,亦感到陷身
其中,无法自拔,便像掉进捕兽陷阱中的猛兽,挣扎愈大,伤害愈深。
  对谢家他有深厚的感情,在安公辞世前谢家风光的岁月里,谢钟秀是建康的天之骄女,
拥有谢家子弟诗酒风流的独特气质,犹记得她当众向谢玄撒娇的情景,可怜在时代的大漩涡
裹,她却成为了牺牲品。回想起一去不返的美丽岁月,眼前残酷的现实,是多么令人难以接
受。
  刘裕探出双手,和他紧紧相握。出乎燕飞料外,他沉着冷静的道:「燕兄要走哩!」
  燕飞握着他冰冷的手,感受苦他内心的沉痛,朝屠奉三瞧去,后者微一颔首,表示已向
刘裕辞行。
  燕飞道:「孙小姐走了?」
  刘裕仍握着他的手不放,道:「钟秀走了,走得开开心心的。不过对我来说,她并没有
走,她将永远活在我心中。」
  燕飞搜索枯肠,仍找不到只字词组可安慰他的话。他或许是世上最明白刘裕的人,所以
也比其它人更不懂得如何可安慰他。
  燕飞压下心中的沉痛,道:「如果没有其它事,我和奉三立即起程。」
  刘裕点头道:「我明白。给我把千千和小诗带回边荒集去。唉!我多么希望能与燕兄再
次并肩作战,大破慕容垂,让千千主婢回复自由。只恨我也失去了自由,从今以后,我再没
法过浪荡天涯的日子,那将成为了我生命中最动人的一段回忆。」
  燕飞直觉感到刘裕终于接受了曾令他感到矛盾和踌躇不前的位置,接受了老天爷的安排,
也可说是认命了。
  他要杀桓玄,便要接受现实,登上南方之主的宝座,再无法脱身。
  正如燕飞自己在因缘巧合下,踏上朝仙门迈进的不归路;刘裕也是身不由己,一步一步
朝帝皇的位子前进,没法掉头。
  燕飞道:「好好的干!你不但主宰着南方万民的福祉,更掌握着文清和任后下半辈子的
幸福,好好珍惜你所拥有的,如此才不会令兄弟们失望。」
  这是燕飞能想出来安慰他的话。
  刘裕放开他的手,勉强挤出点笑容,道:「让我和宋大哥送你们一程,送至大江对岸,
顺道喝两口酒,预祝燕兄和屠兄凯旋而归。」
  此时何无忌匆匆而至,报告道:「刘毅已把文武百官齐集皇城内,正等候统领大人向他
们说话。」
  刘裕愕然无语。
  屠奉三拍拍他肩头,道:「让宋大哥代你送我们吧!」
  刘裕目光投向燕飞,射出浓烈的感情,道:「我们还有相见之期吗?」
  燕飞沉吟片刻,坦然道:「大概没有了,刘兄珍重!」
  说罢和屠奉三告辞离开,宋悲风随之。
  直至三人消失在门外,刘裕仍目不转睛地呆看着空荡荡的大门。
  何无忌在旁轻唤他道:「统领!统领!」
  刘裕一震醒来,双目回复神采,沉声道:「立即召刘穆之、王弘、刘毅到这里来,你和
泳之也须列席。」
  何无忌微一错愕,接着领命去了。
  建康节日狂欢的气氛仍末过去,大街小巷挤满了出来庆祝的人,从河上看过去,更是烟
花处处,鞭炮声响个不停。
  他们在谢家的码头登上小艇,由宋悲风划艇,送燕飞和屠奉三到大江彼岸。
  屠奉三见宋悲风默然无语,知他仍在为谢钟秀之死伤心不已,为分他的心神,故意道:
「我们或许仍有机会见到小刘爷,但再见到宋大哥的机会便微乎其微。」
  燕飞讶道:「原因何在?」
  屠奉三道:「因为此间事了后,大哥会避居岭南,不问世事。」
  燕飞望向宋悲风,问道:「岭南在哪里?」
  宋悲风果然愁怀稍解,双目射出憧憬的神情,油然道:「那是个很遥远的地方,不论天
气环境、风俗习惯,均和江南有很大的分别。唉!我想起建康,便感到疲倦,该是歇下来的
时候了。」
  燕飞目光投往前方,在苍茫暮色里,代表着秦淮风月的淮月楼和秦淮楼正隔江对峙,情
景依旧,可是其赋予燕飞的意义却已大不相同。屠奉三说得不错,假若纪千千忽然兴起,要
重返雨枰台缅怀昔日的岁月,他便与刘裕有重聚的机缘。
  千千啊!你究竟身在何方呢?
  对于不可测知的未来,纵然他掌握了天地之秘,仍感到颤栗和无能为力。
  屠奉三的声音传人耳内道:「我从未想过淮月楼会改变了我的一生,不论是设陷阱伏杀
干归,又或与淑庄结下不解之缘,都是事前从没有想过的。」
  燕飞正生感慨,一时间,三人各想各的,都想得痴了。
  小艇驶经朱雀桥,守桥的北府兵兄弟见是三人,忙大声嚷叫打招呼。
  欢喝声中,小艇从河口流出大江。
  就在此时,燕飞生出感应。
  谢家主堂松柏堂内,刘裕回复无敌统帅从容冷静的本色,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般,听取
手下第一谋士刘穆之分析眼前的形势。
  王弘、魏泳之、刘毅和何无忌分坐两旁。
  刘穆之续道:「照现在的情况看,我们已得到民心,尽管建康高门对统领仍感难以接受,
却是无可奈何,只好接受现实。」
  刘裕皱眉道:「为何他们仍不肯接受我呢?我已表明心迹,并没有篡晋之心。」
  王弘叹道:「因为他们认为统领的表白,只属权宜之计,一旦消灭了桓玄,便会露出真
面目。」
  何无忌愤然道:「我们是否非得到他们的支持不可呢?」
  刘毅道:「这要分两方面来说,如果得不到建康高门的支持,整个管治班子将告崩溃,
南方会变得四分五裂。可以想见的是大部分人会投向桓玄。另一方面,社会也会出现动荡不
安的情况,迷失了方向。为了对付桓玄,我们必须保持建康的稳定。」
  王弘苦笑道:二尚门和寒门对立的情况,并不是今天的事,而是历经数百年的积习,他
们怀疑统领,是正常的事。」
  刘裕点头道:「说到底,就是我出身的问题,令他们不信任我。」
  接着向刘穆之道:「先生有何解决的办法?」
  刘穆之拈须微笑道:「政治的事,必须以政治手腕解决。首先我们要令建康高门晓得我
们是尊重他们的,这种事不能只凭空口白话,而是要有实际的行动,以安定他们的心。」
  魏泳之道:「我们让原本的文武百官,人人得复职留任,不就成了吗?」
  刘穆之胸有成竹的道:「新人事,自然有新的作风,如果一切如旧,会令建康高门看不
起我们,认为统领只是个不懂政事的粗人。何况高门中亦不乏支持我们的人,像王公子便是
其中之一。」
  刘毅听得心中佩服,问道:「先生有何良策呢?」
  刘穆之微笑道:「首先统领大人绝不可以像桓玄般把要职高位尽揽己身,还要把最高的
职位让出来,只要把兵权牢牢掌握在手襄,其它一切便无关痛痒。」
  何无忌拍腿道:「好计!」
  王弘忧心仲仲的道:「可是现在建康高门最害怕的事,是统领和他们算账。」
  刘毅熟知建康高门的情况,颔首同意。魏泳之却听得一头雾水,不解道:「有甚么账好
算的?」
  王弘道:「桓玄在时,投向桓玄者大不乏人,他们大部分人都受到李淑庄的影响。到李
淑庄忽然离开,他们已是骑虎难下,悔不当初。」
  刘穆之欣然道::冱个更易解决,我们便来个一石二鸟之计,就把桓玄最重用的人,提
拔到刚才我提出的位置,如此建康高门的猜疑,将会云散烟消。」
  目光投往刘裕,看他的决定。
  刘裕问王弘道:「这个人是谁呢?」
  王弘精神大振,道:「这个人肯定是我堂兄王谧,自统领入城后,他便躲在家中,怕给
统领拿去斩首示众。」
  刘裕又问刘穆之,道:「该给他个甚么官位才好?」
  刘穆之心中一阵激动,他渴望的事、他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就是有机会得遇明君,以
展胸中的才能抱负。他毫不犹豫把想好了的计划奉上,恭敬的道:「我们便借皇上之名,任
命王谧为侍中,兼领司徒和扬州刺史,再由他和朝廷众官商议,以决定其它人的任命。如此
将可尽释建康高门的疑虑。」
  王弘大喜道:「堂兄今回是因祸得福,必会好好为统领效力,论官位,他要比以前的安
公掌更大的权力。」
  刘毅道:「但我们必须先予你堂兄任命的指示,才不会出岔子。」
  王弘道:「这方面绝没有问题,请统领大人赐示。」
  刘裕摊手道:「我可以有甚么意见呢?这方面你问的人该是刘先生而非刘统领。」
  众皆失笑,气氛倏地轻松起来,在刘穆之的计谋下,最难解决的事已迎刃而解。
  刘穆之从怀内掏出函卷,趋前双手奉予刘裕道:「这是我在江乘起草的人事任命,请统
领大人过目。」
  刘裕用神看了他一眼,方接在手,展卷细阅。
  王弘讶道:「刘先生难道早在江乘之时,已能预见今天的情况?」
  何无忌等无不露出留心聆听的神色。
  刘穆之谦虚的道:「那时我军气势如虹,又得明帅猛将指挥,大局已定,故而我能猜出
个大概。」
  这番话同时捧了何无忌、刘毅和魏泳之,三人登时对他好感遽增。
  刘裕欣然演出卷上的任命道:「刘毅当青州刺史,何无忌当琅玡郡内史,魏泳之当豫州
刺史,三位可有异议?」
  三人同时喜出望外,因为三个职位均是能独当一面的地方首长,总揽当地的军政大权,
连忙齐声谢恩。
  刘裕心忖只差未唤三人作卿家,但手上的权力与皇帝老子没有任何分别。
  唉!他不由又想起谢钟秀,忙把噬心的情绪硬压下去。
  这并不是悲伤的时刻,战事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一俟稳住了建康,追杀桓玄的大计
将全面展开。
  刘裕道:「这处我却不大明白,刘先生在我的名字下写上扬州刺史,但又以朱砂批了个
「辞」字,究竟是甚么意思?」
  王弘也奇道:「刘先生刚才不是说由我堂兄兼领扬州刺史一职吗?」
  刘穆之解释道:「这是一个姿态,以表明统领并没有总揽大权的野心,先由人提出,然
后由统领推掉,现在这个推举统领的人,非令堂兄王谧莫属。」
  刘裕赞叹道:「如此手段,我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不过我的官街却有好一大串,首先
是「使持节」,然后都督扬、徐、兖、豫、青、冀、幽、拜八州诸军事兼徐州刺史,似乎仍
表现出我的野心。」
  王弘笑道:「只是名实相符吧!由统领都督八州军事,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统领正是
最高统帅,谁敢说半句话?」
  刘穆之道:「稳定了朝政后,便可由王谧和臣商讨,选出德高望重的人,往寻阳把皇
上迎返建康,如此建康将再没有人怀疑统领有不轨企图。」
  刘裕叹道:「服哩!一切照刘先生的办法去做。」
  王弘兴奋得跳起来,道:「我现在立即去找堂兄,再派人敲锣打鼓用八人大桥把他抬进
宫内去,途上会向他解释甚 叫江湖义气,统领绝不是像桓玄般朝意夕改,反复难靠的卑鄙
之徒。」
    

    --------
   悲情者OCR 
上一章 返回 下一章